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英雄的重庆人民,为什么会让一些人如此害怕?


  重庆山林大火被迅速扑灭了,重庆志愿者和消防指战员交出了新时代最棒的答卷,给全国其他地方作出榜样。有些人就不高兴了,至于原因也不复杂:

  一是他们不愿意看到西方做不到的事情,中国人却能做到,更接受不了中国的体制优于西方的事实。因此,他们就开始组织水军发起了通稿:

  还有人娴熟地动用了双标传统技能:

  二是重庆人民的表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了那个火红的年代。在那个时代,这种军民鱼水情,这种上下同心处处可见。这就更让一些魑魅魍魉担心了。针对中国人民的“认知战”努力了那么多年,怎么重庆的老百姓竟然还有那个时代的精神面貌?他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还是没有把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从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彻底变回到一盘散沙晚清或民国状态。所以,他们就开始通过舆论手段,对重庆人民的精神长城进行消解。

  中国彻底找回人定胜天的必胜信念和团结一心的精神面貌,这一点最让他们沮丧和恐惧。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如果全国都恢复这种精神状态,都不用中国刻意宣传,我们的主要对手们就会陷入绝望:有着这样的人民,中国是无法战胜的。

  美国在这方面有着清晰的记忆和浓重的心理阴影。美军一直在研究上甘岭战役:为什么当时有那么明显的优势,就是跨越不过去。

  上甘岭战役之初,美军将领范弗里特还信心满满,要用“范弗里特”弹药量,实现一次“扭转战局”的“摊牌行动”。面对一开始在上甘岭防守的志愿军2个加强连,他预计用200人的代价,就可以攻占上甘岭。

  结果,美军使用了大量的飞机、大炮、坦克 ,在43天时间里,共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其中最多的一天美军发射了30余万发炮弹,500余枚炸弹。志愿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以远不如对方的炮火力量,伤亡11500余人,毙伤俘虏敌军25000多,敌我伤亡比2.21:1。

  上甘岭一战在精神层面,让美军对胜利最后的那点希望归零了。

  朝鲜停战协议签订之后,美国军方一直没有停止对朝鲜战争的研究。多年之后,美军复盘朝鲜战争得出的重要结论是:“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怕的是中国军队毛泽东化。”

  有人以为这是段子,我后来在军队媒体登载的文章中看到了这句话。

  这篇文章里还提到了精神文化和比武器装备的“剪刀差”问题。抗美援朝,我们就是用前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剪刀差”,战胜了后一个对我们不利的“剪刀差”。虽然美国的硬实力远超中国,但美国还是输给了中国的软实力优势。毛主席曾对此形象地总结为:敌人是钢多气少,我们是钢少气多。

  但到了2017年,《环球时报》转载了《联合早报》的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话特别刺眼:

  目前,两岸一个在硬实力占优,一个在软实力领先。台湾民众经常取笑大陆的硬实力统战吸引不了台湾人。

  回想起我们当年的软实力,都让美国都自愧不如,区区一个台湾,更是不值一提。当年,我们的口号是“一定要解放台湾”,满怀着自信:我们不仅仅要收复国土,而且还要解放那里的人民。

  《环球时报》2017年的时任总编就是每年都要在12.26这一天发文大谈伟人错误的胡锡进。

  看看胡锡进,就知道一些人为什么失掉了昔日的那种自信。

  还有一些中国人,就是那些已经完全变质的各类西化“精英”,他们要用笔帮美国人取得用枪炮飞机坦克无法取得的胜利。这些人用尽各种办法,从各个可能的角度,要帮美国人证明:中国人在这场战争中没有胜利,中国人这场战争打亏了,中国人这场战争根本就不该打。

  这些说法的影响很大,到现在都有人以为抗美援朝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须知抗美援朝的胜利对于新中国的意义非凡,有人称之为新中国的立国之战,这一战,点燃了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和家国意识,强化了中国人的国家认同和民族自信。当时的中国人同仇敌忾,一致对外,表现出空前的团结。前方战士奋勇杀敌,后方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工人农民以极大的热情投身生产,孩子都立志为中国崛起而读书。

  对手选择的打击目标很准。如果把抗美援朝的意义解构了,中国人团结和自信的精神根基就会动摇。

  毛主席告诫说:“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

  这些不拿枪的敌人不仅是瞄准抗美援朝,他们还把新中国软实力的各个重要支撑点,给系统抹黑了一遍:他们从论证中国的制度错了,中国的革命错了,有人一直分析到中国从秦始皇建立大一统的国家开始就走错了路。

  他们在媒体、文艺、教育各个战线上,传播这些精神毒素。如果他们目的得逞,他们确实能够帮美国赢得在军事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

  十年前,我们在网上为中国说句话,评论区十个人的留言可能会有六七个是在围攻你。如果为毛主席说句公道话,评论区十个人可能跳出来七八个人批判你。

  当时的舆论战形势就是这么严峻。看起来,列强的军事侵略已被挡在国门之外,实际上,他们的文化侵略却在继续,并已经渗透进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他们通过内外勾结实施的认知战已经影响到几乎每个人,而当时大多数人还对此茫然无知。

  当时只有少数人意识到中国的互联网发生了什么,但正如和平演变倡导者、美国的国务卿杜勒斯说的那样;“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把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毁谤他们的方法,宣布他们是社会渣滓。”

  杜勒斯说的话,在中国互联网上差一点完全成为现实。美国当时已经按照杜勒斯的策略,在中国内部找到认同他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他们的“同盟军”。按照杜勒斯的理论,通过这些“同盟军”,“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

  美国前驻中国大使鸿博培,在2012年的CBS辩论节目中,充满自信地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中国国内的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take China down)。与此同时我们将获得上升机会,并找回我们的经济生产力量。这就是我作为总统所要做的。”

  时间过去了十年,我们已经走过意识形态最被动的那段时间,已经有很多网民已经从被各种洗脑中清醒了过来。但是中国的很多文化“精英”却堕落至今,他们甚至搞起了封建世袭那一套,在各自的领域内搞起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贾平凹父女的问题,现在并不是偶然现象。他们中还有一大批人面对西方跪了下去再也不肯站起来,患上了严重的逆向种族主义精神疾病。如果总结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其中必然有一条:敌视伟人。

  伟人对于中国的过去和未来的意义,从美国人通过分析朝鲜战争失败的原因,就可以充分领会到,“中国军队离毛泽东越远,美军胜算就越大。”其实,这句话不只是适用于中国军队,也适用于中国人民。

  现代舆论战,人人都有话筒,人人都可以参与战斗。面对不拿枪的敌人,我们每个普通的网民都可以成为舆论战场上不拿枪的战士。

  打赢舆论战,把敌人多年精心布局的渗透,从我们的意识形态阵地上、特别是核心地带,系统性地清理出去,这是新时期具有决定意义的“抗战”。

  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虽然他们付出的多获取的少,但他们对自己生活的这篇土地却爱得深沉。很多问题,包括教材问题,都是因为有了群众的关注,才有了初步整改的动作。但我们也有世界上堕落得最为彻底的一批文化“精英”,虽然他们付出的少获取的多,却极端仇视这个对他们“不薄”的国家。他们占中国人口的比例不高,却在思想文化的各个领域占有优势的资源。他们虽然在公开的舆论场越来越低调,但他们通过裙带关系建起来的一个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利益小圈子却继续存在。

  这使得中国取得舆论战的完全胜利,难度相当之大。如果要按照难度进行排序,我认为彻底打赢舆论战的难度要排在完成产业升级和人民币国际化之前,应该仅次于实现共富。至于解决台湾问题,我并不认为现在还算得上个有太大难度的问题。

  因为中国主流媒体的现状,中国打赢舆论战的最大希望,就是网民自发的全民舆论反击战。打赢的秘诀,美国人也已经告诉我们了:“假如有一天不得不打的话,我只能祈望那时的中国军队不再有太多的毛泽东色彩。”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