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为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作者: 安和四季 日期: 2019-01-14 来源: 安和四季

  1月10日上午6点零6分,我国首届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在广州逝世,享年104岁。在他留下的遗嘱里写了些什么?又对后辈有怎样的启示?

  据邓铁涛儿媳妇陈安琳女士透露,邓老生前亲手写的遗嘱于10日上午开封。

  邓铁涛在遗嘱中写道:

  我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为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笔遗产早已交给两个儿子。邓中炎与邓中光都已被评为我省之名中医,中炎又被评为我校之首席教授。可悲之极!他不幸因病先我而去!!但其应得之声望永存。

  邓铁涛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财物,其所有照旧与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邓老生前还叮嘱我要帮他交最后一笔党费,过几天我就去交!”陈安琳女士说。

  为缅怀邓铁涛教授,广州中医药大学设立追思厅,供社会各界及广大校友,师生前来吊唁。

  时间:2019年1月10~15日8:00~20:00

  地点:广州中医药大学三元里校区一附院办公楼一楼(原大学针推学院)

  据悉,邓铁涛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9年1月16日上午10时30分在广州殡仪馆白云厅举行。

  在这里,本报辑录了部分中医界人士悼念邓老之辞,以表缅怀之情。

  国医大师路志正

  惊悉邓老仙逝,心情无比沉痛!切肤之痛,难以言喻!

  忆当年在邓老等倡议下,杏林贤达齐聚广州,谈经论道,办论坛、搞讲座、收徒带教,播撒中医火种……战非典、捍中医、发声明,薪火传承,后继有人,终成就了今日广东省中医药事业之辉煌。忆兄长,悬壶济世一生,活人无数,堪称吾辈之楷模。幼承岐黄,铁杆中医,德艺双馨,功彪千秋!

  在业界同仁心目中,邓老是“铁杆中医”“杏林翘楚”,更是捍卫、弘扬中医的一面旗帜!斯人已逝,愿我们秉承邓老衣钵,戮力同心,为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新的篇章。”

  国医大师张磊

  邓老期颐又四龄,惊闻噩耗殒医星。

  神交已久同为志,青史名垂德永馨。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 诸国本

  漫天风雪三九时,万里悲歌悼吾师。

  行医直面苍生难,卫道竟忘暮年迟。

  坚守岐黄成铁杆,不肯从属振雄词。

  一身正气凛然在,铁涛奔腾铸青史。

  国医大师朱良春学术继承人朱婉华

  沉痛悼念最敬爱的大伯、首届国医大师邓铁涛先生!

  我敬爱的大伯邓铁涛先生驾鹤西去,我相信他一定是到天国与我的父亲、国医大师朱良春,干爹、国医大师颜德馨,叔叔、国医大师仼继学,相聚畅叙去了!记得20年前,颜德馨老办学习班,邀请邓老、朱老同台授课,我当跟班。颜老与我的父亲为同乡、同党、同学,所以当我叫颜老干爹时,邓老笑说:“那您叫我什么?”邓老比朱老大一岁,我说:“我称您大伯吧。”

  2005年在邓老、颜老、任老、朱老和广东省中医院吕玉波院长的鼎力支持下,在南通举办了“首届著名中医学家高层论坛”。此次会议被中医界称为“盛世盛举”。2018年4月,邓老在医院疗养,获悉粤港澳大湾区中医药论坛暨国医大师朱良春学术思想研讨会在深圳召开,特写贺信以表祝贺。邓老之恩德福惠医界,砥砺后学。大德之人“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大医精诚,仁心永恒。

  重庆市中医药学会名誉会长马有度

  我与邓铁涛老初次见面是在1979年,我们几位晚辈向他请教,自然都尊称“邓老”,他说:“我不敢称‘老’,我只是‘老中轻’。”他自称是“老中医中的年轻人”。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老中轻”已到百岁高龄。我经常从电话中向邓老请教,他仍然是当年“老中轻”的样子,思路清晰,用语得当。特别是谈到传承中医、发展中医的话题,更是充满精气神。如今邓老驾鹤西去,特赋诗一首,缅怀邓老:“邓老已乘黄鹤去,遍植杏林荫后人。岐黄漫漫路难行,吾辈尚需紧跟进。”

  全国名中医陈宝贵

  2006年,中华中医药学会评选百名中医药传承特殊贡献奖时,其中年龄最大的是邓铁涛老,最小的是我。当时邓老见到我年轻,他非常欣慰,语重心长地说:中医后继有人啊!并招呼我一起合影留念。今邓老突然仙去,真是痛心疾首!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刘景源

  邓公铁涛,誉满杏林,桃李天下。内养浩然正气,外练八段锦功,度百岁乃去,尽其天年,吾辈楷模。

  今驾鹤西游,往生极乐。悠悠我心,医学衷中始不渝,铁杆精神祭轩辕,岐黄医术代代传!

  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马烈光

  新年转至方十日,煞气骤降迫寒冬。

  大医仙逝万民哀,天柱摧折橘井动。

  恺悌为怀传仁爱,恫瘝在抱惠众生。

  善佑后学存至道,性情耿介正清风。

  百寿得自长生术,天年皆缘童子功。

  恸哭故人乘鹤去,大德长留满乾坤!

  河北省中医药科学院原副院长曹东义

  邓老驾鹤万人念,国失大医北风寒。 精忠报国勤献策,救厄育人在一肩。 大师风范三境界,点亮智慧九重天。 复兴中医路漫漫,走向世界道路宽。

  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糖尿病研究联盟主任委员仝小林

  沁园春·旗手

  国医威威,滚滚洪流,壮如铁涛。处二十世纪,起伏跌宕,泰山北斗,医界英豪。五次疾书,铮铮铁骨,舍我其谁抗鬼妖。待今日,看中西并重,愿景迢迢。        千年国器瑰宝,使无数病患乐逍遥。始长桑扁鹊,华佗仲景,金元兴盛,温病娇娇。现代中医,邓公引领,万里征程又起锚。驾鹤去,庆天堂圣手,大地悲萧。

  在此,谨用邓老的一句诗送别他:“万里云天万里路”。愿后辈继续努力,不负邓老所期。

  

  延伸阅读:

呐喊为了中医药——邓铁涛访谈

  五四运动对中国来说应该是有功的,但是呢,后遗症也不少,后遗症就是对中国文化一刀切,认为都不行了,这是很危险的。

  亡国可以,亡文化可不行的啊!

  如果忘了自己的文化,比亡国还惨呐!犹太人没有国家多少年啦,后来才有一个以色列,但为什么全世界的犹太人都那么厉害啊?文化!

  中医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今天要宣传它,就是要让我们的文化去救世界!

  鲁迅的《呐喊》我读过好多次,我要像他一样,去呐喊,为中国文化呐喊。我也经常呐喊,我是上书中央的专业户。

  第一次上书是给徐向前,因为徐向前每冬都来广东过冬,他有冠心病,他来找我会诊。

  徐帅啊,我给你看病,你要救中医啊!

  这是我第一次上书,那个时候还没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崔月犁打了报告,我们中医学会的常务理事都签了名,要成立一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这样的机构。但是那个时候正是要缩编的时候,国家要缩编,你要扩编,就挂起来了嘛(指事情耽搁),挂起来一两年了。后来我就写信给徐帅,我把广东医生的人数一年一年减少(告诉他),原来3万多,现在剩了1万6了,我说这1万6里头有七八成是50岁以上,再过几年中医就没了。18号我写信给他,20号他就给胡耀邦了,胡耀邦马上就批了,批了又给乔石。7天这个信就印成红头文件加上批语就到了卫生部,85年通过,批准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86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式成立。

  90年“抓大放小”,我一听就立即敏感起来,抓大放小,大肯定是西医么,我本来就小你再给我放了。那个时候有个趋势,就是中医院校要被合并到西医院校去。一拼不就变成一个系了吗?在医院里面一拼,中医不就变成一个科了?那中医还能发展吗?结果呢,就拼了两所,一个就是石家庄中医学院,一个就是新疆的中医书院。后面跟了六所就拼不成了。

  我现在的呐喊,就要呐喊到年轻一代,因为领导已经重视了,我们的未来是要靠青年的。

  中医是仁心仁术,仁心是孔孟之道,有仁心不行,还要有仁术。好比糖尿病足,西医会割掉,我在美国会诊过一个两条腿都截肢的患者,这就不是仁术了,就不是把病人的病痛当成自己的病痛了。你说中医是不是先进的思想?是不是超世界的现代的思想?

  我们不能走西方的路,13亿人口啊。我2001年就写了一个题词,算是我的预言,我说“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中医就要腾飞了,那么这个腾飞呢,03年SARS本来是一个坏事,但是SARS让世界知道中医了。SARS的时候,香港的死亡率为17%,广州4%不到。

  中医首先要为我们的13亿人民的健康服务,就是要中医的这一套“上工治未病”“仁心仁术”,要讲究养生,不生病多好,生了病,我用点草药,10块8块的就治好了。

  要保护知识产权,外国是要保护新发现的,我们要定一种法则是往后看的,你不能偷我的东西,要立这样的法。

  所以现在我们就要相信,中华文化才能振兴我们的中华。要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的融合,不是配合它,现在我们都在配合它,要改变海归派的这些思想。5000年以来一直延续没有断代的就是中医,如果我们再不爱护他,再不努力地发扬它,那我们将来就会遭到子孙的唾骂。

  别说我们现在要走向世界,首先要走向中国。现在西医是175万,中医是27万,这27万里用中医方法的占三分之一,你说可悲吗?所以我说中西医结合首先你中医要结合,你要会用针灸、会用中药,首先要把13亿人民的健康保护好,这是最主要的。针灸、按摩这样的非药物疗法要大力提倡。

  安和四季微商城信息

  上新推荐:非转基因冷榨大豆油、非转基因东北大米、新疆和田葡萄干、新会陈皮、垆土铁棍山药、吕梁生态骏枣、 洛阳手工粉条、古法手作

  新鲜出炉: 补虚养血玉灵膏、九蒸九晒芝麻丸

  驱寒护阳:血糯酒酿、 古方姜糖、手工节气灸条、驱寒祛湿足浴包

  客服微信:18701398040

  安和微商城:

  https://kdt.im/h0Emlr

最新推荐

隆重欢迎!数十万群众夹道欢迎习近平 金正恩到机场迎接地震来时,13岁女孩这一举动让网友赞上热搜96%的90后都沉迷保健品不能自拔《红歌会周刊》0601期:事件之后,香港的未来在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