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在中国放弃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是没有出路的


1.jpg

  苏联解体时,苏联共产党的“后备军和助手”即苏联青年团中的主要干部竟在瞬间成为党的“掘墓人”,这个教训说明毛泽东“反修防修”的担忧不无道理。1991年,已有两千多万团员的苏联共青团在社会主义国家即将解体时“竟无一人是男儿”[1],似从人间蒸发,悄然无声,以至迄今让人难以记忆。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提出“苏共中央自行解散”建议[2]的不是苏共的反对派,而是从共青团区委第一书记起步进入苏联政治舞台中心的戈尔巴乔夫[3]。斯大林是有丰富斗争经验的政治家,他常将一些只有革命热情而无实际经验的人形容为“像共青团员一样”[4],其含义接近列宁批评的“‘左派’幼稚病”[5]。

2.jpg

  1967年6月26日,毛泽东批评说:“现在有的人年轻,造反精神很强,他们缺乏经验,不懂得历史。”[6] 1971年11月14日,毛泽东接见来京的成都军区和四川省党政负责人时,谈到林彪搞的《“五七一工程”纪要》,同意将它印发大军区和省委常委,认为即使是林彪反党集团:“他们也幼稚得很,那样搞,怎么搞得成呢?”[7] 1969年,面对苏联大兵压境的险恶形势,毛泽东考虑改变中美关系,在重大决策时毛泽东首先考虑的是经过沙场的老帅们。他将正在下放的四位老帅(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请回来,要求他们研究一下国际形势并提出他们的建议;与此相反,毛泽东则要求那些大权在握的“娃娃”们“要读一点古代的东西。”1973年11月17日,毛泽东召集周恩来、乔冠华、王海容、章含之、沈若芸、唐闻生等谈日益走近的中美关系时说:“对美国要注意,搞斗争的时候容易‘左’,搞联合的时候容易右。”他对在座的青年同志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出自林黛玉,没有调和的余地。这也是路线斗争呢!你们这些娃娃,要读一点古代的东西。”[8] 毛泽东的这些话对于今天一些在改革中成长起来——不管他是左翼还是右翼——的“娃娃”们,也是有教益的。

3.jpg

  “制度决定一个国家走什么方向。”[9] 而政治家特定的治国能力只能在特定的国家制度中成长。在中国,只有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才,其成长才会有光明的前途。这是因为资本主义的每一次“胜利”,都会造成他们的掘墓人即中国劳苦大众人数和力量的十倍扩大。19世纪欧洲那个“共产主义幽灵”是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是以工农兵为公民绝对主体的国家,他们在绝对资本化的市场导向面前是最脆弱的,由此得到的辩证结果则是他们反抗资本主义市场化的力量——与西方国家相比——却是无比强大因而是无法抗拒的。因此,中国有着无产阶级政治家成长的最佳土壤,而在中国放弃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也是没有出路的。

4.jpg

  注释:

  [1]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五代﹞花蕊夫人:《述亡国诗》,《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4年版,第1408页。

  [2] 1991年8月23日,叶利钦签署命令,暂停苏联共产党和俄罗斯共产党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苏共中央大楼被查封。24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职务,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叶利钦宣布苏共和俄共的全部财产,收归俄罗斯国家所有。8月2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决定,终止苏共在全国的活动。方智主编 :《世界通史》,当代世界出版社2015年版,第374页。

  [3] 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1931年3月2日出生在俄罗斯南部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克拉斯诺格瓦乐杰伊斯克区的乡村,15岁是在农机站当农机手,后进人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攻读法律,其间加入苏联共产党。毕业后在家乡从事党团工作,历任斯塔夫罗波尔市共青团委第一书记、边疆共青团委宣传鼓动部副部长、第二书记、第一书记。1962年12月任苏共边疆区党的机关部部长,1966年起任苏共斯塔罗波市第一书记、边疆区第二书记和第一书记,其间获得农艺经济学家的专业称号。1978年任苏共中央书记。他是苏共22、24、25和26大代表,1971年起为中央委员,1979年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80年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他还是苏联第八届至第十一届最高苏维埃代表、联盟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契尔年科逝世后,1985年3月11日苏共中央非常全会选举戈尔巴乔夫为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他担任总书记后,主张以新的政治思维处理国与国间关系,在国内推行改革。1990年3月,他当选苏联首届总统。《人民之子邓小平》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2386页。

  [4]《科拉罗夫关于苏、保、南领导人会谈的笔记(摘要)》(1948年2月10日),沈志华主编:《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4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226、228、237、239页。

  [5]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78页。

  [6]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57页。

  [7]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18页。

  [8]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06页。

  [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21页。

  【文/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张文木战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