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赵文凌:媒体何必如此嘲讽“小镇做题家”?

2022-07-12
作者: 赵文凌 来源: 红歌会网

  “小镇做题家”最早是一些出身于小城市或县城的学子用来自嘲的梗,却不知道为什么被媒体文章如此糟蹋,大肆嘲讽?

  有的人“一出生就在罗马”,有的人却只能通过不懈的努力试图改变自己“一出生就是牛马”的现实。“小镇做题家”被大多数没有得到优厚的社会资源的普通学子拿来自嘲是一回事,但如此级别的媒体文章把其放在看似“理中客”实则高高在上的语境中如此嘲讽,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易烊千玺等明星说起。近几年来,娱乐圈的明星被拉下神坛,学历造假、性侵少女、逃税漏税……明星的违法犯罪行为同样值得我们关注。易烊千玺是童星出身,口碑向来不错,但他和罗一舟、胡先煦一同考上国家话剧院却引发了一系列争议。这三个人不仅同为中戏校友,甚至还在同一个班级,三个人毕业后居然又同时考上国剧院,齐齐占据了原本就不多的体制内编制名额,国剧院是否在为明星开绿灯?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网友对其的质疑也越来越多,而媒体发布的这篇文章也把相关讨论推向高潮。

  文章开篇便用“煞有介事”来讽刺网友们对于招录程序是否公平的质疑。看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这篇文章的用意,无非是给那些明星说话的。但是请问,网友们连追求公平正义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们凭什么不能质疑明星?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的话,为什么不让别人质疑?

  接下来对“小镇做题家”的嘲讽更是让无数普通学子心寒。这样一个级别的媒体竟然如此高高在上地嘲讽无数普通家庭出生的学子为了自己幸福生活而付出的奋斗,这究竟在传递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文章后面还说什么“颜值同样是稀缺资源”,认为演员和科学家是平等的。照此说,大明星就该高收入,科学家就该低工资?这样歪曲的价值观话语是一个如此级别的媒体该说的吗?还是说为了给明星洗白不择手段?

  悲哀的是,如同文章嘲讽的那样,辛辛苦苦做题十几年,成千上万努力做题的普通学生仍旧很难找到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但明星考编却好像十分轻松容易,一下就占了4个京外户口名额中的三个……关于那三个人究竟有没有去三面?目前也还没有一个明确答复。

  正因如此,广大吃瓜网友才揪住这事儿不放。无非还是为了那两个字:公平!

  尤其在这样一个贫fu差距越来越大的时代,打工人全面内卷,稍不努力还要面临失业的危险。无数人被房贷、车贷压得喘不过气来,参加国考的人数迅猛增长,计划招录3万人的2022年国考报名人数,已经突破了200万!

  过去某些人要砸碎的“铁饭碗”现在依旧是大多数人眼中的香饽饽,说到底还是想在这个前途迷茫的时代里力求稳定。有了稳定性,就少了风险性。一个人生活在竞争性社会,稳定性是多数人的首选,乐于挑战风险的人始终只占社会少数,而这些少数往往没有兴趣参加“国考”。当然,我并不怀疑在这些参加国考的人中,有一些真的是奔着为人民服务过去的,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非常稀缺。

  这背后最令人唏嘘的是,曾经大部分工人阶ji是国家的主人,在一个相对平等、自己说话有人听的公有制企业里生活工作。而现在,一份安定且工资过得去的工作,一个“铁饭碗”,甚至已经变成了大多数人的奢求。

  实际上,“小镇做题家”这个词能火、能直戳心窝,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这个词语从侧面反映了这样的现实——小镇在大城市面前低人一等,城镇农村之间也出现了巨大的鸿沟。

  当小镇做题家梦想通过努力做题走出寒门的时候,明星们就已经可以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参加三面而获得晋级名额中的大部分。这些明星已经拥有很多社会资源,如果真的是想为人民服务的话,我想已经不需要一个编制来证明自己。或许他们只是把国家编制当作一个演员身份和能力的证明,或许他们认为目前足够多的金钱依旧令人不满意,只有国家单位里的稳定工作才能令自己没有后顾之忧,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能说是另一个层面上的悲哀。

  看到明星们考编制如此容易,我还没有那么愤怒,更多的是在质疑其到底存不存在不公平,但看到这篇为明星洗地的文章,我实在是愤怒了。如果说,曾经我们还可以用起码规则是公平的,破坏公平的只是个别人而已来安慰自己的话,那现在看着某些媒体把公平正义按在地上狠狠摩擦,我们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必须要从此刻起,擦亮眼睛,准备战斗了!

    【文/青年赵文凌,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青年思考”,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