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贵一,“工科理科化”之问仍应把他放在中西文明比较背景下考察

2023-03-15
作者: 道一人 来源: 红歌会网

  我们人和社会的许多行为和思维,他们的外观或表现是如此的迥然有别,可仔细一斟酌,他们背后可能有着共同的触发因素,有着共同之“因”,或者一路追下去,总可以找到他们的共同之“因”。这个我想不别哲学探究,人们多多少少都有经验。

  比如近日街谈巷议的一个话题:工科理科化(这里我把他命名为“工科理科化之问”),他说的是“中国大学的工科教育越来越理科化”,这是一个话题,最新的热门话题;还有一个古老话题,他说的是“现代科学为什么不是产生在中国”,他就是著名的“李约瑟之问”。

  这两个话题外观上是如此的迥然有别,稍有语句理解力的人就能辨别他们是如此的不同,可是你要深究的话,他们背后可能有着共同的触发因素,有着共同之“因”,或者一路追下去,总可以找到他们的共同之“因”。

  那是个什么共同之“因”呢?这里我先搁一搁,阐述很简单,后面再说。

  除了“工科理科化之问”和李约瑟之问”,其实还有更多,他们都可视之为同一本质问题的不同外观,不同表现或表象,再列举几个,比如困扰教育界几十年的一个问题,大家都听说过有个教育门类叫“技校”的,大概八十年代开始“技校”教育越来越“中专”化倾向,不但“技校”教育内容越来越“中专”化,并且他的学员招收和毕业分配,以及他的社会地位甚至整个教育舆论越来越“中专”化,今天我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他命名为“技校中专化之问”。

  “技校中专化之问”大概八十年代开始浮现,九十年代愈演愈烈,虽然局限在教育界专业领域,恐怕我们普通人或多或少都有耳闻,说他是教育界老大难问题不为过,四十年过去了。我是悲观的,再四十年恐怕解决不了,不再恶化就算万幸!顺着这个思路,还有类似的诸如“中专本科化之问”、“本科研究生化之问”。

  事实上还有个更严重的,我把他命名为“中国教育为美国服务之问”:中国高精尖教育的毕业生,许多都流向了美国或西方世界,为美国或西方世界所用。这从来不算秘密,我们看清华和北大,相当高比例的毕业生都奔向美国或西方世界,为他们所用。正如“技校中专化之问”,整个社会都看到了这个问题,看到了他的严重性,四十多年来没人解决得了,我们“举国体制”就是奈何不了他,大家都抱着“不再恶化就算万幸!”心态看着他的发展。

  我一口气列举了“工科理科化之问”、李约瑟之问”、“技校中专化之问”、“中专本科化之问”、“本科研究生化之问”、“中国教育为美国服务之问”……,其实还可列举更多,大家可以举一反三,有些可能是跨领域的,但他们都有共同特征,有着共同的触发因素,有着共同之“因”,或者一路追下去,总可以找到他们的共同之“因”。

  那是个什么样的共同之“因”呢?

  我们人这个高等生物有着两种不同的行为模式,一种行为模式叫做“解决问题”,另一种叫做“解释问题”,顺着前一种模式就发展出技术路线,向着改造世界和改造环境方向发展,顺着后一种模式就发展出宗教、科学、哲学、美学、艺术等等。当然这两种模式之间并不存在泾渭界限,而是一连串灰色地带――这个灰色地带的宽度几何,取决于所在文明的固有特点,事实上“解决问题”与“解释问题”本来就象一枚硬币的两个面,高等生物“人”总是兼有这两种品德,这个具有普遍性――华人这样,日耳曼亦这样、盎格鲁-萨克森人这样,斯拉夫人还是这样的。

  以我的看法,古代华人和传统文化较偏重于“解决问题”而弱于“解释问题”――我在论坛经常以“华人重于is思维而弱于why is”话题提出;明末清初以来华人大规模接触西方,渐渐学会了西方人思维和行为模式,开始扭转这个局面,但是这个扭转可能“矫枉过正”,走向了“工具化”道路;这是个“道器之辩”,我们华人精英看到了这个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却是采取了工具化策略――这在日本大和民族的“脱亚入欧”进程中也是略有表现,事实上这在整个东亚民族向西方学习进程中都有表现。

  是的,整个东亚民族向西方学习进程中都有所表现,“解决问题”迈向“解释问题”或者两者的平衡兼容问题上,采取了“工具化”策略,这种策略的弊端和恶果在文明或文化的许多领域都有所表现――比如我今天一口气列举的诸多之问。对这些之问的展开探究,我道一人就无能为力了,我这里也就抛砖引玉。

  ×××××××××××××××××××××××××××××××××××××××

  是的,这就是我今天对这个问题的全部看法,是由“工科理科化”之问引起,可能是“两会”期间委员代表热烈讨论的吧?事实上几十年来他就一直存在着,N多次“两会”都没能奈何他。今天我之所以把他端上来?我看到有个委员说,“工科理科化”是因为“教育市场化”不充分而引起,只有教育的充分市场化,由市场自动调节教育供需,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就象美国那样,不存在“工科理科化”,该怎样就怎样。

  我不同意该委员代表的看法,那种看法就是“市场万能论”,采用工具化策略应对文明进化带来的问题,再“市场万能论”将把中国拖入万复不劫,用这种策略,兴许可能解决一个问题,但他可能产生更多问题,以几个窟窿去弥补一个窟窿,将问题推给后代。是故不忍,写下这篇稿子,他不是市场策略问题,而是文明进化问题――应该把这个问题放在中西文明比较背景下考察,只能采取“以柔克刚,以徐制胜”策略,急不得!急不得!急不得!

  我参加红坛好几年了,与朋友交流,大家知道我推崇道家之学,道家之学有个强烈执著,执著于探究万千事物背后的共同之因、终极之因,认为万千事物背后有着“统一的规律”――中国人嘴巴常说的“大道至简”,“愚者察异,智者察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就是这种执著的体现。

  我们光荣的后代应该继承祖先的智慧,这不容易,这种智慧在不同领域不同话题上有不同表达和表述,我今天只是举一反三、抛砖引玉,大家共勉之。

  【文/道一人,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7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