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战争没有赢家吗?和平没有输家吗?


  现在流行一句话,“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

  这话,本意也许在拥护和平,但逻辑上有bug,道理没有说通,笼统一味讲下去,可能犯大错误。

  不加区分地反对一切战争,说轻了,是个认识问题;说重了,里边或有什么弯弯绕,不信,你咂摸一下,索性多咂摸一会儿。

  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人民。鸦片战争以降,“全世界几乎一切大中小帝国主义国家都侵略过我们,都打过我们”,他们一次次用大炮轰开国门,使得我们这个温和、善良的民族饱受列强欺侮之伤、饱经铁蹄蹂躏之苦,丧权辱国、任人宰割的深重灾难持续了100多年。因此,中国人民对于战争的残酷体悟得尤为深刻,对于和平的向往追求尤为深挚。然而,只有打败帝国主义的侵略,打倒国内的反动派,我们才有和平。不打击邪恶,就不能弘扬正义。轻言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至少在中国这个地界上是说不通的。

  毛主席对战争的态度有一个简洁的概括,第一是反对,第二是不怕。

  不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该打就打,打得他长记性接受教训,不敢再胡来,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打出一个新格局新世界。

  能和平就和平,非要打吗?

  是谁要打呀?他非要把战争强加于你,你不打行吗?他抽你的脸,砸你的锅,掀翻你的桌子,损害你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忍无可忍,你说怎么办?

  毛主席说:“我们是战争消灭论者, 我们是不要战争的”,自古知兵非好战。热爱和平、保卫和平,是中华民族的天性。但是,为了持久和平,就必须通过战争来消灭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

  新中国是打出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是在和国内外的各种反动派战斗当中发展壮大起来的,如果不加区分地反对一切战争,那新中国没有了,解放军也没有了,话能这样说吗?这个磕不是唠散了吗?

  和平是很好的,但把和平作为幌子是很可疑的,汪兆铭和平高调唱得比谁都好,他也反对一切战争,尤其反对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革命战争,他把那个和平高调纳入了大东亚共荣系,演讲起来振振有词,人家都和平出了国际主义呢,这个和平我们能要吗?要了汪氏和平,还有今天的新中国吗?孩子们的的语文课怕都要变成哇哩哇哩哇,扣泥去哇扣恩八哇。

  青年毛泽东如此论述:“战争——这个人类互相残杀的怪物, 人类社会的发展终究要把它消灭的,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会要把它消灭的。但是消灭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用民族革命战争反对民族反革命战争,用阶级革命战争反对阶级反革命战争。历史上的战争,只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两类。我们是拥护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的。一切反革命战争都是非正义的,一切革命战争都是正义的。

  要和平不要战争,这话是对的。你往前走了一步,一脚踏在陷阱盖上,声称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这就过头了,这就改变了事物的性质和本来面貌 。

  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帝国主义从中国赶出去,难道不是中国人民的胜利吗?怎么能说战争没有赢家呢?

  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国军队在国门之外浴血奋战,将不可一世的所谓联合国军摁到地上摩擦,从鸭绿江打到三八线,最后迫使他们签署停战协定,这难道不是百多年来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一场伟大的胜利吗?

  毛主席提醒全党,共产党人研究革命战争的规律,是为了消灭战争,我们“不但求一国的和平, 而且求世界的和平,不但求一时的和平,而且求永久的和平”。战争是帝国主义强加给我们的。正是为了和平,中国人民才被迫拿起武器, 走向血与火的战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毛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 “我们的民族将从此列入爱好和平自由的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以勇敢而勤劳的姿态工作着,创造自己的文明和幸福,同时也促进世界的和平和自由。”

  战争与和平都是手段,是战是和,要看具体情况,1952 年毛主席在分析朝鲜战场局势时说,朝鲜战争“谈还是要谈,打还是要打,和还是要和”。说马上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吓唬人的”。有了这个基本判断,我们高举“要和平,不要战争”的旗帜, 坚持谈打结合,以打促谈的斗争策略,最终取得了朝鲜战争的胜利。

  在那一湾海峡的问题上,人都是中国人,地儿都是中国地儿,人民解放战争没打完呀,是战是和,我们同样需要有两手准备,人家对付我们用两手,我们能只用一只手吗?我最近做了一篇文章,标题叫旗帜鲜明反对“和平不统一”,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1954 年毛主席在主持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我们的成功, 就在于“抓住了和平这个口号”, “而美国人就不抓这个东西,它就是要打,这样,它就很说不过去了, 没有道理了。现在要和平的人多了, 我们要跟一切愿意和平的人合作, 来孤立那些好战分子”。他进而提出,不同制度的国家可以和平相处, 我们要对许多国家,比如英国、法国、加拿大这一类国家,比如印度、缅甸这一类国家,凡是有可能的, 都要进行工作。总之,“只要在和平这个问题上能够团结的,就和他们拉关系,来保卫我们的国家,保卫社会主义,为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

  要和平,要发展,绝不是自废武功。更不是要当宋襄公。竟有人呱噪声宋襄公万岁,什么屁话?即使是宋襄公,春秋五霸之一,他也不是不战,不战怎么能成为五霸呢?只不过是比较迂腐罢了。

  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充其量是一种善良的臆望,如果有人在你耳边不停嘀咕娘娘腔,未必是爱你的,很可能是害你的。

  总之,别信,信了就要上当。一俟信了,连宋襄公也当不成。

  (2024年4月11日早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昨天半夜从上海飞回北京,一大早赶着送印尼客人)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红色文化网,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