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莫言文学的最后批判二:为什么公知整体都支持莫言

2022-12-20
作者: 颂明 来源: 红歌会网

  有人提出“为什么知识分子的整体都支持莫言”。实际上这个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支持莫言文学的只是一小部分“公知”。

  那么公知的群体为什么会支持莫言呢?

  上文列举了公知们的一系列诉求和观点。他们的这些诉求和观点最终都在具体行动上体现出来了,却因为都上不了台面,最终只好偃旗息鼓。比方说:

  为“性娱乐”张目。这是以“性学”的面目出现的。事实上,“性娱乐”并不是人性的体现,而是典型的人性异化,是人类腐朽堕落的表现。他们把历史上皇权及贵族恣意践踏人性、侵犯他人性权利的行为美化成“开放”、“浪漫”,反而把“人伦”说成是“保守”和“束缚”,公开提出“红灯区”有利于减少犯罪,教授应当实行一夫多妻制等荒谬至极主张。

  以“学术”的名义鼓吹“哲学无用论”、教育精英化、人民大众是“乌合之众”等奇谈怪论。

  替黄世仁、周扒皮、刘文彩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翻案,污蔑喜儿、杨白劳、高玉宝、江姐、邱少云、黄继光等等革命先烈。

  通过教科书中的丑陋插画毒害下一代。

  等等,等等。

  当以上行为引起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之后,他们立刻祭出“学术自由”、“审美观偏差”、“纠正就好不要上纲上线”等进行搪塞之后便迅速“隐退”了,最后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莫言文学”了。因此他们便把莫言文学当作一面旗帜,高高举起。这其中还有以下具体原因:

  莫言文学集中代表了公知群体的诉求、观点和利益。

  莫言文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一面具有“世界性”的大旗,谁敢轻易批判必然会引起巨大的“友邦惊诧”。相信不会有人敢于轻举妄动。

  莫言文学虽然倾向性相当露骨,却非常有利于“打嘴仗”。只要贴上“人性”、“纯文学”等标签,比较容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容易蒙混过关。同时,“乌合之众”中又有几个能真懂文学的呢,只要当红作家们集体出来鼓吹,别人一定会“投鼠忌器”。

  莫言文学真的能够畅通无阻,大行其道吗?请待后续。

  2022年12月20日星期二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