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皓阳:敢说犹太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2022-11-02
作者: 赵皓阳 来源: 大浪淘沙公众号

  上周,知名歌手侃爷Kanye West发表疑似“反犹”言论,瞬间在欧美炸开了锅。为啥说疑似呢?因为侃爷似乎最近的精神状况不大好,频繁发表了一些“魔怔人”言论,把黑人、白人、犹太人都喷了一个遍,比如说他在巴黎时装周身着“White lives matter”的T恤,似乎是在嘲讽“黑命贵”的运动:

  然而侃爷的解释嘲讽了一圈白人,说他穿“White lives matter”其实是为了讽刺白人的特权,因为黑命贵从来没有像白命贵一样切实实现过……然后他又喷了一遍黑人,说当年“我不能呼吸”的黑人弗洛伊德是因为过量嗑药死的,跟警察没有关系……

  随后他在与黑人的吵架中把犹太人拉下了水,他说犹太人在幕后策划这一切,但他自己不是反犹,因为黑人恰恰也是犹太人,只是犹太人喜欢玩弄他,把所有意见相左的人封杀……

  在旁观者看来,侃爷似乎是嗑药磕嗨了,要么就是忽然放飞自我变成了一个魔怔人。然而欧美各界的反应则给我们上了一课:喷白人,可以;喷黑人,舆论会淹死你;喷犹太人,不好意思,让你见证一下什么叫做“大消失术”。

  Kanye得到的“回应”是:

  推特、INS账号全部被限制,YouTuber上清空了他相关视频;

  合作了十年之久、创造出了yeezy等经典品牌的阿迪达斯,宣布终止合作;

  巴黎世家与其解除合作;

  好莱坞知名艺人经纪公司CAA解除合作;

  《VOGUE》和安娜温图尔终止合作;

  全球演出被大范围取消;

  离婚律师团队解除合作;

  纪录片拍摄终止……

  侃爷这件事情给我们提供了一次鲜明的“控制变量法”,喷白人、喷黑人、种族歧视黄种人的娱乐体育明星们都好好的,但是你敢说犹太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一直以来,犹太人因为控制着上层金融市场,所以显得尤为“权柄滔天”。马云就曾经流出一张照片,穿着犹太教传统服饰小白帽,在犹太圣地“哭墙”祷告——

  马总桶是知名的投机分子,当年特朗普一上任,他跟屁股着了火似的就去拜码头了。所以他一定要去以色列哭墙去“拜码头”,至少说明马总桶是有求于犹太资本集团的,或者想融入进犹太精英圈子的——因为犹太精英圈非常看重宗教的仪式感以及一些神秘学上的仪式认同。

  在分析“犹太人”的问题之前,首先我们要明确两点:

  第一点,要坚持阶级叙事,而不是使用传统的种族叙事。我们所指的“犹太人”,是特指“犹太跨国金融资本家”,这才是深刻影响世界的一股暗流。如果单从血统而论,全世界的犹太人有医生、有科学家、有工人农民,如果不加上特定的阶级成分限定词,那只能会陷入纳粹“种族仇视”的陷阱之中。我们所敌对的不是某些特定民族,而是在世界经济生产中居于高位覆雨翻云的权贵们。

  最典型的例子,伟大导师马克思如果按血统说,他就是标准的“犹太人”。但是马克思早就与自己的出身和宗教所决裂,他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参与家族活动,不参与宗教典礼,否认犹太教教义,甚至拒绝使用自己的犹太教教名,他曾经直言不讳地表示:“犹太人的信仰令我厌恶”。

  马克思虽然否定犹太宗教信仰,但是关心实实在在的人、实实在在的个体。他在《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对于把犹太人解放的政治问题归结为纯粹的宗教问题的看法作了全面的批判,并指出只有消灭了世俗桎梏,才能克服宗教狭隘性。不能把世俗问题化为神学问题,而要把神学问题归结到它的世俗基础。

  马克思指出:犹太人的世俗道德观就是自私自利,他们的世俗信仰就是讨价还价,他们的世俗上帝就是金钱。犹太人的真正上帝是汇票——“钱就是犹太人的上帝,在它面前不可能有别的神”——但同时,这也是犹太人的枷锁,“犹太人的社会解放就是社会从犹太精神中解放出来”。

  所以我们要学习伟人的这一套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和阶级史观。如果陷入了粗糙的种族史观,那么马克思是犹太人这件事情就能争论好久。你问一个犹太人愿不愿意把马克思当成自己民族的伟人,他估计也得纠结半天。很明显马克思跳出了自己的家庭出身、宗教信仰,他的伟大思想是属于全人类的,我们就用他的伟大思想去评析一下犹太问题。

  再比如,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并没有犹太人的一滴血,但是她皈依了犹太教,混迹于各种犹太人上流圈子,与犹太资本有着密切的经济往来,出席各种犹太金融资本家的秘密集会,那么她虽然从种族血统上跟犹太人没有一毛钱关系,但是从阶级属性上,毫无疑问是属于犹太精英集团的一份子。

  第二点,要实事求是,反对阴谋论。犹太跨国资本集团,固然对这个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但须知,犹太人金融资本家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是与新自由主义的崛起密切相关的。打游戏的朋友都知道:一代版本一代神。

  犹太金融集团,只是新自由主义这个版本的“版本之王”——因为新自由主义的驱动力就是金融系统,靠“时间修复”与“空间修复”为资本主义又续了几十年的命,而掌控这个国际金融系统的,就是犹太精英集团。

  关于“时间修复”与“空间修复”的知识点,详见:《我们是“资本游民”,我们是“边缘白领”,我们在一线城市生活》,大意就是冷战以后,资本主义在地理意义上的扩张基本结束了,因为万事万物都纳入进了资本主义市场中,那么为了解决自身发展的矛盾,资本主义学会了“向未来借钱”“花未来的钱”来解决现在的危机,于是金融业就显得尤为重要,成为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体制的核心。

  所以说,犹太人只是这个版本的强者,有些人为了渲染犹太人的恐怖,非要把他们版本王者地位往上追溯,有的追溯到拿破仑时代,有的追溯到大航海时代,甚至有的追溯到古罗马时代,说从那个时候开始犹太人就开始控制世界了。我见过最离谱的说法是,古埃及的时候犹太人就想操控法老国了,被英明神武的法老王一举粉碎,把摩西等一众阴谋家流放出埃及。毫无疑问这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民科史学”和阴谋论。

  因为犹太人这个版本太强势了,很多人就想找依据,结果就往上追溯,越追溯越早,还不得已加入了神秘学、阴谋论色彩的内容,却对近在咫尺的“新自由主义”版本更迭视而不见,这就违背了唯物史观的原则。在历史绝大多数时期,犹太人不过是影响历史的边缘民族——说他一点影响也没有,明显也是不对的;但是放大这种影响到改变历史走向、变成历史的操纵者,同样是走了另一个极端。

  比如《货币战争》中讲俾斯麦的南征北战,说背后都是犹太人在下“一盘大旗”,俾斯麦打到哪里就停,打到什么时候跟谁和谈,都是犹太银行家在背后操纵的……书看到这里我就看不下去了,俾斯麦是什么人啊,你犹太银行家敢让他打着打着仗停了,脑袋给你拧下来当夜壶。别说拿破仑、俾斯麦这些历史级别的雄主了,就是二战前后从尸山血海里杀上来的那群政治家们,比如塞萨尔、凯末尔甚至尼赫鲁,拿捏犹太银行家也跟玩一样。

  之前的版本是雄主、军阀、枪杆子的版本,犹太人当然有一席之地,但只能是辅助、奶妈的角色,负责在后面输送弹药、粮草的。就算到了二战结束后的冷战版本,一群人精一样的政客们也足够拿捏犹太银行家了。直到最新的版本更迭,人类社会承平日久,雄主不见踪影,政客普遍变菜,选民选出来的都是一个个“程心式”的人物,这时候“钱袋子”才取代了“枪杆子”,变成了整个世界的主驱动力。

  所以说因为现在这个版本犹太金融资本家太强势了,又不能用阶级史观的基本立场去客观分析“新自由主义”下的宏观环境变动,就只能一味地从“种族主义阴谋论”的角度去找补,补来补去把犹太人变成了贯穿整个人类历史的大魔王,只要有犹太人存在的地方必然有惊天的阴谋,这是不正确的。历史上犹太人固然以自身的方式影响着历史,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成功如当下这样,能够通过跨国金融资本的力量影响全世界。

  然而如今的网络讨论中,一谈到犹太人就容易陷入“二极管”思维,一方极力夸大犹太人的“历史背景”,巴不得任何一件历史大事都是犹太人背后操纵的;另一方一听“犹太人”三个字就连连摇头:“阴谋论阴谋论”,什么也听不进去,完全对当下的犹太跨国金融集团视而不见。这两种极端的观点都是不正确的。

  本文受篇幅所限,就简短的从宏观角度来谈一谈犹太金融资本集团的问题,日后有时间的话,会着重分析犹太精英集团是怎样通过宗教仪式、神秘学手段甚至“娈童岛”这样的罪恶之地,来维系集团的团结与意志统一的,以及所谓的“deep state”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如那些阴谋论描述的那么神奇吗?真的是影响整个世界局势的幕后黑手吗?

  不过虽然本文没有讲到这些东西,唯物史观与阶级分析法是一把万能的钥匙,以后大家看到相关的新闻,只要坚持唯物史观的分析方法,不用我再赘述,也一定能得到问题的答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