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决战世界之巅,真正的大戏就要开始了


  

  中国人对美国银行爆雷现象报以极大的兴趣和热切的期待,但也有一些人在为美国的银行和金融现状提心吊胆。前者希望美国自爆而亡,少了一个非要遏制中国不可的美帝和一个世界的祸乱之源,于中国和世界都有好处。后者最怕美国不战自溃,他们还指望美国来拯救中国,要按照美国的意图重塑中国。

  这一次美国的金融问题这么引人关注,是因美国自从走上金融帝国阶段之后,金融就成了美国实力的最大象征,金融也成为美国收割世界财富的主要能力。通过降息和加息的美元流动性扩张与收缩实现财富转移,对这种美元潮汐机制,很多国家都心知肚明并深受其害,但就是一度找不到克制的办法。

  但是这一次,这个美元潮汐机制遇到了大问题大麻烦,要半途而废了。这件事的后果,对美国是很致命的。

  农业时代,主要依靠农业创造财富,满足人的生存需求。工业时代,主要依靠工业和农业,满足人的衣食住行,这都是社会运行最基本最基础的条件。但自从美国中低端制造业对外转移之后,美国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就大大减弱了,不足与亏空就依靠金融洗劫来弥补。

  这个阶段的美国就已经具备食利国家的典型特征了。很多美国需要的生产与生活资料美国并不创造,一部分就用印刷美元来交换,这就表现为美国的贸易赤字。贸易赤字对美国来说,跟其他国家还是不一样的,因为其他国家无法跟美国一样,多印刷点钞票就可以换取其他国家的真金白银的资源或商品。美国时不时以相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来指责中国,是典型的占了便宜还卖乖。

  但光靠货物贸易逆差,美国还有一大块亏空没有得到填补,就要靠美元潮汐这种周期性的财富收割。如果后者出问题了,那是相当要命的。得不到弥补的窟窿,总不能靠政府持续增加赤字和美联储开动印钞机堵上吧。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量要跟本国的财富制造能力大体匹配,才能实现资产负债表的平衡,保持币值和物价的大体稳定。

  金融创新毕竟代替不了实物创造,美国的金融衍生品的品种再丰富,规模再大,也不能用来解决美国人的衣食住行。马导师说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人类就是再发展一万年,这个论断也是成立的。瞧不起工人和农民,是要遭到惩罚的。一个社会文明的程度,首先要看工人和农民的社会地位。没有他们创造的物质财富,社会生存都是问题。还不明白这个问题的,可以去读读教员的书。

  这一次美国银行多家爆雷,对美国的最大冲击,还不在于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而是美国的金融收割能力差不多从此就废掉了。美国上一轮扩表四五万亿美元,这刚缩表五千多亿美元,就不得不重新开闸放水,而且一周时间就扩表近三千亿美元,一放水就是洪水级别。就目前这个状态,美国还要通过继续加息,抽干其他国家的流动性,挤爆其他国家的资产价格,先死的可能不是别人,而是美国。

  美国无法通过重新工业化恢复工业实力,如果金融进行财富搬家的能力再不行,美国人的心里会有多慌,我们是体会不到的。美国这样看起来强大到不可一世的金融帝国,终于在自己最擅长的金融能力方面暴露了致命缺陷。

  擅长刀剑者,不是死于刀剑之下,就必被刀剑所伤。

  美国是否会爆发金融危机?这个问题现在都已经没那么重要了。美元潮汐能力被废掉,即使不爆发金融危机,美国接下来的问题都不会小。长期的贫血不能通过这轮加息缓解一下,美国距离严重休克也就不远了。不爆发银行挤兑和金融危机,也会以其他形式的危机表现出来。

  实际上,美国现在的金融和经济问题比2007年要更严重得多,而且现在的很多问题都是那个时候没有得到解决而积累下来的。这一次如果美国监管部门跟过去一样的行动速度,大型挤兑现象可能早就发生,金融危机也早就爆发了。如果说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相当于地震震级的7.0,现在美国金融危机一旦爆发,震级至少从8.0起步了。

  

  现在的美联储主席,比2008年的前任要焦头烂额得多。

  2008年的美联储工具箱里还有压箱底的利器,可以大规模印钞给市场提供流动性。

  即使2020年美国遇到千股跌停,四次熔断的股灾,美联储只要行动迅速,依然有办法救过来,办法还是大规模的印钞放水。

  无论是2008还是2020年,当时的美国物价都比较低,所以放水空间还是有的。但到了2023年,美联储主席就不好办了。

  货币放水本来就差不多是美国经济的最后拯救手段了,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用,总有用到尽头的时候,搞得现在继续放水,就没那么简单了。现在美国面对的可是四十年以来最严重的通胀。通过一年八次的暴力加息加缩表,也才能把CPI从峰值的9.1%压到6%,而环比还在增加,反弹随时都可能发生。

  现在的美国,左边是银行爆雷,右边是严重通胀。

  继续加息,向左的尽头是银行业挤兑成风,金融大地震爆发,有可能埋葬美国的现行金融体制;停止加息继续货币放水,向右的尽头是社会危机,老百姓因严重而持续的通胀生计艰难,就有可能出陈胜吴广。

  美国政府财政已经年年亏空和赤字,就靠美联储放水撑着,美联储承担最后拯救者的角色。现在美联储都变成问题了,美国未来靠谁来扮演拯救者?

  多亏美国还有一项能力没有严重削弱,那就是美国的舆论能力。依靠这个,美国的制度自信还不至于马上崩溃。为此,从美国的财政部长到带头出资300亿美元拯救美国第一共和银行的华尔街几大银行,都要声明肯定美国金融体制的先进性。

  如果制度自信都没了,美国的大动荡马上就会到来。

  即便美国的舆论机器还能为美国继续维稳一段时间,也阻挡不了美元已经从“美国的货币”“别人的问题”,变成了自己的问题。

  美国的舆论机器可以糊弄自己的老百姓,但糊弄不了美国的精英。所以,即便美联储一周开闸放水三千亿美元,都没有阻止银行股被继续做空。华尔街大银行出动三百亿拯救第一共和银行,反弹依旧昙花一现。

  聪明人已经看到美国问题的严重性。美国金融的信心,从美国内部、从美国精英层,就开始动摇了。

  聪明人可不只是在美国,世界其他国家也在研判美国的问题。世界对美元的信心也在加速衰减,世界的去美元化又会加速了。

  3月16日《光明日报》报道一则消息称,中国进出口银行与沙特国家银行已经达成首笔人民币贷款协议,并且已经落地执行。这涉及到中国与沙特签署的一揽子大合同34个项目的货币结算问题,这笔贷款就是为中沙项目合作使用人民币结算铺路的。

  未来,距离沙特的石油人民币结算越来越近了。美国银行自己接连暴雷,沙特等国家还敢放心地使用美元进行人民币结算?接下来,恐怕不是中国着急,而是沙特着急推动石油贸易人民币结算了。

  在沙特之前,已经有俄罗斯冲刺在去美元化的最前列、委内瑞拉不但自己也开始用人民币结算石油对华出口,而且还呼吁全球石油国改用人民币计价、交易、结算石油。伊朗受到美国金融体系的制裁,扩大人民币结算已经是必然的选择。中东地区,还有一个阿联酋对华贸易很早就使用人民币结算了。连本国领土上还有美国驻军的伊拉克上个月都发布声明,允许以人民币直接结算该国对华贸易。

  有这些能源国家带头,去美元化的趋势还能挡得住吗?不光是这些国家,德国、英国、日本、越南、新加坡、加拿大等至少50个国家已经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去美元中心化。

  银行暴雷之后呢?去美元化只能加速进行。

  既往皆是序章,真正的好戏就要开场了。美元的衰落可能要经历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但是美债的流动性问题,可以让美国现在就难受。

  美国国债的70%是美国自己消化的。美国政府债务已经31.5万亿 美元,未来国债的消化能力就要面临更大的考验。世界的去美元化进程,也必然伴随着去美国国债。

  这一次美国加息如果被提前终止,没有补上的巨大亏空决定了美国政府发债的规模会加速度膨胀。实体经济的亏空,只能通过美国政府更大的赤字货币化来解决了,面对规模继续扩大的美国国债,美国国内要消化更大的比例,美元流动性危机还远吗?

  不但如此,随着美元继续放水,美国通胀也会更严重。

  赤字问题终究会让美国窒息。

  我们说到的这些问题,比如美联储放水太多、通胀严重,说到底,朔源后的深层次原因不就是美国出现了经济赤字吗?

  其中的财政赤字太大引发的问题最严重。中央政府出现财政危机,这个国家的强盛还能持续很久吗?要不是美国发明了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游戏,靠货币放水延缓财政危机的爆发,财政问题早就演化为美国的整体危机了。

  但当货币放水也遇到了天花板,美国的问题何解?还未挥动镰刀正式开始收割,自家的房顶就先被炸了个大洞。而且,从此之后,这把镰刀恐怕就对外卷刃,对内锋利。想割别人,就要先割伤自己。

  这个场景,想想都很有意思。天道好轮回,终于等到了今天,美国武力值最高的金融,要变成美国最大的短板了。

  

  美国还有什么办法自我拯救?我们发扬雷锋精神,帮美国做个梳理。

  按美国的常规做法,要在世界几个资金比较集中的地方搞事情,驱赶资金回美国。美国已经在欧洲引爆了俄乌冲突这个火药桶,欧洲盟友的表现不够给力,制裁俄罗斯,自己先快顶不住了。此时要是再在中国边上引爆一个,美国又怕自己东西两线作战,顾此失彼。

  而且,美国还要担心中东被人做局。沙特和伊朗这两个千年冤家可都在中国的撮合下,实现了和解。美国在中东的存在,正要面对一场大考验。如果中东穆斯林国家团结起来,至少不内讧,美国在中东的安全布局就面临着倾覆的危险。而且,这才刚刚开始,东方神秘大国的军事力量还未真正向该地区投射。

  中国人擅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攻其之必救,这些策略早就耳熟能详了。

  美国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在我看来也是可行性最大的。就是让欧洲先引爆金融危机,把欧洲海量的资金逼到美国,接盘美国的资产。上周瑞士信贷爆出问题,美元指数和美国国债价格就立马上升,说明已经有资金在从欧洲流向美国。

  欧洲和美国恐怕要先倒下一个。美国不把欧洲先放倒,自己就要先残疾。

  聪明人还会给美国出主意,实在不行就没收中国在美国的资产。这个念头美国人动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耶伦参与的听证会,再次有议员提出这个建议。

  对此,我们确实也要引起足够的警惕,但美国要下这个决心也不是那么容易。这种做法的代价,就是美国和美元的信用值迅速归零。

  美元这种信用货币就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没收其他国家的在美资产,这个来钱倒是快,但副作用也大。看看冻结俄罗斯资产的反噬力有多大?

  所以懂金融的耶伦苦口婆心给国会议员进行金融知识启蒙,解释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美国不是不想动手抢中国的在美资产,但这种明目张胆的不加掩饰的抢劫,除非下决心不要美元地位了,才可以下这个决心。

  美国可是几乎没有外汇储备的,如果没有了美元的地位,美国哪来那么多硬通货,进口所需的工业品和日用品?

  美国最想收割的当然是中国,但是中国的金融项目没有放开,美元潮汐那套难以奏效。但美国确实也没有放弃直接明抢的念头,丫一直在想办法制造理由和借口。很多人都在担心美国挑起台海冲突,发动盟友按照制裁俄罗斯的方式,针对中国来一次组团抢劫。

  对这些风险,我们不得不防,需要提前,而且要加快做好防火防盗防抢劫的准备。

  还有一个办法是对外发动军事战争。历史上,列强遇到内部难以解决的危机,就对外发动军事战争。但这个时代,对于美国,这个选择更多只有理论上的可行性了。美国现在这个财政状况,是打不了大规模军事战的。战端一开,要么美国财政先内爆,要么印钞填财政窟窿,让恶性通胀淹没美国。此路很难走通。

  你看我们梳理半天,美国最可行的只能先把欧洲整趴下,吸欧洲的血缓解一下自家的问题。对小日子小西八当然也可以剪剪羊毛,都是美国驻军的地方,薅点羊毛,也不难理解;但不能薅多了,还要指望它们在需要的时候冲到前面遏制中国呢。而且,日本负债率都是美国的两倍了,已经被薅过的羊了,已经没有多少羊毛了。

  

  美国这样左冲右突,活路和生机到底在哪?

  如果以上办法都走不通,我们也不能说美国全无希望了,美国其实还有两个希望:

  第一个比较好理解。就是寄希望于精神美国人,让目标国家不战而溃,就跟苏联那样。看看中国现在的舆论场精神美国人多么猖獗,就可以推测他们背后的势力有多强。不能放松对这种可能性的警惕。

  第二个乍听不大好理解。美国需要先死一次,才能找到生机。

  但其实也不难理解,美国需要先让资本主义的美国死了,才能找到上岸的机会。目前的制度下,问题是无解的。

  那些指望chatGPT救美国的还是先省省吧。这个技术有没有发起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能量还存在争议,即使有,这样的颠覆性技术对美国的资本主义会是致命的打击多于救助。

  道理我们在上一篇也分析过了。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不妨再多说几句。

  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是通向共产主义的的生产力代表。

  五年前,刘强东在一个采访中说过这样一段话:

  过去很多人都觉得共产主义遥不可及,但是通过这两三年我们的技术布局,我突然发现其实共产主义真的在我们这一代就可以实现。因为机器人把你所有的工作做了,已经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政府可以分配给所有人,没有穷人和富人,所有公司全部国有化了,中国只需要一家电商公司,销售公司就可以实现了。没人再为物质去工作,大部分为精神,为感情去奋斗。人类可以享受,或者可以做点艺术性的、哲学上的东西。

  刘强东说的这段内容,跟马恩导师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这段话是不是很像: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

  对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chatGPT这样的技术如果能替代大多数脑力工作者的工作,同时传统工业化的升级已经可以替代大多数体力劳动者的工作,如此,不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可以进一步缩小,乃至最终消失,还可以通过缩短必要劳动工作时长,甚至一周一8小时工作制,就可以保证社会在生产,其他时间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对资本主义来说,这样的技术就是一场噩梦。资本只关心利润,新技术的应用必然会产生从脑力劳动到体力劳动的全面替代,即便技术进步和产生一些的分工和岗位,都无法弥补失去的岗位数量,失业问题会严重到资本主义难以承受的程度。这个现象其实已经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应用,而体现出端倪了。只是临时性就业岗位的显著增加,掩盖了失业现象的加重。

  现在不是已经有精资们在用失业的压力恐吓打工人愉快接受996了吗?内卷在资本主导的秩序中是注定无解的,美国高科技头部企业的大裁员现象,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而且随着技术越来越先进,内卷会越严重。

  技术越先进,在不同制度下,给大多数普通人带来的差异就越大。普通人想通过个人奋斗,实现阶层跃升,概率会越来越小。

  

  做一个中国人,还是很幸运的,生活在一个中国国力上升的时代。美国人这种感觉到国家衰落而又无力的感觉,是我们一百多年前的前辈们所经历的。

  美国的衰落,会带来怎样天崩地裂的结果?我们大家都要把身体养好,争取都能看得到。

  我们当然不是把中国发展的希望都寄托在美国的衰落上,关键还是做好我们自己。

  美国的盛极而衰,已经雄辩地告诉我们资本主义道路不通,以后还是不要以美国为师了。很多所谓的体制先进性,不过是金玉其外。真正有先进性的技术,美国就跟防贼一样防着我们,给多少钱都要禁止出口。

  美国今天的银行暴雷问题,沿着因果链分析,两个问题是始终绕不过去的:一是去工业化,二是贫富悬殊。

  这两个问题又是美国的体制演化的结果,无法避开。

  你看,很多问题的终极原因分析来分析去,还是在体制层面,在于制度。西方经济学的拥趸们,自然不肯承认是美国的制度腐朽了。

  不管是“四个自信”还是“五个自信”,关键还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这是中国一百多年寻找各种道路之后做出的最优选择。中国就是依靠社会主义,迅速实现工业化,实现了自立自强。没有彻底资本化,没有跟美国那样资本失去了约束,是中国最大的幸运,决定了中美一个向上、一个向下的不同走向。

  我们同样面对很多棘手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很少是通过增加社会主义因素而无法得到解决的。世界形势已经演变到这样的阶段,把问题已经简化为:我们只要自己不犯颠覆性错误,坚持制度的底线不动摇,一切外部挑战和遏制手段都无法阻挡我们向着目标前进。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