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孙教授的“智慧”及其他

2021-12-10
作者: ​郭松民 来源: 红歌会网

  1

  “教师法”征求意见的截止日期快要到了。

  很多人对第八条规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有意见,希望改期。

图片

  长期以来,我对将这个日子定为教师节,也很有意见,一直呼吁改期。

  这次会不会改呢?

  无非是两种可能性,一是改,二是不改。

  改了,当然最好。

  为什么呢?

  第一,相当于拔去了人们心中的一根刺,人心大顺,社会变得更加团结;

  第二,知错就改是一种美德,很多人可能因此就又相信爱情了;

  第三,老师们也可以心情舒畅地过节了,这不很好吗?

  但不改的可能性也很大。

  八十年代以来,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明知是错了,就是不改,硬着头皮错到底。

  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改了,就证明自己错了,不改,煮熟的鸭子嘴硬,还可以说自己没错,一贯正确。

  所以,换一个角度看,不改,也有好处。

  一些人这样设置节日,原来可能是想让教员难堪吧?

  仔细想想,这与其是让教员难堪,不如说是让他们自己难堪。他们的刻毒与小肚鸡肠,不都是由此暴露无遗吗?

  教员的光辉,如日月经天;教员的伟业,如江河行地。这岂是他们搞搞这类小动作就能够抹杀、诋毁的?

  并且,不改,每年的这个日子,都会成为一种教育和提醒。善于思考的人,可以从中悟出很多道理。

  只要不改,大家就总有话说。

  所以我觉得,不改也好。

  2

  著名的孙立平教授,日前写了一篇文章,题为《面对财富不均,我们到底应不应该怨恨和愤怒?》

图片

  这是个好问题。那么答案如何呢?

  孙教授不肯直截了当地回答,而是先绕了一个圈子,“对这个问题的讨论,需要以对财富的一个基本分类为基础,这个分类就是创造性的财富与掠夺性的财富。”

  “掠夺性的财富”当然应该受到“怨恨和愤怒”,这个问题一望而知,不需要回答。

  孙教授真正想说的是“创造性的财富”。

  那么,“创造性的财富”,究竟怎么“创造”呢?

  孙教授又不肯直截了当地给出答案了,而是含含糊糊地说,这样的财富是“劳动和智慧”创造出来。

  劳动创造财富,这没有任何问题。在中国这样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里,这是常识。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劳动者创造的财富,却往往不属于劳动者,而是被生产资料所有者无偿占有了。

图片

  关于这一点,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说得清清楚楚,并给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定义:“剥削”!

  不过,按照孙教授的话语,占有剩余价值,这已经属于“智慧”的范畴了。

  “智慧”真是一个好词,通观孙教授的上下文,除了少数可以直接归为刑事犯罪的行为(孙教授开列一个清单:“如抢劫、偷盗、受贿等”)之外,其他把财富搞到手的行为都属于“智慧”。

  所以,类似恒大这样能够借到“2万亿”、国企改制的“管理层收购”、通过996压榨员工……等等,当然都属于“智慧”,都是不能“怨恨与愤怒”的,因为这样的财富“是人家自己创造出来的”,如果你居然“怨恨与愤怒”——孙教授威胁说——“甚至会演变为一种邪恶。”

  行文至此,我不得不发出由衷的赞叹,孙教授真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并且我深信,他的“智慧”也一定会为他“创造财富”的。

  不由得想起了教员晚年的谆谆教诲,“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

  为什么一定要“弄通马克思主义”呢?

  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受骗!

  【文/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高度一万五千米,授权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