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会告诉你,其实世界上没有粮食危机

2021-05-30
作者: 侯赏 来源: 食物天地人

  小农场的可持续、有机种植可以为人们提供极大的粮食产量。不像频繁使用化学农药的工业化粮食生产基地,小农场种植不会污染河流、地下水、产生生物死亡区或是蚕食雨林,它能保护珊瑚礁、节约土地并且改善气候问题(IAASTD, 2009)。可是,为什么并不是所有的政府都支持小农场的有机生产呢?

  相关企业出于自身的利益,自然反对小农场生产,但是除开这一主要原因,政策制定者们还认为“小农场种植的生产量不足以养活世界”。如果大力促进小农场种植会让百姓挨饿,那么粮食部门的支持就是一种自私、不负责任并且必然不能长久的行为。

  然而,小农场生产的粮食真的很少吗?真实情况是,无论在哪里,人们都不难发现各地的粮食产量过剩,并且这还导致了粮食价格低廉。

  农民们会说他们快要破产了,因为剩余的粮食实在太多,粮食价格低廉并且持续下降。一个世纪以来,粮食价格的下降是普遍、持续的趋势,只有很少的地区有例外。生物燃料的出现就是为了消耗掉这些多余的粮食。但是,即使是生物燃料兴起之后,世界上仍然有很多多余的粮食(de Gorter et al., 2015)。换句话说,现有数据表明粮食短缺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尽管全球人口在增加,粮食供过于求的现象依然随处可见。

  

  全球粮食预测模型

  全球会出现粮食短缺的说法源自众多粮食预测模型。这些模型构建在各国提供给联合国的数据之上。尽管可靠性有待考证,但是这些模型始终坚称,它们能够准确预测庞大、多变且复杂的全球粮食生产情况。

  GAPS是由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科研人员在罗马创建的(Alexandratos and Bruinsma, 2012)。讨论未来粮食需求时,这些模型(尤其是GAPS)常常被引用。举个例子,“在2050年人们将需要比现在多60%的粮食” 这种流行的说法就是出自GAPS模型。英国首席科学家约翰·伯丁顿(John Beddington)认为,GAPS预测的这种情况将会是一场考验人性的“完美风暴”。

  

  这些食物体系模型有多可靠呢?

  2010年,普渡大学的托马斯·赫特尔教授在农业及相关经济协会发表演说。他讨论了GAPS等模型的正确性,这些观点随后发表在他的论文中(Hertel,2011年)。赫特尔告诉听众,这些模型是错误的。

  他说,经济学分析显示长期价格决定了粮食的产量。也就是说,当粮食的价格上升时,粮食的产量就会随之上升——当价格提高了,农民们生产更多的粮食就变得更加划算;反之,当粮价很低时,就没有什么动力来促使他们这样做了。粮食系统中的其他要素对产量的影响有着类似的规律。

  但是,赫特尔指出,全球粮食预测模型采用了相反的解释——它们假设全球粮食产量对粮价变化并不敏感。

  在演说中,赫特尔以坚定并且老练的语气告诉听众:“我害怕这些专业知识并没有在气候、生物燃料以及耕种用地的长期分析中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目前并没有证据显示这些粮食预测模型适合做持续的长期预测。”

  这相当重要。因为这些模型就是用于长期预测的,如果它们低估了粮食体系的生产能力,那就很可能会预测出一个并不存在的粮食危机。

  和所有数学模型一样,GAPS和其他粮食预测模型以各种假说为基础推演而来。这些模型会用一些相同的假说,这也是为什么它们往往会得出相似的结论。也就是说,这些模型正确与否,完全取决于假说是否可靠。

  由此,赫特尔提出了两个疑问。第一个是:如果大名鼎鼎的GAPS模型的假说都是错的,那么其他模型使用的那些假说又有多少是正确的呢?

  但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人们知道,错误的假说会导致模型得出错误的结论,但却几乎没有人去检验这些假说的正确性(Scrieciu, 2007; Reilly and Willenbockel, 2010;Wise, 2013; Lappé and Collins, 2015)。

  第二个问题是:赫特尔指出这个假说漏洞是不是在小题大做?

  

  批判重要假说

  这篇新的专业论文《粮食危机之谜》批判了以GAPS为代表的使用错误假说的粮食模型。

  文中提到了四个明显错误的假说,它们对粮食预测模型的可靠性有着极大的影响。这四个假说是:

  1)生物燃料是由人们的需求推动发展起来的

  GAPS模型认为,生物燃料是人们必不可少的需求,因此需要投入粮食来维持其生产。然而事实是,生物燃料是人们为了解决过剩的粮食、通过游走奔说发展起来的(Baines, 2015)。如果必要的话,用于生物燃料原料生产的土地完全可以回收作他用。举个例子,美国有40%的玉米被用于生产玉米乙醇。GAPS并没有考虑到这点,它对生物燃料的理解完全是错误的。

  2)农业耕种是为了生产出更多粮食

  论文中也写到,农业耕种并不是为了生产出更多粮食,而是为了挣更多的钱。所以,如果需要的话,人们可以生产更多的粮食。

  3)模型能准确地预测粮食的生产量

  论文举了水稻生产的例子,表明即使是在不理想的状况下,实际的水稻生产量也远远高于GAPS模型的预测值。由此不难看出,GAPS模型会低估粮食的实际生产量。

  4)每年的粮食产量大致等于消耗量

  论文还告诉我们,每年,世界上的粮食有很大一部分都拿去贮藏了,但是GAPS模型压根没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GAPS模型存在巨大的计数漏洞。

  以上四个错误假说会导致GAPS和其他模型要么低估现有粮食产量,要么高估未来粮食需求。

  通过专业的数据计算,不难发现这些模型的预测结果和粮食的实际产量极不相符——这些模型每年大概少算了足以养活125亿人的粮食。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粮食模型和实际生产经验之间存在很大的矛盾。

  

  隐 藏 含 义

  这篇论文的结论在很多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它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粮食危机,即使是人口在增加,粮食供过于求的情况也会持续下去——这直接导致了粮食价格的下降。而一味地提高粮食产量会导致生态混乱,但是粮食预测模型才不会考虑这些。有些人想利用工业化生产粮食来解决产量不足的问题,但是工业化产粮是二氧化碳的主要来源,会导致气候恶化。

  这篇论文还认为,使用农药、转基因作物等手段来提高产量是毫无必要的(Wilson,2021)。想避免耕地蚕食雨林和其他生态栖息地,我们需要减少不必要的耕地补贴金(美国会对用工业化方式生产大宗粮食作物的农场进行补贴),避免这些补贴金导致粮食过剩(Capellesso et al., 2016)。通过这种方式,损耗环境的农业生产政策才能被生态友好的政策逐步取代。

  读完这篇论文,人们不禁疑惑“这些模型在如此基础的水平上都犯错,为什么没人指责它们呢?”托马斯·赫特尔揭晓了答案:农业生产的学术和慈善部门是腐败的。这种腐败的形式不是非法的,只是这些部门大多不服务于公共利益,而是他们自己的利益。这些部门不愿意支持生态环保的生产方式,因为从中谋取的利益有限;他们立法推动耗能多、污染重但是赚钱快的生产方式,并告诉大众这样才能解决粮食危机。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创建GAPS模型的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创立的最初目的就是确保粮食产量——它的座右铭是“要有面包”(Fiat Panis)——但是如果没有粮食危机,人们很可能就不需要联合国粮农组织了。很多学术和慈善部门存在同样的情况。而上文那些发现漏洞、提出质疑的批评家们都并不依靠粮食系统谋生。粮食系统中太多的参与者都依靠危机故事生存。

  危机故事最大的推动者是农业综合企业。如果世界上有足够的粮食这一真相曝光,农业综合企业将是最受威胁的一方。

  农业综合企业声称只有它才可以解决粮食短缺的问题,其他形式的农业生产都不能(Peekhaus, 2010)。虽然危机故事深得人心,但它是不真实的。让我们揭穿这个谎言,解放农业,使它真正为大众服务。

  参考资料:

  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commentaries/agricultures-greatest-myth/#

  免费来源: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Jonathan-

  Latham/publication/344943680_The_Myth_of_a_Food_Crisis/links/5f9a04f8458515b7cfa72b97/The-

  Myth-of-a-Food-Crisis.pdf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