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金靴:影之未卜先知?重审2022上海疫情失控


  有同志给我发来一条微博(上图)。

  其实这个事我在上半年5月19日就有写过,有印象的同志应有记得,但当时都被弊了。

  2022年的上海防疫被爆破、整个沪上地区沦陷、继而陆续蔓延至全国并导致整个下半年疫情在各地此起彼伏,特别是配合着年中“第九版”的出炉而间接致使动态清零在基层陷入严重的执行困境且产生诸多人道主义次生灾难,最终让保护了十四亿国人两年多的动态清零政策被迫走向破产——这都让上半年全球瞩目的上海疫情其史书定位面临重塑和审议。

  回望春天时危急万分的上海,熟悉的鬼影隐隐若现,就合理怀疑的角度,我需要进行一番重新复盘。

  1

  不知有多少人还记得,就在5月时,“张xx领衔首个国产新冠口服用药报告”的新闻刷屏了热搜页面。

  新闻中称:

  5月18日,首个国产新冠口服药的“治疗报告”公布。论文中显示有5名感染者在核酸检测阳性后3天内便接受了该口服药的治疗,平均5天(中位数)后核酸转阴,而对照组的核酸转阴中位数为11.13天。单从数据而言,早治疗、早用药,或将减半治疗周期。

  相关研究由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xx教授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范小红教授团队等合作开展,以评估一种名为VV116的国产新冠口服药对非重症的奥密克戎感染者核酸转阴时间的影响。《新兴微生物和感染(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杂志5月18日在线公布了该研究的详细数据。

  先来看一眼发布这则新闻的单位:科技日报。

  科技日报这家新闻单位有点意思,著名公知刘亚东曾任总编辑,报道立场极为鲜明,不必多语。

  诸位应记得,我曾经披露过科技日报在此前华大基因与记者金微的纠纷(金微控诉华大基因向境外流卖中国人基因)中“拉偏架”。

  推荐阅读:华大基因暗事

  2019年6月时,科技日报曾发表署名文章《净化网络空间,必须让“金微们”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公然引用华大方面的官方通稿,对金微点名道姓批评,妄称:

  自媒体谣言惑众,只有让造谣者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才能营造出风清气朗的舆论环境。

  那个时候恰恰是全国各省网信办发起和执行2019“清朗”专项行动整治自媒体乱象之际,一度输掉对垒华大的官司的金微被强行贴上“谣言自媒体”的标签,可想金微先生当时巨大的压力。

  但是在2020年疫情期间,顶着疫情与舆论压力的金微,对《科技日报》发起了诉讼。

  前年秋天,金微胜诉!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科技日报删除相关文章并致歉。

  就在2020年12月,与华大基因蛇鼠一窝的科技日报先是再次宣称“将继续上诉”,后又通过北京中院人士找到金微先生,希望“和解”,并“给点钱”。

  同时,科技日报还对金微先生表示:自己作为部委级媒体,不愿在头版道歉,但赔偿的金额可以提高,可以用其他方式道歉…

  最终,双方还是在法院的努力下实现了调解,金微先生与科技日报的战斗也告一段落。

  说回前文提及的5月时曾上过热搜的新冠口服药“VV116”。

  其实关于张医生对该药的转阴报告,彼时已经有网友对其表达了强烈的疑惑:

  张医生的VV116其样本数是五人,那么我以被他们那帮势力怒喷的连花清瘟胶囊为例。

  连花清瘟胶囊针对新冠病毒肺炎密切接触者预防效果开展的研究,选取了足足1976例密切接触的受试者,分为连花清瘟治疗组(1101例)和对照组(875例)给予对照试验,于十四天后检测鼻咽拭子核酸检测阳性率。

  连花清瘟的测试结果显示治疗组核酸检测阳性率显著低于对照组(0.27%vs.1.14%),同时用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冠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所以这个药被送往了中国许多家庭。

  作为对比,张医生的样本数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事实证明,这是张医生一贯的学术研究习性。

  今年6月中旬,张医生的团队发表重磅论文,“佐证”奥密克戎毒株无害、继续“大号流感论”,然而其团队截取的样本为2022年3月22日~5月3日的33816例新冠轻症和中症患者——这些人都是没有基础病、或者有基础病但处于稳定期的病人,因此其中只有22例发展为重症。

  根据这样的样本,张医生团队得出结论:奥米克隆重症率极低,非高危组重症为0,高危组重症率也仅为0.238%。

  那篇论文直到12月上旬放开的前一天,都在被唐飞们当做抵制动态清零政策的“重要论据”,在舆论场上发挥了影响深远的作用。

  实际上,截止2022年5月3日,上海奥密克戎疫情确诊54625例,死亡490例,死亡率达到0.9%,且5月3日当天还有重症486例、危重95例!

  接近1%的确诊死亡率,奥密克戎真的是大号流感吗?

  2

  更让人生疑的,是张医生进行VV116研制的时间点和过程。

  张医生与VV116项目的合作企业——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港股企业,也就是开篇那条微博里的“君拓生物”的大股东,我后文再详谈它)——进行临床试验的时间为2022年2月16日。

  请注意,当时上海是没有新增病例的。

  但是,张医生设置的“目标入组”人数却为两千人——目标入组两千,实际感染人数至少十倍即两万。

  难道说,张医生和君实生物在2月16日时就已经料到上海会有两万人左右的人口规模感染新冠?

  同样在那个当口,2月14日时,与之蛇鼠一窝的丁香医生(丁香园)不慎“卖了队友”:

  关于这个辉瑞Paxlovid,我之前已经写过了。

  推荐阅读:辉瑞Paxlovid背后,一条隐秘的暗线

  到今天,他依然在不遗余力地给3000块钱的“犹太神药”带货:

  关于“未卜先知”这种行为该如何评价,在国际上早已有公论,无需多言。

  而诡异的事情不止一件:

  可以仔细品味一番其时张医生公开发表的言论:

  经过未来一年,无论是群体免疫水平,还是通过疫苗建立的免疫屏障,再到新冠治疗药物的上市,都意味着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寒冬’。

  更让我觉得惊奇的是,VV116项目的适应症试验,其第四个临床注册的适应症竟然是“轻度至中度”。

  这是什么意思?重度患者在张医生和君实生物眼里是不值得救的是吗?

  并且,用治疗中轻度患者得出的试验结论,就可以大吹特吹“治疗新冠”、从而推高资本股价是吗?

  就在张医生“口服特效药”新闻发酵之后,原本波澜不惊的君实生物逆市涨近6%,报58.3港元,成交额1.81亿港元。

  这么一比,以岭药业的操作根本不算什么。

  至少连花清瘟胶囊真的有效且售价低廉,这个VV116一旦上市、根据我们一贯以来对医药(尤其“特效药”)的印象,相比不会是二十来块钱一盒吧?

  我还是再放一遍去年夏天南京疫情期间整理过的时间线吧:

  再说君实生物,这家药企很早之前就是有过丑闻的。

  2018年底,君实生物的新药审批曾顺利通过,但是在技术评审的文件中,君实既没有完成肝损害患者试验、也没有完成肾损害患者试验,其所有不良反应发生率为97.7%,另有15.6%的患者因为不良反应而永久停药。

  今年,他们又牵手张医生进军“市场前景利好”的新冠特效药领域,就问一句你敢吃吗?

  突然押宝抗新冠制药,不是没有征兆和缘由。

  今年3月31日时,君实生物披露了2021年度业绩报告,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去年的16.69亿元大幅缩窄57%,仅7.21亿元。

  至2016年至2021年,君实生物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5亿元、-3.17亿元、-7.23亿元、-7.47亿元、-16.79亿元、-7.21亿元,累计亏损43.22亿元。

  君实生物在本年度的募资说明书里明确提到:截至2022年3月31日,累计未分配利润为-478,498.05万,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大额累计亏损,“未来一段时间,公司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并将面临潜在风险”。

  都是为了钱罢了。

  而他们找上张医生也并非2022年之举,在2020年6月时双方就已有接触。

  3

  前文贴的我去年整理的“南京疫情时间线”中,请注意药明康德。

  它是君实生物的合作伙伴,双方曾谋求“共同推动抗肿瘤小分子药物的研发进程”。

  关于这个药明康德,可说的非常多。

  2016年,药明康德在被国家安全部门检查时就被发现他们试图将5156份具有中国人生物遗传样本偷渡到国外。

  两年后的10月25日,科技部的官网又在那天的晚间发布信息:

  华大基因、阿斯利康、药明康德、上海华山医院等6家公司或机构,因违反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规定,遭科技部处罚。

  无一例外,这些企业受罚的原因,都是涉及违规采集、收集、买卖、出口、出境中国人基因遗传资源。

  注意:华大基因、药明康德、华山医院(张医生所在医院),一应俱全。

  更有意思的,这几家都与国内外的两大资本寡头——比尔盖茨和马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马云的云锋基金是华大基因的投资方;张医生是盖茨基金会和马云湖畔大学的座上宾,又在2020年上半年进入盖茨基金会的视线;华大基因早在2012年时就与盖茨基金会签署过合作备忘录,且华大基因在2015年还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医生所在医院)未经许可、与英国牛津大学开展国际合作研究、将部分人类遗传信息从网上投递出境………

  2020年,张医生加入比尔盖茨的“目标守卫者”计划

  华大基因与盖茨基金会签署合作备忘录

  张医生做客湖畔大学

  我再细说药明康德。

  去年2月底(马云当时消失了四个月),盖茨信托基金(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Trust)退出了阿里巴巴集团(股票代号:BABA),同时盖茨信托(Gates Trust)还出售了截至2020年底的第三季度末拥有的552383张阿里巴巴美国存托凭证。

  也是那一阶段,盖茨信托基金又转头购买了七百万股Schrodinger的股份——这家公司专注于寻药制药和生物基因研究。

  早在2019年4月,距离马云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只有不到半年时,盖茨就已与Schrodinger签署过投资协议;自2010年以来,盖茨曾连续领导四次对Schrodinger的投资。

  Schrodinger有近三百名员工,在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均有运营,在中国也拥有商业合作伙伴——不是别人,就是药明康德。

  太巧了,药明康德2008年7月时也曾获得马云领投的价值6300万美金的融资……

  还记得去年夏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科学松鼠会为731部队洗地”之事吗?经查,科学松鼠会、丁香园、果壳网(2010年上线)等一众活跃于国内互联网上的亲西方的“科普平台”,均是来自挚信资本的投资。

  而挚信资本,其资金主要来源于美国著名的大学基金会(如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纽约大学等)和国际著名的投资机构(如新加坡淡马锡控股、香港嘉里集团控股等)。

  好巧不巧,新加坡淡马锡,又是一个熟悉的组织的股东:马云的蚂蚁集团,其控股蚂蚁2.73%。

  丁香医生,科学松鼠会,挚信资本,新加坡淡马锡,马云,蚂蚁集团,张医生,药明康德,比尔·盖茨——全都连上了。

  包括丁香医生(丁香园)和比尔盖茨,同样有勾连:

  我前文说的“未卜先知”,盖茨先生就是未卜先知的高手。

  2015年时,盖茨就预言过“会有全球的呼吸系统传染疾病发生”,此后他又联同众多医药财阀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会面,商议如何大面积铺开疫苗的接种(当时辉瑞CEO、前文提到的犹太人布拉也在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新冠疫苗接种电子证书方案,出资人名单排名第一的就是盖茨基金会。

  2019年2月12日,盖茨曾发表一篇《2019年度公开信》,并通过新华社独家发布一条面向中国地区的视频。

  当时盖茨在公开信的第二条里,还特别强调了“基因检测在改善全球福祉重要性”……

  这时候,我们再回看张医生的很多言论,也就很好理解了。

  跋

  文章的最后我再加个料:君实生物和我之前揭露的润达医疗(“假阳性”案的核酸检测机构),背后都有中科院资本的影子(中科院持股润达5%)。

  推荐阅读:上海“假阳性”案背后的资本局

  至于君实生物,2011年时,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曾以排名第一的成绩成功当选为中科院院士——就在那一年,他的妻子、后来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和几个朋友、同学在武汉开了一家公司:武汉华鑫康源。

  公司股东里除了自己,还有一位美国的医学博士陈博,以及一位女士——这位女士倒不那么重要,但她的儿子很重要:熊俊。

  熊俊,后来的君实生物的董事长。

  ……………………………

  同时,中科院在历史上是与柳传志的联想集团分不开关系的,这我就不多说了。

  推荐阅读:联想与中科院的私有化历史

  2022上半年的上海疫情,疑点斑斑,鬼影重重,等待着盖子被揭开的那天。

  别以为罪恶可以永远掩藏下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7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