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把握大势!霸权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还是越来越难过?


  最近一个时期,有关霸权是不是走向衰落的问题讨论得很热烈。窃以为,这实在是一个宏大的战略命题,论述这一命题所需的理性高度与思想深度,恐怕等闲难以企及。但是,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宏观战略背景下,这一命题的现实意义又十分重要,关乎反霸斗争的前途与信心,因此迫切需要加以深入的讨论研究。为此,我们不妨换一个视角,以小见大、以简驭繁,那就是认真琢磨一下,霸权的日子究竟是越来越好过,还是越来越难过?把这样一种表面化、趋势性的东西搞清楚,未尝不是一种有益的探究。

  从这样的视角出发,我们认为,当前与今后一个时期,霸权主义突出表现为如下三种状态:

  一、压力巨大

  从现如今霸权赋予自己的战略任务上看,压力可谓空前巨大,其程度远超过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

  一是要打赢当下的俄乌战争。如果这场战争以俄罗斯的胜利而告结束,那么不仅是霸权在欧洲的前途黯淡无光,而且遏制打压俄罗斯的任务更将岌岌可危。可以预计的是,继乌克兰泽连斯基政权之后,还将出现类似一系列倒霉蛋,俄罗斯将一个接一个地收拾其周边的霸权走狗。所以,对美国而言,即使不能赢得俄乌战争将俄罗斯彻底击败,至少也应以打成平手的局面而结束这场战争,否则就要有种种不堪承受的后果。

  二是要赢得针对中国的“战略竞争”。美国已经发动了这场浩大的“新冷战”,这场新形态的战争已经在一些领域及要点节点上开打并打得相当火热,既然发起者将其定位成“战略竞争”,那么这场新冷战注定就是全面与深刻的战略性较量,就必将呈现全面、全方位和全过程的特点,也就是说,将涵盖一切领域、动用一切手段,将全球各地都卷入裹挟进来。“战略竞争”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焦点是经济战争,中美双方将围绕经济与科技实力的高下进行激烈的争夺,展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经济主战场之外,中美战略竞争还将向纵深与更高层面发展,任何人都不要以为这场战略竞争能够按下暂停键或者通过人为踩刹车而放慢放缓。事实上,开弓没有回头箭,它只能以加速度的状态向前突进,必将从一个主战场打到另一个主战场,直到最后决出输赢胜败。这对中国是空前重大的挑战与考验,对美国也同样如此。

  三是要压制朝鲜、伊朗等具有强烈反美倾向的国家,使之不能给霸权秩序造成局部性颠覆与区域性重创,还要搞定土耳其这样的“盟友”,使之不能裂变成霸权同盟体系的内伤。这其中伊朗的成长壮大尤其可怕,展望未来,一旦伊朗发展成为有核国家,对霸权而言就是灾难性的后果,就将在一定程度上将霸权逼到了新的侵略战争的悬崖边上。

  四是要控制其他许多新兴国家使之不能脱离霸权的既定轨道。这些国家包括巴西、南非、沙特、阿根廷、印尼、泰国等,当前表现比较突出的是沙特与巴西。沙特同伊朗实现外交和解了,在美国与伊朗严峻对峙的时候沙特这样干,简直等于在打美国的脸。巴西卢拉政府同中国关系走近,热衷于搞“去美元化”,也等于是直接往美国脸面上招呼。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就将出现大范围、大面积的塌方。这也是美国所必须遏止的发展态势,但同样也是说起来容易而已。

  二、优势丧失

  霸权帝国历来都把优势视为生命线,失去优势就失去了一切。美国霸权也是这样,在霸权的词典里,并不是直接向美国发动进攻才是威胁,只要动摇或挑战美国的优势,不管发生在什么领域,出现在什么地方,一概都是对霸权的挑战。这就是美国霸权历来大叫大嚷别人威胁自己而从来不承认自己威胁别人的原因。

  霸权对优势的争夺没有止境。冷战时期,面对势均力敌的战略对手,霸权所争夺追求的目标是相对优势;冷战结束之后的一个时期,霸权获得“一超独大”的特殊地位,霸权又将目标指向“绝对优势”;在已经获得绝对优势的基础上,挟颜色革命与普世价值之威,霸权体系进一步扩张发展和做大做强,美国更进一步把目标指向了“极端优势”,一时间,什么“一小时打遍全球”、“由海向陆”、“零伤亡战争”之类的叫嚣铺天盖地,大有鲸吞一切的势头,其御用文人甚至一度宣告“历史的终结”。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的时光过去了,天地翻覆,不但现如今的世界已完全不是霸权想要的样子,更严峻是霸权自身也都岌岌可危了,其中突出的就是霸权的优势地位。面对霸权自己所定义的对手,现如今美国不要说“绝对优势”、“极端优势”,甚至连“相对优势”都朝不保夕,都需要拼命保护了。实际的情形是,霸权能够确定和确保的,只剩下一些不对称优势,譬如全球军事基地配系优势、军事同盟集团优势、旧式军事打击体系优势等,而在经济力量、新质军事力量,现代高边疆等方面已经并不具有明显的优势,今后能不能保住上述这些相对优势,也都已经出现危机的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霸权帝国内外矛盾凸起跌宕,呈现复杂交织的发展势头,突出地表现为如下三种矛盾:

  一是全面与重点的矛盾日益尖锐

  从本性与本能出发,霸权要全面控制世界,需要面向全球发动全面进攻,冷战后一个时期就是这样,霸权不但将其力量投放到中东、巴尔干等热点地区,而且还深入阿富汗、中亚等遥远偏僻的地方,摆出一副战略上全面进攻的架势。当此之时,霸权帝国简直就是想打谁就打谁,看谁不顺眼就打谁,完全不可一世了。

  这样的全面进攻现如今已然难乎为继。霸权新的全球战略瞄准了几个重点对象,即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等,似乎有改全面进攻为重点进攻的趋势。果然如此,那么这样的转折与转型倒也符合正常的战略逻辑,也符合全球战略形势发展的实际。一切有理性的战略家们都明白这一点,白宫当局当然也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但问题在于,霸权的野心没有止境,也无法自我遏制、自行约束,从来都只能膨胀而无法收缩,正因为这样,所以美国的全球新战略尽管突出了重点,但在实际行动层面仍然实施全面进攻。譬如在美洲致力于搞垮委内瑞拉、古巴,极力控制巴西、阿根廷;在中东仍然想推翻巴沙尔、颠覆伊朗,还要控制土耳其、沙特;在欧洲要推动北约继续东扩,同俄罗斯打代理人的战争;在非洲要进行拉拢争夺,等等。

  由此一来,霸权的重点进攻就大打折扣,就同全面进攻之间出现了内在冲突。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未来霸权还不得不继续四处插手、到处侵略,因此其全面与重点的矛盾必将日益尖锐。

  二是野心与实力的矛盾更加突出

  无边无际的野心之下,战略实力不足的矛盾就凸显了起来。其实,如果就单一个体而论,霸权的战略实力无与伦比,但问题在于,霸权的实力要分散到各个方面,要紧盯死守全球越来越多的危险对象与危险要点,这就麻烦大了。譬如,美国要在支持乌克兰同俄罗斯打代理人战争的同时,还要支持和武装台湾,一旦这里发生事变,还要进行武装干涉,要为此做好相应的军事准备,在日本、菲律宾、南朝鲜等地做好布局与储备,这样一来,力量就一分为二了。此外还要准备同朝鲜、伊朗打仗,叙利亚等地还不时燃起战火。凡此种种,都分散霸权的资源与实力,使其野心与实力的矛盾更加突出了起来。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人们看到,现如今美国的军费已经接近8000亿美元,占全球军费的40%,尽管这样,其统治集团仍大叫大嚷说军费不足,还要继续增长。照此趋势,未来美国的军费很可能要突破万亿美元的大关,要超过全球的50%。即便如此,也未见得能满足其野心欲望,一届又一届的白宫当局比业绩、看战果,推动霸权战车无限狂奔,而美国经济已经不堪重负,完全支撑不起来这样巨大的消耗。由此一来,霸权纵欲而亡的前景就隐约可见了。

  三是内部狗咬狗的矛盾将日甚一日

  上述日益尖锐突出的矛盾催化助长了霸权统治集团内部的撕咬倾轧。尽管他们的总体目标一致,都是要维护美国世界霸权统治地位不动摇,但在具体战略策略取向和利益关系的取舍上,霸权统治集团不同派别之间产生了尖锐的对立,现如今已发展到水火不容的程度,这就是一些专家学者所说的政治极化与撕裂。其实,这是外部矛盾引发内部纷争的典型,古代的罗马帝国是这样,后来的大英帝国是这样,现如今所谓的“民主”国家也难逃此劫。

  当下特朗普集团与拜登集团的纷争集中地展现了霸权统治集团内部狗咬狗的发展态势,按目前的情形,他们之间的这种撕咬注定要持续到2024年大选的那一刻。但任何人都不要以为2024年大选之后这种撕咬就不复存在了,其实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国内外各种危机与困境的冲击催化之下,霸权内部狗咬狗的争斗将日甚一日,未来是不是有可能导致内战或分裂,都在所难言。

  三、出路逼仄

  任何当政者都有其自己的事业,白宫的主人们最大最要紧的事业就是美国的全球霸权。美国的全球霸权发展到上述这样的状态,霸权统治者正在急切地寻找出路,急切地想要赢得新的胜利,但是,行之有效的出路办法却相当逼仄,过去的那一套都越来越失灵时效了。

  其一,政治手腕日趋没落

  玩政治,从政治上搞垮对手,这一度是西方国家得心应有的把戏,也曾是霸权横行世界的利器。当此之时,颜色革命风云激荡,普世价值滚滚如潮,大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架势。与此相对应,则是美国民主制度大放光明、魅力无穷,不但政治上高人一等,而且在道德与道义上也成了全人类理所当然的教师爷。

  正所谓物极必反,西方政治战争也是这样,充分而到位表演之后,水落石出、光环褪尽,其本来名目就暴露在了世人面前。人们终于发现,所谓的民主、人权,其本相丑陋不堪、十分龌蹉,这个东西所塑造的社会生态肮脏而恶劣,奉行普世价值的那些后起国家大多都没有因此得好、走上正道,不仅如此,现在就连这个东西的策源地自己也丑态百出。近年来,美国一直在演绎着混乱动荡的民主战争,演绎着这一战争之下的政治极化与社会撕裂,尽管现在还不好说霸权在政治上已经破产,但在道德与道义上已完全失信,再也没有什么说服力了(参阅笔者2017年文章《美国的政治与战略信誉濒临破产》)。如此一来,霸权的政治号召力、凝聚力与影响力就发生了严重的坍塌,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争霸世界的一个手段、一条出路。

  其二,经济手段日益萎缩

  霸权争霸世界的另一个重要手段是经济。这其中包括贸易关系、生产技术和金融体系。曾几何时,“经援”与“军援”是霸权经略全球的两根大棒,很多时候“经援”比“军援”更加灵光见效。但现如今人们发现,“经援”这个词早已销声匿迹,除了上点年纪的人还有印象之外,年轻一点的都不知道美国还曾有这一手。现在,霸权的经济手段能用管用的不多了,主要局限在制裁上,动辄使用制裁手段,今天制裁这个,明天制裁那个,已成了霸权肆虐的常态。但迄今为止,并没有哪个国家因为美国的制裁而垮台或趴下。这些被制裁的国家肯定存在困难,但都能挺过来,并且还增强了抵抗力与免疫力,而霸权并没有收获到预期的效果,所得到的只是敌意与仇恨。这些敌意与仇恨长久积攒起来,最后必将变成埋葬霸权的火山喷发。在制裁之外,霸权还在用美元来剥削世界,通过烂印滥发美元的方式对世界各国“剪羊毛”。但这样的卑劣的行径没有任何合情合理之处,完全不可持续,因此,全球范围的“去美元化”不可遏制。这意味着,在经济领域,霸权统治者的主观愿望是维护霸权地位,但客观上是在自捣炉灶、自掘坟墓,其经济领域独霸世界的相关举措动作已经到了饮鸩止渴的程度。

  其三,战争能力日渐艰难

  遂行侵略战争的能力历来都是霸权最核心的能力,霸权一直都在追求侵略攻与打别人的自由,总是“要打谁就打谁、想打谁就打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霸权就要将其形容成威胁与挑战。譬如朝鲜,因为拥有核武器并且还能打到美国,这就增添了美国对朝鲜发动战争的危险性,给消灭颠覆朝鲜带来极大甚至是不可承受的风险,于是乎,“朝鲜威胁”就十分邪恶,就了不得了,不但霸权当局为此跳脚大叫,连一些中国的“专家”、“学者”也如丧考妣似地跟着苦号哭叫,因为这极大地约束和限制了霸权的战争能力与侵略自由。

  但问题是,类似朝鲜这样的国家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伊朗有可能发展到这样的程度,白俄罗斯也有这种可能,土耳其也出现了这样的苗头,未来像巴西、南非、沙特等一些新兴国家会不会也涌起这样的冲动,谁也不敢遽下断语。这样的趋势意味着霸权随心所欲发动侵略战争所可选取的对象越来越少,相应地,赢得战争胜利的空间和余地也就越来越小了,这无疑就是霸权的萎缩与没落。

  四、中国反霸斗争的相应战略与策略

  笔者多次说过,霸权历来都是越危机越疯狂,它自己的日子不好过,也绝不会让别人的日子好过,注定要更加疯狂地去荼毒世界,更加猖獗地攻击它所认定的“威胁”。因此,全球范围维护霸权与抗击霸权的斗争将更加激烈,战略形势也将更加激荡翻腾,而中国注定要首当其冲,将不得不站在风口浪尖上。尽管中国人民十分渴望好好过日子,但霸权就是不让,就是不允许,对此,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进行坚决反抗与斗争。

  建立在上述基本背景与总体形势的基础上。针对霸权,我们应该强调如下几个要点:

  第一,在战略上藐视霸权

  面对气势汹汹的霸权,能否不被霸权所吓倒,敢于挺起脊梁、鼓起勇气,这始终都是反霸斗争所遇到的头号问题,在现如今的中国,这个问题尤其严峻。相当一些人对此没有信心,他们看不到反霸斗争的前途与希望。有关霸权是不是走向衰落的讨论之所以这般热烈,相当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但是,正如本文所分析的那样,霸权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这是一种战略性的衰落,因此,我们坚信,今天我们更有理由在战略上藐视霸权,将其视为战略上的纸老虎。霸权已经走在历史的下坡路上,随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演进,今后还将呈加速度下滑的态势,已经无可挽回,等待霸权的将是毁灭的深渊。当然,作为一个国家,美利坚应该会有新生。但霸权却完全不是这样,而只有走向灭亡的一条不归路,这是不可抗拒的战略和历史规律。只有认识和认清这一规律,才能树立起应有的信心与信念,把反霸斗争当做伟大而高尚的事业持久深入地推进下去。

  第二,在战术上重视霸权

  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霸权帝国一百多年以来积攒下巨大的家业资产,短时间内仍然能焕发出惊人的力量,因此,在战略上藐视的同时,在战术上还必须高度重视,需要辩证地研判其优势与短板、强项与弱项,以便做到扬长避短、避实击虚。现在,霸权帝国弱项与短板越来越多,其全球战略华而不实,看起来高大上挺唬人,实则目标散乱、漏洞百出,以至于在资源与力量分配上顾此失彼、狼狈不堪。针对这种情况,中俄等国只要抓住其中一、二个要点猛攻突破,就足以给整个霸权体系造成深度重创,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眼下的俄乌战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仅仅就以目前的状态而言,如果现在就地停战,则霸权集团已经是大输特输,更不用说俄罗斯取得进一步的胜利了。现在看,美国霸权已经接连输掉了几场重要的角斗,包括阿富汗战争、叙利亚战争、乌克兰战争,今后还必将输掉台海战争、朝鲜战争与伊朗战争等。只要反霸斗争策略战术得当,选择有利的局部地区打败霸权及其代理人完全没有问题,这样积小胜为大胜,霸权的全球资产与力量积累就有因日益消耗而最终轰然倒塌的那一天(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笔者《中国反霸斗争的出路与未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世界秩序怎么变?》等文章)。

  第三,放手开展反霸斗争

  从事反霸斗争切忌缩手缩脚、畏首畏尾,或者朝三暮四、举棋不定,而应放开手脚,发挥积极性,贯彻主动精神,力争打主动仗。这里应该特别强调“两个放手”:一是放手去打经济战争。在这个问题上,既不要婆婆妈妈,这其中没有什么世界主义,也不要假慈悲,不存在普度众生一说,特别是在“去美元”的问题上,要一打到底,绝不半途而废(参阅笔者文章《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将“去美元化”斗争进行到底》);二是放手瓦解霸权的同盟体系。坚决而毫不犹豫地砸烂现有一切不合理的为霸权服务的所谓国际体系与国际规则,用中国逻辑与中国叙事改造和替代霸权逻辑与霸权叙事,公开向全世界声明,反霸斗争就是要改写世界格局,就是要颠覆霸权独霸天下的不合理现状,从而把反霸斗争推上人类道德与道义的新高地。

  当然,反霸斗争是一场亘古未有的持久战,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现如今霸权的日子已经越来越不好过了,其出路、未来与前途面临越来越深重的危机,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中国等新兴国家最重大的战略性机遇。如果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有什么新的战略机遇的话,那么反霸斗争就是最大的机遇。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