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我本是高山》大讨论,形势发展之快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这次关于《我本是高山》的大讨论,已经成为又一个现象级的舆论事件。其影响,早已不限于电影本身。这是一次观念的解放,中国人从西方输入的各种意识形态枷锁中,主要从新自由主义的教条束缚中,通过自我教育,从民族意识觉醒发展到重建共产主义信仰的标志性事件。

  这次争论的本质就是信仰之争,信仰之争就是方向之争,又因为中国在未来世界秩序中的地位,也会影响到世界未来的方向选择。

  这么说是不是很夸张?并不是。

  现在大家学习现代史,看看当时的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其实参与和直接影响到的人远远没现在的多。毕竟当时认字的人少,而且当时没有互联网,传播效率和范围跟现在没法比。

  国人的信仰选择对国家方向的选择很重要。

  苏联红旗落地,联盟解体,结果百姓遭殃。因为苏联老百姓没有在危机的关头出来挽救苏联,结果巨大的代价到现在还没有支付完毕,俄乌冲突是代价的继续。

  苏联老百姓当时不像我们现在这样人人有发声的话筒,他们还没赶上互联网时代,苏联就没了。

  看看苏联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被解构,被否定,被妖魔化之后,谁是最大受害者,就可以反推谁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受益者。

  我们比他们幸运,但警惕不能放松。

  因为对手也在跟当年对苏联老百姓那样,通过各种形式的舆论战认知战,从教育、媒体到艺术,从革命到建设,从制度到思想,发起系统性的抹黑与否定。

  苏联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苏联在八十年代的问题,并不比美国七十年代遭遇的问题严重,最大的区别只是美国的精英坚持维护美国的制度,而苏联的精英却积极推倒苏联的制度。

  苏联倒下,直接原因就是输掉了舆论战,被内外对手共同发动的思想战摧毁了意识形态根基,立即就能够让强大的苏联变得虚弱不堪。

  一个强大的国家,不能没有强大的价值观与其匹配,不能没有牢固的思想防线,不能被人动摇思想基石。否则,有再多的军队,再先进的武器也没有用。

  这就是苏联留给我们的一大教训。

  

  为什么特别高兴这一次舆论事件中,有这么多人出来维护张桂梅老师的信仰?因为这意味着共产主义信仰重新被广大的群体认可。

  这对于我们打赢舆论战非常重要。

  一是中国人只有重建共产主义信仰,我们才能完成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之前的爱国主义觉醒,已经基本完成了民族自信和初步完成了文化自信。只有加上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中国人才能建立起彻底的民族自信与完全的文化自信。

  民族主义者也不要认为共产主义是西方的舶来品而心里有排斥。实际上,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与中国的大同思想高度契合。马克思主义与西方的文化反而是格格不入。所以,马克思主义一路向东方传播,越向东方,扎根的土壤越深厚。

  二是打赢舆论战,需要共产主义理论,否则,很多现代上的重大事件都无法准确解读。

  比如,理解解放战争的意义,就需要共产主义理论。这里的“解放”概念,就来自共产主义理论。按照伟人的说法,解放战争有双重意义,既包括民族解放,又包括人民解放。

  光用民族主义就不太好反驳对手用“内战说”解构解放战争。

  而解放战争胜利的直接成果就是成立新中国。对手把解放战争说成是“内战”,自然是瞄准新中国的政治合法性。

  大家看过电视剧《风筝》吧?《风筝》的主题就是信仰,但《风筝》对信仰的解读,我认为有很大的局限。特别是在国共信仰的性质不同这个问题上,采取了“模糊”而奇诡的处理,不但剧中的地下党员信仰坚如磐石,军统特务也把信仰坚持到底,而且还塑造出军统特务既有信仰又讲兄弟情谊有温度,而“六哥”郑耀先为信仰设局抓捕“兄弟”让人感觉冷漠不近人情的反差效果。

  以前就有人分析《南京,南京》给鬼子披上“人性”的外衣,《金刚川》把“人性”的光辉给了美国飞行员。我们的一些影视剧已经把“人性论”解构信仰这一套手法,用得炉火纯青。

  解构是舆论战的利器,在舆论战中无处不在。比如,用“野蛮战胜文明”解构秦始皇统一六国,用“中国的启蒙运动”解构五四运动的反帝反封建。最近,还有人用“上海市民追求自治”解构“五卅运动”的反帝价值。

  凡是中国近代史以来,对中国摆脱贫积弱局面起到过重大积极作用的因素,都在解构的范围之内。如果把这些解构完了,推动中国向上的精神动力也就消失不见了。

  在这些被解构的精神因素当中,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是第一个要被解构的目标。因为共产主义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对中国走出历史低谷,走上强盛之路产生的推动作用最大。

  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正是从开始了解和接受共产主义,才开始找到了方向,在无边的黑暗中看到了亮光,引导中国走出迷茫。在共产主义者的领导下,1949年新中国成立,百年救亡运动取得完全的胜利。

  中国人是幸运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是唯一能完成救亡使命的道路。

  但我们的舆论战对手对此是不会认可的,他们的立场决定了其看待历史的逻辑和我们截然不同。他们反而叹息救亡破坏了启蒙,让中国偏离了欧美道路。在他们的逻辑框架下,完成民族救亡的使命,非但无功反而有过。

  伟人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而我们那些极力反对共产主义的舆论战对手说:“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近代文明”。

  你看,认同和反对共产主义的人,代表的完全是民族与国家的两个方向和两种前途。

  因为这些人不但存在,而且势力很强,今天我们依然要面对价值观的博弈和舆论的战争。

  舆论战是最高形式的战争,军事战能够打出几十年的秩序,舆论战的结果可以确立上百年、几百年的秩序。

  2020年,我们因为方方日记经历过一场规模宏大的论战。那一次也是网络群众发自发出来反击对中国抗击疫情的抹黑行动,并收复了我们的第一道思想防线:爱国主义。

  2023年,我们因为这部电影又经历了一场战役级别的论战,舆论战向前正式推进到第二条防线:社会主义。

  在一些人早已经不相信“还有人相信共产主义”,群众已经通过对这部影片的态度,给出了明确的回答,这是时代的声音。

  我知道有很多人对此很不服气也不甘心,因为他们为了瓦解中国人的共产主义信仰已经努力了很久,并且一度以为自己的目的已经实现,但现在他们猛然发现自己的努力要付之东流。

  当那么多人反对用“人性的光辉”或其他的内容替换张桂梅老师的共产主义信仰,这对于我们舆论战的对手来货,无异于晴天霹雳。

  

  20世纪是波澜壮阔的世纪,从苏联十月革命到中国革命,建立了占地球面积四分之一,人口和工业产量占全球三分之一的社会主义阵营,共产主义运动席卷全球。

  没有共产主义运动,二十世纪会和我们看到的大不一样。

  一是广大劳动者不会看到解放的希望。

  不用说社会主义国家的劳动者,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打工人也因此受益。因为来自社会主义的压力,资本家不得不利润中多拿出一部分用于改善打工人的生活。比如美国,自从爆发资本主义大萧条,罗斯福开启新政之后,美国的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1930年代初的25%左右,提高到1933年的63%。1940-1943年又从79%升到了81%、又到88%。1944年和1945年到了最高点94%。虽然后来又有波动,但到1960年初,还在90%。到1980年里根担任美国总统,最高边际税率还高达70%。

  那是美国劳动者生活压力最小的时光。资本家为什么愿意接受这么高的税负?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跟社会主义竞争。资本主义的高福利主要是被共产主义运动逼出来的。

  后来,苏联在偏离马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减小了社会主义阵营给美国的压力,美国开始给资本家大幅减税,导致的结果是,如2019年美国的前劳工部长写文章说的那样,半数美国人40年没涨工资。

  所以,格拉瓦那句话才是真相:“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过”。

  二是旧殖民体系不会那么快瓦解,各殖民地不会那么容易实现政治独立。

  社会主义对帝国主义的打击,是旧殖民主义体系瓦解的重要原因。特别是中国,就是在共产主义者的领导下,才真正实现了民族独立,而且还是从政治到经济的完全独立。这也是中国能够实现工业化,成为二战之后唯一建立起独立而基本完整工业体系的基础条件。我们今年享受的工业化便利,以及今后我们的发展,用的地基都是他们打下的。

  三是人类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够打败法西斯主义。欧洲战场没有苏联,纳粹德国很难被军事上打败。苏军解决了80%甚至90%的德军精锐。在亚洲战场,中国的抗战拖住了日本,把日本国内的经济拖到接近崩溃,不得不赌博发动太平洋战争。中国能够坚持这么久,很关键一条是共产主义者领导的军队在敌后的抗战。曾做过日本首相、身为大将的阿部信行在1940年写道:重庆国民党政府已不足为虑,主张对日抗战的共产党是日本的头号大敌。从1941年起,日军开始把侵华主要兵力用来对付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敌后战场。1941至1942年间,日军组织千人以上大“扫荡”174次,兵力达到83万人次,最多一次13万人,时间最长一次达3个月。

  新中国成立之后,给世界各地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很大的支持。光是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就让美国的全球战略陷入极大的被动。

  仅就上面这三点,我们就没有资格否定共产主义,否则就是背叛。特别对中国而言,没有共产主义就完不成民族救亡的任务,也不可能有工业化的基础和完整的工业体系。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否定了社会主义,就等于解构了中华民族复兴最重要的基础条件。

  我们应该相信像教员这样的民族历史上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一遇的伟大人物,一般的理论他是瞧不上的,不利于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道路,他是不会一直坚持的。

  我们也应该相信,如果共产主义真的对中国不好,那些摆明立场急切看到中国衰败的内外势力,也不会花这么大力气去抹黑共产主义。

  所以,即使我们很多人没有耐心去看马列毛的书,我们就用上面的简单逻辑判断,就不难做出正确的判断。

  前辈们把从1840年到1949年一百多年救亡道路的经验与教训汇总在一起,浓缩成两句话: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大道至简,这个“道”是我们的前辈花了很大的代价换来的。

  民族复兴是我们眼前的目标,但实现民族复兴的道路必须是社会主义。

  

  一百年前,因为西方资本主义的危机,人类面临发展方向的选择问题,世界进入大动荡大变动,出现两次世界大战,一战之后出现了苏联;二战之后,新中国成立。

  一百年后,西方资本主义又遇到了危机,这次危机还可能是空前的。人类又要面临着方向的选择;而且,因为东方大国的崛起等原因,人类面对着东升西降的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中国在这个时候用自我教育自我觉醒的方式,破除思想钢印,共产主义信仰开始大范围苏醒,不但有利于中国坚持正确方向,而且,长期困扰中国的软实力和舆论战最大短板,也有希望补上了。

  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结合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是摧毁西方软实力的最强大武器。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任时曾经被媒体问到:“中国的电视机已经出口到英国了,你是否感到危机”撒切尔夫人一笑,回答道:“等到中国的电视节目也输出到英国的时候你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她的意思是中国只能输出产品,但不能输出思想文化。

  中国思想和文化优势的建立,需要传统文化与红色文化的结合。只要我们在社会范围内能够重建共产主义的信仰,并与我们的传统优秀文化结合,我们就能再次对外输出思想文化。

  每一代人都有一代人的职责,站在21世纪20年代的我们,与20世纪20年代的前辈们承担的历史使命不同,但都需要注入共产主义的信仰,坚定我们的方向。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