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对重庆等地多计多收燃气费的评论


图片

  重庆等地多计多收燃气费问题,引发了全中国人民的愤怒。目前,这一问题的处理,已经开始,但显然并没有终结,也不应该就此为止,必须充分认识其政治、经济上的背景和后果,必须放在中美金融斗争的大环境下,认识这一问是,这并非是国有企业唯利是图、压榨群众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甚至是中美金融斗争、经济斗争的关键,甚至可能牵动中美之间的政治斗争。

  第一,与政府购买服务一样,一些大型基础设施类的国有企业,也采取了类似“购买服务”的做法。比如,把收费环节转包给某私有公司,把劳务环节转包给劳务派遣公司等。这样,国有企业就省去了管人的麻烦,“减员增效”了,似乎利润也有所上涨。

  第二,大型国有企业,采取向私有企业“购买服务”的方式转包某些生产、服务环节,其实是向私有资本出让利益,是扶植、支撑私有资本。

  第三,私有资本在大型国有企业的扶植、支持下,容易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实际上,许多私有企业,其成立的目的即在于承接大型国有企业的某种转包。

  第四,大型国有企业采取向私企业“购买服务”的方式转包某些生产服务环节,其本质是权力与资本的勾结。

  第五,大型国有企业,其实并仅仅是一个企业,而是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向私有企业转包某些生产和服务环节,其实是向私有企业出让政权。

  第六,大型国有企业向私有资本转包某些生产、服务环节,本质是私有资本对国有经济的渗透、寄生,是挖政权的墙角。表面上看,还是国有企业,而本质上,已经大部分、甚至完全私有化了。

  第七,大型国有企业向私有资本转包某些生产和服务环节,其实是国有企业私有化的一种表现形式,也是国有企业买办化的表现形势。必须高度重视。

  第八,如果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的生产和服务环节转包给国内私有资本,这意味着国内私有资本占有了国有企业的利益,也占有发群众的最基本的权利,是谓国有企业的私有化。

  第九,如果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的生产和服务环节转包给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开办的企业,这意味着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向国有资本的渗透、侵蚀,这意味着国有企业的买办化。

  第十,国有企业与公有制企业的本质区别在于,公有制国营企业在财务上采取收支两条线的方式,不存在盈利、亏损问题!而国有企业在财务上采取“自主经营、自付盈亏”的方式,自收自支,甚至要向国家上缴纳利润。

  第十一,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内外私有资本,与党中央“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的政治原则,背道而驰。

  第十二,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内外私有资本,必然严重损害我国政府的动员能力!破坏社会公平。

  第十三,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内外私有资本,我认为很可能是国内买办金融外资本勾结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潜移默化地侵蚀国有经济的一种政治性、战略性举措,也是削弱国有经济,并做大外资、买办金融资本的重要举措。必须站在政治层面,给予高度重视。

  第十四,如果从货币循环的角度看,国有企业把一些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国内外私有资本,其实是引导人民币流向私有资本和外资。

  第十五,显然,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的生活、服务环节转包给内外私有资本,是对政权、对人民的背叛。

  第十六,必须从政治上认识国有企业把某些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内外私有资本的错误做法。

  第十七,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应该是把所有生活、服务环节,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对外转包这些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对外转包,都有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第十八,我只听说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私有资本,从未听说私有资本把某些重要环节转包给国有企业!这应该能够说明所谓转包的内涵了。

  第十九,把重要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来历不明的资本企业,还容易导致泄密问题。

  第二十,把重要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来历不明的私有资本企业,还可能给社会安定埋下巨大隐患。比如,买办企业会在中国最需要后方安定时(比如战争时期),利用对水、电、煤气等管道,以及交通枢纽、通信枢纽等基础设施的控制,制造大型社会灾难,严重影响社会稳定,严重干扰前线的斗争。

  第二十一,国有企业把某些重要的生产、服务环节,转包给内外私有资本,是一个长期的错误做法,一直没有得到重视,甚至被某些势力鼓吹成一种创新、一种进步。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希望能借助这重庆等地多收多计费用的契机,彻底纠正错误倾向。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