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友邦”大选变天,台湾当局“祸不单行”,美国也急了

2023-08-22
作者: 后沙 来源: 后沙月光公众号

  台湾当局这段时间“祸不单行”,两岸ECFA要停,同时大陆启动了针对台湾地区的“贸易壁垒调查”。今天国台办表示,,因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大洋臀纹粉蚧,国家海关总署决定即日起暂停台湾地区芒果输入大陆。

  真羡慕台湾人,一天又有18公斤芒果可以随便吃了,两岸都开心。

  在两岸之外,今天还传来一个令台湾当局心慌意乱的消息,中美洲的“友邦”危地马拉大选结果出来了,左翼大逆转。

  根据21日危地马拉最高选举法院(TSE)统计数据显示,左翼的“种子运动”党候选人64岁的阿雷瓦洛得票率为59.71%,其对手“希望联盟”候选人桑德拉·托雷斯为35.6%。

  阿雷瓦洛获胜已成定局,新总统就职典礼将于明年1月14日举行。

  而在6月26日首轮投票当中,阿雷瓦洛还落后托雷斯2.6个百分点。

  出现如此大的逆转,是外界没有想到的。

  在确认自己能够进入“决赛”后,6月27日阿雷瓦洛祭出了杀手锏,他对当地Con Criterio广播表示,如果他成为总统,他将寻求与中国建交,“我们需要从事并扩大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关系。”

  接着,阿雷瓦洛的支持率开始攀升。他继续强调,“危地马拉要从自身利益出发,根据自身愿景、原则,独立自主地制定对外政策,如果赢得大选,他将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发展与中国的关系”

  而危地马拉国内有大批企业和农场主迫切需要与中国进行正常的贸易。

  当阿雷瓦洛民调追上托雷斯时,作为亲美政治力量,她却不敢说出与中国建交的承诺。

  其实在4月份,蔡英文就带着吴钊夑去了危地马拉,它们把赌注下在了执政党“为争取不同的危地马拉而前进”身上,给了总统贾麦太一大笔美元。

  但这个名字死长的执政党的候选人马努埃尔,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仅排名第三。

  被蔡英文下了重注的人,连参加“决赛”的机会都没有。

  台湾当局就开始慌了,觉得下一个洪都拉斯就要来了。吴钊夑就在那里祷告,保佑托雷斯在8月20日的“决赛”中能选上。

  昨天的开票结果,着急的可不仅仅是台湾当局,美国也急。

  2019年危地马拉大选,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就曾公开威胁说,“危地马拉新总统不得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否则,美国应当采取行动。”

  结果是美国扶持的贾麦太获胜,他上来就宣布与委内瑞拉断交,承认瓜伊多为“总统”。

  美国很满意,将危地马拉与洪都拉斯都说成是“民主伙伴”。

  洪都拉斯“变天”并选择了与中国建交后,美国在这里的“反华铁三角”就倒了两个,更早的是萨尔瓦多。

  危地马拉是美国一定想要保住的,但由于开票结果差距过大,美国惯用的利用对方最高法院宣布“选举舞弊”,要求重新举行大选的手段用不上。

  “颜色革命”也什么用处,这里本来非常穷而且乱,如果全面动荡,就会有更多的危地马拉人拖家带口去投奔灯塔,美国受不了。

  所以,接下来布林肯恐怕得自己跑一趟危地马拉了,由美国出面,让台湾当局出血,看看能不能挽回局面。

  不过,危地马拉的左翼力量和知识界也想明白了,贾麦太政权是何等的亲美,但有什么用?

  国家照样在贫穷和混乱中挣扎,所有援助,无论是新台币还是美元,都落入了政客的腰包当中。

  要想改变危地马拉,就必须向邻居洪都拉斯学习,拿出勇气,向独立自主迈进,这才是长久之计。

  从地缘关系上来说,这是中美在“美国后院”影响力此消彼长的体现。

  “祸不单行”的台湾当局并不重要,什么“友邦不友邦”,这一切无非是由美国的力量说了算。

  当危地马拉在外交上走向正常后,中美洲就只剩下一个地图上不大好找的伯利兹了。整个拉丁美洲,也只有巴拉圭算是个像样的国家。

  为什么美国保不住这些台湾“友邦”?

  因为它们又穷又乱,必须给自己找条活路。

  它们为什么又穷又乱?

  根源在于美国对它们长期敲骨吸髓般的剥削和奴役。

  那些跪在美国面前,嘴里念着“民主自由”的人,或许根本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危地马拉发生过什么?

  被扼杀的民主之光

  这里以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1840年才完全独立。

  但随后,危地马拉的经济命脉就被美国控制,具体说就是在拉丁美洲臭名昭著的美国“联合果品公司”。

  “联合果品公司”可以决定危地马拉人民种植什么农作物,可以用极低的价格收购,也不用向危地马拉政府交纳一分钱税收。

  而政府公务员、警察、军人的薪水是由“联合果品公司”发放。

  1944年,危地马拉人民爆发革命,推翻美国傀儡政府,公布新宪法,并选举了阿雷瓦洛为新总统(就是这次当选总统阿雷瓦洛的父亲)

  阿雷瓦洛出台了《劳工法》、《社会保障法》、《银行货币条例》还有《国家航空条例》等等,危地马拉从零开始,争取经济独立、政治独立。

  1950年美国给他扣了“亲苏”帽子,在亲美势力的配合下迫使阿雷瓦洛下台。

  但接下来的大选中,一位对美国更强硬的人物当选总统,他就是国防部长阿本斯。

  他的政府与“联合果品公司”进行了更为激烈的斗争,危地马拉要提高香蕉、咖啡的价格,至少要达到国际合理水平。

  但问题是土地早就被美国人以强租强买的手段控制,种植园不是在“联合果品公司”手里,就是在本国买办手里。

  1953年,阿本斯做了惊人的决定--“土地革命”,他签署了《土地改革法》:空地、荒地一律没收,外国人和种植园主手中的土地以合理价格进行赎买。

  美国政府就决心推翻阿本斯这位民选总统,掐灭危地马拉的民主之光。

  “联合果品公司”的利益就是美国政客的利益,美国国务卿约翰.杜勒斯是该公司的法律顾问,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则是该公司的董事,许多美国议员是它的股东。

  CIA收买了危地马拉将军阿玛斯,制定了“Operation PBSUCCESS”军事行动计划,然后切断危地马拉电台,每天只播送CIA开通的“解放之声”的电台。

  1954年3月,约翰.杜勒斯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斯加召开了所谓美洲国家“外长会”,宣称是阿本斯是“共产党人”,公然胁迫美洲国家与其断交。

  同时,美国指使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军政府出兵入侵危地马拉与阿玛斯将军内外配合。

  1954年,阿本斯被迫流亡墨西哥,如果不走,CAI准备杀死他全家人。

  “Operation PBSUCCESS”计划到1999年才被美国解密一部分,美国实际上明知阿本斯不是共产党,但只有这项“罪名”才能得到军政府国家的支持。

  中国非常同情危地马拉政府和人民的遭遇,毛主席决定邀请阿本斯夫妇访问中国。

3.jpg

  1956年7月14日,阿本斯夫妇来到北京,并见到了毛主席。

  阿本斯一五一十地告诉毛主席自己的遭遇,也说了自己在与美国斗争中犯下的错误。

  毛主席说他是个老实人,还告诉他:纸老虎,是从战略上说。从整体上来说,要轻视它。从每一局部来说,要重视它。它有爪有牙。要解决它,就要一个一个地来。它有十个牙齿,第一次敲掉一个,它还有九个。再敲掉一个,它还有八个。牙齿敲完了,它还有爪子。一步一步地认真做,最后总能成功。

  这段话很有名,拉美报纸也纷纷报道了这次会面,毛主席支持拉美人民反抗帝国主义的态度极大地鼓舞了拉美左翼。

  阿玛斯将军与其它两位美国“朋友”举行了一次“民主选举”,顺利成为总统。

  从此,危地马拉就陷入了长期的黑暗之中,1960年内战爆发。

  1980年,曾有一次停止内战的机会,“联合工会全国委员会”准备与军政府和谈。

  但美国认为民选政府一旦出现,又将是左翼执政。

  于是,CIA将“联合工会全国委员会”所有领导人全部一一杀死。

  1982年,“贫民游击军”、“反叛军”、“武器人民革命组织”和“联合工会”四支武装结盟,内战全面升级,持续到了1996年,死了20多万人。

  这就是美国给危地马拉带来的“民主和自由”,虽然美国在1997年给危地马拉设计了一部“民主宪法”,并称其为“民主伙伴”,但在美国眼中这只不过是一个带来非法移民的“香蕉共和国”。

  危地马拉总统只在大地主、大家族、资本家、将军们之间轮流,人民则一直处在混乱和绝望之中。

  这也是中美洲其它“香蕉共和国”面临的同样问题,它们似乎都中了魔咒,整个地区变得非常魔幻。

  拉丁美洲如果想要解开魔咒,就需要一位驱魔大师。

  但是,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出来!唯有争取独立自主,才能摆脱魔鬼。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