司马平邦:土叙大地震带动政治余震,还会放出多少魔鬼?


  2月6日,土耳其和叙利亚交界地区,在短短10个小时之内,发生两次7.8级地震,世界为之震惊。看着有关网上流传的有关视频,那房倒屋塌、人们呼喊奔逃的一幕幕,是如此触目惊心,人类在灾难面前是何等渺小,甚至都不如蝼蚁。综合美联社、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地震迄今造成土叙两国1万多人死亡,几千座建筑变成废墟,受灾人口可能达到2300万人以上,土耳其总人口8400多万,叙利亚总人口不到2000万,就是说,叙土地两国有接近五分之一人口受灾,对国际局势稍微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片地震受灾区域,又正是当下中东最混乱的地区,地震完全有可能会打开一个潘朵拉魔盒,给中东乃至世界带来新的灾祸。

  其实,地震直接或间接改变国家命运的例子,古今中外都屡见不鲜。公元127年,成吉思汗率军围困中兴府,一场大地震的发生加速了蒙古灭亡西夏的进程。1755年万圣节当日,里斯本发生大地震,葡萄牙国力严重下降,没了能咬人的大牙,殖民帝国就从此衰落。

  最典型的例子,是1923年发生的日本关东大地震,成了小日本侵华的一大诱因,因为这场地震激化了本子的社会矛盾,暴露出其国家资源上的短缺,军人开始控制政府制定侵华政策,矛头直指资源丰富的中国东北,8年后有了九一八事变的出现。

  需要特别一说的是,关东大地震后,中国的政府与民间慷慨解囊,捐助的金钱与物资价值,折合后高达3.5亿元人民币之巨,谁能想到后来日本恩将仇报,这真是现实版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的故事。

  好了,书归正传,接着说这场发生在土叙两国的地震。从中国地震台网发布的地震强度评估图来看,这次地震覆盖了土耳其东部的加济安普泰地区、叙利亚北部的伊德利卜省,以及阿勒颇部分地区。

  先看叙利亚部分。多年来,美国与土耳其一直在伊德利卜省招降纳叛,使得这里成了反巴沙尔政权武装的盘踞之地。叙利亚自由军、库尔德武装、极端组织在这里犬牙交错,多方之间也互不买账,常常刀兵相见。而阿勒颇地区,叙利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一直处在拉锯状态,背后又有美国、土耳其、俄罗斯、伊朗的军事人员明里暗里的支持,地震的发生无疑是乱上添乱。

  当下人们最害怕的,就是“伊斯兰国”(IS)借助大地震的“天赐良机”东山再起。据法新社称,2月6日地震发生后,叙利亚西北部的拉霍镇监狱,当天便发生囚犯越狱事件,至少有20人逃离监狱,其中大部分是IS成员。据说,这座监狱关押着约2000名囚犯,其中约1300人被怀疑是IS武装分子。IS残余势力已经蠢蠢欲动,要知道他们的破坏力可是惊人的。一旦死灰复燃,对全世界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其实,也就是9年前,“伊斯兰国”武装800人就在伊拉克北部,把伊拉克政府军数万人打得屁滚尿流,那段故事因为主角是极端组织,所以已经被刻意淡化了,但对这伙原始人的战斗力,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还有,千万别忘记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境内的存在。多年来号称“叙利亚民主军”的库尔德武装,地位很尴尬,被各方利用,又被各方所出卖。既是美国人被豢养的鹰犬,又是围剿IS的急先锋,还是土耳其重点打击的对象,和巴沙尔政府的关系则是亦敌亦友,与各派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更是既冲突又联合。

  而他们所有做法,都是为实现在土叙边界地区独立建国的“千秋大业”。此番库尔德人不可能不受到地震的影响,他们无论是势力收缩还是乘机扩张,势必都会引发新一轮同叙利亚各反政府组织的冲突。大地震带来的破坏显而易见,就是加剧了叙利亚北部的混乱,当然,这对于叙利亚政府军这也可能是个极好的机会,加速巴沙尔收复失地的脚步。

  说完叙利亚,再看土耳其。相比叙利亚,土耳其在地震中受到的损失更为严重。地震当日,土耳其股市就大暴跌,两次熔断,使得本就糟糕的国内经济雪上加霜。埃尔多安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危及自己的政治生命。要知道今年5月,土耳其就要进行新一轮大选,总统大选与议会大选同时进行。西方注定会利用地震来大做文章,拔掉埃尔多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地震发生前,土耳其正与北约盟国已经闹得不可开交。由于对土耳其阻挡瑞典加入北约,2月2日,美国、荷兰、瑞士、瑞典、英国、德国、比利时、法国及意大利等9个国家采取一致外交行动,关闭驻土领事馆,还临时对本国人发布土耳其旅行警告,理由很拙劣:可能遭到针对西方的恶意袭击。

  这不禁让土耳其怒火中烧,土耳其外交部立刻召见上述9国大使,表达了强烈不满。外长恰武什奥卢甚至公开喊话美国驻土大使,说:“别用你的脏手碰土耳其!”

  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在2月6日,在艾登市会见青年代表时说:“世界大国,从欧洲到美洲,在积极努力,以影响5月14日的选举。针对我的卑劣运动,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他所说的世界大国,到底是谁地球人都知道。而地震之后,哈塔伊省一个天然气运输管道发生爆炸并引发火灾,这可能是受到地震影响,但也不排除是人为破坏,毕竟美国对埃尔多安与普京的天然气合作早就耿耿于怀了。

  地震发生后,世界各国纷纷向土耳其灾区派出救援队,救死扶伤。谁都保不齐,西方的救助会夹带私货。要知道当这些援助陆续进入土耳其偏僻广泛的受灾区,会不会出现意识形态带来的意外冲突呢?这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的阴谋论。老美很擅长玩这一手。

  土耳其受灾的加济安普泰地区,聚居着大量从叙利亚难民,这也是埃尔多安拿捏欧盟的棋子。而大地震的发生,会使得叙利亚难民再次源源不断地来到这里。这无疑加重埃尔多安手里同西方讨价还价的筹码。如果欧盟还是给自己找麻烦,他完全可以拧开阀门,让叙利亚难民向大水漫灌一样,冲向欧洲。这样的难民潮足够欧盟2023年好好喝一壶的。(策划/张义)

  【文/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