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和城市的两极对立,谨防中国城市化的拉美病

2023-08-18
作者: 周伯通 来源: 兰香湾公众号

  毛主席以前说过,工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要一起走,如果农村崴脚了,就会造成城市病,它体现出来的特点就是农村会空心化,城市里工业向好的时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工业有衰退周期的,这个时候问题就出来了,就会产生很多失业人口,游离在边缘行业。

  拉美国家就是这样,他们在20世纪30年代搞工业,快速地推动了城市化,城市化率超过了欧洲,像巴西和阿根廷这种,都是过度城市化,导致了城市贫民窟非常庞大,这些拉美国家在经济改革中,重工轻农,工业质量搞的不怎么样,却加速了农业的衰败和落后。

  拉美国家的过度城市化的结果,像里约热内卢、圣保罗、波哥大、墨西哥城、布宜诺斯艾利斯、加拉斯加等成了世界出名的有组织犯罪和暴力活动猖獗的城市,哥伦比亚、萨尔瓦多、巴西分别是全球城市暴力犯罪的前三名。

  那拉美国家的城市病能不能解决,这个比较难,虽然拉美国家搞过土改单干,但是个体农户面临资金、技术、市场等重重困难,根本就做不了农业,养家糊口都难。后来政府就允许他们自由买卖土地,外国的资本大量进入拉美农村,这导致了一个现象,在城市里混不下去的人又回不了农村,而在农村干活的,也是给农业资本家打工,而且还不是长期工,是有活干就给钱,没活干就不给钱,农民连个长工身份都混不上,变成了短工,就在农村和城市来回穿梭、灵活就业。

  小农经济是不稳定的个体经济,一直这样搞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拉美农业交给资本家之后,尤其是交给了跨国集团之后,他们又不承担社会责任,导致了拉美国家的城市化,被人称之为“虚假城市化”,像巴西,自己根本就没有太强的工业,农业上又吸纳不了人口,自然就社会乱。

  毛主席当年思路是这样的,他说,几千年来都搞小农经济,也没见农民富裕,这条路在历史上反复证明了是走不通的,他就想走合作化的路子,农村合作化是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在农村搞城镇化,让农民没有必要去城里,就能安居乐业,另一方面是农村将来会成为城市工业化产品的市场。

  他说:“农业上大规模机器的使用,只有在农业已经形成了合作化的大规模经营的基础上才有使用的可能,或者才能大量地使用” 为什么我们的国产农机具产品远远不如国外,就是因为你生产出来没有用武之地,在2002年的时候,我老家农村耕地用的还是耕牛呢,三户人家买一头牛,我小时候放牛放的够够的,用的犁就是历史书上春秋战国时期的那种犁。

  现在谈集体,总是被人骂,有些事情不能忌讳去谈,要敢于反思总结。有些事可能看的太超前了,往往也难以在短时间看到效果,老百姓不理解也正常的。但是我们还得认真去思考,这个事情是完全错误的呢,还是做的太超前,或者哪些有可取之处,哪些应该摒弃?一说到集体,就说在一起吃大锅饭,又扯违反人性之类的话。

  毛主席在搞集体农业的时候还是比较谨慎的,在1953年的时候,他说:“做一切工作,必须切合实际,不合实际就错了。切合实际就是要看需要与可能,可能就是包括政治条件、经济条件和干部条件。”

  但为什么后来搞不下去?有人说,大锅饭没有积极性。但是把企业和农业送给私人了,给私人打工了,打工的人反而倒有积极性了,这是在逻辑上是解释不通的。我水平不高,只能理解为时机不成熟。要吃饱,一家两亩田就可以了,但是要吃好,还得走合作和集体的路,可能是因为在要吃饱的阶段,干了要吃好阶段的事情,于是群众不理解,等不及。

  我看了下如今比较富裕的农村,不仅仅江浙沪粤这些地方,云南、陕西、江西等地都有,他们走的也是“集体道路”,是毛时代的集体农业的升级版,我称之为“现代经济学下的集体农业”,比如江西的进顺村,该村在村两委的提议下,村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了对村集体经济实行社区型股份合作制改造的方案,将“股份制”与“合作制”有机融合,让村民人人持股、个个当家,每年村民股利分红300余万元,人均分红2000余元,户均分红7000余元,率先实现了村民社会统筹保险,解决村民后顾之忧。

  中西部地区不出去打工的富裕农村走的都是集体的道路,这解决了一个什么问题,一方面农民仍然是有产者,另外一方面实现了农业现代化,还衍生了很多乡镇企业,像陕西东岭村、云南福保村等等,虽然具体做法不一样,但是他们富的流油的前提是“集中力量办大事。”

  安徽的农村非常差,差到让人流泪的地步,可能是小岗村的光环太大了,让他们不敢去创新,至今还是“一包了事”,比如我老家的土地和水塘以及湖泊都承包给了浙江人,浙江老板一年能赚100万,但整个村子里人却都到外省打工去了,村集体只能收点承包费。

  听说安徽当涂县农村很富,被人称之为“全省农村首富县”,他们自己对外的总结是:“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强农业、美农村、富农民的重要举措。”这么好的做法,却很少有人报道,是不是觉得打脸“小岗村”了呢?我认为小岗村也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但是社会是向前发展的,不能一个举措能用百年吧?现在如果证明了农村集体的路有用,那么就大胆地去采用,至少我走了很多皖南农村,穷的要死的村子全部是搞单干的,这种村子配村长都是多余的。

  那么资本下乡能解决农村富裕问题么?解决老板富裕问题是可以的,但解决农民富裕是很难的,拉美十来个国家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没有必要再走一遍,拉美地区平均城市化率已达80%,造成大量城市贫困人口。这些人买不起住房,大都在城乡结合部抢占地皮,自行搭建简陋住所,逐渐形成大规模的贫民窟,这就是资本进农村搞出来的“城市难民”。

  有人疑惑了,发展农村要钱啊,要钱肯定要投资啊!投资和集体经济并不冲突啊,集体控股的混合制业态不是很正常的嘛,现在富裕的农村走的集体路,也接受投资啊,农民有拿钱投的,有拿地投的,也有外来资本投资的,不都是在村集体的管理下嘛!不是说一卖了之,一包了之,就能解决农村发展问题,

  农村的集体资产要惠及到每一个人,我们一定要明确国家属性,明确土地属性,然后才不会被西方人带歪,我们是人口大国,靠几个资本家是带动不起来的。印度现在在走财阀推动国家的路,要是几千万人口,印度早就腾飞了,就是因为他有15亿人口,几个财阀集团根本就推不动,印度财阀是非常有良心,也非常爱国的,但是没啥用,走美国式的路必然会一败涂地。

  天天争辩理论是没有必要的,喊口号也是没有用的,哪个地方的农村做的好,人人都富裕了,其他地方的村长过去取经就行了,但取经也要结合本地的条件啊,比如江苏的农村是靠工厂富裕的,你回家办厂未必行,很可能亏死你,因为你所在的农村没有江苏那边完整的工业链。像安徽当涂的一些农村是靠集体养殖水产富裕的,我的意思是要看你这个村子的资源是什么样子的,而不是一味地去学别的先进村,走集体路的大方向是对的,但村子里要搞什么致富,那是全体村民要思考的事情。

  通过集体化来改造耕地、兴修水利、集约化生产、让农村有个百业形态,这样农村就在本地城镇化了,农村的现代化对于国家安全来说,意义非常重大。你看看拉美国家就知道了,他们和美国关系还是比较好的,由于农村问题,国家就已经很乱,若是美国制裁他们,流动人口疏散不到农村,在农村没有落脚的地方,这些人口不都变成不稳定因素了么?

  集体经济重要的本质并非同吃同住同劳动,而是生产资料集体化和红利集体化,有些没脑子的专家总是吓唬人,说又要吃大食堂了,建议专家少说话,现在全国前100强的农村,没有一个是单干的,现代经济学下的集体,是多种多样的,比如有股权证的、有计划分配的、总而言之,社会主义属性是没有变的,这样的集体如今有很多村里已经走通了,大家就不用怀疑了。

  现在搞农村振兴很容易成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工业有能力反哺农村了,现在工业生产过剩,农村迎来了绝好的发展机会,只要村长有点脑子,农民的好日子很快就来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