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湾到古田:中国和世界军队建设历史上的千古巨变

2023-08-01
作者: 铁穆臻 来源: 毛思想研究公众号

  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就肩负着实现中国无产阶级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武装夺取政权的重要任务。但是,在中国这样无产阶级力量极其薄弱、农民阶级为主要人口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建立全新的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军队的问题,是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难题。在中国这一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革命力量和反革命的力量差距极其悬殊。中国的共产主义政党面临的军事实践问题,要比其他很多国家共产主义政党面临的军事实践问题更为困难。

  以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在大军事家毛泽东的领导下,形成了一套全新的、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空前丰富而完整的无产阶级革命军队建设理论;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的一系列军队建设实践,实现了中国和整个世界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

  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无产阶级革命军队建设思想,开端于三湾,成熟于古田,发展于之后的中国革命和建设伟大实践。三湾改编,毛泽东的军队建设思想为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注入了革命的灵魂;井冈山的一系列军队建设实践中,毛泽东的军队建设思想让中国革命军队完善了具体的行为;古田会议,毛泽东的军队建设思想使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的革命军队焕然一新。从三湾到古田,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独特无产阶级革命军队建设理论和实践,实现了中国和世界历史上数千年未有的千古巨变。

  一、为军队注入革命的灵魂

  1927年,我党攻打长沙的计划严重受挫。毛泽东认为,在严重敌强我弱情况下,必须把起义军带到敌人力量相对薄弱的农村山区。

  我军南下撤退途中,遭到了敌人疯狂的袭击,损失惨重。

  我军南下途中,行军路途艰苦,很多人因为害怕艰苦成了逃兵。

  我军南下途中,军队的雇佣军思想严重,组织松散,纪律松懈,党支部少,党组织抓不住军队,难以形成党对军队的领导权。

  我军南下途中,内部频繁暴露旧军阀作风,长官打骂士兵行为严重,军队官僚主义作风严重。

  面临我军内部种种严重危机,毛泽东决定开展对军队的全面整顿和改编。

  中国军队建设史上的千古巨变,就在这样一支面临严重内部危机的军队上展开。

  第一,由于我军减员严重、损失惨重,毛泽东决定把不足一千人的队伍缩编为一个团。这一决定也取消了充满腐朽旧军阀主义、有浓厚悲观情绪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余洒度的军事指挥权。

  第二,针对军队内部组织松散、纪律溃散、党的支部太少、党组织抓不住军队、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难以确立的问题,毛泽东决定,加强前敌委员会对全军的统一领导,不再仅仅把党支部设在团一级,必须扩大党在军队的基层组织,把党支部建在连上;同时,毛泽东决定,在班和排也要建立党小组。

  这样,就有利于形成党对军队绝对的领导,加强党对军队的思想政治领导、组织领导,使我军成功的在之后各种艰难的环境下没有溃散。所以,毛泽东说:“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第三,针对军队内部严重的旧军阀作风,针对军队内部上级打骂下级、“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封建官僚主义现象,毛泽东决定,在军队内部实行民主制度,贯彻官兵平等的原则,做出了长官不能打骂士兵(废除肉刑)、士兵有开会说话自由的规定。而且,毛泽东决定,在连以上建立士兵委员会,参加对部队的政治和经济管理,监督军队长官。可见,在三湾,毛泽东确立了我军官兵一致的原则;这一原则下,我军实行政治、经济、军事的三大民主——士兵委员会监督长官并参与军队的政治和经济管理,军队有说话自由。

  “党支部建在连上”、实行军队内部民主制度,是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重要创举。毛泽东在三湾改编的创举,空前强化了中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全面领导,实行了中国军队数千年未有的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民主制度,使中国无产阶级领导下的革命军队和数千年中国剥削阶级社会的旧军队彻底的决裂。三湾改编,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开端,而且是中国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

  二、完善军队的具体行为

  1927年10月下旬,在毛泽东率军上井冈山途中,我军遭到了敌军的袭击,部队一度被打散,战士们饥饿过度,有的战士吃了群众的红薯。毛泽东严格教训了吃红薯的士兵,宣布了军队的“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打土豪要归公,不拿群众的一个红薯。

  这三大纪律,是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重要创举,是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三大纪律。这种无产阶级先锋队针对军队提出的纪律要求,是全新的、旧中国剥削阶级的军队所不能做到的;这种中国独特的“三大纪律”,也是苏军所没有的、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首创。

  之后的1927年11月上旬,毛泽东在宁冈召开前敌委员会会议,决定我军趁反动军阀之间的战争发展革命势力,攻打茶陵县城。我军出发前,毛泽东讲话提出:红军不仅要打仗,还要发动群众、帮助群众建立政权、打土豪筹款子,反对“军队只用来打仗”的单纯军事观点。

  之后,当时工农革命军的团长陈浩完全背离毛泽东的指示,不仅没有帮助群众建立工农民主政权、做政治工作,而且实行了封建社会老一套的政治模式,严重引起了群众的不满。之后,地主武装向茶陵反扑,陈浩叛变,要带部队投敌。得到情报的毛泽东果断扣押、枪决陈浩,并召开工农革命军全体指战员大会。

  毛泽东强调,红军有三大任务:

  第一,打仗消灭敌人(“战斗队”)。

  第二,打土豪筹款子(后来延伸为“生产队”)。

  第三,做群众工作(“工作队”)。

  确立这“三大任务”,是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首创。毛泽东规定下,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的军队不仅要打仗消灭敌人,还要开展对群众的政治工作、帮助群众建立政权、在群众中发展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先锋队——共产党组织,而且要帮助群众变革生产关系(打土豪)、筹款子、参加生产,解决经济问题。

  这“三大任务”的确立,不仅是中国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也是国际共产主义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是人类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军队,帮助组织群众建立政权、发展无产阶级革命先锋队组织、发动群众消灭地主阶级以变革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是战斗队、工作队,也是生产队——这是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伟大创举,是世界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

  之后,1928年1月四日,毛泽东率军攻克遂川县城,在这里分兵发动群众。

  这段时间,毛泽东为了处理军队和群众的关系,使我军成为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性质的、密切联系群众的革命军队,创造了规范我军和群众关系的六项注意。六项注意的内容: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此时,我军形成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这样的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下军队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也是中国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是剥削阶级的军队做不到的;是国际共产主义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是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首创的;是世界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是人类军队建设历史上的千古巨变。

  井冈山的斗争中,毛泽东在我军彻底废除了中国军队实行了数千年的军饷制度,这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毛泽东这一举措,使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成为了真正的义务军,成功阻断了投机分子通过从军当吃粮人的捷径。毛泽东提到:“首先是红军废除了雇佣制,使士兵感觉不是为他人打仗,而是为自己为人民打仗。红军至今没有什么正规的薪饷制,只发粮食、油盐柴菜钱和少数的零用钱。红军官兵中的边界本地人都分得了土地,只是远籍人分配土地颇为困难。”

  综上所述,在井冈山的斗争中,中国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创造性提出了无产阶级性质革命军队的“三大任务”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并废除了数千年中国军队的雇佣制。毛泽东的各种创举,实现了中国和国际共产主义军队建设史上、人类军队建设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

  三、使革命军队焕然一新

  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的两支军队在井冈山会师之后,形成了红四军。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所剩部队,由于没有接受三湾改编和井冈山斗争前期毛泽东军队建设思想的洗礼,军队的各种错误思想作风比较严重。

  而且,中国的无产阶级性质革命军队建设实践刚刚开始、我军农民小生产者为主要出身的战士们由于阶级局限严重而思想作风问题严重、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腐朽的旧军阀思想对我军影响严重,我军内部整体问题还是比较明显的。

  在当时我军内部,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非组织观点、绝对平均主义、主观主义、个人主义、流寇思想、盲动主义残余思想等一系列错误思想作风,还是相当严重的。

  后来,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我红四军出井冈山,转战赣南闽西。在此期间,我军各种严重缺陷暴露越来越明显。毛泽东认为:我军存在这些错误思想,主要因为我军大部分“从失败环境中走来”和“从旧式军队脱胎出来”。

  其中,毛泽东特别指出:红军从旧军队脱胎出来,带着严重的腐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腐朽思想、腐朽习惯残余,有些军队成员甚至还拥护旧军队的腐朽制度。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的革命军队,不仅要战胜阶级敌人,而且要战胜自己内部的腐朽上层建筑残余,和旧的自己做最彻底的决战。但是,毛泽东的建军思想和军事战略路线遭到了中央特派员刘安恭的强烈抵制和军队内部很多指战员的不理解。在红四军七大,毛泽东的正确军队建设路线遭到否决,毛泽东也被迫离开红四军的领导岗位。

  失去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在出兵广东东江的战争中损失惨重,陷入严重被动。在陈毅等人的协调、中央“九月来信”的指示下,毛泽东恢复了对红军的领导工作。毛泽东在长汀主持召开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提出了要召开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纠正红四军党内错误思想、强化党对红四军的领导、使我军彻底和旧军队一切残余决裂的问题。

  之后,1929年12月28日到29日,中共红四军九大在古田举行。古田会议的决议,标志着毛泽东建军思想的成熟。在这次会议的决议中,毛泽东更加强化了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规定了红军政治工作的地位,正式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严格强化了军队的思想教育,提出了纠正红四军党内一系列错误思想的办法。

  性质方面,毛泽东规定,红军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绝对领导下的、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同时,毛泽东严厉批判极端民主化、单纯军事观点、个人主义,强化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建立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力量,这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宗旨方面,毛泽东规定,红军一切行动必须完全服务于中国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人民革命斗争。这也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任务方面,毛泽东规定,红军不仅要打仗消灭敌人,还要帮助群众做政治工作、打土豪筹款子。毛泽东的这“三大任务”的提出,不仅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更是整个国际共产主义军队建设历史上和人类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思想工作方面,毛泽东全面的揭露和批判了红四军党内的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绝对平均主义、主观主义、盲动主义、流寇思想、个人主义,用历史唯物主义的阶级分析法揭露了这些错误思想的根源在于农民小生产者的阶级局限和旧社会旧军阀腐朽上层建筑的残余,并提出了主要的解决办法——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完善制度、开展广泛的正确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等。可见,毛泽东首次创造性的解决了在中国这样的农民阶级为主要人口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建立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军队的问题,这在中国数千年历史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制度保障方面,毛泽东在决议规定,红军要健全各级党组织,实行全面的政治委员制度。中式政委制和苏式政委制不同。我军实行不同于苏军的两长制而不是一长制。可见,中国无产阶级领袖毛泽东创建的中式政委制度不仅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整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而且,我军和苏军的创建过程也有很大不同,苏军主要通过接管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旧军队而来,我军则主要从发动、组织农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发展起来。​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建设实践,更是实现了整个人类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

  毛泽东在这项决议还规定了红军处理内外关系的基本原则,对内实行军队的民主集中制度,废除肉刑、禁止打骂士兵;处理军民关系方面,实行军民一致、要求红军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之后1930年夏的《红军士兵会章程》补充形成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处理我军和敌军方面,提到了实行瓦解敌军的政策。

  所以,我们可见以下内容。

  原则方面,毛泽东提出,以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作为我军处理军队内部关系、军队和群众关系、军队和敌人关系的三大原则。这样清晰的规定无产阶级领导下的革命军队处理三大关系的“三大原则”,是中国军队建设史上、国际共产主义军队建设历史上、人类军队建设史上前所未有的。

  以“瓦解敌军”为我军建设的重要原则,深刻体现了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在根据中国实际情况进行军队建设过程中的伟大创造力。加大对敌人的政治瓦解,是我党夺取革命胜利极其重要的因素。在之后的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共歼灭敌军807万,其中起义、改编的115万,投诚的63万,被俘的458万,三项合起来是636万,占歼敌总数的78.8%。

  综上可见,在古田会议,毛泽东实际上提出了完整的建军思想,完整的规定了红军的根基、性质、宗旨、任务、原则;在原则部分中,毛泽东的建军思想包括了处理官兵关系的三大民主、处理军民关系的严格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处理敌我关系的瓦解敌军原则。

  综上可见,毛泽东是中国人民军队的最主要的缔造者,他为中国无产阶级性质革命军队注入了灵魂,逐渐的完善了中国无产阶级性质革命军队的具体行为,成功让中国无产阶级性质革命军队焕然一新,更是空前发展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军队建设理论。

  从三湾到古田,毛泽东的无产阶级革命军队建设思想和实践,是中国数千年来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空前丰富而完整的军队建设理论,更是实现了人类军队建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千古巨变。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毛泽东当之无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