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一个用基督徒的标准来衡量共产党人的教授

2023-11-06
作者: 胡懋仁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最近,在某高校的学生党校上,有一位外请的教授给学生们讲党课,讲的内容是党的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在学生的笔记上,我看到这样一段话;在中国人的一生中,最大的任务就是养小送老。每个中国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要对老人和孩子无限地负责。而成为共产党人,要像对待自己的父母那样对待别人的父母,要像对待自己的朋友那样对待天下每一个人,能够做到这样的标准才能做一个共产党员。这也是通俗意义上讲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有做到兼济天下才能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据记录笔记的学生证实,这段话确实是这位教授讲的。我以为,在党课上,听到这样的话,让我非常震惊。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导我们的学生。

  如果说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来说,中国人的一生中并没有什么最大的任务的说法,倒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志向。也许有人会把某个志向作为自己一生中都要努力的方向。如“以天下为己任”,哪怕是参考科举考试的学子们,也都想着要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样的志向虽然格调不算高,但似乎也还算个志向,所谓养小送老作为一生的任务一说,实在有点不知所以。

  中国传统文化里还有“忠孝不能两全”的观念。这与那个所谓“养小送老”的观念好像有点矛盾。岳飞抗金,顾不上赡养家中的老母亲。后来他受冤屈而死,更不可能为母亲送终了。中国核潜艇的研究者黄旭华,为了中国的核潜艇,三十年没有回过家,没有一封信。他没有做到什么养小送老,但他为国家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仍然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

  这位教授说,要像对待自己的父母那样对待别人的父母,要像对待自己的朋友那样对待天下每一个人。这种说法更会让人莫名其妙。人们对待父母的态度,实在差别太大了。要像哪一类人对于自己的父母那样去对待别人的父母?这本身就非常含糊。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对父母孝顺,也有的人对父母忤逆。中国人对父母讲孝顺的多,做忤逆的少。西方人基本在自身成年后就根本不管自己的父母了。那么到底要像哪一类人对自己的父母那样去对待别人的父母呢?至于说要像对待自己的朋友那样对待天下每一个人,这更是一种误导。人们对待朋友的态度也千差万别。有人还说,朋友就是用来利用的。这也算是对朋友的一种态度,这难道也要成为所谓做人的楷模?

  从本质上看,这种说法更像是基督教中的所谓泛爱论。但共产党人是不赞同泛爱论的。世界上的人是划分为阶级的,共产党人只能站在工人阶级一边,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站在大多数人民群众一边。共产党人不可能站在剥削阶级一边,更不可能与剥削阶级打成一片。

  很令人讽刺的是,有些曾经的共产党员,后来成了贪官。在他们这些人中,是很有人讲究养小送老的,他们对自己的家人似乎更有人情味。他们把自己的妻儿送到国外,让他们带着一大笔贪污受贿得来的不义之财。在他们自己的罪恶行为行将被暴露的时候,他们还要千方百计设法保住那一笔不义之财,幻想着自己即使被抓被关,甚至被杀,他都要尽最大力量保住这笔不义之财,以便能让自己的家人在没有自己的时候,还能过得更滋润一些。看起来,这种所谓养小送老,倒像是贪官们的专利,可是这与真正的共产党人没有丝毫的关系。

  党的宗旨讲究为人民服务。这里就蕴含着这个人民的范畴是有阶级性的。中国共产党人是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服务的,而绝不是为少数欺压人民的剥削阶级服务的。这是对共产党人最基本的要求。如果这个问题都搞不清楚,这位教授也实在没有能力讲什么党的宗旨这个问题。

  多年来,我们提倡学雷锋。很多人对雷锋的理解就是他总是在做好事。但是,如果只是停留在这个层次上,那是对雷锋的歪曲和贬低。雷锋在他的日记里写道: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般的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才是雷锋精神的全部。在这里,雷锋同志是有着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的确。雷锋的爱,只给自己的人民,而不是给所谓所有的人。

  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仅只是做服务于人民的工作,更要对损害人民利益的坏人坏事进行坚决的斗争。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有勇于斗争的精神,就包含着共产党员要为了保护人民的利益,敢于与敌人坚决斗争的内涵。如果我们要讲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只讲愿意做好事,不愿意去斗争或者不敢去斗争,那么这个为人民服务就是不完整的。做好事善事,是慈善机构都能做到的事,但为了人民的利益去与损害人民利益的人和事去斗争,这种为人民服务的方式是只有共产党人能够做得到。

  说起所谓养小送老,对于共产党员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一生中的大事。对共产党人来说,一生中的大事只有投身党的事业,投身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当中。

  革命烈士张芳,在带着孩子准备突围的时候,不幸被敌人抓捕了。敌人要她说出党的秘密,她坚贞不屈。敌人威胁她,你要不说,我们就杀了你的孩子,她依然不吐一字。敌人凶残地抓过她的孩子,她奋力扑过去抢,但没有人性的敌人把她的孩子丢进翻滚的开水锅里,孩子惨叫几声就失去了生命。张芳自己也被敌人连砍三刀,壮烈牺牲。

  张芳烈士当然很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为了革命的事业,为了保守党的秘密,她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牺牲了孩子的生命。这是残酷的革命斗争不可避免要带来的结果。按照那位教授的说法,中国人要养小送老。这是那位教授认为中国人做人的本分。可是在残酷的革命斗争中,共产党人所做出的牺牲实在太多了。自己要准备牺牲,自己的家人也有可能要献出生命。军阀何键就不仅疯狂地屠杀革命者,还非常残忍地屠杀革命者家中年幼的孩子。何键说他们是将来的小土匪,现在不杀,将来也是要造反的。革命者在这种残酷的斗争环境面前,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选择与敌人血战到底。开国大将徐海东一家有六十多人死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之下。谁不爱自己的亲人?可是为了革命,共产党人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牺牲。按照那位教授的说法,张芳烈士和大将徐海东,都没有完成所谓养小送老的做人的最大任务。这难道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国民党反动派兽性大发,反而诬蔑共产党人不讲人性,不讲亲情。这种是非颠倒既无耻又残暴。这反而衬托出共产党人的大义凛然,衬托出共产党人的高尚情操。

  共产党人不是不要个人的利益,但前提只能是,在自身的利益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不相抵触的情况下,共产党人可以考虑和照顾自己的个人利益。而如果发生了自身个人利益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相抵触或者冲突的情况下,共产党人就要毫不犹豫地牺牲个人利益。

  那位教授所提倡的泛爱论,不是共产党人的情怀,而是基督徒们的理想。说那只不过是基督徒的理想,是因为很多基督徒把这种泛爱也只是挂在嘴上,在实际上也并不是每个基督徒都能做得到。当资本主义在全世界扩张、侵略、殖民和掠夺的时候,这些虚伪的泛爱论不过就是到世界各地传播基督教的传教士们骗人的谎言,同时这些凶残基督徒还到处干着杀人放火,抢掠偷盗等无耻的勾当。。

  共产党人可以和普通的基督徒做朋友,但共产党人绝不是基督徒。共产党人的心胸和情操要远远超越基督徒。那位教授拿基督徒的标准来作为衡量共产党人的标准,甚至来作为要求共产党人的行为规范,这本身就非常可笑。如果这位教授还要用这种观点到处去讲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恐怕他就应该重新学习一下党的理论和党的历史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