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兼谈共同富裕

2022-05-19
作者: 佚名 来源: 红歌会网

  一、共同富裕的基本要求

  在全面实现小康之后,国家又提出雄心勃勃的共同富裕的目标。这是振奋人心的。但实现很难。共同富裕不容易,杀富济贫不行,不杀富济贫也不行,唯一能做的可做的就是从制度层面改变。

  房地产税、遗产税,还是要征的,两极分化如此严重,这两种税都不敢征,何谈共同富裕?明知是错误的还一路狂奔,改正的代价只能越来越大,越久越难以承受,越早改,虽不可承受,但永远都是代价最小的时刻。

  还有一个制度毒瘤必须割,那就是股市尾巴。在此基础上发展集体经济,方能走上共同富裕的光明大道。

  二、原始股套现是公平的吗?

  企业上市,表面上堂皇的理由是项目融资,这也是股市得以存在的正当理由。但在现实中,这只是骗天下人的噱头,真实目的就是为了一夜暴富,凭空攫取天量不义之财。一元钱的股份变戏法般以几十元上百元的价格套现,从一个一屁股债的穷酸一夜之间成为手握几亿几十亿上百亿上千亿的大富翁,从一个辛辛苦苦挣不了几个钱的“土鳖”资本家一变而为可以在这个物质世界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的神一般的存在,这是哪家的天下?这合理吗?有这样的发家方式存在,干企业就是个由头,绝对不是目的。

  看欧美国家股份公司发展史,其股市的产生、发展,似有其必然性。从事殖民地贸易的商业船队,虽然利润丰厚,但风险也很大,只凭自有资金,影响了其“发展”速度,集公众之资,共担风险与收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也公平,对其侵略行径还是有推动作用的。股份公司的原始股份也可以交易,这在初期市场也没什么大错,但是,随着交易者众,规模逐渐扩大,交易手段现代化,这个规定的害处就显露无疑。

  首先是,原始股份上市套现,这合理吗?如果这是一个小市场,大家都是行家,像现在的三板市场,也就没什么错。一变成公众参与的市场,问题就来了。面对越来越多的上市企业,越来越复杂的市场局面,各种各类信息多如牛毛时时刻刻扑面而来,一众小股民,专业水平没有,内部信息没有,信息辨别能力也没有,只有一点傻钱,与此同时,交易的简单快捷,使买股票再也不是谨慎的实业投资了,而是炒差价炒概念炒预期的纯粹的炒股了。时时刻刻跟着上市信息走跟着大资金走,盲目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无,追涨杀跌,涨时易贪,跌时易恐,全程操作没有一点理性,根本就没有与这些资本大佬一斗的资格。跟现实世界的地位是一样的,都是待宰羔羊,就是鱼鳖虾蟹的地位。现实世界中,广大的老百姓被剥削,两极分化严重,到了资本市场,又重新遭受一遍被蹂躏的命运,这还让老百姓活吗?

  面对这样一群白痴一样的股民,原始股份转让减持,就已经没有了公平可言。哪一个清醒的专业的投资者会在那么高的价格花真金白银买你的实业呢?如果有一万家上市公司,但是市场只有十万的股民参与,这个祸害也显示不出来,当上市公司只有几百家上千家,而傻乎乎的股民有十四亿时,资本家就乐开了花。十四亿人有几十万亿钱,那可都是傻钱,不骗白不骗,骗了也白骗。先把业绩搞好点,各种指标都优秀,就不怕没人炒,股价只要在高处,银行融资成本就低,市场增发股价就贵,套现也没什么人埋怨,多么的公平公正公开呀。强盗披上合法外衣进行打劫,就不叫打劫了,这叫转让,顶多叫套现。

  人们一直没有从这个迷人的陷阱中自拔出来,就是因为,如果是打劫,那么谁是受害人呢?好像没有。我们看见的好像只有股市的涨跌。芸芸众股民挣钱亏钱似乎与大股东减持套现没什么关系,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我们把股市参与者分几类,有原始股的大小股东是第一类人,这类人在股市中亏过钱吗?所有人对原始股都趋之若鹜,就可以看出,原始股东都是挣大钱的。第二类人,辅导上市的券商等一众中介机构亏过钱吗?这些附着在原始股东身上吸血的寄生虫,活的不知有多滋润。第三类人,机构大户有钱人在股市里呼风唤雨,他们挣钱是大笔的,亏钱却是偶然的暂时的。第四类人,股市中的一众散户,人多钱傻,他们挣到过钱吗?解套就是为了挨套,挨套就是为了解套,只有在牛市的山巅之上他们才有点钱赚,潮水退去,全死在岸上。这是必然的。被大股东项目融资狼掏一大块,被大户叼走一大块,被券商政府啃掉一块,被原始股东套现吞掉一大块,这都是吃的谁的肉?只有从阶级的角度看,才看的一清二楚。如果不信,你告诉我,哪一个不对中小散户开放的市场搞成功过?无法成功,不是缺少参与者,而是缺少傻瓜参与者,都是喝别人血的主儿在一起掐,谁也收割不了别人,什么高价发行——开盘猛炒——连续分红——几年阴跌——再弄个利好把股价炒上去逢高减持,等等把戏一个也施展不了了,生态链不完整啊。

  股市,早已不是融资渠道和手段,实际上已成为公司发展的目的、企业追求的终点,是化渺小为神奇大佬的登天梯。

  三、一夜暴富对企业的影响

  上市前的企业没有力量没有资源,都是难活的企业,没有挑挑拣拣的权力,挣的都是辛苦钱。市场的风险,政策的风险,经营的风险,疫情的风险及各种无法预料的风险,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都是不干好就得死的企业。企业不管做的多大,都没有安稳可言,只有做强,才是唯一安身立命之本。对这些企业而言,做大难,做强更难,想活的滋润安稳,让企业永立不败之地,更是难上加难。永远也不敢松懈,始终脚踏实地,不停地拼搏,不能专挑风口,有快钱挣也不能不考虑长远利益。想强大,就必须走出类拔萃的路,就不能走好走的路。总之,它们只能走有钱的人不走的难走的路。

  公司一旦上市,上市公司老板的最差结局是什么?把股份变现,最差结果是一个亿万富翁,一般都有几个亿或几十亿或几百亿不等的现金在手,真正的一夜暴富,财富自由。摆脱了艰难辛苦的生活,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过上了神仙的生活,什么扬名立万、发家致富、耀祖扬宗、功成名就等等,总之作为一个人要追求的虚荣名利等东西,皆已不在话下。人本性就是动物,欲望得到满足之后,就丧失了斗志,就吃不了苦了。对待企业的态度不知不觉中就变了,原来的企业是自己的命根子,是活命的依靠,但现在不是了,顶多是锦上添花的关系,有它更好,没它也无所谓,企业继续向前发展更好,不能发展了也无所谓。既然退居到小妾的地位,主人对它的感情也就没有原来那么深了,对企业的长远利益也就没有什么追求了。这就必然导致,想让他像原来那样为几个大纸义无反顾拼死拼活去战斗就不可能了,这样的意志和动力已经彻底丧失了。企业走的路随之也就改变了,专挑好走的路走,不好走的路就绕过去了,专挑最挣钱的路走,不挣钱或者出力难讨好的路根本就不走了。有新的盈利赛道,就会发挥资金优势,采用碾压之势,一切靠买买买,迅速成为行业“巨擘”。同时,盈利能力下降的产业,将成为负担的公司,一律甩掉。目的只有一个,占尽各种优势,垄断各种利润,维持公司“强大”,筑牢ROE高速成长之逻辑。换句话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钱不能解决的问题,它就绕过去了。这必然导致,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就不可能有了。

  一个不愁吃不愁穿过着神仙般生活的自由灵魂,失去了在艰难困苦环境中生存的能力,失去了斗志,失去了踏实肯干走正路的精神,想发展想维持企业的强势地位,必然走上垄断之路。靠钱能解决的问题都用钱解决,科研不行把能行的人都买来,大把花钱把行业内人才挖过来,再忠诚的人才也经不住天价薪酬的诱惑,国企几十年攒下的家底瞬间就被这些大神给掏空了。它维持优势的最佳手段是掠夺,是吞并,是垄断,再也不是争取一线生机,而是不放过任何一线别人的生机,有希望的苗苗不能让它赶上来,不让我买过来就掐死你。自己也搞科研,但都是急功近利的科研,拿来主义式,修修补补的科研,已经做不到五年如一日不求成果去搞科研了,更别说需要十年以上根本看不到尽头的真正创新了,他们已经没有这份心了。努力拼搏,真正创新,艰苦奋斗,对他们来说,都是老黄历了,成为傻帽的代名词。

  轻资产重资本、重金融,是资本在现在的环境中总结出来的最佳发展之路。重资产经营,费力更多,干好不易,挣钱又太难,投资收益率太低,市场不认,是愚蠢之路;什么赚钱快干什么,哪里露出机会去哪里,不行了马上掉头走人,绝不会一条道走到黑,所以一般来说,能投轻资产行业绝不会投重资产行业,抓的是风口,找的是朝阳行业,绝不是难啃的硬骨头,也不会是落幕行业。干什么,不是目的,就是一个噱头。

  这个小尾巴,助力资本家走上垄断之路,助力资本家离开要时刻辛辛苦苦打拼的各行各业实体,助力他们摆脱随时不是生就是死的残酷竞争,助力他们从地上爬行的动物一变而为空中任意飞翔的生灵,再也没有了险滩,再也没有了峡谷。

  马克思时期的资本家残酷压榨剥削工人阶级,他们是可恶的,罪恶的,但毕竟还是干实业的,毕竟还是辛勤工作的,所得也是干出来的,只不过多拿了一些,而现在的资本家,根本没有辛苦的劳动,或者说其劳动远不能创造出那么多财富,完全凭一种制度安排从无名人手里抢劫来天量财富,实在可恶至极。原来的资本家跟现在的资本家比起来,多么的傻,多么的愚昧,多么的渺小。万恶的是旧社会呢还是现在的社会?

  四、一夜暴富对社会的影响

  这个鸡尾巴包含的基因就是病毒,从短期看,利于有钱者利于资产阶级,不利于国家民族人民,从长期来看,无一赢者。

  中国有14亿人口,对任何企业都是汪洋大海,在它面前,任何公司都是渺小的。在这个哈哈镜面前,任一行业,不要说南波湾了,只要能占中上水平,都会活的风生水起。天然缺少做强的动力,利于做大不利于做强。

  它又是一个魔镜,提高了各类企业的盈利潜力,轻松吹高了资本估值,易于培养出“资本市场的巨人,市场经济中的矮子”,中国的平台公司在华尔街这么吃香,就是因为这十四亿人。天然高估的股市,再加上原始股套现制度,也是利于做大不利于做强。

  二者加到一起,就是倍数级利于做大不利于做强。

  资本家空手套白狼,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其帮手,其员工,也不能不让其喝汤,年薪动则几千万、上亿,几百万的大把,中上层的都给期权,过几年都是千万富翁。总之,通过上市,企业可以轻松做大,豪横做强,个人可以一夜暴富,且鸡犬升天。这导致社会整个改观。

  这种暴富效应,无法不引起其他公司、社会众生的贪欲。这贪婪之心就如熊熊烈火,时刻在心中燃烧,犹如催命鬼一般,不让它满足,给它一个发泄的场所,它就会反噬主人,活活咬死你。导致所有的企业都想上市,上不了市的也要想方设法走捷径,好好的实业无心去干了,专找风口,开保险公司,开银行,建集团金融公司,炒期货,炒股票,开PTP平台,炒房,什么挣钱快干什么,什么挣大钱干什么。企业都这么心急火燎地要挣大钱,那些没干企业的有钱人也不安分了,看着钱躺在手里贬值,看着别人一夜暴富,看着房价蹭蹭涨,听着不停报道出来的一夜暴富的神话,不着急上火那是不可能的,一定要给它找到发泄的渠道,让他肆无忌惮的去撒野,为所欲为的去“掠夺”。这贪欲之钱如决堤之水冲出堤坝,淹的是别人,畅快的是自己,倒霉的是社会,这一条条冲出的沟就是姜你军,牛魔王,蒜你狠,豆你玩,就是形形色色的期货市场,股票市场,PTP,就是高利贷,就是次级债,就是比特币,就是一个个可以挣钱挣大钱的风口。最后,连贫穷的老百姓也受不了了。前几年,各地的县城商铺林立,各种生意遍地,但都不好做,什么生意好做呢?传销,PTP,赌博、电话诈骗等等。大量穷人面对那些一眼就能看穿的骗局却硬是往里钻,一方面老老实实苦干挣不到几个钱,一方面暴富的幻想梦魇般纠缠着自己,整日焦躁不安,虚火上窜,见到这不劳而大获的机会,明知是骗人的,也抱着侥幸心理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一个个老实本分的人,都被逼疯了。

  这决定了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是如此的简单,有钱还是没钱,以及其变种,如有房还是没房,有它们就是成功,就是胜利,就是英雄,就是一切,没钱就是狗熊,就是失败,就该死。此情此景,使劳动成为可耻之事,拼搏成为傻冒的代名词。华为式企业不但不是追求的目标,连羡慕的心都没有。

  五、股市制度改革

  人民,国家,民族,生活何其不易,广大中小企业生意这么难做,利润率这么低。如此之现实,哪有快钱可挣,哪来一夜暴富?任何暴利都是抢劫,政府允许的暴利,就是合法的抢劫。

  一个国家最理想的经济状态是这样的:个人、企业、国家的奋斗目标一致。

  一个国家的政策制度如何才叫合理?除了公平,关键在于要给企业唯一的前途,那就是拼搏。除了拼搏奋斗,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想发家致富,想做大做强,想成为亿万富翁,唯一的路就是靠拼搏,不能靠上市,不能靠垄断,不能靠不务正业,不能轻轻松松挣大钱。如果有捷径可达到目的,谁会去走沧桑大道呢?谁会像华为那些累死狗一样向死而生呢?

  中国有一个华为,就让美国寝食难安,如果有两个、二十个、二百个华为式企业,又会怎样呢?中国需要的是千千万万个打不死的小强,是成百上千的华为,需要的是血战湘江的战士,不是投机搞企业的暴发户,不是社会的吸血鬼,不是资本高手。

  现在的股市制度使劳动失去价值,最重要的事情变成最低档最没出息的事。改革股市制度,就是要培养一批批的准备走长征路敢走长征路一直在走长征路的各类企业,打不死的小强,无畏的斗志,身经百炼的队伍。无论发展的有多好有多强,都没有安全感可言,都要时刻战战兢兢,除了拼搏可以依靠,还能依靠什么呢?

  原始股份不能上市交易。公司发行的公众股可以上市交易,但属于类似优先股的股份,是公司的股东但是不能参加股东大会,是永远没有表决权的股份。

  你需要钱,只要市场认可,你就可以上市,上市多少都随你愿,只要能发出去。但也只能满足你这个愿望,随后的原始股转让没了,股份抵押贷款没了。坏处或者说责任却是大把,现在实行的退市政策都是你的紧箍咒。企业搞的好,分红好,股价就高,再融资就方便,没有分红,企业效益每况愈下,那就别想再融到钱了。

  由于上市不能发家致富了,上市就是一个没什么油头的融资方式,企业上市冲动就没有了,中国资本市场才能真正实行注册制。至此,各种中介机构的存在就没有了土壤。如果企业造假导致企业亏损或者退市将以企业所有资产为担保,及企业董事会股东的个人全部资产为追究对象,自然没有了欺骗股民的冲动,也就不必再被这些没用的中介扒层皮了。

  股市上市制度如此一改,就打破了目前资本市场的资金闭环。由于原始股的价值丧失,在企业搞出拳头产品亟需资金打市场时,再也找不到风投资金了。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对企业创新发展有伤害。

  企业在初创阶段最需要钱,但是,风投资金不会管你,等你熬出头,搞出拳头产品,已经在市场上开辟出一片天地时,它才动手,帮你建厂,帮你营销,帮你上市。待你上市把股价炒高后,获得厚利离场,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个风投制度加上上市后原始股的套现制度,构成了所谓的企业创新扶持制度。意思是,若没有这个资本套现制度,风投资金就不会去扶持初创企业,初创企业就无法发展起来,国家创新也就玩完。这完全是资本话术,骗人的圈套。

  风投有天大之功的最典型事例是阿里巴巴,政府及银行不会给予阿里巴巴这些初创公司任何资金,所以,没有风投的支持,阿里巴巴坚持不下来,也就没有今天。看起来,这风投公司对中国的科技发展初创企业发展居功至伟。这风投资金是怎么帮助阿里巴巴活下来的呢?那就是价格战。后来的滴滴出租车们大战也是这样。不是拿钱给公司搞科研,让他们坚持十年八年搞出拳头产品,而是在企业趟出一条路且看出巨大潜力后,帮他们用钱把市场打开,不讲性价比,不讲产品质量,因为这些太慢,就比价格,就追求市占比,就是要打死对手。滴滴就完全是风投的产物吧。完全一个怪胎。不讲历史,不讲发展,不讲核心竞争力,就讲豪横,就是有钱,待只剩两三家后,强强联合,一个天大的企业凭空就诞生了。这就是风投的功劳吧?

  摧毁了良性竞争,消灭了想长远发展的企业,没有下限,不给任何企业生路,打不起价格战就去死吧。它打价格战的时候,老百姓偷得一会儿乐,垄断一旦形成,消费者就成为待宰的羔羊了。一时的便宜,永久的痛苦。

  正常经营状态下,也有价格战,但是,价格战不能无底线,要在能保证质量保证生存的情况下,压缩盈利空间。此时打价格战的后果就是生产率的提高,就是科技的创新,就是管理效率的提高。而风投支撑的企业的价格战,是没底线的,是无法保证生存的,在生存都保证不了的情况下,怎么保证质量呢?不讲质量不保证生存,这种竞争是搏死打法,不可能有提高生产率的空间和时间,这种竞争促进不了整体社会效率的提高,只能有一种结果,就是垄断。

  每一个行业都需要竞争,每个行业都不能垄断,但,竞争要有底线,不但现在要利于消费者,将来也要利于消费者,利于消费者是永远都要有的趋势,违反了这个趋势,形成了垄断,就违反了社会、国家、人民的利益。换句话说,企业竞争要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那么这种竞争就是正常的竞争,就是有正常盈利的竞争,顶多是薄利微利的竞争,绝不可能是无底线的竞争。以一种任何企业都活不了的打法去拼市场,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垄断。不是哪个产品好活下来,而是哪个钱多活下来。有风投行业存在,有现在的融资制度,活下来的都是豪横的,死的都是不该死的。

  这是国家需要的企业吗?这是老百姓需要的企业吗?

  国家想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想强大起来,想让十几亿人民生活幸福起来,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呢?企业有捷径可走,国家有吗?企业靠垄断可挣暴利,国家靠垄断能行吗?人民能答应吗?企业财大气粗,缺什么买什么,但真正的核心技术能买来吗?企业专挑挣钱的风口,不挣钱的重资产行业不搞,夕阳行业不搞,这些行业都是国计民生行业,关系着亿万老百姓的吃饭问题,企业不搞,国家也可以不搞吗?风投培养的企业,基本都是害群之马,纯一色的砸钱搞垄断,上市套现走人。其风日盛,害莫大焉。国家何时都面临着艰难的局面,都要一步步踏踏实实地走,哪有一条捷径可走?国家没有捷径可走,企业如果有捷径可走,那国家会是什么样子呢?不可避免外强中干,避实就虚,美国就是中国的榜样。从国家的利益出发,企业从诞生到发展壮大,再到强大,一路走来,要始终走正道,时刻处于艰难之中,唯有付出艰辛刻苦的努力,方能挣得这饱含辛酸之财。不拼搏就得死,挣多少钱也不安稳,不能有上岸的机会,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拼搏。

  结果呢?会是企业的大片死亡吗?绝不会。人就是这么怪,没有吃不了的苦,没有享不了的福。只有华山一条路时,企业的拼搏精神才会完全爆发出来,才能有无穷的战斗力,才能保证他们有长远眼光,考虑长远利益,发展核心技术,始终站在行业的最前沿,才能真正懂得什么叫砥砺前行,“风雨过后见彩虹”,“幸福生活是拼搏出来的”,才能成为他们的由衷感叹。若干年后,祖国大地到处将涌现出华为式的打不死的小强,各行各业将涌现出无数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中的铁打的红军团。

  这样的企业需要什么样的融资政策扶持呢?不能给他暴富的机会,不能给他太多,不能成本太低,要对支持其融资的人负责,同时,要大大降低他们的融资门槛,取消全部中介寄生虫。既然有拳头产品,有行业领先的优势,且已经打开了市场,连老奸巨猾的风投都舍得重金投入,老百姓能不喜欢吗?只要企业真干事,负责任,融资额不大,价格合理,一定可以发行出去,即使有危险,那又如何?企业上市融资比引进风投都容易,风投也就更没有存在的意义了,都变成资本市场上的投资者了。

  中国若实行新的股市融资制度,企业就会往国外涌去上市,这个也禁止不了。但是,我们要创造环境,让想长远发展、想向华为学习的企业不成为傻子。

  股市可以融资,但是不让你暴富了,想安稳就必须走艰苦的创业之路了,这是制度。

  在此上市的企业发不了大财了,想挣大钱想活好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搞出自己的独门暗器,像华为那样杀不死。这就必然时时刻刻处于不安稳状态,不管公司发展多大,多挣钱,都没有安全感,都必须拿出拼死的劲头去拼搏,且一刻不停,你没有上岸的机会了,没有退路了,没有了那种大不了成为一个亿万富翁的“最坏”退路了。

  被逼无奈只能苦干拼搏,经过大浪淘沙后,一部分脱颖而出,从而成为某一领域顶尖企业,然后威霸全球,跟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统一了,成为最后的强者;而那些国外上市的,可以挣到钱,但是,不一定就能形成垄断,因为它们有钱,国内上市的也不差钱。退一步说,即使它们形成了垄断,但是无论如何无法改变大而不强的本质特征,最后被无数个崛起的华为打翻在地。也就是说,只要顶住压力,过个十年二十年,中国股市将都是华为式企业,那些奔钱去国外上市的,终将被淘汰,没有人会再羡慕他们了。

  六、国企上市的要求

  这种制度与国企相结合,就是完美。国企本来人民当家作主,追求的是长远利益,追求的是核心竞争力,再加上这样的制度保证,才会一飞冲天。而现在的国企被现如今的股市金融制度搞的走上了歪路。

  股票上市不让大股东套现,私企业主就没有了上市的冲动,没有一个企业为了融资上市的,但是,国营企业除外。对国营企业来说,上市了也不可能减持,增值了也是纸面富贵,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一个是减持了归公不归私,另一个是减持了就意味着控制权减弱,就谈不上国有企业了。国企上市是为了解决资金短缺问题,不是为了一卖了之。上市不能套现,是国有企业的内在要求,上市套现,是私有企业的内在要求。

  国企为全民所有,属公有制,国企为了融资而上市,引入私人资本及外国资本,又成为股份公司。公有制企业里当家的是劳动者,他们通过控制经营者从而实现对国企的控制,股份公司里当家的是股东大会,是大股东。这两种不相容的制度集于一身,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最高权力机关是股东大会,最高领导者是董事长,就是没有劳动者什么事,为了体现公有制,又来个党委领导一切。又要资本市场的好,又要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好,完全的四不像。国企与股份公司之间是有矛盾的,不能共存。不是这个假,就是那个假,两者之间必有一假,不可能都是真。通过董事长董事会股东大会党委会一肩挑来解决这个矛盾,看着都别扭,名不正言不顺。一有个风吹草动,一亏损要处理掉,股东大会及董事会就跳出来了。

  国企若想也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来发展,来降低成本,必须实行社会主义的资本市场融资制度,原始股东股份不能上市也不能流通,也就不能通过资本市场处理掉,方能符合公有制的特性,资本市场上发行的股份可以交易,但不具有投票权,顶多类似于优先股,股东大会也就成为多余,上市的国企权力制度仍然是原来的,劳动者才能成为控制者。二级市场的股东没有乘机而入的机会,其他一切好处照旧。

  七、新型集体制企业

  社会风气改正后,大家都不心浮气躁了,都没有了一夜暴富的念头了,自热而然就会踏踏实实去靠劳动靠实干发家致富了。国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推出了非常好的支持政策,但,对每年一千万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机会实难取得,只是少数佼佼者的福利。国家要管的地方太多,如果哪方面的问题都要通过钱去解决,国家再有钱,也是杯水车薪。首先要靠制度,其次还要靠资源。这制度就是集体所有制企业,这资源就是各层级国有单位闲置的土地及房屋。

  每年一千万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压力山大,靠私企外企现有国企是很难解决问题的,因为现在企业都活的难。

  现在中小企业生存难,主要是指挣钱难。各种成本越来越高,租金及人工越来越贵,疫情又拖这么久,辛辛苦苦一年到头,挣不到什么钱了,国家减点税,只能让他们多苟延残喘几天。如果能变现,绝大部分都会选择变现,变不了的,只能扛着,没进去的,是不会进去了。

  中小企业挣钱难,并不代表现实中不需要这些中小企业了。14亿人还在,减少的是需求的量而已,并不是需求不存在了。这个剩下的需求量,虽说让你挣钱难,但是,让你维持生存还是可以做到的,甚至是微利。但这点利润对以赢利为目标的私营企业来说,他们是不会干的,有这钱存在银行利息都比这个高,又轻轻松松。但是,对集体企业来说,却有干头。

  中国现在亟需的,不是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刺激让企业苟延残喘活下去,而是依靠人民,把人民的活力和创造力激发出来。没有抓手,人民就是一盘散沙,通过私企把他们组织起来,他们就是生产要素之一,是没有自己思想和创造力的劳动力而已。通过集体把他们组织起来,国家或者小区提供免费营业场所,集体筹资出钱合伙干,他们就是主人,就是给自己创业,干劲冲天,勤劳能吃苦的传统才能发扬出来,把难做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把私企不愿意干的行业干的有滋有味。他们不以盈利为第一目标,而是以有希望的奋斗为先,以谋生为先,其次更是一份追求的事业,最后才是挣钱。即使亏掉老本,也愿意一试,人生能有几回搏?现在的大学生有理想有激情有冒险精神,但面对冰冷的现实,一毕业就找不到工作或如意工作的不利局面,所有的抱负希望都消失殆尽,今年考研的将近500万,这是青年们集体的焦虑,一腔的无奈。

  各政府机构,各国有企业、公司,各街道,各小区,只要在手缝里紧一紧,就能发掘出大量的各类闲置办公场所,废弃的小区会所,尤其是那些经济不好的地方,这类资源就更多。把这些空间免租金提供给居住在附近的创业青年,即提高了国资的使用效率,又给社会主义新青年一个普遍创业的机会。可以为那些愁于没有资源背景无法找到理想工作、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们提供一扇窗,让那些志向高远臭味相投的几个亲密好友,通过亲戚家属间集资就能凑够启动资金,开启一艘梦想小船。吃住在家,办公场所免租,极大减少了创业成本,这样的“啃老族”,家长也愿意支持。成功的毕竟是少数,即使失败了,也都是英雄,经过了各方面的历练,能从一个蜜罐小孩一变而为一个历尽沧桑的成熟青年,再创业或者打工,都是一把好手。

  大学生在校期间参加相关行业的生产实践,或者机遇巧合发现机会,或者从家庭朋友周围群众生活中发现创新机会,或者从自己遇到的社会需求中发现机会,都会让创新有的放矢,而不是盲目瞎闯。如果从小就有某一方面的爱好,在某一方面坚持不懈的学习实践,在大学里进行相关类的深入学习后,已然成为这个方面的专家级人才,此时去创新就是水到渠成的过程了。中国每年大学毕业生上千万,有几十上百万个有创意有一定家庭物质基础又发现了创新机会的种子选手,在国家免费租赁场所的支持下,实现梦想的例子将遍地开花。这种激动人心的榜样力量会激励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向他们看齐,让后来者看到希望,效仿者将越来越多,这条路就能闯出来。从此大学生就有了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打工之路,一条是自主创业之路,这将彻底改变大学生的上学目的。也将给予那些不入流的大学一条超越一流改变命运的机会,更将改变芸芸众家长从娘肚子里起就将小孩的目标设定为清北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国家的双创基地、孵化基地等激励措施,再加上这种遍地开花的不花钱的力所能及的扶持(雄安新区的土地经营制度,尤其符合这类企业的需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才能真正成为潮流。

  这种新型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使用着国家各层级单位提供的免费办公场所,经营资金要由各成员的家庭出资为主,国家的扶持贷款为辅。国家机关等以几年为限的免租金办公空间折合成资本占有一定公司股份,加上各成员股份,构成集体企业的全部股份。但这个企业的属性是公有制的,是集体所有的。在这里,说话权不是按股份来的,规章制度、工资体系及利润分配,公司带头人的任免,奖励制度及考核办法,监督权力,发展方向,等等重要方面,集体统一决定,最高权力机关为公司员工大会或代表大会,其他管理都遵从市场经济原则。首先给了想白手起家的大学生们一个轻易实现梦想的机会,其次,能够始终极大地调动全体员工的积极性。

  这种企业,相对于私企来说,对创业元老似乎不公平,但是,这个绝不勉强,如果自己有资金有能力可以搞成功,你可以开私企(此时的私企已经失去了通过上市一夜暴富的机会了),如果前途未卜,路途艰辛,资源有限,人才难找,找到了也难以凝心聚力,不如大家一起创业,借公有制的光,发展集体经济。企业发展起来,也一样成就非凡。大家抱团创办企业,人多资源多力量大,更易成功,更有幸福感,更有成就感。这种企业何时都是风险共担,在任何困难面前,都是大家抱团解决问题,不会有独木难支的时候。相对于私企,它不但势力大,银行贷款也相对容易,整体主动性也高,机制也能保证灵活,私企所有的好处都保留了,所有的弊端都避免了,新型的公有制企业就会茁壮成长起来。它是属于穷人的,属于无权无势的青年的,属于全体平凡的老百姓的,不必看家资看背景看关系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