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德学:朝鲜停战谈判中美国的傲慢姿态是怎样被打掉的?

2022-05-07
作者: 齐德学 来源: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后,依靠落后的武器装备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到三八线,一度打回到三七线,至1951年6月中旬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地区,彻底粉碎了美国武装占领全朝鲜的战略企图。美国当局不得不寻求通过谈判结束朝鲜战争。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定签字,历时两年零17天。在整个谈判过程中,美国人表现出了多种姿态。

  谈判初始时的傲慢姿态

  美国当局谋求谈判解决问题,是承认朝鲜战争失败的一种表现,但并不愿公平合理地解决朝鲜问题。正如彭德怀指出的:“朝鲜停战谈判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停战谈判。它既不是帝国主义者征服了别的国家、强迫别国接受投降条件的停战谈判,也不是帝国主义者争夺火并、相持不决,只好以妥协瓜分殖民地谋得短暂和平的停战谈判,而是一个妄图独霸世界的帝国主义者,在侵略战争中遭受到年轻的新兴的人民民主国家的反抗并被遏制之后,不得不罢手而勉强接受的停战谈判。很显然,帝国主义者对于这样的谈判是不会甘心情愿接受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力图翻案。”

  志愿军谈判代表团主要负责人合影,前排坐者李克农、后排左1邓华、后排右1解方、后排中乔冠华

  毛泽东也曾指出:“同他们讲和是不容易的。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1

  朝鲜停战谈判共有5项议程:通过议程;确定军事分界线以建立非军事区;实现停火休战的具体安排;关于俘虏的安排;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事项。美方代表团在这些议程的谈判中几乎处处表现不讲理。比较典型的有以下几个事。

  第一个事,表现在军事分界线问题的谈判中。朝中方面争取的是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底盘是现地停战,即以双方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这个问题的谈判一开始,朝中代表团就明确提出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美国当局寻求谈判时也表达过这个意思。但谈判中,美方代表团不但坚决拒绝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而且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志愿军和人民军后方数十公里处,企图不战而攫取1.2万平方公里地区。对这种无理要求,朝中方面当然坚决拒绝。美方代表团为这个要求提出的理由是,地面部队的战线,不能反映双方军队的实际力量,“联合国军”具有海空军“优势”,美方首席代表乔埃说:“贵方对海空军的威力是充分领会的,因此,必须对海空军部队给予地区作战的影响以适当的估计。”“‘联合国军’以其空军力量与海军力量所控制的广大区域,它包括了全部北朝鲜从目前军事接触线直至鸭绿江和图们江,你方在朝鲜没有可以相比拟的地位,……换言之,你方将部队撤到大致通过平壤与元山的线以北时,所放弃的优势将完全比不上‘联合国军’将其空军与海军力量从北朝鲜撤退时你方所获得的优势。”“在选择非军事区时,我们必须要考虑地形和联合国陆海空军的潜力。但是,我方已经提议撤退我方的海空军,为了这些让步,我方应得到补偿。”

  显然,这种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对此作了有力的驳斥,指出:“你们的形势既然如此有利,你们为什么不在你们海空军掩护下,在你们曾经到过的平壤、元山一线站住脚呢?而且一直退到汉江以南呢?……尽管你们滥用你们的空军狂轰滥炸,你们的战线却从鸭绿江一直撤到三八线以南,这是单纯的什么兵种效能的观点可以解释的吗?你们的陆上战线集中地反映了你们陆海空军的全部效能。事实上,你方只是依靠了海空军毫无人道的、违反国际公法的狂轰滥炸,才勉强地、暂时地维持了你们地面部队的现状,假使没有这种狂轰滥炸的掩护与支持,你们的地面部队早就不知道撤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们根据谎谬的理论而提出的军事分界线,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从而也是不值得考虑、不能考虑的。”美方代表团无言以对。

  参加停战谈判的中朝方面的首席代表南日将军

  然而,美方代表团像小孩子耍赖一样,又为他们这个无理要求提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理由。乔埃说:“你方地面部队具有强大的优势,并且这种优势还会增加,而美方地面部队不具备这种优势,因此美方地面部队必须要有一定深度的天然防御阵地。”南日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们用两种互相冲突的理由,来支持你的方案,难道你们不觉得滑稽可笑吗?你们说你们海空军强,所以你们应有所补偿。现在你们承认你们陆军弱,但你们又说应有补偿。……不管你们强弱,你们都需有补偿,这不是一种失去理智的瞎说么?”

  美方在谈判桌上没能得到所要求的军事分界线,“联合国军”即试图通过飞机大炮的“辩论”达到这一目的。于1951年8月18日起,先后对人民军和志愿军防守的阵地发动了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并以空中力量发动了以摧毁朝鲜北方铁路系统为主要目标、以窒息志愿军和人民军前方作战力量为目的的“绞杀战”。先后两个月的地面攻势以伤亡10余万人的代价,仅仅占去阵地646平方公里,远远没有达到其攫取1.2万平方公里的目标,“绞杀战”也远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遂不得不接受朝中方面提出的以双方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各后撤2公里为非军事区的建议,11月27日达成了关于军事分界线问题的协议。

  第二个事,表现在实现停火休战的具体安排问题的谈判中。这个问题的谈判于军事分界线问题达成协议的同一天开始。美方所提方案,无理提出在停战期间不准朝鲜北方建设机场,干涉朝鲜内政,强调停战后允许用补充和轮换的办法维持其在朝鲜的军力水平。这个问题谈判一开始,双方就展开了激烈的辩论。针对美方方案,朝中方面在方案中提出了“为保证军事停战的稳定,以利双方高一级的政治会议的进行,双方应保证不从朝鲜境外以任何借口进入任何军事力量、武器和弹药”,并将其作为方案的第六条。又提出第七条,即“为监督第六条规定的严格实施,双方同意邀请在朝鲜战争中的中立国家的代表成立监察机构,负责到非军事区以外双方同意的后方口岸进行必要的视察,并向双方停战委员会提出关于视察结果的报告”。

  美军战史中说:“共产党的新建议一下子便将‘联合国军’司令部置于被动的地位,因为他们对共产党提出的严格限制一切军事力量和装备以及邀请中立国家执行检查任务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美方建议将该项议程的讨论交由双方协议组成的小组委员会进行。

  朝中代表解方在小组委员会上严词警告对方:“既使在你们使用军事力量狂轰滥炸、大肆破坏的时候,你们妄想干涉朝鲜北方的内政,也没有干涉得了。你们使用军事力量不能得到的东西,也休想在谈判中得到。”美方拒绝朝中方面所提中立国监察机构成员国中的苏联。在修建机场和中立国提名问题上,双方争持不下。经常是刚刚开会就宣布结束。4月11日至16日,6天内6次开会时间总计仅5分钟,最短一次开会时间为25秒,创下了最短会议的记录。直至1952年5月2日,美方才被迫放弃其干涉朝鲜北方内政的不准建设机场的要求。这样朝中代表在提名苏联为中立国问题上也做了让步。此项议程才以朝中代表所提方案为基础,达成了协议。

  1952年5月2日,双方达成第三项议程协议

  第三个事,表现在俘虏的安排问题谈判中。这个问题的谈判于1951年12月11日开始。关于战俘问题,既有国际惯例,也有美国参加签订的关于战俘问题的日内瓦国际公约。该公约规定:“战争停止后,全部释放并遣返战俘,不得迟延。”朝中代表团一开始就据此提出了停战后迅速遣返全部战俘的原则。然而,美方代表始则不表态,继则提出先交换战俘名单,进而不顾其政府参加签订的战俘问题国际公约,竟然荒唐地提出“一对一”交换战俘的无理主张。朝中代表李相朝对此进行了严厉驳斥,指出:“战俘的释放与遣返,不是人口买卖,20世纪的今天更不是野蛮的奴隶时代。”“全世界人民将诅咒你方的提案,你方自己的被俘人员和他们的家属也将诅咒你方的提案,因为你方这一提案阻塞释放与遣返全体战俘的可能,将阻塞迅速达成停战协议的前途。”

  然而,美方提出并顽固坚持所谓“自愿遣返”的原则,拒绝讨论这个原则以外的任何方案。到1952年5月初,谈判的其他议程全部达成了协议,而关于战俘问题的谈判,没有任何进展。双方僵持到10月8日,美方单方面宣布无限期休会。此时,正面战场上,志愿军和人民军正在进行全线开花的秋季战术反击作战,选择“联合国军”营以下兵力防守的60个阵地,攻击77次,几乎是攻则必克,攻则必歼。“联合国军”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联合国军”为对志愿军的战术反击作战进行报复,扭转其被动状态,于10月14日发动了以夺取志愿军上甘岭阵地为目标的“金化攻势”(也称“摊牌”行动)。上甘岭阵地是两个小山头,此前各由志愿军一个连防守,总面积不到4平方公里。“联合国军”先后动用3个多师、300余门大炮、近200辆坦克、3000余架次飞机,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连续进攻43天,付出2.5万余人的伤亡,而寸土未得。志愿军阵地岿然不动。

  从此,“联合国军”对发动正面进攻取胜已完全失去了信心。然而,美国当局仍不甘心在朝鲜战争中的失败,酝酿实施大规模登陆进攻,进行最后的军事冒险。志愿军和人民军进行了全面细致的反登陆作战准备。鉴于此,美国当局感到最后的军事冒险也无取胜的希望,遂转而于1953年4月26日恢复由其单方面中断半年之久的战俘问题的谈判,大规模登陆冒险计划只好胎死腹中。

  为打破战俘问题谈判的僵局,中朝两国政府提出了战俘遣返问题的新建议,即“谈判双方应保证在停战后立即遣返其所收容的一切坚持遣返的战俘,而将其余的战俘交中立国,以保证对他们的遣返问题的公正解决”,得到包括英国、法国在内的国际舆论的支持。美国也就此下了台阶。美方接受了这个建议,于1953年6月8日,达成了关于战俘遣返问题的协议。

  美军少将师长迪安被遣返后,承认受到中朝方面的宽大待遇

  谈判中的无赖表现

  美方在朝鲜停战谈判中不讲理的表现,许多也是无赖的表现。除此,美国人在朝鲜停战谈判中的流氓无赖表现还有许多。第二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甚至指示美方代表团:在谈判中应以“简短、生硬、有力的语言回答,只要乔埃说得出,就尽管粗鲁。”流氓无赖表现比较典型的是,1952年5月22日哈里逊接替乔埃为美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后的表现。虽然谈判仍在进行,但美方既拒绝讨论“自愿遣返”以外的任何提议,又不宣布谈判破裂。哈里逊在作为谈判代表时,就不断提议休会和逃会,接任首席代表后,从接任的第二天起,就连连到会提议休会,每次休会3天,故意拖延谈判。6月7日,美方为表示在战俘遣返问题上的顽固立场,再次提议休会,并称“惟一能够说服你们的一个办法就是我们站起来,离开这个地方”。说完径自离开谈判帐篷,企图逼使朝中方面宣布谈判破裂。

  朝中方面对哈里逊的流氓无赖表现进行了严厉斥责,对谈判表现了极大的克制和忍耐。6月9日,金日成和彭德怀致函“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指出对方片面宣布休会3天,中途退出会场,是双方对等的谈判中不能容忍的无理挑衅,只表示对方畏惧真理与事实;如对方意欲借此破裂谈判,就应公开宣布,承担责任;朝中方面认为为使惟一剩余问题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会议的正常进行是必要的;对方如尚有谈判诚意,就应命令其代表按正常程序来板门店开会。

  6月11日,代表团大会复会。美方代表坚持有几天到会。但6月17日和27日,美方重施故伎,又是到会即宣布休会数天,不待朝中方面表明态度即退出会场。从7月下旬开始,美方代表团由每次到会提议休会3天,变成每次到会提议休会一周。9月下旬,美国总统杜鲁门要求“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提案,必须“措词强硬不留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9月28日,哈里逊在谈判会上作了最后摊牌,宣布了杜鲁门批准的“自愿遣返”战俘的三种选择,接着建议休会10天。10天后,10月8日的谈判会上,南日驳斥了美方所谓“自愿遣返”三种选择,对战俘遣返问题提出新的建议,但美方代表团不予理睬,哈里逊宣读了准备好的发言稿,将谈判僵局的责任强加于朝中方面,然后宣布了早已主张的无限期休会,不等朝中方面表态,就退出会场。从此,停战谈判再次中断。

  认清形势后的无奈妥协

  从1952年春夏起,美国在战场上就越来越被动,而志愿军则越战越强,越战越主动。志愿军经过1953年春的反登陆作战准备,则掌握了整个战场的主动权。4月26日,被美方单方面中断半年之久的停战谈判恢复后,志愿军决定以打促谈,发动了夏季反击战役,从5月13日至6月16日,连续进行两个阶段作战,由打敌营以下兵力防守的阵地,发展到打敌团级兵力防守的阵地,促使战俘问题的谈判达成了协议。此时,美国当局已清楚看到,越早些停战,美国在战场上的损失越小。克拉克在回忆录中说,自谈判达成关于军事分界线的协议以来,“联合国军”在战场上付出的伤亡代价等于此前美军参战以来“总伤亡人数的一半,而战果毫无”。拖的时间越长,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体面”丢失得越多。因此美国希望越早停战越好。就在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准备即将就绪时,南朝鲜李承晚闹事了,破坏刚刚达成的关于战俘遣返问题的协议,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迫扣留人民军被俘人员2.7万余人。

  夏季反击战役中志愿军发起进攻

  一方面,为惩罚李承晚,经彭德怀建议,毛泽东批准,志愿军和人民军发动了夏季反击战役第三阶段作战,专打南朝鲜军,特别是金城战役,一举突破南朝鲜军4个师防守的坚固阵地,将其4个师大部歼灭,扩大阵地面积160余平方公里。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仪式在朝鲜板门店举行

  另一方面,以金日成和彭德怀名义致函克拉克,对李承晚的破坏行为提出严厉抗议和谴责,并质问克拉克:“鉴于这次事件所产生的异常严重的后果,我们不能不质问你方: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如果不能,那么,朝鲜停战究竟包括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如果不包括在内,则停战协定在南朝鲜方面的实施有什么保障?如果包括在内,那么,你方就必须负责立即将此次所‘在逃’的、亦即被‘释放’和胁迫扣留并准备编入南朝鲜军队中去的……战俘,全部追回,并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发生同类事件。”朝中代表团于6月19日的谈判会上宣读了这封信。要求谈判休会,直至美方做出保证。

  6月29日,克拉克致函金日成、彭德怀,做出了服软的表示,对金日成、彭德怀提出的质问一一作出答复和保证。他承认李承晚“释放”战俘“是一个严重的事件”。他解释说,“‘联合国军’的确统率大韩民国军”,但“联合国军”司令部“并不对大韩民国行使权力”。对金日成、彭德怀提出的质问,克拉克作出保证说:“停战协定中某些规定需要大韩民国当局的合作,这一事实是被认识到的。兹向你们保证:‘联合国军’与利害相关的各国政府将尽一切努力以取得大韩民国政府的合作。遇有必要之处,‘联合国军’将尽其所能建立军事上的防卫措施,以保证停战条款将被遵守。”对于朝中方面要求追回被强迫扣留的战俘,克拉克表示“联合国军”正在继续努力予以追回,但追回相当数目的战俘是“不现实的”,要把这些战俘全部追回,是不可能的。希望朝中方面能够理解。同时,强调“这封信是‘联合国军’的一种真诚的努力”。克拉克在信中提出双方代表团恢复会晤,交换有关准备工作的材料,以便确定停战生效日期,使双方达成的停战协定得以即行签字。

  休会20天后,7月10日,停战谈判举行了双方代表团大会。此时,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逊,一改过去那种傲慢无礼的姿态和百般无赖的模样,认真听取朝中方面提出的问题,从7月12日至16日,对朝中方面提出的问题逐条作出了答复和保证。

  为了使世人得已共见哈里逊的保证,以便监督,朝中代表团将哈里逊的回答和保证,整理为10个问题,在7月19日上午的双方代表团大会上,以《关于美方保证朝鲜停战协定实施问题的声明》的形式,作了宣读。经美方确认后公诸于世。美方要求尽快讨论停战协定签字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朝中代表团表示,尽管美方对部分问题的答复和保证尚不能令朝中方面满意,但鉴于美方已作出了这些保证,朝中方面仍愿意尽快讨论停战协定签字前的各种准备工作。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朝鲜战争结束。

  到了这时,正如毛泽东说的:“如果不和,它的整个战线就要被打破,汉城就可能落入朝鲜人民军之手。这种形势,去年夏季就已经开始看出来了。”2

  注释:

  [1]《彭德怀军事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88年版,第447页。

  [2]《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中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174页。

  [3]《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中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173页。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