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时代发生了变化——谈谈温铁军事件


  几天前,温教授提出人民经济的观念,强调经济主权、经济自主权,强调经济应以人民为中心。

  一石激起千重浪。

  温教授此言一出,立即招来主流经济学界的谩骂、诅咒。最先出场表演的是向某、马某、任某(人称任二泡)、贾某等四位所谓经济学家。他们直接开启了脏口模式,顾不上姿态丑陋,气势汹汹,试图以势压人,似乎是要维护什么极其要命的东西。

  这几个所谓的经济学家说什么了?由于其语言粗鄙,不便引用。不过,我们倒可以回顾一下十几年前米国前财长鲍尔森的一段话,中国不能停止什么什么,中国即使付出社会动荡的代价,也得什么什么。作为鲍尔森这个意见的回应,中国这边给出的舆论主流观点是中美关系是中国经济的前提,是中国的核心;要是贸易战、绑架孟、蓬皮奥的所说的我们盗窃、我们欺骗、我们说谎这才是咪国的国家荣耀这样的表态把中国“逼左了、逼不开放了,那就糟了”。这几位所谓的经济学家对温教授的谩骂,其实是对当年鲍尔森那段话的又一次呼应。

  这种罕见的舆论,早在十年前也曾经在中国学术界发生过一次。当年社会科学院王伟光强调宪法中明确的人民民主专正,就立即招来了本应该文质彬彬的学者们的这种组团式诅咒,连闲云野鹤一般的老何也加入了这种围攻。

  十年前,当王伟光遭受买办资本组织的公知围攻时,咪帝国表面上还很光鲜,似乎08金融危机早就过去了,在中国的大力帮助之下,这场危机似乎对咪国没有什么影响,至少中国的主流学界、经济界认为,咪国依然强大无比,咪国是永远不会倒下的,即使遭受金融危机也不影响其强大无比的国际地位。中美关系仍然是中国一切政策的前提,依旧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凡影响中美关系的言论、行为,都必须围剿,必除之。王伟光重提人民民主专政,显然,在主流学界和经济界看来,这从根本上损害了中美关系,损害了中国的这个核心利益。

  十年后的今天,仅仅是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社会认知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咪国的灯塔形象,已经不再。因为在抗击疫情中表现出的冷酷、无能、腐朽、残忍,咪国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文明、进步、强大的画皮,被彻底撕下了。因为疫情期间对中国人民的诬蔑、抹黑、歪曲、诅咒,对中国人民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让中国人民重新记起教员留下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光辉论断,敌友关系明确了。因为败逃阿富汗,因为在乌克兰问题上先是挑拨事端,后是束手无策,又反复暴露了帝国主义的冒险、投机、无能,纸老虎的本质,再次公开。总之,咪国,那个曾经被中国主流买办学界吹捧为世界灯塔、吹捧为中国榜样、吹捧为无往而不胜的咪国,已经不复存在了。

  十年后的今天,人民已经觉醒。

  温先生提出人民经济,众买办公知对温教授的围攻,这这场舆论事件发生在司马南倒拔垂扬柳、痛击资本罪恶之后,但要比司马南倒拔垂扬柳之战更加全面、更加深入,是司马南之战的升级,是向敌人的纵深发展攻势,所以,攻防当然更加激烈。我们认识一下这场斗争的远近背景,更能感受这场斗争的伟大意义。

  远的背景:十年前,中国提出中美关系是“新型大国关系”,其内涵,彼时还不明确。但是,新型大国关系,肯定不同于旧的大国关系,肯定要有所改变。新的领导首次出访,竟然不是咪国,竟然是俄罗斯和非洲。这引发了咪国的不满。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是对世界形势发展的描述,而是一种战略规划,是要发挥人民的作用,推动世界形势的这种变化。

  接下来,中国提出“做大做强做优国企”,不久又补充为“做大做做优国企和国资”,对国企无用论、国企垄断论、国企低效率论、国企退出竞争领域论等等观点以迎头痛击。

  还有“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逻辑要倒过来,中国碗里要装中国自己的粮食,制造业2025,一带一路、亚投行等。

  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逐渐水落石出。向来视中国的经济政策为中美国核心利益的咪国,感觉到了什么。于是,特朗普发动了贸易战、新冷战,继任的拜登虽然和特朗普很不对付,但是对付中国方面,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之——毕竟是咪国霸权的第一支柱,谁也不可能放松这种控制。

  以上是此次舆论事件的远期背景。

  近期背景:一是今年2月25日,俄罗斯对咪西方的新奴仆乌克兰买办资本势力发动了“特别军事行动”。作为报复,咪西方对俄罗斯进行了不择手段的制裁,把俄罗斯踢出SWIFT,从俄罗斯撤出所有资本和企业,没收俄罗斯的海外资产,禁运、冻结、制裁,无所不用其极,无微不至。制裁之初,俄罗斯卢布暴跌,咪国控制的各类媒体、专家均断定俄罗斯损失惨重、无法维持,特别是中国的专家学者唱的调子最高。可是,俄罗斯一个卢布结算令,即对敌对国家的油气出口用卢布结算,马上让卢布止跌回涨,倒是让欧盟大吃一惊!欧元遇到了其历史以来最大的暴跌。

  面对卢布的起死回生,曾经高喊俄罗斯经济无法维持的那些中国主流的所谓经济学家,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干脆,回而避之,似乎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不久前,长期无商品出口支撑的美元汇率,反常升值,而有大量商品出口的中国人民币,却反常贬值,美元体系内的其他货币,跌声一片,惨叫连连。这个反常现象,又一次考验中国主流的所谓经济学家的节操,让他们相互矛盾,让他们丑态百出。有人解释,之所以人民币贬值是因为中国近期出口不强,但他却恰恰忘记了,咪国的商品出口就强吗?为什么美元会升值?凭什么没有什么商品出口的美元会升值,而有巨量商品出口的人民币会贬值?有的说,这是美元要剪全世界羊毛,其他国家都币值,中国自然也逃不过。似乎,美元收割全世界,是无法逃脱的,是宿命。那么,卢布不是已经逃脱这种收割了吗?有人说,汇率升贬,都是正常现象,不要大惊小怪。有人说,汇率升降,无关紧要,保出口、保就业才是关键问题……他们没有一个人美元体系之外的卢布,在美元升值的情况下依然坚挺,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提出,中国应该效法卢布,跳出美元体系,跳出美元陷阱。

  第三,前几年,中国限制资本无序扩张,斩断权力和资本的勾连,对娱乐圈、媒体圈、教育圈、房地产、商业圈、金融圈的资本进行了限制,虽然举步维艰,总算走出了限制资本无序增长和无序扩张的第一步。马粑子折戟,许皮带总算不露皮带了;王首富低调多了;任大泡进去了……最典型的是柳父女,被司马南等胡同大爷揪着脖领子,痛骂了半年之多,威风扫地,声誉扫地。柳氏,居然毫无还有之力,柳一门,何曾吃过这么大亏?

  第四,一个多月前,中国历史研究院发表一篇文章,对中国闭关锁国的“定论”,提出了质疑或者说反驳,引发了中国主流学界的一场乱哄哄的撕咬。

  最最关键的背景,中国要召开一场大会。这个会,恐怕要对过去十年经济金融货币领域的情况进行一个总结,要对未来5年、10年、20年的经济走向,进行定调、规划。

  形势陡然严峻起来。

  时段,很敏感。

  温先生教授此时强调人民经济的观念,虽然其内涵尚未完全明确,但是,仅仅是强调经济主权、自主权,强调经济以人民为中心,就足以让买办资本势力如坐针毡。也怪不得他们要暴跳如雷。

  考虑到俄罗斯卢布已经挣脱了美元枷锁,正在构建新国际经济体系并因为撒马尔罕峰会胜利召开、中俄油气贸易即将使用人民向-卢布结算而取得重大进展,美元霸权塌方了一大块,却出现了一个强劲的敌手,这为美元危机雪上加霜。对于美元霸权第一支柱的中国,如果让温先生的人民经济占据主流,形成政策,则极可能让中国也挣脱美元体系的枷锁,斩断美元霸权对中国经济的寄生关系,为俄罗斯卢布体系成为世界性经济体系,直接瓦解美元霸权!

  这让华尔街金融寡头及买办资本势力如何不急?

  所以,尽管这些买办经济学者,他们预见不了美元危机,分析不了为什么美元会逆势升值、人民币为什么会反常贬值,解释不了卢布为什么会坚挺,俄罗斯为什么不怕咪西方的制裁,他们什么也不会解释,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但是,他们却敢于围攻温先生。当然,也由于他们什么也解释不了,所以,他们的围攻,就只能是谩骂、诬蔑、抹黑、歪曲,不敢触及历史和现实,不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能如波妇骂街一般,效果如何,他们自然也顾不上了。

  似乎,他们还没有意识到:

  时代,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