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资本凶猛,间谍猖狂


  最近在节目里聊了几次关于反间谍的事,在第993期(中国大手笔修订《反间谍法》,为什么?)里,我就说过,7月,新修订的《反间谍法》实施后,甚至某些我们熟悉的公共面孔,很可能被摘下面具,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董郁玉落网。但说实话,当我们还把“间谍”二字理解为简单的个人行为时,昨天又出来一条新闻,更让人惊掉下巴,个人当间谍,现在已经LOW毙了,更高级的间谍,都是依靠法人单位,组团干。

  近期,苏州市国家安全局,和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统计局,组成联合执法组,对位于苏州市姑苏区三香路铂金大厦的凯盛融英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的苏州分公司进行现场执法。《北京商报》用“咨询龙头、泄密帮凶、资本宠儿”,3句狠话,来定性这家正在追求在香港上市的信息科技公司,凯盛融英,有1000多家商业客户,遍布境内、境外,业务分三大块,其中专家访谈占业务总量80%,在实际工作中,公司专门围绕境内政策研究、国防军工、金融货币、高新科技、能源资源、医药卫生等重点领域、重要行业,物色挑选有影响力的专家。

  凯盛融英与每名受访专家均会提前签署含有免责条款的业务合同,要求专家自己履行保密责任,自己承担法律后果。某些专家被咨询公司开出的丰厚报酬所吸引,并认为对方是家守法合规、管理规范的企业,就放松了警惕,在涉外咨询中泄露内部敏感内容,甚至是国家秘密和情报。

  长期以来,为了赚取经济利益,凯盛融英不仅怂恿重点领域的专家,在咨询中泄密,作为一个有着大量境外咨询业务的公司,凯盛融英还打着保护客户隐私行规的旗号,从来不让受咨询的专家清楚掌握咨询方的真实身份。

  比如有个韩姓专家,就在工作人员劝说诱导下,几年时间,接受咨询百余次,境外咨询超过60%,为了获取更多的咨询费用,多次到单位内网下载涉密资料,窃取了近5000份文件,为境外客户非法提供机密级国家秘密一份,秘密级国家秘密两份,情报13份,商业秘密18份。

  在资本逐利过程里,对于部分工作单位要求不宜接受咨询的专家,凯盛融英还帮这些人起“化名”,并使用其他人员的银行账户接受报酬。在凯盛融英的专家库里,仅涉及国防军工领域的专家就有上千名;比如,2020年3月,军工专家雷某某成为该公司咨询专家,之后在其诱导之下,向国外客户提供了3条机密级国家秘密,和3条秘密级国家秘密。

  据安全机关调查掌握,凯盛融英接受了大量境外公司对中国敏感行业的咨询项目,其中一些企业与外国政府、军方、情报机关关系密切。仅2017年到2020年3年,就接受上百家境外公司汇款2000多次,金额高达7000多万美元,平均每次折合人民币20余万元。

  刚刚,我看了,凯盛融英公司看起来非常高大上的官网,还能正常访问,上面说,它是中国领先的行业专家知识信息服务供应商,总部位于上海,在北京、苏州、深圳、中国香港、纽约、马来西亚、新加坡开设分支机构。它还是上海市静安区2022年度经济贡献二百强企业,荣膺2023前程无忧“杰出雇主奖”,和2022年上海市第一批公示“专精特新”企业,等等。

  在其官网上,更多的是组织各种各样公益活动的信息,比如搞少儿音乐演出,搞乡村公益捐赠、直捐助学之类的活动,合作方甚至还有宋庆龄基金会,这样一个企业,光明的一只手,大搞公益活动,而黑暗的一手,又大搞间谍活动,说实话,能做到这两项的,还能做得天衣无缝的,无雄厚的资本背景所不能为也。

  凯盛融英的实控人,叫徐如杰,直接持有公司28.65%的股份,现在是不是已经被控制,情况不详。公开信息说,他于2008年创立公司,但现在流行于海外媒体的另一种说法是,凯盛融英其实是由曾在贝恩工作的咨询师和前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银行家在2006年创立的,还有人发现,说凯盛融英中文官网上表述公司总部在上海,纽约仅为分支机构,而英文官网则表述其总部分别位于纽约和上海。所以,虽然此事件现在已经登上央视新闻了,但应该还有更多的谜底有待揭开。

  凯盛融英,作为“知识付费第一股”,曾一度被市场寄予厚望,2020年与中金公司签署A股上市辅导协议,不过上市未果,2021年、2022年,它转向港股市场,两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都未有进展,我的个乖乖,好在证券交易所火眼金睛,否则一个做间谍生意的企业都能上市,这得是中国资本市场多么顶级的丑闻。

  再补充两个信息,今年3月下旬,北京警方突击搜查了美国美思明智集团的北京分公司,警方当场带走5名公司员工,这是一家专事于背景调查、事实收集和内部调查的企业,也就是私人侦探公司;在4月下旬,上海公安部门又突击搜查了美国贝恩咨询公司的上海办事处,对员工进行了问话,取走了电脑和手机。

  就在4月,全国人大通过了新修订后的《反间谍法》,扩大了间谍行为的定义,其实包括分享“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的文件、数据、资料、物品”,这是要限制更多的敏感信息,流向外国投资者和政府,这里面的前提其实很复杂,除了传统的如军工战略企业的高技术安全外,还有一点,就是随着中美贸易战的落幕,和美国实施的高技术封锁一项项被中国人打破,我们手里的高技术安全形势也越来越紧迫,这也是凯盛融英这样的咨询企业能赚到钵满盆满的一个大前提,比如中国已经实现主导世界的新能源汽车生产技术,现在就正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安全风险。

  资本凶猛,间谍猖狂,如果资本和间谍再加一起,那可能就不只是“凶猛+猖狂”这样一个简单结果了,其实,虽然之前我做过多期反间谍内容的节目,但我最欣赏的一句点睛之语,却不是我说的,而是一位叫“紫米妞妞”的粉丝的留言,很简单,就11个字:不枪毙不死刑,啥都白扯。

  大家觉得呢?

  【文/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