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毛主席诞辰129周年:前无古人的经济思想家

2022-12-26
作者: 王宗立 来源: 思想火炬

毛泽东主席是前无古人的经济思想家

——纪念毛主席诞辰129周年

  编者按:本文初撰于2018年2月,今逢毛主席诞辰129年周年对文章调整充实重发,意在批驳谣诼诽谤老人家的历史虚无主义,表达对这位亿万劳动人民心中“永远不落的红太阳”的永远敬仰。

  一、“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

  多年以来,总有那么一些所谓经济学大师以自己西方经济学或者“现代经济学”理念和方法指斥毛主席不懂经济。他们脱离历史时代、脱离内外环境,用现在的尺子衡量过去的长短,对此我只想用伟人上面的两句诗斥之。

  屁股决定脑袋,地位决定立场。所谓“普世”的、“中性”的实证主义经济学专家,其实从来都是以所谓“普世”“中性”“实证”为标榜,摆出一幅自然科学家的面孔,以模糊他们与劳动阶级对立的立场,掩盖其为资本势力张目站台的本质。在这一点上,这些经济学大师们还不如他们的宏观经济学之父凯恩斯诚实,“如果当真要追求阶级利益……我是站在有教养的资产阶级一边的。”毛主席或许预感到自己的思想会遭受诽谤,因此他早就说过:“我的文章帝国主义者看不懂,只对被压迫人民才有用”。毛主席的经济思想,理所当然是要为中国、乃至世界被压迫人民求解放、谋利益、图幸福的政治经济学说。

  经济学不是所谓“中性”的自然科学,作为一门研究人们经济活动规律的社会科学,它不可能脱离一定社会的政治经济关系,也就不应该人为分割成泾渭分明的所谓实证经济学或规范经济学。如果非要寻着西方经济学的话术体系划分为实证和规范两类,经济学也只能是实证经济学与规范经济学的统一体。经济学是研究社会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等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科学,必然涉及并表现为“谁来生产、为谁生产、怎么分配”等有明确的利益原则和价值指向的政治问题,必然涉及到公平、正义等政治伦理。作为利益主体,每个人都必然会因为他在利益格局中所处的不同地位及其结果而产生不同的、甚至对立的观点、诉求和矛盾。“道不同,不相为谋”,利益处境不同,地位立场不同,价值观念不同,对伟人的情感也就必然不同,甚至是天壤之别。这是老人家总会受到少数人谣诼甚至是谩骂的根源所在。

  二、“不尊重历史的人,注定要重犯历史的错误”

  让真相揭穿谎言,让历史告诉未来,是尊重历史、担责未来者的天职。指斥毛主席不懂经济的一大论调就是建国后三十年太穷,甚至造谣饿死3000万人云云。对此,原山东大学数学学院教授、徐州师范大学数学学院特聘教授孙经先同志利用数学专业知识和长期收集的史料,撰写了文章《“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驳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所谓〈档案解密〉》,用确凿的证据进行了强有力的驳斥。前些日子我读了这样一篇文章:《我们那辈人为什么穷?该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下一代》。文章的作者非常客观地解释了前三十年穷困的原因:“一是新中国接手的是个一穷二白的烂摊子,二是新中国百废待兴必须勒紧裤腰带搞建设,三是战事不断需要大把花钱保卫国家(一定程度上来说,中国的威望是毛主席领着中国人民打出来的)”。读后我写了如下评论:

  没有那几代人节衣缩食的积累,没有那几代人激情燃烧的热情拼搏,没有那几代人无我忘我的舍命,断不会有红旗渠为代表的、几十万江河湖海的安澜和千里平畴、万里沃野,不会有完善的、稳人心、安天下的农业经济体系,不会有战天斗地、气吞山河的“红旗渠精神”;断不会有以大庆油田、鞍山钢铁、长春汽车为代表的重工业基地的崛起,不会有托地擎天、门类齐全的工业经济体系,不会有宁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的“王铁人”精神;断不会有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国防尖端武器的迅速研制,不会有让共和国傲立东方的国防工业体系,也不会有让国人扬眉吐气的“两弹一星”精神,更不会有几十年和平安定的建设发展环境。

  历史不容假设,但总结历史往往又需要假设或反证。假设建国后毛主席不是带领中国人民实行举国体制的、工业化优先的跨越赶超战略,不是以农业的积累、全民的积累支援工业化建设,而是迷信所谓的“比较优势”,依据所谓产业梯次发展规律,搞所谓循序渐进式发展战略,我们不仅将“无米下炊”,没有发展工业经济的“本钱”,而且即使发展了,也不可能占领当时科技和工业发展的前沿阵地,必然是跟在强国屁股后面亦步亦趋,永远作他们的经济附庸。即使是现在,我们仍然不能把这种只讲经济效率不讲社会综合效益、发挥“比较优势”推进梯次发展的方式,作为事关全局、事关长远的发展战略,而只能作为一定时空内的发展策略。近年来,中美之间全方位的激烈博弈、尤其是美国对我国的科技发展无所不用其极的围堵封杀,更应该让我们认识到跨越赶超战略的重要性。

  三、“一切历史都是发展中的过程”

  换句话说,一切历史的存在都处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因此,世上没有圣人,历史没有完美。时代在为英雄人物创作精彩华章提供舞台的同时,也为他们设置了难以逾越的时代障碍。更何况作为逆熵的人类及其历史,其任何的进步都是在艰难的试错中实现,都是作为其付出代价的酬偿,试错本身就证明人不得不犯错误。事物总是在辩证否定中螺旋式上升,历史长河总是在跌宕起伏中波浪式前行。所以,回望历史,评价历史人物,既要尊重当时的历史环境,又要放眼人类跌宕起伏的历史长河。不应该用现在的尺子去衡量过去的长短,更不应该虚无历史,谣诼过去。“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谣诼老人家不是黄口小儿的无知,就是数典忘祖者的无耻。黑格尔说过,“婢仆眼中无英雄,但那并非因为英雄不是英雄,而是因为婢仆只是婢仆。” 这句话应该值得某些人深思。作为有良知的中国人,当我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变得更加高大、更加强壮时,请不要忘记这双永远扛着我们民族未来和希望的无比坚强、又无比宽厚的肩膀!

  四、“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就有那么个别人因为当时的不公正待遇而对毛主席耿耿于怀,故而一有机会总要逞谣诼构陷老人家之能事。但毕竟还有不少人,尽管当时受到过不公正对待,却能客观地对待老人家及那段历史,深切地感知伟人的深沉国忧、深远战略、深邃思想。近来,我学习的两篇文章(《毛泽东经济思想若干问题探讨》《毛泽东论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作者周新城和吴易风教授就是这样高风亮节的老人。读了他们的文章,既敬佩两位老教授的人格胸怀,更感觉到毛主席经济思想的博大精深和经济政策策略的英明。象刘国光、陈征、卫兴华、周新城、吴易风、吴宣恭、丁冰等这些出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教授,他们成长于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经历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因此这些耄耋之年、几近期颐的历史老人,对过去的历史更有发言权,其文章的权威性、求实性、科学性更应受到人们的重视。面对时下经济社会中一些非社会主义的东西和矛盾问题,他们在回望反思中进一步认识到毛主席经济思想观点和政策策略穿越时空的经典性、深邃性、战略性和人民性。因而尽管他们有的在特定时期的政治环境下受到过不公正对待,但基于马克思主义学者的良知,基于对毛主席伟大人格的敬仰,基于对毛主席深邃思想的感悟,基于对党和人民的历史责任感,基于对未来的担当和交待,他们旗帜鲜明地维护毛主席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这本身既证明了这些老教授们胸怀之宽广、人格之高尚,更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经过历史长期、反复检验的社会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真理未必是大红大紫的阵仗、镁光灯下的靓丽、花团锦簇的惬意、流光溢彩的浮华,但一定是经得起历史浪涛反复冲刷、深深沉淀于河床上的、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脉络。

  五、“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凡发生的都是必然的,历史没有如果,它就是既然的存在。但后人(包括历史学家)总要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事后诸葛亮”。因为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可以知兴替,可以知行止。当我们真正沉下心来去学习毛主席的经济思想时,你会发现,今天在经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许多问题,比如社会发展阶段的问题,自力更生和对外开放的问题,改革发展与稳定的问题,公有制经济和私有制经济的问题,计划与市场的问题,公平与效率的问题,共同富裕的问题,人民的民生与民主关系问题,各经济领域之间的协调平衡问题,经济基础与政治文化等上层建筑之间的相互作用问题等等,在毛主席那里都已经有了明确清晰的创见性思考,至今仍然很有启发和指导意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以及由邓力群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出版的《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上下】》,体会一下在那样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基础上,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面对着帝国主义列强的联合封锁,毛主席是如何对苏联政治经济学进行扬弃的,如何迸发出天才的经济思想的,如何对国家经济擘画和运筹的。

  六、“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毛主席之所以有这些超越前人的天才经济创见,除了由其深入心髓的人民立场决定之外,还由其哲学大师的科学知识体系所决定。即他拥有着先进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站在了人类知识体系的最高层,对包括经济学在内的许多学科知识都有着极其深刻的认识和精准的把握。我们阅读经济思想史就不难发现,凡有创见性的经济学家,他们都对人的本质问题的复杂性,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人与社会、自然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有着深刻的见解,不少人就是哲学家。诚如老人家所言“马克思能够写出《资本论》,列宁能够写出《帝国主义论》,因为他们同时是哲学家,有哲学头脑,有辩证法这个武器”。革命性和科学性高度地统一在了毛主席身上,其经济思想具有深刻的创见性也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七、“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千里馈粮……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声言毛主席不懂经济的经济大师们无视了孙武的这一观点,忽视了一个基本的军事常识:任何战争打的都是经济后勤保障。老人家能在当时经济上贫穷的农村扎根,实施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战略,如果不能对经济问题进行深刻地分析、准确地判断、英明地决策,如果不深谙经济运筹,怎么能生存?怎么能打仗?怎么能打胜仗?更遑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了。

  八、“很多事,唯有当距离渐远时,才能回首看清”

  “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实在是心狭也,量小也,目盲也。躺在大地的怀抱里,你永远看不到地球的壮阔伟大,离她渐行渐远时,你才能越来越感到她的宏伟与壮美。看待毛主席也是如此,随着老人家离我们渐行渐远,我们会在深入地学习研究他的思想中,越来越佩服他天才般的创新性经济思想和鼎定乾坤、永泽后世的建设伟业。仅就毛主席领导我们完成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消灭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制这一点来分析:由于消灭了土地私有制,从此我们进行大规模、跨区域的大型基础工程建设就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土地资源,这是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根本办不到的。像南水北调、西气东输、三峡水利工程这些惠及全国的举国工程所以能搞起来,不得不感谢毛主席对土地私有制的废除。同时,土地私有制的废除彻底解决了几千年来土地私有制造成的土地在地主与农民之间周期性分散与集中所导致的政权周期性兴衰问题,即为打破几千年的“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政权兴衰怪圈奠定了最根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经济基础。所以,西安交通大学政治经济学老教授乔宗寿说“毛泽东是前无古人的经济思想家”,诚哉是言!

  谨以此文纪念劳动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9周年!

  (作者:王宗立, 山东省成武县政法工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