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莫言文学的最后批判四:到底谁在搞浮夸

2022-12-22
作者: 颂明 来源: 红歌会网

  现在有个“众口铄金”的说法:主席搞浮夸。

  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且不说主席当时已经退居二线。事实是毛主席从1958年开始就一直坚持用各种方法与“浮夸风作斗争。

  现在,我摘录一些主席当年的指示,相信读者看了之后就一目了然。

  ※《人民日报》最好要冷一点,当然也不要太冷了。要把解决工作方法问题当成重点,党的领导,群众路线,实事求是。

  ——1958年11月9日 在郑州河南省委第二招待所主持第一次郑州会议

  ※1958年11月21日,毛主席要求报纸、记者保持头脑冷静,虚报产量是危险的。

  好事情不要全信,坏事情也不要只看到它的消极一面。比方瞒产,我对隐瞒产量是寄予同情的。

  当然,不说实话,是不好的。但是,为什么瞒产?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多吃一点,值得同情。

  瞒产,除了不老实这一点以外,没有什么不好。隐瞒了产量,粮食依然还在。瞒产的思想要批判,但是对发展生产没有大不了的坏处。

  虚报不好,比瞒产有危险性。报多了,拿不出来。如果根据多报的数字作生产计划,有危险性,作供应计划,更危险。

  记者到下面去,不能人家说什么,你就反映什么,要有冷静的头脑,要作比较。……记者的头脑要冷静,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不要人家讲什么,就宣传什么,要经过考虑。记者,特别是记者头子,头脑要清楚,要冷静。

  ——1958年11月21日 同胡乔木、吴冷西、田家英谈话,主要谈宣传上要压缩空气、实事求是的问题

  ※作假问题要专搞一条。建议跟县委书记、公社党委书记切实谈一下,要老老实实,不要作假。

  现在的严重问题是,不仅下面作假,而且我们相信,从中央、省、地到县都相信,主要是前三级相信,这就危险。

  经济事业要越搞越细密,越搞越实际越科学,这跟作诗不一样,要懂得作诗和办经济事业的区别。“端起巢湖当水瓢”,这是诗,巢湖怎么端得起来?

  即使检查了,也还要估计到里头还有假。有些假的,你查也查不出来。希望中央、省、地这三级都懂得这个问题,有个清醒头脑,打个折扣。这是不好的造假。

  另一种是值得高兴的造假,比如瞒产。再有一种假,也是造得好的,是对付主观主义、强迫命令的。现在有种空气,只讲成绩,不讲缺点。要进行教育,讲清楚,要老老实实。

  ——1958年11月23日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第二次讲话

  ※我现在代表五亿农民和一千多万基层干部说话

  人家都没有饭吃,你天天搞共产主义,向富队去共产,这怎么行?这是抢产主义。无偿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这是不许可的。……什么瞒产私分,完全必要,这是我们的政策造成的结果。

  明明是我们以及在座诸公叫他们瞒产私分的,是我们的政策要他们这么搞,叫他们磨洋工,叫他们外逃。

  我现在代表五亿农民和一千多万基层干部说话,搞“右倾机会主义”,坚持“右倾机会主义”,非贯彻不可。

  你们如果不一齐同我“右倾”,那么我一个人“右倾”到底,一直到开除党籍。(这里主要是针对浮夸风、共产风等“极左”政策而言的)

  为什么这些干部瞒产私分,决心那么大,行动那么迅速?就是五亿农民支持他。而公社,以及我们,在一个短时期,几个月时间,就脱离群众。不是全部脱离群众,总而言之是相当脱离。

  ——1959年3月5日 主持第二次郑州会议的最后一次会议

  毛主席对当时的浮夸风等问题忧心忡忡,但是他的意见无法通过宣传正常渠道让广大干部百姓听到。他不得不一个月内四次以《党内通信》的名义把自己的意见下发,明确提出反对刮共产风,要求尊重价值法则,尤其是反对浮夸风造假。

  莫言们作为作家,不研究历史资料,完全凭着个人政治目的而胡编乱造。还声称自己“讲真话”,他们上演了一场当代最大的指鹿为马大戏。

  但是,老百姓对中国的问题是一本清账。倒行逆施者总有一天要原形毕露的。

  2022年12月22日星期四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