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抓间谍


  左右两侧图片,看模样也是华人。他们自告奋勇,或者被人家提溜出来代表洋人,指责中国不该抓那几个间谍,并由这几个间谍被抓,论证中国改变了改革开放政策。

  我家开门,是交朋友,是做生意,互通有无,你小子进来贼目鼠眼偷东西,刺探、收买、套取国家秘密,人赃俱获无法抵赖,反说我没开门儿不做生意,这叫什么逻辑啊?

  听他们说了好半天,大意是说美国的间谍凯盛融英系你怎么也敢抓?大意是说大日本间谍哇哩哇啦系你们怎么也敢抓?既然认定他是日本的间谍,怎么过去那些年你们不把它当间谍?

  前两个问题很好笑,第3个问题给我们很重要的警醒,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确实疏于防范,光阴日报也罢,光明日报也罢,藏了这么大一个间谍,而且这么长时间,光阴如梭,光明在线,怎么就发现不了怎么就抓不着呢?假如不是放长线钓大鱼,我看这事儿不好解释。

  这两个华人面孔的说客,大约没好好做功课,或者自身素质不怎么样,说着说着就露了馅儿。他们承认,间谍们在中国的工作卓有成效,窃取了中国“军民融合”的内容,芯片研究的内容,中国人才计划追踪等方面的内容,这还不是间谍,是什么呀?

  鹰钩鼻子长猫眼儿,过去是特务的标准造型,后来他们一律变成了外国友人,甚至变成了教师爷,乃至我们许许多多的人早已经忘记了还有特务这个概念。老电影台词儿,“报告,来了100多鬼子,200多伪军”。

  为啥伪军比鬼子多出100多人啊?毛主席亦曾感慨,“辽海燕冀,汉奸何多”。

  我家大门常打开,08奥运会的主题歌。

  打开大门不错,中国大门可以打得更开,更积极,更自觉,更有历史的主动精神,为几十亿人提供产品的工厂,不可能把大门关上只为十几亿人服务,生意兴隆通三江,财源茂盛达四海,巴不得来的人越多越好,货物走得越多越好。

  但我们不欢迎窃贼。

  请注意,外来的窃贼往往是和内鬼联系在一起的。内鬼可不都是把门望风的小角色,而是高位低位中位都有,有的还藏得很深呢。

  有人说藏的最深的是司马南。前段时间,一些人没完没了往国家安全部的举报电话输入信息,要他们去调查司马南。

  他们发明了一个新词一一“影响力间谍”。说是中情局大战略特工,都是表面上你挑不出毛病来,甚至他正好跟特务那劲儿满拧的,这样的特工最可怕,司马南正好符合所有特征。

  呵呵,认为司马南可怕,这一点我倒是没有不同意见,害怕不害怕,那是阁下的心理活动,别人看不见摸不着。因为你害怕,司马南便是美国中情局战略错误,这个逻辑恐怕是值得商榷一下。

  (2023年5月13日晚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众号“司马南”,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