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中美商业关系还可以继续维持下去


  ——有关中美关系前景问题的一点看法

  未来中美关系的前景是什么,对此,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人认为应该“重回正轨”,有人认为将形成“竞争”+“合作”简称“竞合”的局面,也有人认为将爆发激烈的军事冲突,甚至是一场全面的战争,还有人期盼着风雨过后绽放彩虹,等等。各种设想大相径庭、各异其趣。

  我们认为,今后一个阶段之内,中美关系将具有如下几个特点:

  其一,中美政治关系日将趋恶劣

  国家间的政治关系是双边关系中最重要的内涵与支撑。从这个问题看过去,中美关系已经不堪收拾。霸权当局不但已把中国当做战略上对手,更把中国当成政治上的敌人,在政治上已经把中国共产党污名化、恶魔化,将其描绘成洪水猛兽、魔窟渊薮。正是在这样的定义下,据报道,美国当局已经采取实际举措,禁止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家属进入美国进行访问活动,限制美国社会同中国共产党打交道。事实上,霸权当局从未掩饰他们的政治态度,他们从感情到理性都极端厌恶中国共产党,对这个党没有什么好感,对这个党在中国执政也没有任何好感。一些中国人曾试图向美国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做出说明解释,认为他们敌视中国的原因在于对中共的误读、误判,因而希求他们在读懂中国共产党基础上进一步读懂中国,以此化解中美之间的对抗,窃以为,这完全是徒劳之举。如果说在中美关系比较热络的时候可能还一定程度掩盖修饰霸权当局政治态度的话,那么在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美国当局将撕下一切政治伪装与外交面纱,直接在政治上宣判中国共产党的死刑。

  在这样的政治关系下,中美之间将无法建立任何信任,事实上也谈不上尊重,美国当局如此对待中国共产党,对共产党的最高领导究竟是怎样一种真实的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表面上毕恭毕敬的样子不过是虚伪的姿态而已,所谓“中国尊重美国的利益,不会去挑战和取代美国。同样,美国也要尊重中国,不要损害中国的正当权益。任何一方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对方,更不能剥夺对方正当发展权利”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妄想。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的举动对此做了很好的诠释,前不久,耶伦对中国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访问,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忘记在政治上羞辱中国,耶伦在中国还没离开的时候就声称,美国同中国之间的分歧只是同中国政府之间的分歧,而同中国人民之间没有分歧。俨然乎美国政府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对中国政府进行正式访问的时候居然说这样的话,等于开诚布公地将中国政府羞辱了一番。

  其二,中美军事关系将日趋对抗

  美国武装力量的核心职能是什么,对此每一个霸权统治者都能毫不犹豫地回答出来,那就是“征服”。应该说,这是典型的帝国思维,也是典型的西方逻辑。不同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美国并没有哪一块国土需要保卫,也没有谁试图去占领美国,简单地说,就是美国不需要保卫。但是,霸权帝国却迫切需要不断地去“征服”,尤其要征服那些敢于比肩于美国的武装力量,要征服那些敢于藐视或无视美国的力量,以维护霸权统治者经常挂在嘴边上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其中的“规则”,就是“美国第一”、“美国至上”和“美国统治与主导一切”。

  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中国理所当然也理之当然地成为美国所打击的对手和战胜的敌人,不管中国怎样做都是这样,不管有没有台湾问题也一概都是这样。具体办法,一是加强对中国的军事围堵,对中国编织越来越严密的军事包围网,二是开启新的大规模的军备竞赛、全力夺取军备优势;三是对中国持续发起挑衅,力争把中国的军事进取活动压制在萌芽之中。

  在霸权如此这般的目标与诉求之下,中美军事关系注定将日趋恶劣,将在对抗的道路上愈走愈远、愈陷愈深,这是不可逆转的战略进程。不管美国军方怎样设计安排同中国军方的沟通、协商与交流,都不过是战略竞争中具体手段的运用而已,而目的则始终如一,那就是对中国诉诸武力。在中美浩大的战略竞争当中,霸权的武装力量绝不会当看客、做旁观者,而必将得到充分的运用,也必将充当遏制中国的战略主力与力量中坚。随着军事对抗的加剧,中美武装力量之间爆发直接冲突的危险也日益加重加大。

  尽管如此,但今后一个时期内中美爆发大规模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迄今为止霸权并未拥有必胜的把握,对中国还难以获得压倒性的战略优势,特别是由于俄罗斯强有力的牵制,全球战略力量还存在脆弱的平衡与均势,美国还需要拼命地挣扎才可维持霸权的主导地位,因此一段时间内还不敢对中国遽下杀手,或者同中国拼个鱼死网破,但如果俄罗斯完全垮台彻底倒下,则情形就很不好说了。

  但是,中美两国之间局部战争与冲突的危险与日俱增,并在今后一个阶段将达到临界点,一旦越过这个临界点,接下来很可能将接连爆发一系列局部战争,其程度与水平将超过眼下的俄乌战争。在这样的局部战争中,中国赢得越大,中美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时间段上也越能往后推迟,其情形将类似新中国建国后的一个时期。

  其三,中美之间的商业关系将继续维持下去

  有人经常描述说,中美关系十分密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彼此之间有强大的纽带,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云云。其实,如果把这样的说法仅仅局限在经济领域,则十分贴切,但如果放大到整个中美关系当中,则十分荒谬。说起来可怜,冷战结束以后,尽管一些“专家”“学者”把中美关系吹嘘得很厉害,鼓噪得相当地高大上,一个时期里什么“战略互信合作”之类甚嚣尘上,还一度要“风雨同舟”“殊途同归”,但事实上中美关系就是互相利用的商业关系,所谓的中美关系强大纽带,也完全是建立在金钱利益的基础上。发展到现在,中美商业关系规模庞大、内涵丰富,相当一些中国人以及美国的利益集团都拴系在这条纽带之上,正所谓利益决定立场,因而也在相当程度上对中美两国经济社会都发生了重要的政治与战略影响。

  首先是美国需要这样的中美商业关系

  过去有人经常讲什么做大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以笔者的观察,美国方面怎样做中美共同利益蛋糕不得而知,但美国一直在极力瓜分这块蛋糕,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具体的载体与平台就是中美商业关系,包括吸收大量中国人的资金、享用中国所生产的廉价生活用品、在中国市场赚取超额利润等。中美贸易战之初,曾有一些“专家”、“学者”断言贸易战打不起来,因为基于市场观察,美国人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中国产品,在这些人看来,这样一种严重依赖状况怎么能打贸易战呢?

  如果仅从商业的视角看问题,逻辑的确如此。但霸权国家的战略逻辑却同那种“以经济为中心衡量一切”的思维大相径庭。从霸权固有的冷战思维出发,中美之间的新冷战非打不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也非打不可。正因为这样,因此中美贸易战终于打了起来,从特朗普时期一直打到拜登时期,预计今后还将继续深入发展下去。以为战略竞争之下美国会中止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完全是十分幼稚的幻想。

  但是,美国又确实需要来自中国的各种廉价产品,由此所塑造的“蛋糕”十分香甜诱人,寄生性空前严重的霸权难以拒却这样的诱惑,其国内生产结构也难以拒却这样一种中美经济关系。因此,尽管贸易战打得已经轰轰烈烈,也打得累月经年,但中美双边贸易额依然居高不下,彼此之间的商业往来依然活跃。一边打贸易战,一边发展商业关系,预计这样的一种状态还得在中美之间延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其次是中国需要这样的商业关系

  中美经贸关系对中国很重要,无论是国家层面、集团层面还是个人层面,都牵涉切身的实际利益。在国家层面而言,中美经贸关系占中国对外贸易的很大比重,稳外贸需要稳定中美贸易关系,进一步扩大开放也需要稳定中美经济贸易关系;在集团层面而言,中国相当一些新兴资本集团同美西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经济贸易联系则是其中的基础,基础不能动摇;在个人层面而言,中美经济联系关乎很多人的身家性命,尤其在资本与金融领域,情形更加严重,因此只能精心维护倍加珍惜而不可受到任何冲击破坏,否则改革开放的成果很大一部分就将化为乌有,精心策划的“狡兔多窟”方案就将毁于一旦。

  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维护和发展中美商业关系就成了中国对美关系中的最大公约数,简单地说,就是中国需要继续发展中美商业关系。

  最后是中美两国都将致力于摆脱经济上的依赖

  既需要商业经济关系继续发展,同时在政治与军事上的较量又日益深化,这种状况导致中美两国都致力于摆脱对对方的依赖,因为依赖就意味着短板,就意味着不利,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美国当局致力于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他们创造出“去风险化”这个新名词,要在这样的名义下,全面审查与审视美国对中国所依赖的项目、物品与技术,在此基础上找到相应的替代方案。中国也在致力于摆脱对美国及整个西方集团的依赖,这项工作目前聚焦在高科技技术上,具体名目与名称是实现高科技自主自立。鉴于中国经济结构中外贸比重过大,经济发展依赖对外贸易比较严重的情况,中国还要加强经济“内循环”建设,构筑起经济发展新的自主自立的体系,实现更大程度的战略自主。应该说,美国方面的努力与中国方面所做的努力基本一致,双方具有高度的共同点。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中美政治关系、军事关系日趋恶劣,持续发展下去,会不会有朝一日摧毁中美商业关系呢?

  我们说,这完全可能!就政治关系而言,中美政治上的对抗持续深入,中国将大量减少对美高技术产品采购,譬如有朝一日可能停购波音飞机;就军事关系而言,一旦中美之间爆发战争冲突,中美商业关系即刻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中美两国都在为有朝一日发生这样的事情做相应的准备,只是各自的准备程度、水平与能力各有不同而已。

  建立在上述对中美关系前景分析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进一步具体谈谈中美关系有关“重回正轨”以及“脱钩”与否等问题。

  第一,中美关系“随时变轨”

  众所周知,中美关系从来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和不同战略环境的具体产物,历史上曾经走出许多截然不同的行为轨迹,譬如中华民国时期的历史轨迹,新中国成立后一个时期的历史轨迹,冷战时期的战略轨迹,以及冷战后一个时期的轨迹等。现在,中美关系将要走出的是中国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期的历史轨迹,从理论逻辑上说,这样新的时期注定要走出中美关系新的轨迹来,不该也不会回到过去的任何一种轨迹上去。

  从实际出发,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看,中美关系事实上也从来没有什么“正轨”,而是随时变轨以适应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所谓正轨,不过是中国方面主观人为的设定,是单方面的意见,中美双方为此并没有真正达成什么共识、有过什么约定,双方都力图从自己的需要出发来打造自己所希望的中美关系,我们承认中美两国之间确实有一些共同点,但也仅仅就是一些点而已,并且这些共同点还经常性遭到严重冲击与破坏,并不具有连续性的特征,因而也难以据此形成什么轨迹。

  可以说,随时变轨是中美关系的基本特征,中美关系的随机性突出地体现在轨迹上变幻无常。

  第二,中美关系随机之“钩”

  正如前文所述,中美关系也确实在许多方面都“钩”在了一起,尤其是密切的商业经济关系把许多事项、许多集团和许多个人“钩”得十分牢固紧密,由此所派生的情感与价值之“钩”当然也广泛而深刻地存在,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因此,不承认中美之间曾一度严重的挂上了“钩”不行。

  但是,仅仅承认中美之“钩”而不承认这个“钩”钩得很离奇很荒谬也不行,因为就国家政治、军事而言,中美关系无论如何都是对抗对立的关系而不是“钩”与“联”的关系,其基本发展趋势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剑指对方,这导致中美关系中也存在强烈的“脱钩”动力,因此,不承认美国正在同中国搞“脱钩”,以为美国还是舍不得中国,则是完全错误的认知。

  一方面存在严重的钩与联,一方面又拔剑相向、互相刺杀,目前的中美关系就是这样离奇怪异。

  也正因为这样,因此中美关系“脱钩”与否并非有一定之规,而具有很强烈的随机性。鉴于中美关系的主导权主要掌握在美国手里,今后一个时期中美两国“钩”与“不钩”、“脱”与不“脱”将主要视美国的情况而定,霸权当局可能在需要的地方、领域与项目上继续同中国“钩”在一起,而且其需要排斥、打压、遏制中国的地方、领域与项目上将毫不犹豫地同中国坚决果断地“脱钩”。

  第三,关于风雨过后的“彩虹”

  当前的中美关系风急雨骤、电闪雷鸣,这样的状态什么时候能过去,现在不得而知,因为都不知道风雨何时过去,当然也不知道风雨之后的彩虹什么时候可以到来了。

  更重要的是,如同大自然的规律是风雨过后不一定就是彩虹一样,中美关系暴风骤雨过后也未见得就能绽现什么“彩虹”出来,尽管这样的愿望的确很美好,但考虑到中美两国并非平等关系的严酷现实,绽现彩虹的概率恐怕更要低得可怜。现实的情况是,美国并不是平等对待中国,而是始终都把中国当做可以欺负与凌辱的对手,譬如美国从不承诺不向台湾出售武器,但中国却须承诺不向俄罗斯输送致命武器;中国反复强调中美两国要相互尊重,以诚相待,但美国就是不答应,一谈到这个话题,总是顾左右而言它。坦率地说,这样的关系很难让人们涌起诗情画意,并且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是,有关中美关系一切浪漫的诗情画意,譬如“中美夫妻关系论”等,都已经被严酷的战略现实碾得粉碎,这样的历史经验与教训值得深刻的汲取。

  因此,有关中美关系的前景,简单地描述与概括就是,钩也钩不住,轨要经常变,能把彼此间简单的商业关系继续进行下去就算不错,眼下的这场风雨正越刮越大,什么时候结束还不得而知,至于风雨过后迎来的是什么,也许并不是彩虹,更可能是空前危险的惊涛骇浪。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