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群众眼里的“党员”:莫言的获奖与“叛徒”

2024-04-06
作者: 颂明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网上接连出现一种视频,主播有男的有女的,都气愤填膺地质问同一个问题:

  诺贝尔奖是全世界公认的权威奖项,有人却把获得诺贝尔奖视为叛徒。这件事就发生在莫言身上,你说荒唐不荒唐?这件事也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

  然后自然要搬出“王蒙说”,来表示权威。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逻辑错误:

  获奖与叛徒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概念。获奖是指某个人在某方面的被某部门肯定的成就。

  叛徒是指一个人背叛了自己原来的立场和组织。

  绝对没有只要“获奖”了便不会成为叛徒一说。

  莫言算不算叛徒呢?那就要看他有没有背叛自己原来的立场和组织!

2.jpg

  莫言是中共党员,因写了被社会评价为“反动而又肮脏的文学垃圾”小说受到组织批评,主动要求离开解放军队伍。当年在部队他曾经是学雷锋积极分子,还手抄过《讲话》,但改开后却经不住历史虚无主义风潮和市场经济大潮的名利诱惑,在自己胡编乱造的小说中恶毒咒骂八路军区小队、武工队,把“土改专家”写成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且杀人如麻的劣绅形象,甚至公开诽谤党的领袖。

3.jpg

4.jpg

  请问:这算不算叛徒?

  诺贝尔文学奖确实很权威。那莫言取得了怎样的成就而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青睐呢?

6.jpg

7.jpg

  关于这一点《颁奖词》说得很清楚,很准确。读者可以自行阅读。这里无须再替《颁奖词》做宣传了。

  有人还鼓吹莫言的成就在于他“突破了《讲话》的局限性”。那么,莫言又是怎么突破《讲话》局限性的呢?

  莫言说:他以前按教科书上说的去工厂、农村体验生活还是不知道小说怎么写,当看到《雪国》中那条健硕的秋田犬舔着热水时像是被心仪的女人抚摸了一下,一下子顿悟了,原来狗也可以入小说,热水也可以入小说,从此小说就像蛋急的母鸡咯咯地追着他跑,秋田犬照亮了他的文学之路,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来自《雪国》。

8.jpg

  这意思还不足够清楚吗?莫言的文学成就归功于一条日本秋田犬。他为一本书取名时干脆用了《感谢那条狗》来直白地表达他的真挚情感。他的文学王国是来自日本的《雪国》,与中国没啥关系。只是在内容上污蔑了中国人,抹黑了中国的历史而已。

9.jpg

  您说,作为中国人,说他是叛徒为过吗?

  我不是党员,只是个普通群众。可我从童年开始,就特别崇敬党员,觉得他们都是为着老百姓利益冲锋在前,不怕苦、不怕累,在关键时刻为了保护老百姓可以献出生命的人。

  而莫言,这个专事用小说编造历史,用极其恶毒语言辱骂先烈、领袖、憎恨新中国且不学无术的人,却是个“党员”,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10.jpg

  我就不相信莫言本人不会因为自己是党员而觉得可笑。

  老百姓对莫言这样的假“党员”反复进行过彻底的揭露和抨击,却动不了他的一根毫毛。

  为什么莫言不愿意脱掉披在身上的“党员”这件大红袍呢?

  显然是因为这件大红袍可以让他更加方便地骗人,可以为他带来更多的利益。

  比方说,有莫粉在鼓吹他的时候,就用“老班长”的音乐做背景,播放他穿着军装、手握钢枪的照片,介绍他是“中共党员”、作协副主席。这样就唬住了很多人。

  他开了多家“文化公司”,有了这件大红袍,这些公司就会朦朦胧胧地被赋予了“半官方”的性质,会维持更多的人脉,带来更多的生意而财源广进。

11.jpg

  当莫言们以官方的或者各种外人分不清是官方还是文化公司的部门、机构向学校推销莫言“文学教育”的书籍时,这件大红袍就使“推销活动”有了光环,显示出了权威性。

12.jpg

  然后,孩子们慢慢地就会去读《红高粱系列》《丰乳肥臀》《灵药》等“莫言原著”,就会“明白了”我们的“历史”原来就是这样的不堪。

14.jpg

16.jpg

17.jpg

  然后,孩子们就会学着莫言小说人物那样出口成脏、一身戾气。

  再然后,他们就会相信人性之恶而不再相信其他任何,并且会模仿小说中人的各种猥琐行为以为时尚;

  就会在一碗水端不平的时候绝不做“吃亏的那一个”;

  就会坚定不移地认为“人不如鬼”……

  就连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朽,一想到莫言是个“党员”就像吞了只苍蝇,就不寒而栗!

  对莫言来说,“党员”这件大红袍具有如此之大的广告效应、护身效应、利益效应。

  莫言怎么会舍得脱掉这件大红袍呢?

  (作者:颂明;来源:昆仑策网【授权】,综合修编自“红歌会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7条)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