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周边风高浪急,谁可能率先跳起来发难


  中国周边越来越不平静了,这是我们必须直面的客观现实,对此必须理性地加以正视,充分认识这种态势的普遍性与趋势性特点与特征。

  具体例证在于,如下这样几个国家表现很突出:

  一是南朝鲜更加靠近美国、甘当美国战略走卒并为之前驱的倾向十分突出。出现这样的情况并非偶然而是必然,并不是因为尹锡悦个人的原因,而是战略竞争在朝鲜半岛具体演进的必然结果。不管谁在韩国当政,这个美国的战略殖民地都注定要成为亚太新北约的一个组成部分,要成为美国在战略上压迫遏制中国的前沿阵地。

  二是菲律宾又成为美国的前沿基地,再次被绑上霸权的战车。美国不但重返苏比克,而且还在菲律宾扩大占领了一批新的军事基地。显然,这些基地的直接用途就是针对台海和南海,要从另一个方向封堵中国通往太平洋的道路。至于菲律宾现总统小马科斯说什么不允许这些基地用于对中国的军事行动,完全是无用的屁话。

  这是一个值得高度注意的动向,照此趋势发展,不仅是美国正进一步扩大增强在菲律宾的存在,未来甚至有可能也将这个国家拉进亚太版的新北约中来。考虑到一百多年的经营,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根深蒂固,因此,在争夺菲律宾这个战略节点上,中国显然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并不是商贸或者经济利益的诱惑可以抵消与平衡。

  三是日本再次武装,重新走上了军事大国的道路。在美国的支持和怂恿之下,日本已经再次武装了起来,成为美国亚太战略体系的核心骨干。调动与发挥日本作用,使之当先锋打头阵,当撕咬中国的表率与榜样,这是霸权必打的如意算盘。从日本的本性来说,它也很乐意扮演这样的角色,并将其视为难得的战略机遇。因此,狼狈为奸的美日双方一拍即合,日本将以空前狂热的姿态重走军事大国的道路,它已经对中国、对周边虎视眈眈,正伺机而动,下一步就是参与地区战争、对外扩张的问题了。

  四是印度狂傲猖獗、野心日益膨胀。现如今的印度相当狂傲,政治上、经济上与战略上都是这样,已经到了目中无人的境界,因为几个战略大国都争相拉拢印度,很怕惹它不高兴,这使得印度在战略上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没有任何压力。

  这样一种情形助长了印度在各大国身上捞油水的投机冲动,面对美国是这样,面对俄罗斯也是这样,面对中国更加是这样。现如今印度正急于利用和发挥自己的优势地位压迫中国让步,敢于放手挑起争端、制造麻烦,以便从中取利。因此,一旦有机可乘,印度就完全有可能再次铤而走险,对我发动军事进攻,直接诉诸武力。至于对周边小弱国家大打出手,就更将不在话下了。

  周边形势的上述种种变化需要中国高度警惕,也很能说明问题:

  其一,中国所要应对的不是一场冲突,而是多个方向上的多场冲突;所面对的危机不只是经济方面的危机,更严峻的是战争危机

  相关的冲突与战争可能目标直指中国,直接对中国发难,譬如在钓鱼岛海域,在南海,在喜马拉雅山下等;也可能是项庄舞剑,拿中国的战略伙伴开刀,妄图打折或剪掉中国的羽翼,进一步孤立围堵中国,这些地方有朝鲜半岛,有印度次大陆,也有缅甸等地。遍观中国周边,总体走势和基本进程,就是爆炸性的能量在积累,就是在向着一场较大规模的裂变与冲突的方向发展;

  其二,危险与挑战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

  曾几何时,一些人对冷战后中国的战略安全环境盲目乐观,以为从此以后天下无战事,中国无战事,于是就断言什么中国的安全环境无比宽松,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云云,对危险的逼近没有一点预估预判,缺乏起码的战略预见性。现在,这些人中的一部分终于后知后觉,知道中国已经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与危机,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沦为绥靖主义者,一味地主张妥协退让。这种分化分裂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当然也不会就此止步,这两部分意见也都存在进一步发展上升的空间。

  综合起来看,今后一个时期中国所面临的总体战略环境将越来越严峻而不是越来越宽松,这是基本的战略趋势。这其中比较突出的是安全挑战与威胁,将成为摆在中国面前的一道难关,我们不仅要对亚太地区经济版图的改写做好充分的准备,也要对战略秩序的改写重塑做好充分的准备,还必须对出现一个以中国为目标的亚太新北约做好充分的准备,更必须对周边发生直接或间接针对中国的战争冲突做好充分的准备。简单地说就是,未来不但可能风高浪急,而且还可能出现惊涛骇浪。

  其三,进一步建设和加强中国的战略威慑力十分紧迫

  经济实力与战略威慑力历来都不能同步对应,很多时候都出现较大的反差,譬如腰缠万贯并不能使人望而生畏,相反有的时候还可能激起他人的觊觎之心、非分之想。现如今中国在某种程度上就存在类似的问题,尽管经济魅力十足,经贸手段也十分丰富,但周边挑梁之徒并没有谁真正惧怕中国,都在观察中国是一个真老虎还只是一个纸老虎,面对中国都敢舞刀弄枪,都呈跃跃欲试的姿态。造成这一态势,既有历史积累与严酷现实等客观原因,但在此之外中国自身的主观原因不可忽视,那就是现如今中国的战略威慑力严重不足、不到位(参阅笔者2011年文章《建设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刻不容缓》),主要是斗争性不强,对内对外都是如此。毫不客气地说,在市场经济之下,中国出现了长时间的去斗争性发展,所生长的不是“牙齿”,增长的不是勇敢与血性,而是商业价值浸润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人因此都换上了一个商业头脑,眼睛里只有金钱,把发展经济等同于发财,一门心思赚大把大把的钱,有人贪财好色、贪生怕死,有人丢掉了为国为民的情怀,更失去了舍生取义的精神,沉迷在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追求中,富国强兵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这样的内功自然而然要外溢到对外关系之中,具体蔓延到战略博弈领域,就总是怕因为像毛泽东时代那样的强硬而丢掉订单、影响生意,就难免表现得软弱无力, 长此以往,也就战略威慑力丢失殆尽了。

  现在,摆在中国面前有两种战略取向,一种是妥协绥靖,学习历史的大宋,安于偏安,对于来自外部的挑战与威胁用花钱买平安的办法加以解决,国内外都在鼓噪中国应该走这条路,因此他们歌颂赞美澶渊之盟(参阅笔者2019年文章《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最近他们又搬出了“吴越同舟”的说辞,说来说去还是要中国满足于苟安;另一种取向是斗争反击,实行战略进取,打出一片属于中国的战略新天地。奉行这样的方针,就要斩关夺隘,就要打好防守反击,就要应对一场接一场的冲突,就要不畏强敌群殴,同各色挑衅者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这样一来,中国的战略面貌就主要不是和平发展而是斗争发展了。就要像过去那样,被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冠之以“好斗”的恶名。

  毫无疑问,给中国制造上述这些麻烦与挑战的总后台就是霸权美国,迫使中国不得不再次以斗争的姿态走上全球战略舞台的也是霸权美国,美国就是遏制打压挑战中国的大本营,现在它正扮演着总指挥和后方军火库的角色。因此,研究思考中国未来所面对的冲突与战争,既要首先深入研究霸权直接动手的可能性,同时也要深入研究霸权后台操纵之下对中国打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譬如发动第二场朝鲜战争,策划新的印巴战争等。

  综合起来看,未来中国所必须应对的地区冲突与战争存在如下几种形态:

  其一,发生在台海的多国战争。中国大陆遂行武力统一行动,届时美国联合日本、英国等进行武装干涉,由此引发一场西太平洋范围的陆海空全方位现代化战争。

  其二,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以朝鲜破坏停战协定为借口,霸权集团再次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北进,主力是美日韩等,以此削弱中国的战略空间,牵制中国的力量布局。

  其三,爆发新一场印巴战争。以巴基斯坦支持恐怖主义为理由,或者以克什米尔争端为借口,印度对巴基斯坦大打出手,美军在印度洋开展相应的海空行动,通过战争破坏中国的“一带一路”。

  其四,引发南海小规模冲突。美军联合菲律宾、日本、澳大利亚以及一些东南亚国家大规模介入,发挥“亚太新北约”的作用,破坏中国南海地区的稳定与和平,在台海之外开辟针对中国的“第二战场”。

  其五,日本、印度突然对中国发动军事袭击。利用钓鱼岛争端和中印边界争端,策动印度、日本这样的中等强国直接对中国动手,对中国实施战略性侦查,打中国一个措手不及。

  上述这样几种可能性都只是为了文字叙述的方便,实际展现的过程与方式将变得十分复杂。就一般逻辑而言,如果这样几种情形分别发生发展,在时间上错峰、在空间上相对独立的话,则中国将易于应对,也比较能够争取主动、形成优势,但如果在美国的操纵下齐发骤至,形成东西对进、南北联动的态势,则中国将陷入相当程度的被动之中。

  因此,面向未来中国的战略安全设计,就必须把假想敌与战争的可能性考虑得复杂深刻一些。周边安全形势越来越差,由此诱发引发的冲突战争很可能并非是单曲独奏,而完全可能联曲合奏;还可能不只是一般性的合奏,更可能是全方位、全面的交响大合奏,武统台湾的时候是这样,南海冲突的时候也可能是这样,新的朝鲜半岛战争还可能是这样。霸权帝国的战略策划与设计历来残酷无情,任何人都不要妄想霸权不想这么干或者不会这么干,而应该把立足点放在霸权可以干出一切人间恶事的基础上,为此做好各种必须的准备。

  一要主动谋划。他们要合纵,我们就要连横。对付印度,要加强巴基斯坦的地位,使印度难以撼动;对付南韩,要把朝鲜打造成豪猪式的盾牌,使之难以下口动手;对付日本,要发挥俄罗斯的牵制作用;对付菲律宾,则可以利用其内部的反叛力量。总之,办法多得很,关键是不能自缚手脚、不敢打破既往的各种清规戒律。

  二要主动出击。在一切有利的时间、地点主动遂行预防性反击,特别是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将其打得越狠越好,越疼越好,不要怕因此刺激了它,刺激了是这样,不刺激也是这样,受到强烈刺激之后,没有多少凝聚力的印度将陷入进一步混乱,将更加有利于中国。南海周边的若干宵小之徒也是这样。

  三要贯彻间接路线战略。像乌克兰那样的局部战争对霸权集团是极大的消耗与牵制,像伊朗、伊拉克、土耳其等这样的地区强国也具有类似的显著功能。这些国家和地区都是中国贯彻间接路线战略、实现借力打力的好地方与着手处,所谓战略博弈就是要善于发现和发挥这些间接而不直接的作用。同时还要在中国的优势方面即经济战争方面放手出击,瞄准美元和美国的金融软肋予以毫不留情的打击。至于联合俄罗斯,更应该把“上不封顶”的原则持之以恒地贯彻落实下去。

  这样一来,中国周边无论是谁率先发难,无论他们是一个接一个地上,还是一起上,中国都将能够游刃有余、应付裕如,从容赢得战略斗争的胜利。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于“秦安战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