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好泉:一束永不熄灭的灯光——沉痛悼念张全景部长

2022-11-18
作者: 史好泉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11月8日傍晚,一个朋友从北京打来电话告诉我,张全景部长走了!惊闻这位如师如父的老领导驾鹤西去,痛彻心扉,泪流满面,不由地想起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首先想起的是他在齐河县华店公社学大寨的日日夜夜,想起他那间小屋经常彻夜亮着的灯光。在那盏灯下,他度过了300多个夜晚;在那盏灯下,他孜孜不倦地读书看报,常常到深夜;在那盏灯下,他指导公社党委绘就出了全公社的发展蓝图;在那盏灯下,他写出了很多篇调查报告,上报县委、学大寨工作团和省委;在那盏灯下,他批阅了很多群众来信,解决了群众的生活疾苦。想到了华店人民对他的赞誉——照亮华店大地的明灯。想起了这些年学习他的党建理论,感觉就像一束灯光照在心头......

  我第一次见到张老,是在1976年9月19日。

  1976年9月,中共山东省委向齐河县派出了第三批农业学大寨工作团,时任山东省委组织部三处处长的张全景同志被安排到齐河县华店公社(现在的华店镇)任学大寨工作队的大队长。和他一起参加学大寨工作队的还有省委组织部、省委统战部、省建设厅、省总工会、省妇联、省贫协6个部门的53名同志。张全景等五位同志住公社机关,指导各工作组的工作。其他同志分别进驻了韩庄、张博士、大马和社直单位等七个单位。(时任山东省妇联主席的郝建秀带领省妇联五名同志住在了韩庄大队;省人大原副主任、总工会主席刘玉功同志住社直单位。)

  1976年9月19日(也就是毛主席追悼大会的第二天),学大寨工作队进驻华店公社。当年我23岁,是公社的通讯报道员(当时我的身份是民办教师),从那天开始,有幸和张老朝夕相处了一年多。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优秀品质和工作经验、处事方法,受益终生。他勤奋学习、积极工作的进取精神,敢讲实话、实事求是的高贵品质,严以律己、平易近人、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赢得了全公社干部群众的高度赞扬,为人们树立了一个真正共产党人践行群众路线的楷模。

  一、严格要求、一身正气

  张全景同志住在华店公社西院,当时工作生活条件非常简陋,公社西院有两排平房,每排10间,每间房的面积是3米×5米。张全景同志虽然是大队长(正处级干部),但他和其他几个同志一样,每人一间屋,工作和休息都在那一间15平米的房子里。屋里只有一张1.2米×2米的木床、1.2米×0.6米的抽屉桌、两把椅子、一个洗脸盆、一个暖水瓶,他的铺盖等生活用品都是他自己从济南带去的。他进村骑的自行车,晚上也放在这间小屋里。张老的每顿饭都是自己到食堂排队打饭,有时和公社干部、工作人员一起在公社院里的石头台子上吃饭,边吃饭边交谈工作。我发现每天晚饭后,张老都到食堂买一个馒头和一条豆腐皮,这是他熬夜后的加餐。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喝过酒,也从来没听说他吃过小灶。每顿饭都是食堂做什么,他就吃什么,早餐是馒头咸菜,中午是一碗炖菜。每逢华店集日(周一、周六)早饭,花两毛二分钱买一只猪蹄,这就是最好的改善生活了。有一天张老感冒发烧,炊事员王师傅想给他单独做碗荷包蛋面,他坚决不同意。他说:“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千万不能给我搞特殊。”那天晚饭,他只喝了一碗玉米粥。

  张老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对不正之风,腐败现象深恶痛绝。当时有一个公社党委委员,生活腐化堕落,克扣农民的救济粮款。张老知道后,组织专案组进行调查清理,弄清事实后,让公社党委先召开全公社干部大会令其作检讨,退出贪污粮款,然后建议齐河县委对其进行处理。齐河县委对其开除党籍公职,后移交司法机关判处七年徒刑。全公社的干部群众拍手叫好,称张全景为“张青天”。有一个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向张全景同志反映,有些公社干部到他村白吃白喝,并把每个干部的吃喝清单报给了学大寨工作队。张全景同志知道后非常生气,经与学大寨工作队负责同志和公社党委商量后,在那个大队召开了全公社干部大会,公布了每个公社干部到村白吃白喝的情况,令其检讨,补交吃喝款。并举一反三,在全公社普遍开展清理吃喝款的工作,对有问题的干部进行批评教育,组织建章立制,防止类似问题发生。这一举动,引起了全公社上下的轰动和广大干部群众的拥护。我跟上宣传报道,华店经验曾在全国宣传推广。

  二、热爱学习,勤奋工作

  张老工作十分勤奋,除了开会,几乎每天都骑着自行车到各个大队找干部谈心,到田间地头和社员群众了解情况,还常到地里参加劳动。他一直坚持白天搞调查研究,利用晚上的时间整理材料。他每天阅读大量的报纸、文件和书籍,晚上12点以前没关过灯。每次开会他的讲话都有新意,深入浅出,头头是道,干部群众都愿意听,全场鸦雀无声,好多人在听他讲话时,该去厕所了也憋着不去,怕耽误了听他讲的每一句话。特别是粉碎“四人帮”之后,他给全公社干部做报告,引起了阵阵掌声和强烈的反响。

  张老身材魁梧,非常气派,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可他一点架子也没有,非常平易近人,关心别人。当时我与张老住在同一排房,他是从东头数第三间,我和王爱国同志住最西头的一间。公厕在院子的西北角,张老每晚休息前去厕所都会路过我的门前。有天晚上12点多了,他突然推开我的门,看我在灯下写稿子,他向我招招手说:小史,就咱们两间屋的灯光灭得最晚,你别太辛苦了,早点休息吧。说完,他就关门退出去了。老领导自己加班熬夜,还这么关心我,让我非常感动,更加激起我刻苦学习,积极工作的劲头。

  有一件事虽小,但让我至今难忘。有一天,我把报道学大寨工作队事迹的稿件送给张老审阅,稿件里引用了当时很流行的一句话:“有命不革命,要命有啥用?有命要有用,拼命干革命。”我把“拼”写成了这个“拚”,张老毫不客气的给我指了出来,还给我讲解这两个字的意思和不同用处。老人家严谨的学习态度深深地感染了我。

  张老还经常在工作之余和人们聚在一起聊天,谈笑风生,很多人都乐意找他交谈、请教问题。他住的那间房子门口有棵大梧桐树,夏天晚饭后,他常招呼我和王爱国等几个年轻人去坐在树下聊天。他知道的事情真多啊,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涉及内容很多。从和他聊天中受教育、长知识很多。有一次我大胆地问张老:“张处长?你这么有学问,是什么大学毕业的?”他嘿嘿一笑说:“我哪上过大学啊,小时候家里穷,上不起大学。有一天和小伙伴们到地里拾柴禾,村里一个叫我叔的同龄人,伙同我去平原考速成中学,我把盛柴禾的筐和镢头让小伙伴捎回家,我们俩就去考试,还真考上了,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他又说,一个人学历高固然好,但能否成才,主要是靠平时自学,知识是靠平时学习积累起来的。这句话让我记忆犹新,受益匪浅。在张老的鼓励指导下,我的写作水平进步很快。1977年度,我取得了全县投稿和被采用稿件第一名的好成绩,并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78年6月,我以全公社总分第一名的成绩顺利通过了民办教师考试转正,随即调入齐河县委宣传部新闻科工作。什么是贵人?贵人就是生命中帮你扶你的人,贵人是能够给你积极影响,带领你前进,不断鞭策你的人。张老就是我参加工作走向社会的第一个贵人。

  1990年夏季的一天晚上,我接到时任齐河县委副书记、县长宋继峰同志(后任山东省水利厅长、党的十七大代表)的电话,继峰同志对我说:“今天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张全景同志来齐河县视察工作,吃饭期间他问我,当年我在华店公社学大寨时,有个小史,他现在干什么了?”我告诉他,你现在是武城县委副书记。张书记听了很高兴,他说“小史进步了,很好啊!”继峰同志还介绍了张全景同志的很多优点,鼓励我好好向老领导学习,干好工作。放下继峰同志的电话,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没想到,身为省委重要领导的张老,心里还记着13年前我这个二十多岁的通讯报道员,顿感对老人家敬重有加。

  从1999 年张老在中组部部长位置上退休开始,我每年春节都去北京看望他,给他老人家拜年,直到 2019年出现疫情。我每次去,张老都非常热情,和蔼可亲,一谈就一两个小时。让我印象最深的是2011年春节前,我去给他拜年。我给他带了几只德州扒鸡和武城煊饼,没等到吃饭时间,老人家就迫不及待地撕下一块煊饼放到嘴里,边嚼边说,还是小时候家乡的味道好啊。随后他又问起了当年学大寨时被树为典型的几个大队干部和华店的发展情况。众所周知,张老在职期间,亲自总结推广了“九间棚”“孔繁森”“谷文昌”等先进典型。其实,他在华店当学大寨工作队长的时候就很注重抓典型,经常带着我一块深入群众中,召开座谈会,总结典型经验,先后推出了科学种田创高产的郭庄大队党支部书记郭天富,每年参加劳动320天的尹屯大队党支部书记高志胜,带病坚持工作的小朱大队党支部书记朱廷秀等先进典型。时隔近半个世纪,老领导还把他们放在心里,向我询问他们的情况和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有什么问题,多么令人敬佩啊!

  张老酷爱读书,坚持自学,在全党和全国是出了名的。他从中组部部长位置退下来后,也没有休息,一直从事党建研究工作,又做出了卓越贡献。他的大部分时间就是看书、调研、写文章。这些年来,他出了很多书,写了大量文稿,据说他常常到图书馆去查阅资料,在图书馆一呆就是半天。张老退休后回德州做过两次报告,一次是2006年郭澄清作品研讨会,他把德州文化的灿烂历史和时代特点讲得系统全面。他的那次讲话就是一部德州文化史记资料,是前无古人的。再一次是2011年夏季德州市委请他来为理论中心组学习做党建报告,年已80岁高龄的张老一气讲了三个小时,非常精彩,博得了全场长时间热烈掌声。

  三、实事求是,讲究实效

  当时学大寨期间,各地虚报产量、喊过头口号、定过高指标的风气非常严重,张老对此很反感,并且大胆地抵制。他在全公社干部大会上说:“我们要靠苦干实干来切实提高粮食产量,打多少粮食就报多少,不能虚报。虚报浮夸不仅是一个干部的工作作风问题,也是一个人的品质问题。”1976年底前后,公社党委的领导同志请示张全景同志,我们怎么组织“批邓”?对此,张全景同志说:“批邓是上边的事儿,我们不管。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发扬大寨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精神,带领群众抓好农业生产,多打粮食,让群众吃饱肚子。”他教育公社干部一定要集中精力抓生产,把粮食产量搞上去才是真本事。那个时候,社员们每年的口粮才300多斤,根本不够吃,特别是到了7、8月份粮食青黄不接,农民群众吃饭就更加困难了。为解决群众温饱问题,张全景同志借鉴外地经验,大力推广“九种伏收”玉米种植,即在3月上旬“九里天”播种玉米,7月上旬(初伏)就收获了,这样对解决人们粮食青黄不接问题起了大作用。为推广“九种伏收”玉米种植,张全景同志深入到各大队干部群众中间大力宣传,到田间地头为当地干部群众讲解、示范,当年推广种植的“九种伏收”玉米每亩增产400多斤。张全景同志还协调省有关部门支持,从鲁南化工厂买来100吨化肥,分到各个大队。1977年全公社增产粮食600多万斤,不仅满足了社员们的口粮,还向国家贡献42万斤,一跃成为齐河县的高产单位。

  张全景同志在齐河工作期间,始终践行党的群众路线,将群众的生产生活时刻挂在心上、抓在手上,工作有思路、有办法,善于抓重点、抓长远、抓典型、求实效,有些事至今仍然在当地干部群众中间广为传颂。

  华店公社地势南高北低,一到雨季,雨水就积于铁路以南的村庄形成涝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张全景同志就像焦裕禄当年治理兰考那样,多次进行实地察看,并与当地干部群众座谈研究。最后确定在京沪铁路以南挖一条横贯东西、直通赵牛河的排水沟渠,把水排到赵牛河里去,以解决华店北半部常年受涝的问题。那个年代,搞水利工程没有机械,都是人工推车干。张全景同志和干部群众同吃、同住、同干在工地,鼓舞着干部群众,连续奋战七天就完成了任务。现在这条沟仍在发挥着排涝和灌溉的重要作用。当时,华店公社多数村庄没有通电,老百姓还是用牲口、人来推磨拉碾,用水车或辘轳浇地。张老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积极协调,争取上级领导和相关部门支持,把华店公社从南到北拉上了输电线路,全公社46个村庄逐步都用上了电,从此结束了华店人民推碾拉磨、凝水车、摇辘轳和用煤油灯的历史。广大干部群众无不欢欣鼓舞,赞誉张全景同志和学大寨工作队是照亮华店大地的明灯,至今怀念学大寨工作队的那些共产党的好干部。

  张全景部长走了,他的高贵品质和党建理论,是我们党和人民的宝贵财富,就像一束永不熄灭的灯光,永远照耀着我们!

  为党和人民操劳一生的张老,安息吧!

2.jpg

  【张全景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1月16日上午10:30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东大厅举行。】

  (作者系德州市原政协主席;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修订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