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之:“黄背心”运动会将怎样结束?

作者: 李旭之 日期: 2019-01-12 来源: 红歌会网

  一

  法国“黄背心”运动还在持续,从去年11月为抗议燃油税上调爆发的这场运动,已经蔓延到欧洲多国,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在意大利罗马,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在德国柏林,再从欧洲蔓延出去,以色列特拉维夫,加拿大和美国,下一个蔓延地在哪?是要问问中国的义乌商人就能先知了。

  法兰西,继承着法兰西民族的传统,它是有中世纪拾麦穗权基因的传承,是有大革命精神的飞腾,是有拿破仑不曾消失的魂灵,是有里昂工人《巴黎进行曲》的歌声,是有二月革命的街头怒火,是有巴黎公社辉煌的新生,是有五月风暴的延续,再到这次“黄背心”运动的诉求。

  英雄的法兰西代表着人权自由平等。拿破仑是法兰西的英雄。

  波旁王朝的两次复辟,也浇灭不了《人权宣言》的火炬,五次重建共和,都从前次废墟的台阶上迈出的新的一步,拿破仑率领第一帝国,扫荡了欧洲那些古老的但又是没落顽固的封建贵族,贵族们同盟七次一起进攻法兰西,法国又进攻巴黎,拿破仑孤军打破了三次反法同盟,最终虽然一流放厄尔巴岛,二流放圣赫勒拿岛,但没有拿破仑,欧洲还是封建的欧洲,资本主义大革命的成果不会在列国贵族包围的狭缝中保存下来,如果没有拿破仑,一定不会有现在欧洲资本主义世界,是拿破仑让资本主义最终战胜了贵族们的封建制,把世界送上了一个时期新的文明。

  拿破仑东山再起只有百天,被第七次反法同盟赶下了台,滑铁卢战役终结了拿破仑的辉煌。在今天的滑铁卢,在英雄失败的地方,人们从战后凭吊的是英雄的拿破仑,而不知道威灵顿是谁。“滑铁卢想阻挡时代前进,时代却从它头上跨越过去,继续它的路程。那种丑恶的胜利已被自由征服了。”——败后的拿破仑还贡献了他的历史价值。

  二

  法国,是欧洲大陆上列国纷争中的一个强国,相似于中国战国时期的秦国,法兰西民族身上有一种追求自由平等摆脱束缚的精神,这种精神与商鞅变法塑造给秦国人的以功论赏的“英雄不问出处”平等的法家思想相吻合,拿破仑相似于秦始皇。拿破仑代表了新兴资产阶级,而腐朽了的欧洲各封建王朝容不得法国资产阶级的新兴和自由平等的民主思想的传播,一心要维护封建制度的守旧势力们一定要把新事物扼杀在它成长的摇篮里,历史从来是如此。

  法国资产阶级要成长,法兰西人民要自由要平等,法兰西受到了全欧洲的进攻,巴黎受到国内贵族势力的进攻。第一共和国抵住了两次反法同盟,拿破仑率领第一帝国抵抗了五次反法同盟。拿破仑一生六十多场战役,都是向反法同盟的被动迎战,而不是侵略,但被动出击在客观上出现了很可能统一欧洲的局面。可惜,拿破仑没有秦始皇一统六合的霸道,只局限于维护法国大革命的成果,爱护人民到手的那点可怜的自由平等的思想。所以拿破仑在第六次和第七次反法同盟的进攻下失败了,他为法兰西人民两次选择了退位,用退位交出了战争。拿破仑不是好战的魔鬼,也不是残酷的战争刽子手,他是法兰西人民的英雄,而凡是英雄,都有一颗爱民的心,拿破仑就是其中的一位伟大的杰出者。

  拿破仑没有秦始皇的幸运,他太过自信而没有秦始皇远交近攻各个击破的雄才战略,更像一个凭勇敢孤身挑战一切反对势力的莽夫,拿破仑失败了,是现代欧洲的不幸,使欧洲一直是一个分裂的欧洲,经济上松散统一的欧盟今天还在艰难寻求欧洲一统,中国因为秦始皇一直维持了两千多年的大一统。秦始皇的统一,也许是幸运的,因为秦始皇没有遇到象反法同盟那样的六国同盟,只遇到了随时都会拆散的赵魏齐楚同盟。

  失败的英雄,却将法兰西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教给了欧洲,尽管在他的时代,这些思想还只停留在新兴资产阶级身上,但民主思想在法兰西大地上深深扎进了土壤,烙在法国人的心上。一场战争可以失败,但传播的思想可以不朽,拿破仑民法典至今还是一部辉煌的典章。

  失败是悲剧,拿破仑在流放的孤岛上寂静死去,但另一个胜利却越过拿破仑个人的失败,继续它的前进,那就是法兰西自由的荣光,法兰西人自觉的自由。

  秦始皇在中国实现了地理和政权上的统一,但拿破仑为欧洲实现了自由平等民主思想的统一,不止在欧洲,也在世界上。秦始皇对中国统一是伟大的,拿破仑对法国,对欧洲,对资本主义世界是更伟大的。

  尽管拿破仑为法兰西而战是为着保卫法国资产阶级,那只是他的时代使命,不是他的罪过,尽管那时的自由平等是资产阶级标榜的,对广大人民来说是它虚伪的,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的,但无产阶级没有这些思想,却是连什么都没有了,自由平等的拥有权是不分阶级的,拿破仑完成了资产阶级的拥有权,但同时也教给了人民也能实现自己阶级的自由平等,并鼓励为之而战。无产阶级的自由平等才是真正的自由平等,理由就是他们是社会的绝大多数。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无产阶级为实现本阶级的自由平等只能靠本阶级的斗争了。

  三

  历史的前进都来自积累,每个时代都为人类社会的进步贡献了它的牺牲和价值,历史虽然会有曲折或反复,但它一直在“之”字型路上不能被阻挡地前行,也许有时好像又回到了起点,但自由平等的价值让近现代社会加速前进。这是历史进步的规律,封建社会不可能再有奴隶主肆意奴役奴隶的思想,正如中国出现了佣殉制度再用人殉就是残忍一样,现代男女平等的社会让古代的男尊女卑就没有了空间,资本主义的人权自由平等就埋葬了封建社会的依附关系。

  这次法国黄背心运动,诉求已不再是一二百年前简单地要人权的自由平等,而是对生活新幸福的追求,诉求福利,知识,教育,就业,以争取更公平的社会财富分配的权力,让政府制定更良好的公共政策,它从以前的“要面包屑”,而升级到“要整个面包!”了。上调燃油税引发了黄背心运动,随后法国政府声明——对公众的购买力应当予以维护,而不应加以损害。这是一百年前不可能出现的,它没有意外地出现在了今天的法国。

  从“要面包屑”到“要整个面包!”,直接触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根基,“自由万岁”的法兰西,曾勇敢地推翻了欧洲封建制度,现在它又反身勇敢地向资本主义制度宣战了。问题又回到了马克思所讲的社会问题上来了,真正的自由平等一定指向的是社会主义,消除贫富差距,实现社会的共同富裕。

  继承光荣传统的伟大的法兰西,就象当初的法国大革命一样,向消除贫富差距和争取公平的财富分配权力在挺进。而在挺进的民众运动中,暴力也必然伴随发生,但它的发生,否定不了运动的价值。

  一些还在为基本的自由平等而苦恼的民族,今天又远远落后于法国了。

  有人因此理解不了“黄背心”运动,说它们是“暴乱”,说它们破坏了法国社会的“和谐秩序”,说它们打砸抢烧让富人们“遭受严重损失”,巴黎“陷落”了,城市到处上演着“恐怖”,一边谴责法国的“黄背心”,“欧洲一片混乱”,一边却“风景独好”地对不断上涨的物价麻木不仁甚至还陶醉其中,被狼啃咬的羊,哪里有一点点资格去嘲笑和谴责敢于向狼反抗的另一只羊呢?

  前几个月说“马克思是对的”,有了持续两个月还不见结束的法国“黄背心”运动,难道还会再质疑“马克思是对的”是不对的吗?

  2019年1月11日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习近平:誓言铮铮这一年【一枝一叶总关情】习近平两会“惠”民生,

热门文章

老衲先生:澄清对遵义会议的一些历史篡改

年后,李小琳有了新消息

2018年全国结婚数据来了!现在的离婚率为什么这么高?

四年后再鼓励农民购房,释放什么信号?

女大学生“裸贷”“肉偿”震惊外媒:第一批95后,已经被校园贷毁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