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笑果不服咋办?


  笑果辱军被顶格处罚,有人不服,他们举出了一些更明显的例子(参见照片和截图)。

  是美丑问题吗?是审美观问题吗?是落伍与时尚的问题吗?

  领袖的形象、英雄的形象被亵渎成这个样子,解放军的形象被羞辱成这个样子,长时间以来以先锋艺术当代艺术的形态,在美术界横行无阻,在资本界横行无阻,在美术教育界引领潮流,这是一股子什么力量?到底有些什么样的背景?

  不必费心检索,动辄几千万的天价,美国《时代》周刊顶流推送功不可没。小小的画坛里面挖呀挖呀挖,挖出来的是大瓜黑瓜。

  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作品一而再再而三获奖,一次又一次拍得高价拔得头筹,受到国外的追捧,赢得国内美术评论界的高誉?

  长时间以来,这个问题说不得,投诉也没用,展出这些作品的机构振振有词哩。

  今天是2023年的5月23日,819讲话已经过去10多年了,第2个文艺座谈会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是顾不上,还是灯下黑?是推不动,还是动不得?

  笑果辱军事件引得天怒人怨,北京上海文化执法机构闻风而动,小小的剧场里面挖呀挖呀挖,幽深的背景令人不由得叹气,怎么渗透得这么深?

  比起笑果辱军事件,这类美术作品时间更久,影响更大,涉及到海内外,且长时间得不到纠正,您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大家不妨点开链接,仔细看看这些所谓的文艺作品,是什么画家的个人风格问题么?是什么庸俗问题么?也请别把这事往市场上扯,认真剖析即会发现,如此批量作品,与几十年来那些黑八路军的、黑解放军的、黑土改的、黑抗美援朝的、黑前30年的、黑毛主席周总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历史虚无主义文化潮流文艺创作倾向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有时甚至同一个主题,以不同的文艺形式,文艺体裁展现开来批量复制。

  任其泛滥下去、污染下去、毒害下去,还是有的放矢地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法律为工具,做一番认真的甄别和梳理?

  您有什么高见么?

  诚然,这些作品都是以前的,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但这些作品依然在展出在流通,在起到示范效应,且有人拥有话语霸权,禁止对这些作品说不字,连正常的文艺批评也不允许。就像对反土改,反八路军,反前30年的文艺作品,你要批评他,他反手把你打成余孽一样,天下有这个道理吗?

  (2023年5月23日晚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红色文化网,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