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穆臻: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毛主席精准高超的外交战略艺术

2023-12-04
作者: 铁穆臻 来源: 毛思想研究公众号

  (1)中苏决裂之后,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独立自主的援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和反帝斗争,团结亚非拉大量的反帝国家,更大规模的开辟了全新的战略空间。

  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大力支持非洲的反帝斗争。毛主席在同喀麦隆人民联盟代表和几内亚、肯尼亚、马达加斯加青年代表谈话中提出了他的指导意见。

  毛主席讲:“整个非洲的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跟着帝国主义走的人,而不是反对资本主义,不是建立社会主义。在非洲提出建立社会主义社会,要犯错误。事实是帝国主义依靠它的走狗,联合非洲的一部分人压迫非洲。目前非洲这种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不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一般说来,整个非洲的斗争还是长期的。一不要以为马上可以胜利,明天早上就胜利,要准备长期斗争。如不作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而帝国主义那么强大,就要失望。二要以依靠自己力量为主,争取外国援助为辅。我有这两个建议,请你们考虑。我不熟悉非洲的情形,我又不是非洲人。我讲我的意见,供你们参考。”这里可见毛主席指导世界反帝斗争的实事求是的精神。

  在同非洲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活动家、和平人士和工会、青年、学生代表团的谈话中,毛主席讲:“你们现在很好,团结起来了。整个非洲团结起来、觉悟起来了,或者正在一步步地觉悟中间。你们非洲有两亿多人口,你们团结起来、觉悟起来、组织起来,帝国主义是怕你们的。”可见,毛主席认为——非洲只有团结起来、组织起来,才能不怕帝国主义。

  在和拉美一些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的谈话之中,毛主席也强调:“我们要团结成一体,全世界人民要大团结。你们的事业也是我们共同事业的一部分,你们每有一个胜利,我们就高兴。我们很高兴看到拉丁美洲的斗争在不断发展。

  毛主席明确的讲出了他关于亚非拉反帝统一战线的伟大战略。他说:“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大部分。这三个洲的国家是西方世界的后方。这个后方现在已经不稳固了,它的空气比较稀薄,比较容易冲破帝国主义的统治……现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蓬勃地开展起反帝斗争了。非洲人口有两亿多,他们处在反帝斗争的前线。拉丁美洲也是处在反帝斗争的前线。

  在《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就提到了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马克思认为——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会在欧洲的多个国家发生,但是并没有否认其中一个国家率先取得革命胜利。只不过,一个国家社会主义革命要胜利,必须抗击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干涉甚至需要有足够能力推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社会主义革命。帝国主义时代社会主义国家只有团结大多数被压迫国家,孤立最主要的几个帝国主义国家,鼓励支持多数被压迫国家开展反帝的独立斗争,才能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包围,消耗帝国主义国家实力,避免被帝国主义封锁绞杀,争取红色政权的生存发展。

  我们是否可以想到,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在六七十年代大力支援亚非拉反帝革命斗争、支持美帝国主义黑人运动、分化瓦解帝国主义阵营,最终突破了美帝国主义的封锁包围呢?

  毛主席高呼:“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正在垂死挣扎。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越南人民、老挝人民、柬埔寨人民、巴勒斯坦人民、阿拉伯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怕美帝国主义,而是美帝国主义怕世界各国人民,一有风吹草动,它就惊慌失措。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国能够打败强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

  这不仅体现大政治家毛泽东无畏的气魄、大战略家毛泽东排除万难的决心,也是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导师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学说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毛泽东领导、支持国际反帝斗争,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关于捍卫社会主义革命政权的学说。

  (2)毛主席科学的利用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改善中国和一些英法代表的欧洲国家的关系,推动中法建交,瓦解资本主义阵营内部,推动美帝国主义主导的资本主义阵营的瓦解。

  在接见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的时候,毛主席积极的提出改善中英关系的问题。毛主席提到:“但是我们要有两个方面的准备。一个是继续冷战,另一个是把冷战转为和平共处。所以你做转化工作,我们欢迎。

  毛主席极其敏锐的抓住这一战略时机,利用资本主义阵营的内部矛盾,分化资本主义阵营。他对蒙哥马利说:“慢慢来。我们希望你们的国家强大一些,希望法国强大一些,希望你们的发言权大一些,那样事情就好办了,使美国、西德、日本有所约束”,“威胁你们和法国的是美国和西德,还有在远东的日本。威胁我们的也是这三个国家。我们不感到英国对我们是个威胁,也不认为法国对我们是个威胁。对我们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和日本。

  毛主席不仅坚持亚非拉反帝斗争,而且充分利用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争取改善和欧洲这一“中间地带”的关系,进而推动资本主义阵营的瓦解。毛主席讲:“我看中间地带有两个,一个是亚、非、拉,一个是欧洲。日本、加拿大对美国是不满意的。以戴高乐为代表的,有六国共同市场,都是些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东方的日本,是个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对美国不满意,对苏联也不满意……过去几年法国人闹独立性,但没有闹到今天这样的程度……大西洋许多国家也不会赞成美国。戴高乐到处说法国不当卫星国,他们是控制和反控制的斗争。”1964年,毛主席利用法国和美国之间的矛盾,紧紧的抓住了重要的战略时机,促成了中法建交,加速了资本主义阵营的内部瓦解。

  在和法国议员代表团的谈话中,毛主席科学的分析了利害关系。他强调:“你们不是共产党,我也不是你们的党;我们反对资本主义,你们也许反对共产主义。但是,还是可以合作。在我们之间有两个根本的共同点:第一,反对大国欺侮我们。就是说,不许世界上有哪个大国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我讲得很粗。不管资本主义大国也好,社会主义大国也好,谁要控制我们,反对我们,我们是不允许的。

  上述内容可见,作为大政治家的毛主席将“利用矛盾,分化敌人;团结多数,孤立少数;集中优势,各个击破”的策略运用的炉火纯青。

  (3)毛主席利用美苏矛盾、扩大美苏矛盾、和美苏两方都交流又提防,实现了我们社会主义中国利益的最大化,突破了两极格局。

  毛主席高举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旗,利用美苏之间的矛盾,扩大美苏之间的矛盾,和苏修进行对话,亲自会见或让周恩来会见柯西金等人,尽可能地缩小打击面。

  在和柯西金的谈话中,毛主席利用美苏矛盾,精明的说:“当帝国主义举起手反对你们,或者反对我们,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战争会把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为什么争吵?因为我们活在和平的环境下。如果帝国主义用你们“和平竞赛,和平共处,广泛和彻底的裁军”之类的口号武装自己,那是很糟糕的。现在美国和苏联的口号没有很大的差别。美国和苏联正在决定世界的命运。请尽管决定吧!

  1969年,苏联陈兵百万的时候,毛主席仍然坚持尽可能留有余地、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利用美苏矛盾,让周恩来和柯西金进行了多次谈判。从1969年10月20日至1978年6月,这次中苏谈判总计进行了15轮。截至1976年周恩来逝世之前,周恩来对中方采取的谈判方针、策略、方法等多次给予具体指示。周恩来提出,中苏边界谈判应在不受任何威胁的情况下举行;中苏双方应先就维持边界现状、避免武装冲突、双方武装力量在边界争议地区脱离接触等三项临时措施达成协议。对此柯西金表示完全赞同。双方达成了一系列谅解。

  根据苏联的侵略威胁现实,毛主席也坚持和美帝国主义沟通,从而借力打力。毛主席对斯诺说:“所以,我说如果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谈也行,当作总统来谈也行。总而言之,都行。我看我不会跟他吵架,批评是要批评他的。我们也要作自我批评,就是讲我们的错误、缺点了,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

  毛主席的这一战略基本上其实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打破了两极格局,形成了中美苏的三大角格局。

  作为资产阶级里面摇鹅毛扇子的军师,基辛格也不得不佩服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的能力。基辛格这样评价毛主席:“他把核超级大国之间的敌意为己所用,给外界造成不惧核毁灭的印象,因而为中国谋求了一种外交保障”,“毛泽东为强权政治添加了一个据我所知是前所未有的新层面。按照传统的均势理论,他该寻求其中一个超级大国的保护,但他却特立独行,利用苏美彼此的戒惧来反抗它们两国。”这也是他对毛主席“利用矛盾,分化敌人”的三大角战略的理解。

  上述内容可见,有的极其愚蠢的知识分子曾认为,美帝的等腰三角战略更有“回旋余地”、比我们七十年代战略“高明”,这只能说明这个知识分子的愚蠢。基辛格的回忆分析就狠狠的打了这个知识分子的脸。

  到70年代,大多数亚非拉国家站到社会主义中国的这一边的时候,我们成功的重返联合国,打破了两大帝国主义国家的封锁包围。这时,美帝国主义也不得不进一步妥协,向中国低头。

  见过毛主席的基辛格被毛主席深刻震撼到。

  后来,帝国主义者、大资产阶级阵营摇鹅毛扇子的“军师”基辛格都不得不这样表达他对毛主席这样的历史巨人的佩服:

  “他身上发出一种几乎可以感觉到的压倒一切的魄力。毛泽东的确能让人体会到力量、权力和意志的共鸣。

  “毛泽东的存在本身就是意志的巨大作用的见证。没有任何外在的装饰物可以解释毛泽东所焕发的力量感。我的孩子们谈到流行唱片艺术家身上的一种‘颤流’,我得承认自己对此完全感觉不到。但是毛泽东却的确发出力量、权力和意志的颤流。

  年轻孩子遇上“明星偶像”,有“放电”的感觉;基辛格遇上毛主席之后,才感受到了这种“放电”的感觉。毛主席的伟大功绩和高超战略,使帝国主义的“帝王将相”都不得不佩服。

  毛主席宜将胜勇追穷寇,加快分化瓦解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趋势,加快孤立对当时中国威胁最严重的苏修帝国主义的进程,迅速推动了中日建交,以及中国和大量欧洲国家建交,成功做到了利用矛盾分化敌人,团结多数孤立少数,集中优势各个击破。

  毛主席那时,不倒向苏修,也不倒向美帝,紧密的团结亚非拉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利用美苏的矛盾扩大美苏的矛盾,和美苏都有对话交流,又在原则性问题上毫不让步,使美苏两边发愁,而我们社会主义中国获得了巨大的战略空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