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三件事,三大洲!美国衰落具有系统性、趋势性和必然性

2022-11-02
作者: 李光满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最近发生的三件事,让美国有一种浑身骚痒,却又不知痒从何来,想抓却不知抓哪里的痛苦感觉,拜登这个糟老头子估计是又睡不着觉了。

  第一件事,10月31日,巴西大选,左翼阵营的前总统卢拉王者归来,再次当选巴西总统。至此,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秘鲁、委内瑞拉等所有拉美大国全部都由左翼或中左翼执政,美国的铁杆跟班哥伦比亚也在今年6月迎来了第一次左翼领导人佩特罗,整个拉美真正进入了一个左翼或中左翼执政的周期,美国后院掀起一片红色浪潮。

  第二件事,10月5日,欧佩克+组织宣布从11月1日起每天减产200万桶原油,这是一个令美国非常不爽的行动,当前美国正面临高通胀的极大压力,此前美国通过各种手段对欧佩克的盟主沙特阿拉伯施加压力,希望欧佩克大幅增产以减轻美国通胀压力,令美国没有想到的是,沙特竟然跟俄罗斯站在一起,不但不增产,反而还减少产量,而且减产的幅度远比外界预测的100万桶要高,达到了200万桶,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和对美国权威的挑衅。

  第三件事,德国总理朔尔茨将于11月4日率领政府代表团访问中国,这是自2019年11月以来首位访华的欧盟国家领导人,也是俄乌战争爆发、国际局势日益恶化之后首位访华的欧盟国家领导人,而且舒尔茨在访华前还批准了中资企业收购德国汉堡港24.9%股权,向外界发出了一个对华友好的信号。要知道,美国已经调整国家战略,将中国列为最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并且要求所有盟国都遵循美国战略,跟美国一起遏制、制裁和围剿中国,而且近期欧洲大陆正在掀起一股要跟中国脱钩的逆流,反华渐成一种政治正确,在这种形势下,德国总理舒尔茨率团访华,是一个令美国极为不快、也会让欧洲的一些反华政客和反华国家感到愤怒的行动。

  这三件事看似毫无关联,但仔细分析会发现,这三件事都跟美国有着重大关联,都涉及到美国的地缘政治、国家利益、美元霸权等重大问题。对此我们进行以下六个方面的分析。

  第一,巴西是拉丁美洲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资源最丰富的国家,自1823年实施门罗政策以来,美国就一直将拉丁美洲视为自己的“后院”,除美国外,不允许任何域外国家干涉拉丁美洲事务,说得好听一点,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说得难听一点,拉丁美洲是美国的现代殖民地,拉美依然没有摆脱美国的殖民统治。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反美,结果遭到美国半个多世纪严厉封锁,卡斯特罗遭到美国数百次暗杀,委内瑞拉反美,结果前总统查韦斯不明原因死亡,现总统马杜罗也遭到无人机的未遂暗杀。自美国统治和殖民拉丁美洲以来,对不服从美国意志和控制的拉美国家坚决采取政治暗杀、军事政变、经济危机、金融破产、社会动荡等手段实施镇压。然而在美国残暴镇压、严厉控制下的拉丁美洲仍然挣脱了美国的一道道锁链,冲破了美国的一重重封锁,开始形成一股反美、独立、自主的趋势,卢拉的回归正是这种趋势的表现。当拉丁美洲开始摆脱美国殖民统治和资本控制的时候,我们能够听到美国所谓的“山巅之城”发出嘎嘎声响。

  第二,沙特阿拉伯是中东地区面积最大、能源最丰富的国家,是美国石油美元霸权的最重要支柱。长期以来,美国一直通过控制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来维持对中东地区的绝对控制,期间通过战争和颜色革命摧毁、瓦解和分裂了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埃及等中东北非重要国家,实现了对中东地区的绝对控制。然而随着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特别是在俄罗斯挥军进入叙利亚之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严重削弱,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地区国家开始摆脱美国的控制,不再以美国马首是瞻,转而与俄罗斯、中国走近。这次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与以俄罗斯为首的石油输出国+一起起义,在美国最需要石油降价以降低美国通胀的关键时刻,违背美国意志,大幅减产石油,无论是对美国还是对石油美元,这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第三,德国是欧洲也是欧盟实力最强国家,但我们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德国也是美国在欧洲驻军最多的国家,是美国控制欧洲的中心,英国脱欧后,德国对于美国控制欧洲显得更为重要。俄乌战争爆发后,我们会发现两个事实,一个是不仅欧洲与俄罗斯之间发生分裂,而且德法等欧洲传统大国与中东北欧中小国家之间也发生了分裂,德法等渐渐失去对欧盟的控制力,一些中东北欧中小国家开始“起义”,投靠美国。另一个是欧洲仍然是美国的军事和政治殖民地,整个欧洲都像日韩一样在政治和军事上都受美国控制。当前美国的核心国家战略是孤立、遏制、封锁、围剿中国,拜登正利用中国在俄乌战争中的立场和态度在世界上建立一道孤立中国的冷战墙,欧盟特别是德国是建立这道冷战墙的关键国家。当欧洲、欧盟掀起一股反华逆流的时候,德国总理舒尔茨率先访华,具有怎样的标志性意义?这显然在美国遏制中国之墙上撕开了一道口子,成为美国实施核心国家战略的一股破坏力量。

  第四,我们还需要关注的是这三件事发生在三大洲,每件事都直指美国要害。其一,巴西处在拉丁美洲,是美国的所谓“后院”,“后院”不稳则美国不宁,当整个拉丁美洲掀起一股红色浪潮的时候,从不担心本土受到威胁的美国终于感到周边国家的反叛和逃离的趋势,从古巴到委内瑞拉到哥伦比亚再到巴西,这不是一个国家,而是几乎是所有拉美国家都开始行动,拉美的星星之火已经被点燃,而且渐成燎原之势。

  其二,沙特阿拉伯位于亚洲的中东,是石油美元霸权的核心国家和关键地带,现在的中东,不仅是沙特一个国家寻求摆脱美国控制,而且是一批国家在寻求摆脱美国控制,目前美国在中东北非地区的势力正在减弱。三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那种美国在中东北非一手遮天的景象不再,沙特提出要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和金砖国家组织,可以说整个中东北非地区都在向中俄靠拢,这种趋势美国已经无法阻挡。

  其三,俄乌战争爆发后,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整个欧洲对俄罗斯充满恐惧,在美国的威逼下只能随美国的意图行事,毫无政治和军事主权,在俄乌战争中受伤害最大的并不是俄罗斯,而是乌克兰和欧盟,全世界都明白欧洲正在成为俄乌战争的最大牺牲品,可德法这些欧洲国家却几乎无法摆脱美国施加的魔法。在美国利用俄乌战争驱赶欧洲资本回流美国、解救处于高负债高通胀危机中的美国几乎就要成功的时候,默克尔站出来呼吁欧洲保持清醒,舒尔茨终于感受到了美国不顾欧洲利益的那种自私和贪婪,美国不仅要吸俄罗斯的血,更要吸欧洲的血,如果再跟随美国与中国脱钩,那么在与中国之间建立起来的高墙不仅会孤立中国,更会孤立欧洲自己,成为困死欧洲的高墙,欧洲为什么要成为中美对抗的牺牲品呢?我们虽然不能过高评价舒尔茨访华的意义,但我相信,在德国之后,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会忤逆美国的意志而访华,随后会有更多欧洲国家随之而行,或许欧洲一时还难以从俄乌战争中自拨,但欧洲可能不会再掉进另一个美国挖的与中国对抗的坑里。虽然与拉美的星星之火不同,但我想欧洲最终不会死在美国挖的深坑里,欧洲的觉醒或许是另一种形式,但结果是一样的,那就是逐渐摆脱美国的控制,与美国渐行渐远。

  第五,美国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1991年苏联解体时,美国在全世界的势力可谓如日中天,极为嚣张。当时美国称可以在全球同时打赢两场半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之后,没有人会怀疑美国具备这种能力。但在经历伊拉克战争、“911”恐怖袭击、阿富汗战争、2008年次贷危机、叙利亚战争、利比亚战争之后,美国在全球的整体实力大幅下降,特别是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使美国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从战略上输掉这两场持续时间长达二十年的战争,美国已经不再具备同时打赢两场半战争的实力,在经历疫情冲击、美元无限量化宽松导致高负债高通胀危机,以及俄乌战争导致能源危机都使美国的经济实力快速下降,美国国内正陷入两极分化、社会撕裂、种族冲突、两党对立、制造业空心化、金融泡沫化的困境,可谓内外交困。

  在俄乌战争中,美国既利用欧洲盟友制裁和削弱俄罗斯,又利用俄乌战争吸欧洲的血,驱赶欧洲资本流向美国,使欧洲陷入能源危机和高通胀危机,在这种形势下,可以说欧洲的觉醒和反叛是必然的,只是迟和早的问题。由于美国页岩气产业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一个能源输出大国,是欧佩克+的利益竞争者,对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欧佩克+的利益造成严重伤害,在利益面前美国从来不相信什么共赢,也不相信利益共同体,不管你是敌人还是盟友和朋友,都会成为美国残暴掠夺的对象。在对全球实行四十年的霸权统治之后,表面看美国对全世界所有国家、地区都在进行冷血掠夺,获取了巨额财富,但最终却遭到了这种无限霸权的疯狂反噬,不仅债台高筑,制造业外流,金融泡沫化,而且国内矛盾重重,已经陷入内外交困境地而无力自拨。

  第六,这些年,美国最大的失败是什么?我以为是国家信用破产。美国霸权的核心是国家信用,无论是美国舆论,还是作为全球通用货币的美元霸权,还有美国对其它国家进行颜色革命的美国政治体制和价值观,都是建立在美国国家信用基础上的。现在我们会发现美国的国家信用正在破产,这对美国来说是致命的,国家信用破产使世界各国不再相信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权威和公平,不再相信美国政治体制和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优越性,不再相信美式价值观的普适性,不再相信美国媒体的客观公正,不再相信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文明的先进性,总的说就是不再相信美国,美国自誉的“山巅之城”的那种所谓的崇高感神圣感彻底破产。

  美国国家形象和国家信用破产是美国软实力走向衰弱的标志,它使得美国无法再构建起有力的能实现美国霸权统治和战略利益的各种联盟及联盟体系,使得美国不再能够充当国际体系中令人信服的领导者和国际秩序的公正维护者,一大批国家开始对美国提出的各种战略、意图、手段保持警惕、充满质疑、拉开距离、消极参与、甚至表示反对和反叛。美国之所以会走到国家信用破产的地步,是美国受大资本集团控制、整个国家对全球极度贪婪噬血的结果,是自由资本主义失败的结果,是美国走向金融资本主义阶段的结果,是美式体制矛盾集中爆发的结果,是美国两极分化、社会撕裂、族群矛盾激化的结果,我们要从巴西等拉美国家、沙特等中东国家逐渐脱美,从德国不顾美国威胁,反对与中国脱钩等行动中去看其中的必然性,一方面是这些国家正在发生变化,更重要的是美国走向衰落所具有的必然性,并由此得出我们的判断。

  虽然我们不能对德国总理访华给予过高评价,不能对卢拉当选巴西总统的反美行动给予过高期待,也不能对沙特与美国之间的矛盾有过多解读,但我们可以感受到全球各国警惕、摆脱美国政治控制、殖民统治、金融掠夺的现象正在形成一种力量,更重要的是,美国的衰落具有系统性、趋势性和必然性,在美国国家信用破产的大趋势下,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革,这种变革必将具有趋势性的不可逆转的力量,也必将是一个旧秩序破产、新秩序建立的过程。

  我们应该注意到,在这场变革中,最大的趋势性、稳定性力量是中国,中国正在引领这种历史性趋势,正在推动这场世纪性变革。

  当前世界正在经历重大疫情、俄乌战争、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历史性考验,美国既是将世界拉入重大灾难的邪恶力量之源,也是自我毁灭的引爆者。拉美、中东、欧洲,与美国渐行渐远,中国则开始引领世界未来百年变革之航向,世界的希望在东方,在中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