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胡先生不装了!


  胡先生终于憋不住了,来了一篇奇文,叫做《从<我本是高山>被围攻,看网上“极左”声音膨胀》,在胡先生眼里,所有不喜欢这部电影的,都成了“极左”。

  我建议胡先生最好看着党旗、摸着胸口的党章、背诵一下入党誓词。

  胡先生虽然退休了,但还是党员,党员就要讲党性,讲原则。

  我不知道胡先生看过这部电影没有,如果看过还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只能说明要么需要去看看眼科,要么需要回到小学去重修语文,提高阅读理解能力。

  如果胡先生没有看过就贸然站队拉偏架,那么就请胡先生背诵《反对本本主义》中的这么一段:

  “你对于某个问题没有调查,就停止你对于某个问题的发言权。这不太野蛮了吗?一点也不野蛮。你对那个问题的现实情况和历史情况既然没有调查,不知底里,对于那个问题的发言便一定是瞎说一顿。瞎说一顿之不能解决问题是大家明了的,那末,停止你的发言权有什么不公道呢?许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这是共产党员的耻辱,岂有共产党员而可以闭着眼睛瞎说一顿的吗?”

  胡先生说《我本是高山》中讲了张老师创办学校时党员宣誓的场景,但胡先生却不肯告诉大家这一幕被鸡贼地使用背景音乐直接掩盖,“隐入烟尘”,根本感受不到那种庄严和神圣。胡先生如果真的看过张老师的纪录片 就该知道,张老师不止一次强调过,她坚持这一切的根本动力,就是她的信仰,她对共产主义和天下大同的追求。

  张老师召集党员开会,在黑板上画上镰刀锤子,唱国际歌,重温入党誓词,所有人都流泪……这个场景,是激发整个队伍干下去最关键的一瞬,是这个事业的“点火时刻”,不讲这个,就等于没拍这个电影。

  如果胡先生还坚持你的观点,认为自己说的就是真理,那么我建议你现在就去云南,站在党旗下,看着张老师的眼睛讲——“《我本是高山》拍的好,真实还原了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

  胡先生一惯和稀泥,但他这次的文章直接撕下了假面具,展现了他的凶狠和冷酷,他给批评这篇文章的大众扣上了“极左”的帽子,这是个政治术语,一般来说,整天把“极左”挂在嘴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对党和国家充满极度的恶意的人,比如那些公知和恨国党,今天胡先生也用上了这个词.......群众要求一个描写真人真事的电影尊重事实、实事求是就成“极左”了?

  也就是说,今天,这个退休总编不是来讨论问题的,而是来“整人”的。

  所以,大家看见了吧,那些平素装得“温和”、“慈爱”、“德高望重”的前辈们,骨子里到底是什么人?那些真正在历史上利用权力和手腕整人、害人,不择手段下死手,事后又装“温和派”、“受害者”的,是什么人?那些喊着高大上的口号,口口声声“邪不压正”的,又是什么人?

  胡先生一贯以来喜欢扛“改革开放”的大旗压人,只要他不认同的观点,他就扣上“反对改革开放”的帽子,这是真正的恶毒,试问,今日之中国有谁不支持“改革开放”呢?

  但在胡先生看来,你反对贪官、反对不法企业家、反对叛国者、反对文艺界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垃圾电影……你就是“反对改革开放”!

  这样的大帽子,是可以杀人的。

  胡先生喜欢谈改革开放,我也喜欢谈改革开放,如果你真的拥护改革开放,拥护“市场化”、“公平竞争”,那就应该让那些文艺圈、娱乐圈、教育界靠着特权、人脉、资源、祖上恩荫尸位素餐、躺着数钱、近亲繁殖、吃人饭不干人事的“二代”、“学阀”、“导演”、“作家”们滚出去啊!

  他们这些年除了垄断资源、空耗钱粮、拍烂片洗脏钱、欺下瞒上、夹带私货、损害主旋律的口碑、毒害下一代……又为中国的文化创新和经济发展带来了什么?

  再比如说胡先生你,真拥护“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话,你这种靠特权、资源、退而不休、变公为私的“前总编”,就没有资格在互联网上呼风唤雨,如果你失去这一切,以普通人的身份,以你的水平放在“自由市场”上接受读者的检验,你还有什么竞争力?

  真拥护“改革开放”,你就不该存在。

  所以,胡先生根本就是假装关心市场经济,假装爱护民营企业家。

  “嘴里吃得着肉,心里还保持着不忍人之心,又有了仁义道德的名目。不但骗人,还骗了自己,真所谓心安理得,实惠无穷”——还是周先生最懂胡先生。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