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慧泊把一本万利做成亏损,别像“北极鲶鱼”那样不了了之


  广西南宁高额停车收费事件把一家名为“南宁慧泊停车场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送上了热搜。

  引起全国网民公愤的,不仅仅是其比肩北上深等超一线城市的停车收费标准,过分的是其连非机动车和自行车都不放过。

  更过分的是南宁慧泊公司竟然还与当地青秀区法院签署备忘协议,让法院充当一个企业的催债人,动用公权力和种种技术手段追缴停车费欠款。

  其自推的“讨债”文章显示,欠钱最多的车主欠了63990元,都够再买一辆车了。

  网友检索发现,类似南宁慧泊这样的停车收费公司,成了很多城市的“标配”。

  以前这类业务,一般由各地的城投公司之类的转包给私营企业,私营企业再通过层层转包或者直接招聘廉价外包劳工,到那些非主干的城市道路路边划线,收取停车费,在给城投公司交完抽成、支付完外包劳工的工资之后,就是这些私营企业的净利润了。

  公共道路的修建和维护使用的是“公帑”,却被少数公司用来圈地收钱,这种模式听起来就很别扭。

  开展这种业务的理由据说是治理乱停车现象,改善交通拥堵。然而,笔者小区附近几个月前也全都划上了停车线,双向四车道变成双向两车道,每天接送孩子的非机动车不得不去跟机动车抢道。划线之前,交警贴条勤快一点,早晚高峰道路还能畅通;现在早晚高峰基本是完全拥堵。

  占道停车收费的另一个理由据说是可以拿收到的停车费,去补贴道路维护的费用,然而,南宁慧泊的亏损情形却与这种说法并不一致。

  占道停车收费,这听起来就是一项“一本万利”的业务,事实也正是这样。

  据媒体报道,南宁的停车位在2012年7月被南宁市政府授权给南宁城投公司经营,南宁城投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转而又将全市3000个划线停车位承包给了私营企业南宁华普正方泊车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承包期为五年,华普正方每年上交路桥公司停车收费收入不少于900万元;少于900万元的,按实际使用发票额上缴。

  2015年年底,华普正方总经理被刑事拘留,起因是与路桥公司的停车费分成问题纠纷,2018年年底被改判无罪。法院的文书显示:2013年至2015年三年时间,华普正方收到了6070.9494万元停车费收入,缴付给路桥公司承包金及分成款共计1312.9560万元;其间,华普正方还将部分停车位承包给了另一家私企,自己当起了“二东家”。

  从这些披露的内容看,占道停车收费完全是一块大肥肉,谁能拿到经营权,谁就可以大口吃肉。

  不知道何时开始,南宁占道停车收费的经营权就从南宁城投公司转到了南宁公共交通集团,不过两者都是隶属南宁国资委,而南宁慧泊公司是后者在2017年12月注册成立的全资子公司。

  《南宁晚报》2023年5月9日的报道显示,慧泊停车收费管理道路停车泊位数量30535个,停车带36908米,是十年前的占道泊车位数量的十倍,那就更应该是一本万利了。

  而且慧泊公司也不是自己经营管理,其曾发布过不少劳务外包的招标公告,来降低自己的经营成本。例如前不久慧泊公司就曾将其中10521个停车位及20540米的停车的296个收费岗位外包给了北京京铁卫士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和广西亮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离谱的是,南宁轨道交通集团财报显示,2022年,慧泊停车净资产约为4.95亿元,净利润亏损约1208万元!

  那么问题就来了:每小时6~8元的天价停车费究竟收到了谁的腰包?

  市场派天天抨击国企效益低下,而营收结构简单明了的“慧泊市”事件告诉我们,这哪里是国企效益低下的问题?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据媒体报道,南宁市审计局已派出审计组进驻慧泊停车,对南宁市道路停车泊位经营管理情况进行专项审计调查,我们期待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同样是交通部门的问题,深圳某前交通分局局长孙女“北极鲶鱼”的事到现在都两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一个正式的说法,希望“慧泊市”事件的审计调查不要也是这样不了了之。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