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依君:对中美关系的六点看法

2022-07-05
作者: 洪依君 来源: 华山穹剑

  一、美国暂时仍然是中美关系中矛盾的主导方

  中美关系在世界大格局和中华振兴过程中关乎全局,是中国诸外交关系中的主要矛盾。当今世界,仍是美元、美军、美媒三大支柱维系的美帝独霸之单极世界。

  因而,相当一段时期内,美国仍是中美关系中矛盾的主导方。中美关系有三个误区需要澄清。

  第一,关系重要,不是说关系只能好不能坏,而是说关系一定要处理好。两国关系是好是坏,因势而易,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所谓处理好,就是要应对得当。

  第二,不是中国一定要反美,而是美国一味在反华。美国从来是主动生事、挑事、闹事的一方。

  第三,中美之间是缓和还是紧张、是对话还是对抗,基本美国说了算。我方的说法、做法无论对错,只能起“催化剂”作用,而美方的想法、说法、做法,才左右着中美关系的矛盾走向。

  由此可知,有些人总是习惯于反省自责中国有什么“不妥”,惹得美国不高兴。这是背离了问题的本质,夸大了自己的作用。

  单方对美示好、服软、退让,甚至无原则妥协,不但无助于缓解美方的霸凌,反而会怂恿、助长其蛮横的气焰。

  在改革开放中亲自协调、布局中美关系的邓小平曾告诫:“对美国一定要有最坏情况的打算,不要怕中美关系倒退,更不要怕停滞,对在停滞、倒退情况下如何同美国交往,要认真准备”。

  想方设法通过外因促使内因起变化,劝着、教着、逼着美方相对改变其原先的错误想法,克服傲慢与偏见,要缓和不要制造紧张,要对话不要迷恋对抗,回归中美正确的共存之道,是变被动为主动、更多把握矛盾转化主导权的办法。

  当然,增大我方发言权的根本途径,首先是把中国自己做大做强,其次是巩固中俄战略伙伴关系。中国的综合国力越强大,国际上对华战略后援越雄厚,我方在中美关系中说话就越算数、越顶事。

  二、美国对华的本质国策是不允许中国富强

  不能让中华巨龙腾飞,这无关意识形态,完全是地缘经济(中国不能富)与地缘政治(中国不能强)的狭隘算计和唯恐取其代之的霸权丧失恐惧症。

  美国屠龙战略的上策,是“灭华”,从根本上颠覆共产党领导的红色中国,即“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其中策,是“分华”,将统一的中国裂解为七块以上,挑动我内乱不止;其不得已的下策,是“弱华”,将中国的人心重新腐蚀涣散成一盘散沙,令中华崛起、民族振兴永成一梦。

  2019年3月25日,美国“精英”组成“应对当前危机委员会:中国”,也可译为“应对中国威胁委员会”。这种高规格“民间”智囊搞过四次,前两次对苏联,第三次对伊斯兰恐怖主义,这次专对中国。

  从2017年始,中国就已成了美国驴象同骂、朝野共伐的最大敌人,直言不讳把颠覆中国政权定为战略目标。趁俄乌冲突之乱,它挑动北约染指亚太,意欲把这个欧洲的军事集团扩张为全球性的军事政治集团,将之打造成维持其霸权的主要军事工具。

  甚至妄图追二十世纪初八国联军、二十世纪中叶十六国联军之后,在二十一世纪再拼凑个三十甚或四十国联军,并加紧进行战场布局和战场准备,以备下步扼杀中国的东亚一战。

  总之,软硬兼施、文武并用,决不能让中国富强,是美国统治集团的既定国策。

  奥巴马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一语泄露天机:十几亿中国人如过上美、澳那样的生活,将是世界的灾难。

  就是明说,不允许中国人过上他们那样的好日子——这是什么人权、人道、人性?

  三、美国眼中的“中国之罪”

  “黄祸”、“赤祸”都是,但最大的罪过,是要取代美国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其实,中美关系走衰的结症,不在中国非要争霸,而在中国不愿做奴。

  你不想维持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中美国”,不想继续给美国当打工仔,否定它对你的寄生权和后殖民权,就开罪了美国。

  至于罗织什么“罪名”,那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事了。你不想争霸,不等于美国认为你不想争霸;你现在不称霸,不等于比它强大了还不称霸——这是霸主美国揣测中国时最符合其自身逻辑的“代入”思维。

  所以,中国古人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大块头”这个“璧”,便是“原罪”。被拿破仑指称的“东方睡狮”不能“醒”。对超高速追赶上来的中国,美国具有天然的醋意和敌意。

  自从中国GDP超过美国的70%,走到坐二望一的位置,那更是罪无可赦,成了铁定的世界霸权的“觊觎者”、“僭越者”和“篡位者”。

  如同苏联解体一分为十五,俄罗斯百般“脱红洗白”,亲美贴欧,美国仍不放过他。无他,俄的块头仍然太大;同时还要严防俄欧靠拢;当然,更忌讳俄中二次联盟。

  可见,用“黄祸”煽动种族偏见与仇恨,用“赤祸”煽动政治偏见与仇恨,不过是其惯用的舆论洗脑、蛊惑民众的伎俩。作为相对衰落的移民国家,需要有这么个“假想敌”来确立自我和寻找动力,顺便将其当作国内败政的替罪羊。

  只是同时锁定中俄两大国为敌,“成全”中俄联手,令自己陷于两面作战的窘境,不仅太过自大,也有点弱智。

  四、中美对话存在巨大的文化差异

  一是中华文明根植于和谐、勤劳、守成的定居文明(地域广阔,历史悠久);美国文明源自变革、进取和劫掠的游居文明(从草原的游猎、游牧,到海洋的游商、游盗);

  二是中国奉行尊崇先圣、包容、现实的世俗文明;美国推崇崇拜一神、排他、扩张的宗教文明;

  三是中国追求天下百姓同福、子孙万世太平的大同文明;美国醉心于靠战争、掠夺和奴役而暴发起家的殖民文明。

  等等,这些差异,深刻影响着彼此的思维定势、价值取向和民族心理特征。

  然而人类共同文明的演进中,不同文明除了亨廷顿所说的“冲突”之外,还有彼此的影响、互鉴、吸收与融合。自大、偏狭、自我为中心的暴发户强调前者,而多元一体、具有兼容并蓄传统的中华文明则看重后者。

  有人认为,中国是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依这个句例也可说,美国是个伪装成“国家”的资本。先进文明真诚地说:让我们各求其美,各美其美,若能美美与共,岂不大美?

  然而,垄断资本却真诚地想:说得美,谁不想弱肉强食,永立食物链的顶端,独霸通吃!这就是吃草的羊和吃羊的狼无法对话,无法建立互信的逻辑死结!

  在意识形态博弈中美国最丢人、最失败的,是它恃强耍蛮、大言不惭的双重标准。国际法或国际条约,合它利益的就拿来说事,不合它利益的,只剩它孤立一个也不签字,即使签过字的,也可随意毁约退群。反过来,却污蔑中国是现有秩序的挑战方和破坏方。

  美国可以对任何不合它心意的主权国家实施“长臂管辖”和经济制裁,甚至动用国家力量、国际力量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华为进行无罪打压。反过来,却把中国正当的自卫反制指责为经济上的胁迫和恐吓。美国在世界各地广建军事基地,到处派兵示威,不断挑动战争。反过来——

  却把中国积极防御、维护国家统一、加强国防建设的主权之举,妖魔化为“军事野心”、“军事扩张”和“中国威胁论”。等等。这种双标不断展示着美帝这个国际恶霸的无赖和无耻。它所标榜的“普世价值”,还有什么道义优势?

  五、应让美国看懂的中国的五张底牌

  正因为中美对话有逻辑和结构性的困难,中国这五张底牌要反复跟美国讲,要跟美国那些有哲学教养的智囊和战略家们讲,信不信须靠他们的灵性和运势,但一定要让他们懂。

  1、中共致力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这样一个面积大、人口多、底子薄、区域极不平衡的发展中大国,任何成就除以十四亿都不值得自满,任何问题乘以十四亿都压力山大,这就是中国国情、中国特色。

  要把中国自己的事办好,让十几亿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不知须解决多少难题,不知需几代人的艰苦奋斗?中国真的无暇、无力更无心到国际上去称王争霸。否则不符合中国的历史传统,不符合东方的哲学智慧,更不符合共产党人的政治理念。这是真的,不是假的。

  2、中国不赞同越俎代庖的“革命输出”,真诚认为:追求什么理想,选什么制度,走什么道路,应依据本国的生产力水平和群众觉悟水平,由各国人民自己决定。这不是策略上的战术调整,而是时代性的理论进步。这也是真的,不是假的。

  同样,美国也不要越俎代庖,世界不需要人权记录劣迹斑斑的美国来当“人权裁判长”,更不需要已把“民主”变成了“金主”的美国来当“民主教师爷”。中国无意干涉美国国内的事情,美国也不要来干涉中国的事情。

  3、世界足够大,太平洋足够大,如果不搞侵略扩张,不同社会制度的各国均有足够的自主发展空间。中国一贯主张的国际关系准则,是尊重各国独立和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分歧和争端。这是基本下限。如果能求同存异,合作发展,互补共赢,则为上乘。

  4、中国对外部世界(包括对美国)的要求很简单择其要点:一是国家的主权;二是平等的地位;三是起码的尊重;四是和平的国际环境。有人错把国家尊严误会成 “面子”,而不知国家、民族的集体自尊是不容亵渎的国家人格主权。从半殖民地站起来的中国人,视“平等待我之民族”为朋友,就是这个道理。曾是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应当不难理解。只可惜,它成了当今最大的后殖民主义者。

  5、为了统一,中国将不惜一战。如果中国这样联合国五常之一的大国,连“主权、平等、尊重、和平”都不可得,一再遭受打压和羞辱至退无可退,比如变相支持“台独”甚至军事干预我国统一大业,中国的任何政党、任何政府都不会屈服投降。届时一定会以万众一心的洪荒之力,将那些剥削者、压迫者和侵略者打倒在地,获得自身的彻底解放!为了捍卫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基本人权和国家统一,中国将不惜一战!这是所有不愿中国富强的国家,尤其是美国,应当看清的铁的底线。

  六、及早做好中美关系彻底破裂的准备

  只有做足最坏的打算,才能争取最好的结果。以斗争求和平,和平或存;以退让求和平,则战争必至。必须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在各种伎俩无济于事,但综合国力和军事实力尚大于中国时,美国诉诸战争,索性用军事手段打断中国崛起的进程,是其好战统治集团一种可能的选项。

  美国的军费超过第二至第十名的总和,几乎占全球军费的40%。这个建国不足二百五十年的国家,只有十六年没有参与战争。可以讲,二战之后,战争成了美国的生存方式,美帝几乎成了战争的同义词。

  无度的贪婪和无底的邪恶,加上全球第一的军力,是破坏世界和平与安宁最恶毒的配方。西方有谚语道:上帝叫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对美铤而走险与我开战,必须及早做好准备。以战反战,以战止战。做好战争准备,让战争狂人有所忌惮而怯战,反倒是制止战争的绝招绝技。

  1、在经济战线上,面对伴随战争可能的无底线全面制裁,有两件大事须未雨绸缪。

  一是排除壁垒、梗阻,完善配套政策,健全内循环为主的国内统一大市场。

  二是适时推进人民币联合卢布、支持欧元、在东南亚和伊朗、中东包括非洲组建独立于美元的新的地域性流通、结算体系。

  2、在意识形态战线上,高举反后殖民主义、反霸权主义的道义大旗,结成最广泛的反殖反霸统一战线。充分揭露美帝后殖民主义、霸权主义的各种谎言、恶行,做好战前的舆论动员。

  东亚一战,肯定亦是台海一战。那将不仅是中国内战延续的台湾解放战争,也将是使东南亚相对摆脱美帝后殖民主义奴役的区域性解放战争。

  3、在外交战线上,联合俄罗斯,团结东盟,连横欧洲(重点做好法国和德国的工作),继续经营非洲。在反殖反霸的大旗下,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为军事斗争提供尽可能多的国际政治支持。

  4、更主要的是,在军事战线上,起码要有区域性(包括日、澳在内)的战争想定和预案,不搞花架子,从现代化实战出发苦练精兵。

  下大力消化最新战争形态与战场经验的启示,及时将其转化为军事革新领先的装备、建制和战术。一方面,加紧研制重器、杀器,另方面,在军改、转型中注重发扬人民军队政治建军、民主建军的光荣传统,将军魂铸造成革命化的精神原子弹。从战争新类型看,重视网络战和信息战的同时,切实做好应对生物武器突袭的准备和布局。

  5、最后,在隐蔽战线上,要扎实开展反间锄奸斗争,巩固我国我军的无形长城。包括纯洁干部队伍,不能只肃贪,不锄奸。重点要打掉国防、情报、金融和生物医药四大系统中的“第五纵队”。

  那些老婆、情妇、子女投靠美国,巨额财富转移美国的买办、裸官和汉奸,一旦中美开战,美以其人质和财产相要挟,他们不为私利卖国叛国才怪!显然,家贼不除,外寇难敌。

  伊拉克、俄罗斯殷鉴不远,那可都是血的教训!

  延伸阅读:

  一、关于世界大三角(美、中、俄)

  有世界争霸野心这种历史基因的大国,现世仅剩两家,一是全球遍布军事基地、拥有十一艘航母的海权大国美国,二是西望欧洲、东靠中国、位于世界岛中心的陆权大国俄国。中国建设发展本国的历史使命任重道远,真心无意争霸。

  然而,在大三角中,联华者必兴,反华者必衰,这是天意。只是取舍在彼,不在我而已。

  二、关于美、欧、俄的三角:

  在金融资本取代产业资本主宰世界、古老的地缘战略已让位于币缘战略的新形势下,掌握欧元而力图摆脱美国控制的欧盟,是世界格局中不应忽视的重要一极。

  如果独立的欧盟与军力坐二把交椅、重新崛起的大斯拉夫民族联合,如果金融地位坐二把交椅的欧元得到资源大国俄罗斯的加持,那才是美国霸主真正的噩梦。

  它若盲目押宝在俄、德、法历史宿怨的死结“无解”上,而仅因经济体量和意识形态差异,就不留余地地咬定没有霸权野心的中国是其头号对手,可能成为美国时代性的战略误判和决策失误。

  三、关于亚太小三角(美、中、日)

  美国取代欧洲霸权在二战后建立新霸权的标志,是美苏主导的雅尔塔体系。它在亚太相对完整的保留,是扼制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保持亚太相对平稳的制衡器。

  从日本先遭原子弹首炸、再遭“广场协议”打压的民怨积累看,从日本“岛国寡民”扩张求生的民族本性看,美日矛盾是根本性的。由于日本死不悔罪,从本质上讲,美国及太平洋诸国七十七年前同日本的“太平洋战争”仍未终结。

  近八十年被占领、被压制的民族屈辱,在满血复活的军国主义煽动下,很可能成为点燃民族报复火药桶的引信。美国应心中有数。

  美拉日反华,实为短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