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研究者们:知道明朝没有历史档案吗?知道为什么吗?

2023-05-03
作者: 悟实老师 来源: 红歌会网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世界历史上唯一一个历史从未间断过的文明国家,历朝历代都有专门的史官记载国家发展的情况,形成它的历史档案。朝代更替后,新朝代则会为前面的朝代编写史书,所以中国有二十四史。但是,有一个朝代很特殊,虽然它存在近三百年,却没有留下历史档案。这个朝代就是:大明王朝(1368——1644)。而更奇怪的是,明朝虽然没有历史档案,清朝却为它编写了《明史》。那么《明史》是如何编写的呢?

  据说,清廷编写《明史》的时候,是有明朝历史档案的,但《明史》编修完成后,清廷将1000多万份明朝官方档案焚毁了,只剩3000多份。也就是说,明代档案被满清销毁几乎殆尽,仅万分之三(3‱)流传下来,而且仅存的这3‱也是经过系统性删改的。这导致后人没法用原始史料验证《明史》的可信度,也无法重修《明史》。

  清廷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网文《宋、元四百年历史三年半就修完了,为何明史修了九十多年才完成?》说,宋史从至正三年(1314年)3月开始到至正五年(1316年)10月成书,用时两年半;元史从洪武二年(1369年)开始到洪武三年(1370年)7月完书,仅用时一年;而明史从顺治二年(1645年)开始直到乾隆四年(1739年)才定稿,前后经历了90多年,是官修史书上历史最长的。两宋300余年的历史两年半修好,元朝近100年的历史一年修好,而明朝260多年的历史为何花了近100年才修好呢?宋史和元史修的快,主要是因为这两本书基本上都是官方把能搜集到的史料照样重抄,所需的时间完全就是人工的时间而已,两宋300年的历史元朝花了两年多修完,元朝100年的历史明朝花了一年修完,按照时间比例可以看出他们修史的速度是相似的。而明史修得缓慢的原因之一是,清朝官方要故意修改史实,将明朝灭亡的原因归咎于明末起义军,而清朝入关完全是正义之举,以此来让自己的王朝有法理可依。

  实际上,清朝修《明史》慢并销毁历史档案还有另外的原因,而且也不是把全部明朝档案销毁了,而应该是在一个邪恶组织共济会的策划下把这些档案材料转移到了西方一份,多余的才销毁了。根据近年来形成的一个叫“西史辨伪”学派的研究,中国人目前生活在一个由共济会控制的媒体帝国制造的虚假信息世界中。在这个世界里,真实信息被隐蔽,大家得到的都是共济会过滤和筛选后发出的信息。目前我们书本上讲的所谓“四大文明古国”和希腊罗马等六大文明,其中只有古代中国是真实存在过的,其它都是共济会雇人伪造的。而伪造这些文明所使用的科技文化成就,都是从中国,即中华文明中窃取和劫掠的。这个窃取和劫掠的规模之大之彻底,2020年1月19日珠峰国际战略论坛文章《颠覆你的认知:郑和舰队是“现代钢铁巨轮”,使用“蒸汽机”动力运行》用“乾坤大挪移”来概括。2020年8月25日珠峰国际战略论坛文章《中美脱钩可能造成什么后果?说来可能让你大吃一惊》,把这个“乾坤大挪移”行动分为三个方面:文化科技成果、物质财富以及创造物质财富和文化的智力。

  根据“西史辨伪”的研究,所有这些信息,在西方并不是秘密,而是常识,但对中国人却是秘密,因为共济会专门采取了蒙蔽中国人的措施,所以只有中国人不知道。由于近年来大批中国知识精英移居海外,有机会接触相关信息,又由于信息社会信息传播的便捷性,共济会蒙蔽措施失效,一些有良知的专家学者把这些信息传回国内。对照近年来出土文物和考古研究的成果,我们才知道这些情况。“西史辨伪”学派就是揭露这些情况的人汇集在一起形成的。

  共济会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名词,其起源目前还没有确定的说法,可能是唐朝时期被战争打败逃亡西方的突厥可萨部(也译柯萨、柯撒、卡扎、哈扎尔等)的内部组织,有消灭世界上所有一切其他民族,独霸世界的野心。可萨突厥7到9世纪在高加索北部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在今乌克兰、白俄罗斯以及相邻的俄罗斯部分地区)建立过可萨汗国,成为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中转站,通过经商学会了商业和金融。可萨汗国10世纪被罗斯人灭亡后,共济会成员流亡欧亚各国,但保持内部秘密沟通。进入欧洲国家的部分,以伪造的犹太人身份做皇室顾问,寄生在这些国家,叫宫廷犹太人。然后利用掌握的商业和金融技能帮助皇室理财,进而承包了一些国家的税收和财政,积累了大量资本。

  根据“西史辨伪”的研究,西方的文明史开始很晚。汉代以前,世界上只有一个文明,就是中国,中华文明。世界其他地区都是学习了中国文化后才逐渐发展起来的。中华文明第一波西传是向西亚的伊朗高原(波斯地区)和阿拉伯地区。西汉时期(西元前二世纪)伊朗高原出现一个条支国,从中国迁徙去的大月氏在条支东部建立安息并“役属之”,南北朝时期到隋代,安息被波斯(今伊朗)取代,西亚出现一个波斯文明。西亚阿拉伯地区,在唐代出了一个阿拉伯文明。中国古代科技、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四大发明、茶叶、瓷器、丝绸等传入阿拉伯,大大促进了阿拉伯科学、文化和艺术的发展。而世界其他地方这时还是蛮荒一片。根据学者诸玄识先生编译的来自于西洋人的著作,欧洲的中世纪是一个前文明、非文字、半原始和充满人祸的社会,“直到十字军的时代,欧洲的国政依旧是原始群落文化”,几乎所有的人——包括教士和贵族——都是文盲,甚至“一千年不洗一次澡”,国王和王后随地大小便,还是野蛮人。网友赵华文章《“中世纪”乃西欧人捏造的伪史概念,十足的假货》说,所谓的中世纪“黑暗千年”,就实为西欧自远古延续至16世纪的“恒久黑暗”末期,也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始自14世纪复兴古希腊罗马“文化”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英国教授凯利和里德则说:西欧“18世纪之前还谈不上有国家……在国家结构上是原始的,保留了古代部落社会的特点……按照中国的标准,普鲁士兴起之前的欧洲国家是原始的。”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共济会为了霸占全世界的目标,需要找到工具扳倒中国,于是利用依照伊斯兰教伪造的基督教,渗透进中国对中华文明科技文化成果进行窃取和劫掠,然后用这些科技成果把处于史前社会状态的欧洲原始部落打扮起来,“沐猴而冠”,形成了组织力量。日本因为距离中国近,被共济会渗透后,成为劫掠中国的桥头堡。共济会同时扶持中国东北边关一隅的女真人夺取了大明江山,建立满清政府。所以,欧美日等国以及满清政府都是共济会塑造的劫掠中华文明的工具。

  共济会对中华文明文化科技成果的“乾坤大挪移”行动,从元朝就悄悄开始,明朝中期正式大规模推进。在共济会的策划下,满清政府使用国家力量把中华文明科技文化图书典籍收集起来,让欧美日军队进行劫掠,与欧美日国家里应外合,共同完成了对中华文明科技文化成果的“乾坤大挪移”式劫掠。共济会则使用从中国窃取和劫掠的文化科技成果,伪造了古代埃及、巴比伦、印度和希腊罗马等一系列“古代文明”。

  文章说,共济会对中华文明科技文化成果的“乾坤大挪移”行动,由三部人马或三个环节分工完成:第一部分(环节)是派遣到中国的基督教耶稣会传教士,他们是特种神职人员,具备相当强的武备、科技、谍探能力,以传教为幌子,行窃取中华文化科技成果之实,进行情报收集和渗透工作,也是西方侵略掠夺中国的先遣队。网文《西方科技造福全球的500年历史谎言》说,耶稣会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宗教机构,而是一个罗马教会的锦衣卫机构,其权力级别相当于魏忠贤领导的东厂,集公检法于一身。这部分是以意大利人利玛窦(1552-1610)、卫匡国(1614-1661)、西班牙人门多萨(1545年-1618年)、德国人汤若望(1592-1666)等人为代表的耶稣会士,加上中国入教人员徐光启(1562-1633)、李之藻(1565-1630)等人,负责从中国窃取资料送回欧洲并销毁中国原始档案。

  在这些共济会传教士的策划下,明朝及之前的中国科技文化成果开始被大规模窃取,而明朝本身也在共济会的策划下,被东北一隅的女真人夺取了江山,建立了满清。而后耶稣会士与满清女真人配合,对中华文明科技文化成果悉数窃取并搬运到西方。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劫掠文物古籍是“收官之举”,1900年八国联军洗劫北京皇宫劫掠中国文物古籍为“扫尾工程”。明朝的历史档案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劫掠到西方的。同时,共济会通过满清政府对汉族人实行愚民政策,在中国本土销毁原始资料,通过禁书政策和文字狱,消灭了中华文化文明,将中国从世界科技文化巅峰打回到了史前蛮荒状态,这才导致中国人“愚昧落后”了。

  对中国文化科技成果“乾坤大挪移”的第二部分(环节),负责接收从中国传递到西方的信息并分发给他们信赖的人伪造西方历史,这部分是共济会的人,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是哪些人,需要进一步研究。

  第三部分(环节),负责解读共济会分发给他们的中国文化科技成果并嫁接到西方。这部分(环节)又可根据解读内容分两类,一类是解读中国古代文史信息并依照要求伪造西方历史,这部分人已经明朗,即以意大利神职学者安尼乌斯(Annius of Viterbo, 1432-1502年)、法国神职学者斯卡利杰(JosephJustus Scaliger, 1540-1609年)、德国神职学者珂雪(Athanasius Kircher,1602-1680)等人为代表的基督教神职人员,他们在解读中国古代文史信息基础上虚构了一些“文明”,并进行层累伪造,如现在历史书上讲的古代埃及、巴比伦、印度,希腊、罗马等,都是他们虚构伪造的。为了窃取文明源头,他们伪造了人类“非洲起源论”,把伪造的古代埃及、巴比伦和印度,希腊罗马都放在中国前面,否定中国包括夏代和之前的伏羲女娲尧舜禹汤全部古史,让中华文明垫底,把西方塑造为了世界文明的中心。

  他们还伪造了古代文化科技巨人,如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托勒密、阿基米德、毕达格拉斯等,把中国古代的科学、哲学、科技发明和创造嫁接到他们身上,并以他们的名义命名科技成果。如把中国周朝商高西元前1000年发现的勾股定理嫁接到虚构的古希腊人毕达格拉斯(西元前580-500年)身上,叫“毕达格拉斯定理”;把中国西元前5世纪发明的十个数字嫁接到虚构的“古印度文明”上,安排在3世纪发明,称“阿拉伯数字”;把中国西元前6世纪前的《黄帝内经》已明确记载的子午经纬黄道赤道等,嫁接到虚构的古希腊人埃拉托色尼身上,安排在西元前3世纪;把中国传统历法嫁接到巴比伦,安排在6000年前等等。

  另一类是负责接收中国明代最新科技信息并解读,直接以自己名义发布,占据科学巨匠位置的人,如牛顿(力学)、哥白尼(日心说)、达尔文(进化论)、伽利略(天文学)、莱布尼茨(数学)、巴甫洛夫(生理学)、门捷列夫(化学)等大批所谓的文化科技“巨人”。由于被迫参与共济会对中国数学成就向西方挪移的数学家李善兰(1811-1882年)的精心设计,埋下微积分中国原创的历史证据,并导致了牛顿和莱布尼茨所谓的微积分原创之争,为后世中国人还原祖先的成就预留了突破口。

  为了掩盖从中国窃取文化科技成果的事实,而且让中国人永远处于“落后”状态,不让中国人有继续学习和发展的机会,共济会在中国本土毁灭了能够找到的所有原始档案材料、图书典籍,并实行抑汉愚民政策,禁书、焚书、搞文字狱,禁办学校,将辉煌的明代文明搞得一片黑暗,倒退到史前蛮荒状态,文盲满天下。也正因为此,还在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发生了“明史案”。

  明代有一位内阁首辅朱国祯(1558年-1632),是浙江乌程县(今属浙江湖州)人,写了一部明史,叫《史概》。死后家道中落,后人将书稿列传部分卖给了同乡富户庄廷鑨。因为朱国祯去世较早,书稿没有写天启、崇祯两朝(一说是没有写崇祯朝)。庄廷鑨是个盲人,因为想到司马迁“左丘失明,厥有国语”的说法,立志要写一本自己的历史。买到原稿之后,召集了许多文人来修改编辑,补上了缺失的部分,包括南明小朝廷的内容,结果成了一部《明书》。其父庄允诚于顺治十七年冬(公元1660年)将书刻成,名《明史辑略》。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为人告发,这时廷鑨已死,被掘墓刨棺,枭首碎骨,尸体被悬吊杭州城北关城墙上,示众三个月,廷鑨弟廷钺被杀。所有列名参校、刻印买卖者均因此获罪,重辟70余人,凌迟18人。很明显,满清就是要隐瞒篡改明朝历史的,如果有明朝真史流传,清朝官方要故意修改史实写的《明史》不就失去意义了吗?所以,敢自己写作明史必然被严厉惩治,以绝后患。但这更证明清朝官方要故意修改史实写的《明史》不可信。

  满清除了将明朝的历史档案转移到西方,余下的销毁,还以编纂《四库全书》的名义销毁了大量书籍。网友文行先生说,北京作家王彬主编的《清代禁书总述》,收录了3236种被清廷禁毁的书籍。以编撰《四存全书》的名义公开销毁的书籍总数,据统计为13600卷。焚书总数,15万册。销毁版片总数170余种、8万余块。不仅如此,清廷又将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转移到西方,对外宣称被损毁。这就是一个近300年的朝代历史档案缺失的原因,也是中国近代从世界文明巅峰跌入万丈深渊的根本原因,更是所谓的“李约瑟难题”的真正答案。满清政府对中华民族所犯的罪行可真是罄竹难书。

  然而,通过这个操作,西方国家作为共济会的工具,却从原始蛮荒状态一跃进入工业时代,建立了对中国人的先进、文明、富裕的优越感,这被西方称为“文艺复兴”。其实,“文艺复兴”说法是为了掩盖盗窃和劫掠中华文明并嫁接到西方的“乾坤大挪移”行动而伪造的概念,但它既不只“文艺”,也不是“复兴”,而是“文化劫掠和嫁接”。因为此前他们还是野蛮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文艺”,何来“复兴”?所有“文艺”都是从中华文明盗窃和劫掠来的。而且,“文艺”的概念也太小了,西方人不只是盗窃和劫掠了中华文明的“文艺”成果,而是盗窃和劫掠了整个中华文明几千年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教育等等所有方面的成果,并把这些成果嫁接到了西方“黑暗世纪”的“文化沙漠”上。“文艺”是西方人为了隐藏劫掠“中华文明”的大恶行而缩小了的概念,用“文艺复兴”这个名字是他们做贼心虚的表现。时间也不是14-16世纪,而是17-19世纪,被提前了300年。

  在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今天,需要正本清源,澄清事实,把所有被西方偷窃和劫掠的中国文化科技成果都拿回来,并在保护好文明成果的条件下创造更新的科技文明成果,尽快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西史辨伪”的学者们正在努力。

  【文/悟实老师,本文为作者投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