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好家伙!“饿了么确认外卖骑手盟主被抓”

作者: 子午 日期: 2021-03-02 来源: 子夜呐喊

  好家伙,大中午的被这则消息震惊了:

  陈生在网络上已经失踪还几天了,有人前两天就猜测他可能被抓;而“饿了么一名相关人士”以知情者的身份出面证实,隐隐透漏出“陈生被抓”与饿了么可能存在某种关系。

  饿了么向媒体透露的“他也因为有拘留史在19年被平台拉黑”,笔者猜测实际上有两种用意:点名陈生的“网红”身份而非外卖员身份,因而不能为外卖员代言;这人有“前科”,他是“恶意诋毁”。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这个所谓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是曾经做过外卖小哥的视频up主陈生(化名,真名疑似熊焰)自己拉的微信群,前几天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目前在北京有16个微信群,微信好友超过14000人,其中99.99%是骑手,包括即将要当骑手和以前是骑手的人”,当然,这个“盟主”也是他“自封”的。

  陈生17岁到北京,在工地打过工,开过无证经营的小店,2018年开始送外卖。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却在网络上聚集起了接近5000人的“骑士联盟”,试图打造一个外卖骑手互帮互助的平台,因为他深知处在弱势的外卖群体一盘散沙,不可能拥有和平台议价的能力。

  在去年陈生接受媒体采访的自述里,也谈到了自己的“拘留史”,这一点倒是与饿了么“相关人士”的描述相吻合:

  大约此后陈生就专门做起了他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同时通过自媒体扩大影响、赚取一定的收入。

  陈生在抖音和快手分别有4.5万与7.2万粉丝,这在视频up主里并不算高,每月收入也就一两千;他在B站和微博等平台也在同步推送自己的视频。

  有知乎网友梳理了陈生在抖音账号的热门视频:

  从这份整理我们不难看出,陈生的确是将镜头聚焦于外卖骑手群体日常的真实生活,对准那些皱着眉头一脸无奈的同行。同行们多半是遭遇了交通纠纷,或者账号被封等“不测”之后,一个微信发给熊焰,熊焰便立马赶到,把解决纠纷的过程记录下来,把他们的难处传递出去。据媒体的描述:“有事就找盟主”,这已经成为了北京外卖圈的共识。

  去年9月,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在网络上刷屏。陈生拍了个题为《最真实的外卖小哥告诉你他们并不需要那个所谓的八分钟十分钟》的视频传到B站,收获了他入驻B站以来的最高播放量,22万。

  在视频中,陈生毫无顾忌地揭露外卖平台和资本家的丑恶嘴脸,为骑手们发声。有人说小心被封号,他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陈生心里清楚,单靠这么一个小小的“联盟”,无法改变现在的大环境,也很难获得与平台的议价权,但能做一点是一点,能帮一点是一点。他曾对媒体表示:总期待着有那么一天,相关部门能够关注到骑手们的权益,成立协会,给予他们公平合理的对待。

  前不久,饿了么涉嫌变相降低骑手过年奖励的事件引起轩然大波;2月19日饿了么在微博上公开回应,表示真诚向骑手朋友们致歉,并采取行动进行改进。

  在这起舆论事件中,陈生利用自媒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饿了么平台为了留住骑手推出了个《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奖励期从1月11日开始至2月28日结束共49天,一共分为七期,每期七天,每期跑满一定的送单量才能挣到积分。然而到了第六期2月15日至2月21日春节期间,饿了么就突然将送单量提升到不可能完成的380单。

  在陈生与骑手们的交流中我们得知,除了那个《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饿了么为了鼓励骑手春节留守,至少还推出了两项奖励:2月8日至21日的“额外周冲单,最高可得1999元”;2月11日至17日(除夕至初六)的“不定时单单加价2-9元”。然而,这两个奖励在后来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很快陈生的视频就开始被限流:

  有消息称,陈生是25日晚上被带走的,且被带走的还有其他人。不过,有两人已被放出,但陈生至今没有出来。被带走的前一晚,陈生就在与其他人的聊天中表示,自己可能要出事。

  笔者不知道陈生的“被抓”,与他在这起舆论事件中起到的作用有没有关系,跟饿了么有没有关系,但这个时间点未免太巧合了吧?!

  抑或是他还有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违法行径?不出意外的话,就像“相关人士”拿“拘留史”贬低陈生一样,未来几天媒体上会不会铺天盖地出现种种关于陈生人设崩塌的报道?这个可能性也很大。

  但是,就事论事,陈生的视频说错了吗?“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的事办错了吗?

  陈生其实只是做了那些本该职能部门出面做的事。

  正如陈生去年对媒体所呼吁的,“总期待着有那么一天,相关部门能够关注到骑手们的权益,成立协会,给予他们公平合理的对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