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不容违抗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是中美金融斗争激化、国际金融形势即将发生巨变、中国国内金融隐患风险呈上升趋势的情况下,中央关于金融工作的最新指导思想,表明中央关于金融工作的思路,发生了重大变化。新的金融工作指导思想,必须取代旧的指导思想,成为相关部门开展金融工作的指导和遵循,决不允许回避、歪曲、违抗、淡化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的指导作用。陈旧的、脱离当前工作和斗争实际的金融思维,必须清除。

  有金融机构的高层管理人员却对中央最新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置若罔闻,仍然翻看旧黄历,在金融工作会议召开之后,依然批准美国万事达银行卡结算业务,为外资从事证券期货业务提供特权服务,甚至要扩大外资直接投资,完全按照抛弃金融主权和政权性质的旧金融思维行事,蓄意对抗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

  首先,金融工作,必须坚持党的领导。金融工作,事关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控制等货币主权,和军队具备同样重要的地位。重大金融政策和行动,必须由中央作出和审批,决不允许其他银行、监管机构、外汇管理部门,越俎代庖。引进外资直接投资、扩大金融开放、批准外资从事投资、存贷、结算、支付、证券、债务、期货、股票、理财、信托、保险、再保险、汇兑、虚拟货币业务,属于重大金融决策,不得由银行或监管机构决定。

  在旧的金融组织领导体制下,这些业务由银行、监管、外汇管理、市场监管等部门作出,尚可容忍,但在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传达之后,这些机构均无权审核、批准外资金融资本从事此类金融业务。

  其次,必须准确理解落实关于金融是“国之大者”“国之重器”的思想。金融,国之大者,国之重器,岂能允许他人染指,岂可假手于他人?如此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给予外资金融资本以直接投资的特权,就是让外部金融资本控制中国金融,就是把“国之大者”“国之重器”奉送于外资,对抗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切断党与金融领域的联系,取消了党领导金融工作的可能性,必然后患无穷。

  第三,必然悖逆“金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外资金融资本,来中国必然谋求控制中国金融体系,攫取金融霸权,谋求更多金融利润,甚至以此要挟中国政治,怎么可能指望外资金融资本为中国人民服务?美国金融资本为美国人民服务过吗?把美国服务成什么样了?美元金融资本渗透的国家,它们的人民得到过美元金融资本的服务吗?是一种什么样的服务呢?服务的后果是什么呢?是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是经常暴发的拉美金融危机,是中国的P2P暴雷、村镇银行暴雷、恒大暴雷、中植系暴雷⋯⋯我们能指望外资金融资本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吗?

  第四,直接违背了“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的政治论断。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是相互支持、相互促进、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关系。近年来,中国在工业、科技、国防、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克服重重困难,冲破美国科技霸权的围剿,取得迅猛发展,冲击了美元霸权主导的世界秩序,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坚持了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的重大原则。没有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的支撑,就没有中国高铁、中国航天、中国通信、中国船舶、中国电子、中国军工、华为手机等系列高技术产品问世,就不可能打破美国霸权的科技封锁。扩大开放金融,对美国金融资本不加任何限制和提防,直接削弱了国有资本,冲击了国有经济体系,削弱了中国经济主权的完整性和独立性,严重动摇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直接打击了中国经济、科技、工业总体实力,也必然损害教育、医疗、卫生、文化、居住等民生利益。

  第五,美元霸权对中国经济主权的侵略,必须警惕。年初,中央公布了《美国霸权霸道霸凌及其危害》文件,明确强调了美国科技霸权、金融霸权,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经济的灾难的根源!而美国霸权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以金融开放为口号,要求相关国家放弃货币主权、金融主权,对外资投资不设任何限制,然后以投资方式,在这些国家从事无限制的金融业务,以此攫取这些国家的货币发行和流通控制权,然后,再凭此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形成美元霸权对这些国家经济的寄生关系,让这些国家的经济支撑美元的国际信用。中国如继续引进外资、允许外资在中国从事无限制的金融业务,必然洞开金融国门,让美国金融霸权长驱直入,在压榨中国劳动、掠夺中国资源、控制中国商品定价、并购中国企业、使用中国基础设施的同时,埋下金融隐患、制造金融风险,在必要时,就可以对中国发动金融攻势,进行政治讹诈,制造重大金融危机!这当然违背了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关于“金融强国”的主旨。

  第六,金融强国的方向,不容逆转。金融强国,必然是货币发行权和流通控制权独立自主的国家,必然是金融独立自主的国家,也必然是金融工作由中央政权统一领导而非由银行、监管机构领导的国家。如果中国金融的主要部分是由外资金融资本构成,主导中国金融的是外资金融资本,那么,中国就不可能是什么金融强国,必然是个金融弱国、金融殖民地国。如此开放金融,视金融主权如无物,慷慨奉送于外国金融资本,必然严重削弱中国金融实力,破坏中国金融的独立性和完整性,甚至是对中国金融的釜底抽薪,与中国金融强国的建设发展目标,背道而驰。

  第六,金融服务于实体生产的重大战略,不容扭曲。金融是服务业,金融是附属于实体生产的,金融不能凌驾于实体生产,更不能危害实体生产。坚持金融的主权和政权属性、坚持党管金融、坚持金融独立自主,才能确保金融真正服务于实体生产,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民族企业,发展民族工业、农业、科技,发展好教育、医疗、住房、文化等民生行业,确保党的政策真正得到落实。而让外资金融机构服务于中国实体生产,必然导致外资金融资本对中国实体生产的控制,必然导致中国丧失实体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的定价权,同样丧失相关领域生产的组织领导权和利润,让外资金融资本在中国做大做强做优,打击国有经济和民族经济,导致中国在经济上丧失独立性,产业结构将严重畸形。

  第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大任务,不容淡化。金融风险,是怎样产生的?从恒大、中植系、P2P暴雷等一系列重大案件上,不难看出,所谓金融风险,其实就是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勾结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故意制造的灾难!普华永道不知道它们的审计后果吗?监管部门不知道中植系信托的后果吗?许皮带、解老板不知道他们所作所为的后果吗?他们并非不知道他们所作所为必然导致最后无法收场的灾难,而是明知故犯,他们甚至以所制造的巨大灾难,来要挟政权。所谓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就是防止外资金融资本和买办金融资本成尾大不掉之势!而允许外部金融资本对中国直接投资、允许外资在中国无限制地从事所有货币和金融业务,就是故意引狼入室,就是配合外资特别是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中国金融命脉的同时,制造金融灾难。

  第八,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必须依靠国有金融力量,而决不能指望外资和买办金融资本。如此批准外资直接投资,让外资在中国从事无限的金融和货币业务,则国有金融力量实力和能力必然大受打击,外资、买办金融资本的力量和能力必然膨胀,其所积累和制造的金融风险和隐患必然越来越大。那么,实力和能力都越发削弱的国有金融资本,如何有能力防范化解由实力和能力都迅速膨胀的外资和买办金融资本制造的金融风险?

  鉴此,必须扎扎实实地落实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清算阳奉阴违,务必确立金融和货币主权思维,务必停止扩大开放金融的政策,务必反思扩大开放金融的思维,务必清算买办性金融和货币理论!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于公众号“九霄瞰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