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故事:巧 斗 敌

2023-02-01
作者: 翟峰 来源: 红歌会网

  一九三五年春天,驻守在嘉陵江西岸的国民党第五团团长白彪亲自督战,强征老百姓修筑工事。

  一时间,步步为营,岗哨林立,妄图凭借江洋天险,阻挡红军西进。

  红三十军七十二团二营一连侦察班长老赵和侦察班年仅十七岁的战士小李接受了去西岸侦察的任务。

  夜色朦胧,老赵和小李身着民装,怀揣驳壳枪和匕首,悄悄潜入水中。

  借着“哗哗”的江涛声作掩护,老赵和小李迅速游向对岸。

  到江对岸之后,老赵和小李迅速顺江岸陡峭的鹰嘴岩往上攀。

  鹰嘴上有两个敌哨兵站岗。

  老赵和小李蹑手蹑脚地慢慢贴近了岩壁,趁哨兵转过身去时,老赵一下窜上去。

  近身的一敌哨兵还没回过神来,瞬间即倒在了老赵脚下。

  “啊,红……红军,红军来啦!”

  离岸边稍远一点的另一个敌哨兵听到动静,转身即惊恐地边喊边放枪。

  “啪”,老赵手一抬,一枪结果了他。

  倾刻,沿岸敌兵举着火把朝这边围过来了。

  霎时,嘈杂声起,枪声大作。

  老赵和小李且打且退,冲出了包围。

  当老赵和小李接近村子时,扭头一看,敌人象一条火龙似地朝这边追过来。

  要突围已来不及了,怎么办?

  正在危急之时,老赵发现村边偏僻处有一茅屋,便对小李说:

  “你就从茅屋方向冲过去,我在这里牵制敌人。”

  “不,班长,我去,我路熟。”

  小李激动地请求道。

  “别争了,完成任务要紧,东岸等着要情况。”

  “班长……”

  “我是班长,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老赵无限深情地朝小李一瞥,闪身隐入了朦胧的夜色之中。

  老赵爬上山坳,不断向敌人入枪,把追敌全部吸引过去了。

  老赵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接连放倒了七、八个敌兵,就在他刚爬过山坳,准备向一簇树林深处退却的时候,突然被一颗子弹击中了。

  当老赵朝迎面追来的敌人打完最后一粒子弹、投完最后一颗手榴弹之后,几十个汹涌而来的敌兵,将他们如雨点般的子弹全部射向了老赵。

  老赵光荣、英勇、壮烈地牺牲了。

  小李在遥远的山头,噙着泪向他尊敬的班长老赵敬了一个军礼!

  此刻,小李更多地想到的是班长老赵嘱托给自己的任务。

  小李隐蔽着迅速来到了先前已观察好的位于村边偏僻处的这间茅屋。

  “老乡!老乡!”小李轻轻敲敲门,并轻声喊着。

  “谁呀,深更半夜的。”随着问话,门“吱啦”一声打开了。

  先后出来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和一位十八、九岁的大姑娘。

  老头姓冯,灰白头发,身体硬朗。

  这位大姑娘名叫芝兰,穿一件补巴重补巴的蓝布上衣,乌黑的发辨拖到腰间,干净利索,秀丽的脸宠略显苍白。

  芝兰的那双机灵的眼睛不断地打量着小李。问:“你是……”

  “我是东岸过来侦查敌情的红军,敌人正在追赶我,就要追上来了。”

  “啊!红军,快进屋!”

  蓦地,姑娘眼里迸发出惊喜的光采。

  父女俩赶紧把小李让进屋,随手闩上了门。

  不到一刻时间,敌人搜索队已追上来了。

  看来,躲藏、突围都来不及了。

  只见芝兰姑娘灵机一动,非常镇静地象指挥员下命令式地叫小李脱下外衣躺在床上。

  然后,芝兰姑娘给小李盖好被子,并嘱咐说:

  “如敌人问,就说你是我男人,病了。”

  敌人破门而入,翻箱倒柜,乱摔乱砸,然后来到了小李睡的床边。

  领头的是个排长。他装模作样,拖长嗓音问到:

  “这铺里躺的是谁呀?”

  “我男人。”芝兰镇静而大方地说。

  尽管芝兰姑娘在敌人来之前已叮嘱得非常明确了,但此时听芝兰姑娘这样说,小李心里仍然难免有些突突突突地跳。

  小李咪着的双眼偷偷露出一个缝,瞥见此时的芝兰姑娘头上居然已打成了已婚妇女的盘龙结发辨,并换上了没有补巴的衣服,便心里完全明白:这是为了糊弄愚蠢的敌人啊!

  “胡说,我是本地人,前向又到过你们这里,你们都没有结婚嘛!”

  其中,一个歪戴帽子的士兵自作聪明地嚷起来,以为抓住了什么把柄。

  敌排长接着问:“你们好久结婚的?”

  “三月二十六。”芝兰的回话,有如刀砍斧切。

  “你是好久到这里来的?”敌排长一愣,连忙追问这敌士兵。

  “二月底。”这敌士兵答道。

  “混涨,你这龟儿子,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站在一旁沉默了一阵的冯大爷见状,立刻打园场说:“还是长官高见。”

  这对敌排长看来并不吃着套,立刻又追问冯大爷:

  “你这女婿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南部人。做盐生意来到我们村。长官呀,我只有这一个独生女,经远房亲戚介绍成亲的啊。这两天,我这女婿突然肚子痛,拉稀,吃药也没治好,恐怕是痢疾,有传染呵!”

  冯大爷的话,天衣无缝,似乎事情真正发生过呢!

  敌排长听说有传染,连忙用手捂住了口和鼻子。

  但是,敌排长仍不死心,只见他把嘴一努,刚才那个自作聪明的敌士兵立即心领神会,连忙揭开被子,吆喝着要小李站起来。

  小李呻呻唤唤,偏偏倒倒,装得活象个重病在身的人。

  敌排长和几个敌士兵在铺里反复检查。

  幸好,小李随身带的剥壳手枪早就顺手塞进茅草墙壁缝里了,敌人没搜出。

  经过一阵翻腾,没发现什么破绽。

  敌排长只得无奈地手一挥,带着这伙敌士兵灰溜溜地走了。

  敌人一走,小李迅速翻身下床,准备立即返回江东岸。

  小李正要说一番感激冯大爷父女俩的话,然后再告辞出门,却被冯大爷阻止了。

  冯大爷说:“您暂时还不能出门,还得睡在床上继续装病。因为,敌人还会杀‘回马枪’的,您这时还不能动。”

  果然,不大一会,敌排长带着几个敌兵又来到冯大爷父女俩住的这间茅草房的不远处的林边窥视。

  过了一个时辰,待冯大爷父女俩反复确认敌排长等敌兵确实离开后,小李才在冯大爷父女俩的掩护下,再次悄悄地潜至江岸,把西岸敌人的部署、火力、地形全部搞清楚,并绘成了草图。

  然后,小李带着草图,迅速地潜水返回到了江东岸的红军部队。

  江东岸的红军部队得到情报后,很快选择了有利于渡江的突破点,翌日即强渡了嘉陵江,摧毁了国民党沿江防线,击溃了敌军川江第五团,并生俘了敌团长白彪。

  渡江胜利了!老班长、冯大爷、芝兰姐的英勇形象,至此一直萦绕在红军战士小李的心中,并激励他在革命队伍中不断茁壮成长!

  注:作者翟峰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