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马克思对“犹太人”的评论

2023-10-17
作者: 胡懋仁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标题中的“犹太人”加了引号,意思是这里所说的犹太人不是指一个民族,也不是指普遍意义上的犹太人。马克思在这里所提到的犹太人,是犹太民族中的上层有钱阶级,特别是那些掌握金融资本的有钱阶级。

  这次巴以冲突严重爆发以来,国内网上的评论实在是五花八门。对于以色列,对于犹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观感,意见也很不一致。不过。我想起马克思曾经有一篇文章,名为《论犹太人问题》,于是找出来读了一下,发现其中有些观点还是很有意思的。

  巴以冲突,是民族冲突,但又不仅仅只是民族冲突问题。毛主席说过,民族斗争,说到底还是阶级斗争问题。对于犹太民族,自然也是划分为阶级的。犹太复国主义的背后,是犹太金融资本。犹太复国主义的政治主张,符合犹太金融资本的利益,而犹太金融资本,就肯定出大价钱来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在这个过程中,犹太金融资本,与美国的大资本财团的利益也是很接近的,因此,美国也通过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来讨好犹太金融资本。

  以色列的普通民众,并不都是支持犹太复国主义那么极端与疯狂的观念和做法的。被刺杀的拉宾就代表着这部分以色列犹太人的利益和愿望。拉宾发现,以色列就是再强,要想用武力征服巴勒斯坦人民是不可能的。拉宾认为,还是要巴以两个方面通过谈判协商,寻找一个和平解决问题的方式,最终才能让双方都能受益,这块地方才有可能获得持久和平。

  然而拉宾的主张违背了犹太极端主义者和犹太金融资本的利益。拉宾即使没有被那个犹太极端分子枪杀,犹太金融资本也不会允许拉宾活下去。拉宾的悲剧是以色列的悲剧,也是犹太民族的悲剧,当然也是中东地区人民的悲剧。

  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中写道:“我们不是到犹太人的宗教里去寻找犹太人的秘密,而是到现实的犹太人里去寻找他的宗教的秘密。犹太教的世俗基础是什么呢?实际需要,自私自利。犹太人的世俗礼拜是什么呢?经商牟利。他们的世俗的神是什么呢?金钱。

  ……犹太人的解放,就其终极意义来说,就是人类从犹太精神中解放出来。”(《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一卷/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2,第49-50页)

  马克思的意思是说,犹太人的很多生活方式和文明习俗,基督徒都不太了解。所以布鲁诺·鲍威尔认为,要想了解犹太人,就要先了解犹太教。但是马克思不这样认为。要了解犹太人,正确的方式不是去了解犹太教,而是要从现实生活中的犹太人中去了解犹太人。犹太人中的有钱阶级,正是贪婪和自私的突出写照。那么看看今天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即以色列国家中的极端主义者,与世界各地的犹太金融资本财团,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就是如同马克思所说的那个样子的吗?

  在马克思看来,犹太人要想获得真正的解放,那就是和全人类的解放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这种人类的解放,实际上就是从犹太精神中解放出来。那么什么是犹太精神? 马克思的意思就是指犹太资产阶级那种贪婪、自私等一切资产阶级都具备的无耻和令人憎恶的精神,是剥削和压迫广大劳动人民的意识与观念。

  当年,联合国通过在巴勒斯坦地区分别建立阿拉伯国家和犹太国家的决议之后,阿拉伯国家认为这个决议不公平,对以色列发起了战争。这就是第一次中东战争。在战争初期,阿拉伯军队略占优势,打得以色列军队节节败退。美国一看这不行,立刻呼吁双方停火。同时美国要求英国把在阿拉伯军队中的英国军官全部都撤出来,不再指挥阿拉伯军队去打击以色列。美国用了这个缓兵之计,利用停火的间隙拼命武装以色列,用最先进的武器和大量的军火来援助以色列。结果以色列后来违反停火协议,对阿拉伯军队展开反攻,获得大胜。于是以色列就把联合国规定给阿拉伯建立国家的土地中的一大部分强行霸占,极大地扩大了以色列的国土面积。

  后来,爱因斯坦给以色列第一任总统哈依姆·威兹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爱因斯坦写道:“我最大的悲伤是看到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所做的事和纳粹对犹太人所做的事一样。”信中还说:“如果我们无法找到与阿拉伯人正当合作、真诚对话的途径,那么我们就没有从过去两千年的痛苦中学到任何东西,而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痛苦也是咎由自取。”我们今天来看爱因斯坦当年说过的话,是不是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安和焦虑?

  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属于叙利亚领土的戈兰高地。金一南教授说,他在以色列去看了戈兰高地,陪同他们的是一个以色列的退役旅长。那位退役旅长指给金一南教授一行人说,这个地方有一条公路,公路的东边现在属于以色列,公路和西边现在属于约旦和叙利亚。但在公路的西侧有一个小村庄,现在属于以色列。金一南教授便问,在公路西侧不是应该属于叙利亚吗,旅长说,因为这个村庄有温泉。以色列人喜欢泡温泉,所以我们就把它拿过来了。旅长还说,远处有两座山,也在公路西侧,现在也是属于以色列。金一南教授问,那又是为什么?旅长回答。以色列人喜欢滑雪,而以色列原来没有可以滑雪的大山。这两座山恰恰有雪,所以我们把它们也拿过来了。

  看到了吧?在那位退役旅长不紧不慢,似乎非常从容的回答中,我们看到了犹太资产阶级的贪婪和无耻。我想要的东西,我就一定要得到,无论通过什么方式,我都要拿到我想要的东西。至于别人,不管这些地方、这些东西是不是原来都是属于别人的,这都不重要。我只要拿到我的手里,这就足够了。那个所谓别人,在这些犹太资产阶级眼里,根本就无足轻重。不仅别人的权利在他们眼里无足轻重,而且别人的生命在他们的眼里同样也无足轻重。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犹太有钱阶级的自私自利。

  马克思还说:“犹太人用犹太人的方式解放了自己,不仅因为他掌握了金钱势力,而且因为金钱通过犹太人或者其他的人而成了世界势力,犹太人的实际精神成了基督教各国人民的实际精神。基督徒在多大程度上成为犹太人,犹太人就在多大程度上解放了自己。”(同上,第50页)马克思在这里使用“解放”这个词汇是带有讽刺意义的。所谓犹太人用犹太人的方式解放了自己,就是指犹太的金融资产阶级用金钱来掌控这个资本主义的社会,从而让犹太人看上去不那么爱到基督徒的歧视了,似乎犹太人就可以扬眉吐气了。而当所谓的基督徒也像犹太资产阶级那样疯狂的追逐金钱和私利的时候,犹太人也就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解放。因为基督徒们成为犹太所追逐的金钱这个宗教的信徒。而金钱这个宗教也正是犹太资产阶级信奉得最虔诚的宗教。

  马克思还说:“金钱是以色列人的妒忌之神;在他面前,一切神都要退位。金钱贬低了人所崇奉的一切神,并把一切神都变成商品。金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的、独立自在的价值。因此它剥夺了整个世界——人的世界和自然界——固有的价值。金钱是人的劳动和人的存在的同人相异化的本质;这种异己的本质统治了人,而人则向它顶礼膜拜。”(同上,第52页)

  这就是所谓的金钱拜物教,也可以说是货币拜物教。当然,近代西方资产阶级都是这个拜物教的信徒,而创始者恰恰就是犹太人的资产阶级,特别是那些放高利贷者。

  今天,我们看看马克思当年对犹太资产阶级的分析,再来观察今天的以色列的统治者,观察美国帝国主义与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联系,看看他们共同的行动和目的,就不难看出这个大量吞噬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鲜血的恶魔的凶残。

  美国有其自己的金融资本,而美国的金融资本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在美国的犹太金融资本所掌控的。美国的金融资本与犹太金融资本几乎融为一体。所以美国如此强硬地支持以色列的极端主义,蛮横地扼杀任何在巴以之间实现和平的希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