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采取特别措施避免美债违约,美债触发上限的戏码又上演了

2023-01-24
作者: 星话大白 来源: 大白话时事

  1月19日,美国国债达到31.4万亿美元,再度触发债务上限。

  因此,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致信国会,表示即日起美国财政部将采取特别措施,避免美国联邦政府发生债务违约。

  美国财政部所采取的特别措施,包括:

  1、美国财政部将在1月19日至6月5日期间启动“暂停发行债券期”

  2、在此期间,暂停为公务员退休和残疾基金以及邮政退休人员健康福利基金注入新资金。

  按照耶伦的说法,这些特别措施可以使联邦政府至少在6月初之前可以避免债务违约。

  这也就是说,假如美国国会两党不能在6月之前,完成交易和妥协,去提高美国国债上限,那么美国就会有债务违约的风险。

  不过,其实,这个时间比起上一次美国提高国债上限的戏码,时间要充裕得多。

  上一次美国是在21年8月开始嚷嚷着再不提高债务上限,21年10月就会债务违约。

  当时给美国两党只有2个月的扯皮时间。

  所以,21年10月初,美国国会还特别临时提高了债务上限,只提高了4800亿美元。

  这是为了给美国两党多一些扯皮空间。

  最终,美国两党在21年10月底,在债务违约前,还是达成妥协,最终把美国债务上限从28.88万亿美元,提高到31.4万亿美元。

  可能是有过上次的经验,这一次美国财政部给出供两党扯皮交易的时间就比较充分,有足足5个月的时间。

  所以大家要清楚,即使美国两党谈不拢,美国债务也不是说马上就会触发债务违约,这起码也是今年6月份才有可能爆发的债务危机。

  不过,耶伦在信中也警告,如果国会不尽快通过提高31.4万亿美元债务上限的法案,两项特别措施都将面临“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包括对联邦政府未来数月的收支情况构成挑战等。

  耶伦意思是,财政部的特别措施,只是“尽量”在6月之前不债务违约,但并不是保证,要国会议员别因此就非要把扯皮拖到6月份。

  耶伦在1月13日,就已经致信给共和党麦卡锡,敦促国会议员“及时采取行动提高或暂时取消债务上限”。

  耶伦称,特别措施只能在有限时间内帮助联邦政府继续履行义务。因此,国会及时采取行动提高或暂时取消债务上限至关重要。

  此外,耶伦在1月19日还警告称,如果联邦政府突破债务上限,美国将无法防止违约,并警告说,财政部的系统设计初衷并不是在超过债务上限后优先向债券持有人付款。

  需要跟大家说明的是,美国围绕着国债上限扯皮的戏码,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很多次。

  近的就是2021年10月。

  早一点,在2019年8月1日,美国触发22万亿美元债务上限的时候,当时美国两党直接一口气暂停债务上限2年。

  这个意思是,美国这两年内,可以无限制发债,不再受债务上限约束。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7次暂停债务上限。

  结果,就在2019年8月美国暂停债务上限后,没多久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爆发了。

  这背后还是有一些细思极恐的信息。

  因为按照我之前跟大家梳理的时间轴,美国2019年的不明肺炎,是7月份开始爆发的,结果8月份美国国会就暂停债务上限两年。

  于是,在2020年3月,美国疫情爆发的时候,美国就直接大幅举债6万亿美元,把债务总额从22万亿美元,一口气扩张到28万亿美元。

  美国这个举债时机,有点巧

  要是2020年3月,美债没有暂停债务上限,而是跟当前这样,需要两党扯皮交易,那当时美国肯定就没办法一口气举债6万亿美元,去度过疫情危机。

  所以,还是有一些细思极恐的地方。

  当然,这个属于题外话。

  回到今天讨论的这个话题。

  美国历史上,围绕着债务上限问题,影响最严重的一次是2011年的美债危机。

  当时,美国两党迟迟没能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导致2011年7月标准普尔和穆迪把美国国债列入“负面观察名单”里。

  当时美国也是出现财政部因为无法举债,资金即将耗尽,从而债务违约的风险。

  一直到2011年8月2日美国确定违约前几个小时,美国国会才通过提高债务上限的法案,将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分阶段提高2.4万亿美元。

  经过这次事件,标普在2011年8月5日把美国债务评级从AAA级,下调到AA+,这是美国1917年以来,首次被下调债务评级。

  这件事情,当时影响还挺大的,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动荡。

  但即使如此,那一次美债也没有出现违约。

  一个客观事实是,美债过去这200多年历史,还没有出现过违约先例。

  当然,这不能说美债以后也永远不会违约。

  只不过,当前考虑到美债违约的严重后果,两党这种争斗扯皮再激烈,但考虑到美债违约的严重后果,美国两党在最后时刻出现妥协,达成交易的概率还是比较大。

  不过,今年也有一些小概率的极端变数,让本来不大可能债务违约的美债,多了一些债务违约的风险。

  这个主要就是美国这次选众议长的过程里,让共和党极端派的话语权大大增强。

  凡事都不是孤立的,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互为影响,充满蝴蝶效应。

  去年中期选举里,特朗普支持的极右翼议员,在共和党内部大杀四方,虽然后面这些特朗普支持的议员,在摇摆州跟民主党对垒的时候表现不佳,但在一些共和党基本盘的深红州里,还是有不少特朗普支持的极右翼分子,得以成为共和党议员。

  然后再这次众议长的选举里,由于共和党这次中期选举里表现不佳,虽然在众议院占了多席,但领先民主党的席位数太少。

  以至于美国众议长在连续14轮选举里,都没能选出来,共和党议员一直有约20人的极右翼团体,为了索取更多筹码,而一直反对麦卡锡当选众议长。

  最终麦卡锡为了能当选众议长,不得不大出血,答应了这些极右翼团体的两个条件:

  1、进一步降低提出罢免议长动议的众议员人数门槛,改成只要1名共和党议员就可以发起针对众议长的不信任案。

  2、让更多右翼“强硬派”议员在众议院重要委员会中任职,启动审议和表决保守派提出的一系列法案等。

  所以,在这次众议长选举之后,共和党内部的极右翼势力的话语权大大增强。

  而这时候,就碰上了美国国债再次触发上限,这个隔几年就会上演的美国两党扯皮和交易的戏码。

  那毫无疑问,共和党内部这些极右翼势力,肯定是不会放过一个刷存在感的机会。

  本来共和党内部这些极右翼势力,其中包括一个叫做“自由党团”的派系,他们反对与民主党进行妥协合作,认为共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斗争不够激烈。

  所以,可想而知,这些共和党极右翼势力,是不会轻易让民主党过关。

  甚至,如果共和党的众议长麦卡锡去跟民主党达成一些妥协和交易,就有可能直接被这些共和党极右翼势力进行罢免威胁。

  虽然,跟2021年10月一样,拜登和耶伦都是轮番出来“恐吓”,说国会再不提高债务上限,触发债务违约会引发金融危机的严重后果。

  但问题在于,这些共和党极右翼分子,可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他们大都是特朗普支持才得以上任的,跟传统建制派不同,这些共和党极右翼分子都是比较典型的红脖子,受教育水平很低,他们才不管会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比如,极右翼的共和党众议员比格斯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不能提高债务上限。民主党人粗心地花掉了我们纳税人的钱,使我们的货币贬值。他们已经铺好了床,所以他们必须躺在上面。”

  对此,白宫方面反驳说,共和党人“毫无必要地让国家陷入经济混乱、崩溃和灾难”,国会必须无条件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反正,在夏天之前,美国两党围绕着债务上限,应该还有很多扯皮。

  2021年底,民主党是控制着参众两院,所以还比较容易提高债务上限。

  这一次,因为众议员到了共和党手里,拜登想要过关,还得付出更大代价才行。

  具体要付出多大代价,取决于共和党内部的团结程度,这一点共和党是比较拉胯的。

  即使有共和党极右翼势力存在,但因为当前众议员两党差距不大,所以只要共和党内部有少部分“逃票”给民主党,那民主党就可以过关。

  另外,美国国债虽然马上出现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很低,但无止境提高债务上限,在美联储加息缩表周期,还是比较容易引发新的金融问题,这并不意味着美债就完全没问题了。

  要不然,美国财长耶伦,也不会着急着要来对我们访问,其实说白了,还是想忽悠我们多买点美债,减轻美债压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