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豕| 孤注一掷:当“为虎作伥”成为秩序本身……

2023-08-06
作者: 白头豕 来源: 子夜呐喊公众号

  《孤注一掷》以电信诈骗为主题,把电信诈骗和诈骗集团背后的逻辑讲得很清楚。但我认为主创者的野心不仅于此。

  他们其实成功地阐述了两个道理,人类的智能是存在漏洞的,社会的秩序也是存在漏洞的,利用这些漏洞,人类和社会都会被“黑客入侵”,形成“伥鬼秩序”,这个过程不以个人智力和道德取向为转移。

  电影揭露了一个层层相套的伥鬼社会,诠释了它的内在逻辑,这才是电影最大的价值。

  1、 人类智力的漏洞

  先说剧中两个被骗的高智商角色:

  一、潘生

  张艺兴饰演的程序员潘生,出场就非常聪明而且自负。他为什么会被境外诈骗集团骗去像奴工一样写代码呢?恰恰是因为这种自负,他在接受 offer 时黑入了孙阳饰演的中间人的手机,查阅了相关信息并且检查过所有同去的员工背景。以他的专业水平,增加了他的信心。

  这段剧情在我眼里非常的真实,因为我有一位人品很不错的程序员同事,他被数字货币诈骗骗了数十万。和他聊为什么会被骗才知道,他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在进入这个骗局前做了许多的调研和验证。这些基于专业知识的自信,恰恰是他在转账时接到反诈通知时也不以为意的原因。

  问题在于,人类不可能是全部领域的全才,我们会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去做验证来卸下防备,却没有技能在自己不专业的领域去做验证。这个自作聪明的验证过程,本身就是沉浸在自己的舒适区。

  诈骗和魔术师的技巧一模一样,就是在你专业自信的领域反复给你做验证,然后在你不擅长的领域里做手脚。

  二、阿天

  另一个被骗的角色,王大陆饰演的硕士毕业生阿天,他之所以陷入了网络赌博的骗局,也恰恰因为他在数学上的专业性。他用自己的数学知识,估算出了赌博游戏的必胜法,按这个必胜法输光所有钱的概率是 1024 分之一。电影害怕误导观众,这个算法没有细讲,我这里也不讲了。

  这个数学公式没有问题,但它有一个“隐藏前提”,就是网络赌博真的是完全服从于概率的公平游戏。而电影把本可以用来虐张艺兴的时间,用来讲清楚这里“骗”的道理。玩家参与的“性感荷官在线发牌”,整个过程都是被诈骗集团操纵的,他们可以一段时间让赌局符合概率,让“数学家”们卸下防备;养出杀猪盘后再操纵这个概率。

  所以当阿天真的连输后,他大脑的漏洞就起作用了:人类越焦虑的时候,越认为小概率事件不会重复发生,从而冒险。这个漏洞每个人都有,和智力无关。试问大家玩 MOBA 游戏比如王者荣耀,9连败之后,会不会认为下一局可以匹配到赵云而不是阿斗,从而 “赢一把就睡”?

  当阿天将失败归因于命运,而不是他深陷的这套“体系”时,他就被 “体系”操纵了。

  人世间绝大多数骗局都根植于此,以公平为名九真一假,上至于媒体、宗教这些远大于诈骗的秩序,都服从这套逻辑。

  所以电影里咏梅饰演的女警官,反复在宣讲“是否相信诈骗与智力、学历无关”,受害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其实在与人类历史上最顶尖的数学家、心理学家博弈。电影之所以用极快的节奏,限缩了角色情绪表达的空间,就是为了用案例打掉观众“我才不会被骗”——这个反复导致人在被欺骗时深信不疑——的自负。

  仅仅讲到这个水平,我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保留的夸电影。好莱坞在这个议题上有大量佳作,比如《23》、《非常嫌疑犯》、《致命魔术》等。

  我更喜欢的是《孤注一掷》里诠释的社会秩序漏洞。

  2、 社会秩序的漏洞

  人类社会不是丛林社会,人类需要在社会里协作;如果像森林里的动物一样随时处于“被迫害妄想”,人就失去了社交的能力。电影中张艺兴演的潘生,王大陆演的阿天,都以为自己打交道的是“服从社会秩序”的人,最多是 “社会秩序里的坏人”,所以只做了“有限博弈”后就相信了对方。

  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社会秩序的黑客”,利用了社会秩序本身的漏洞。无论多完美的秩序构想,都需要消耗资源去治理,当“治理成本”超过 “治理资源”的极限时,就会出现巨大的漏洞。

  时代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传递诈骗信息的成本大大降低了。电信诈骗,用电影里的话说,发展到“风险比贩毒低,利润比贩毒大”的阶段。电影里用很大篇幅讲述了诈骗团伙的内部组织架构,其中一个案例令人印象深刻,受害者被骗转账了八百万之后,诈骗集团立刻“开水房”,组织全国各地几百个马仔骑车摩托车去 ATM,一笔笔的小额转账,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像蚂蚁吃象一样将资金分割殆尽。

  对于诈骗受害者而言,总是觉得国家这么大,怎么抓不住区区诈骗犯。但实际上化整为零的诈骗犯是与大众日常生活中的信任原则捆绑在一起的,极端的措施会影响正常的秩序;而有限的警力资源能解决永远是一小部分问题,而且大部分马仔犯的都是轻罪,如韭菜一般割而复生。

  这种资源有限的逻辑,在电影中跨国抓捕的一段集中体现出来。中国警察在国外没有执法权,当地警察又与诈骗团伙勾结,他们的侦查走访过程伤害了犯罪集团周边村镇的利益,反而被当地群众围攻,外国警方也不愿投入更多资源配合,加上签证到期,抓捕行动一度要放弃。若不是因为内线消息确定了诈骗集团的窝点,电影就会是另一个结局。

  电影花了很多精力展示这个逻辑,我最喜欢的是体育馆抓捕的一幕。一群警察控制了数十人的诈骗者,他们都低头蹲在地上。可是由于一人掏枪攻击被警方击毙,警方的威慑马上转为威胁,被控制的诈骗犯们集体逃跑,反而把警察打倒在地,直到特警入场才平息。

  这反映了一个道理,社会秩序是通过杠杆来维持的,用较少的投入解决较大的问题。一旦杠杆平衡被打破,人们习以为常的秩序就会链式反应崩坏。

  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群众路线。维护秩序不能只靠专业的精英,更要依靠从秩序中获利的群众。当群众愿意为维持秩序支付资源时,杠杆就足够牢靠。反之如果只依靠少数精英的专业人士,则秩序必将崩坏。

  这就引出了一个新问题,警方都难以维持反诈骗的秩序,诈骗集团是如何维持内部秩序的?

  3、 诈骗集团如何维持秩序

  与警方相比,王传君饰演的陆经理所统治的诈骗集团,反而对成员进行了牢固的控制。而诈骗集团的控制手段,说白了,也就是无限暴力和企业文化。与国家机关的区别在于,诈骗集团维护秩序的资源投入,都能换算成为“利润”。

  王传君演的陆经理,和孙阳演的阿才,是这个诈骗集团里的大小头目。他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阿才负责拐骗人才来到诈骗集团,对他们毫不留情地打打杀杀。而王传君,则负责用成功学的企业文化给这些人洗脑。

  在这个诈骗集团里,底层人想要逃跑,轻则被打棍子、关铁笼,重则被竹签插手指、打断腿,而且往往当众来做,这是为了杀鸡儆猴立威。

  而王传君呢,则要把这些挨打的人笼络过来,好声好气叫他们“员工”、“同事”,要帮助他们获得成功,获得“拼一拼,富三代”的“财富自由”,从而“洗白”“上岸”。

  这是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犯罪集团在驯服受害者时共用的策略,“伥鬼逻辑”。

  人类的思维有感性和理性两部分,它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也不过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精密机器,所以也可以通过“黑客”的办法去篡改。

  诈骗集团秩序的根基,是无限制的暴力;在暴力的侵袭下,良治尚存的人都深陷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中,陷入绝望。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本质善良的感性先于理性死去了。尽管理性对自己融入诈骗集团的行为难以接受,但是感性却会因为从暴力下苟且偷安而感到庆幸。

  苟活的本能,使得人类的思维在环境压迫下长出了一个新的自我,服从秩序的自我。这时诈骗集团会施加各种物质奖励,包括吃得更好、住得更舒服等,就像给树苗浇水一般让这个畸形的新自我成长。

  这时原有的理性和新生的感性还会持续的冲突,但原有的理性如同树枝上减下的花朵,已经失去了根系。这时诈骗集团将精心设计过的“话术”灌输过来,用“拼一拼富三代”、“财富自由”之类的口号,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代替掉旧有的“与人为善”的理性。

  当理性和感性都被暴力和成功学重构后,这个人就完成了洗脑,成为了诈骗集团真正的一员,毫无内疚地“为虎作伥”起来,这就是 “伥鬼逻辑”。

  而无法完成洗脑的人肯定存在,他们则会被暴力赤裸裸地淘汰掉。直到整个环境中都是“伥鬼”,让“为虎作伥”变成了像阳光和空气一样显而易见、习以为常的“秩序”。为什么诈骗集团要在小学里运作,得大单了后要放大礼花?就是让深陷其中的人觉得这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就像过年杀猪一般。

  这样才可以触发了人脑的另一个Bug,人类的注意力机制,不会投入思维资源去关注“习惯了”的东西。他们会把这套秩序当成命运的一部分,而无法挑战它。

  这时,整个诈骗集团就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小社会。电影用一幕蒙太奇完美的诠释了这种伥鬼社会的吊诡,一边是被诈骗八百万跳楼的年轻人,家人为他痛不欲生;另一边却是诈骗集团里,每天被虐待的奴工和老板一起放礼花、开宴会,庆祝诈骗集团的大丰收,仿佛和自己有关似的。

  在这样的一个伥鬼社会里,以“富三代”为名的成功学,塑造了诈骗集团内部的“群众路线”。以至于诈骗集团中层 “高收入”的技术人员和“性感荷官”,根本就不想摆脱这个囚笼,他们期待的是陆经理承诺的千分之三分红和财富自由。

  4、 为何电影要为反派赋予人性?

  电影中的“大魔头”陆经理和阿才,都设计得丰富立体,在关键时刻展现了“人性”的一面。

  阿才奉命杀死想要逃亡的女主角安娜时,背着老板网开一面,把她放归了大陆。这才导致警方发现安娜,从而把这个诈骗集团一锅端。

  而在诈骗集团被清缴时,作恶多端的陆经理却和张艺兴饰演的潘生协商,要让潘生把他的女儿送到他藏起来的妻子老家去。

  这两个大魔头闪过的人性细节,也许会让有些观众不解,为何一定要为反派立个洗白的人设呢?就不能来点“纯粹的邪恶”么?

  其实这正是剧本的妙处。

  我们讨论了“伥鬼社会”的产生,根植于“人性的漏洞”和“社会的漏洞”。如果把这种“伥鬼秩序”根植于一两个足够邪恶的大魔头,难免会让观众产生“消灭邪恶的坏人就能拯救世界”的错觉。

  给这两个角色赋予人性的亮色,不让他们一黑到底,恰恰是为了让观众反思,罪恶的根源是远比个体更加宏大的、邪恶的伥鬼秩序本身,这个根源应该如何消除?

  电影中反复暗示了,王传君饰演的华人陆先生,不过是一个“经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向“大老板”负责。真正能够提供武装力量保护、让地方警察协助、让当地群众庇护的,并不是“陆经理”自己,而是背后的“大老板”。

  而这个大老板呢,则是这个国家地方的实权派,悠闲地打着高尔夫球,却控制了当地的经济、民生、警察和武装,还利用赚取的黑金寻求政治利益。

  所以,罪大恶极的陆经理、阿才两人,不过也只是这个伥鬼社会里的高级伥鬼而已。他们之所以作恶更加彻底,因为他们位置更高,反而看透了伥鬼社会的本质。

  电影里女主角安娜以为赚够 500百万就能洗手上岸,殊不知这么赚钱的金鸡只会被拉去下更多的蛋。张艺兴演的男主角以为开发了一个智能客服系统,能够解放那些一线推送诈骗消息的奴工狗仔,却不知道这些狗仔终于可以用脚投票的奴工,被陆经理以三万块一个人头,卖给了技术落后的另一个诈骗集团。

  这一幕像极了主角潘生,他在网络教育公司里没日没夜苦干,却因为“职场逻辑”得不到晋升,转身辞职奔赴看起来更美好的机会;用脚投票的结果,反而和身穿996T恤的同伴,走进了一个更加暴力的诈骗集团。

  为什么男主角潘生和女主角安娜最终走到一起呢?因为他们俩都是想靠成功洗白上岸的同路人。

  诈骗集团的成功学,根本就是骗人,目的是榨干这些奴工诈骗犯的最后的价值。而在这伥鬼社会中上层的伥鬼们,最容易知道成功学骗局的真相。所以无论陆经理还是阿才,都在为自己留有退路。而正是因为他们仍有点滴良心未泯,才更容易让观众意识到只有打破诈骗集团秩序本身,才能解放其中的个体。

  5、 电影中的三层诈骗,和伥鬼们的出路

  经过上述讨论再看《孤注一掷》,我们会发现电影里重复展示了三个层次的诈骗逻辑。

  第一层是诈骗受害者,他们因为人性的漏洞,相信了诈骗犯许诺的小概率暴富,而不断投入更多的钱给诈骗集团,榨干最后一滴剩余价值。

  第二层则是诈骗集团的底层诈骗犯,他们因为人性的漏洞,以为向诈骗集团的暴力臣服,有朝一日可以靠骗够钱而洗白上岸。可实际上这些奴工只是在诈骗集团的层层转卖中,榨干最后一滴剩余价值。

  这三层诈骗逻辑像复调音乐一样层层推进,构成了一个层层嵌套的伥鬼社会,大伥鬼压榨中伥鬼,中伥鬼压榨小伥鬼。伥鬼们的出路在哪里?

  我觉得男主角潘生的自救动作,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原来像陆经理、阿才这样的中层伥鬼,真正专精的是诈骗集团的暴力与成功学,而不是生产力本身。身处一线的程序员潘生,反而是写下关键程序的生产者,他反而有能力在诈骗集团的程序里埋下漏洞,将消息送给外界。

  所以诈骗集团的核心生产力,其实掌握在伥鬼们的手中,他们远比自己认识到的更有力量,只不过精神枷锁更甚于物理上的牢笼,让他们以为这个伥鬼秩序是不可动摇的,而不幸则是他们的命苦而已。

  因此在电影片尾的真实访谈剪辑中,中国警方抓获这些伥鬼诈骗犯,把压迫他们的暴力解除之后,他们终于留下了被解放的眼泪。尽管是被抓捕的一方,反而如释重负。

  就像……就像《中国奇谭》第一集里,面对孙大圣金箍棒的浪浪山小猪妖们一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