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欧洲政要与欧洲企业之间的诉求很不一致

2022-11-25
作者: 胡懋仁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最近,跟随着德国总理朔尔茨访问中国的有12家德国大型企业的高管。据说,原来报名要来访问中国的有100家德国企业,最后确定下来的有12家。朔尔茨来华,主要是谈中德两国经贸关系的。而与经贸关系最有直接关系的,当属企业。

  然而欧盟和欧盟旗下的各国官员政要似乎与欧洲一些国家的企业并不同调。这些官员与欧盟一些国家的媒体倒是同声共气,都跟着美国喊叫,要欧洲各国的企业与中国的经贸“脱钩”。本来,朔尔茨早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后来他改口了,认为与中国不能“脱钩”。但是德国内阁中的一些重要官员却依然喊叫着“脱钩”的口号。

  看起来,这里还是有事儿啊,而且这个事儿还不小,还相当复杂。自欧洲能源危机爆发以来,德国工商业界一边揪心。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德国经济的衰退。然而,在美国的逼迫下,德国被迫切断了与俄罗斯的能源贸易,这使德国本身所需要能源价格一路飙升,已经到了工商企业难以忍受的程度了。在达种情况下,德国的一些大型企业开始寻找新的出路,一些企业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就是寻找的出路之一。巴斯夫、大众、宝马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为什么欧洲的政要、媒体与企业界的观念如何不一致?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说起来,其中的缘故还真不是一件两件,而是很多种情况纠缠在一起,如一团乱麻。只是要梳理这样一团乱麻,也不那么容易。但有一些线索还是能够让人们看出其中的一些端倪。

  企业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生存。现在欧盟政要追随美国的要求和做法,只能让企业死路一条。这是企业界绝对不能接受的。但是企业界毕竟不是政府,没有多大的权力。企业规模再大,产值再高,也没有能力从根本上影响本国政府,更不用说能影响美国了。企业为了生存,在当前的情况下,必须加强与中国的合作。疫情肆虐已经三年,全球经济一片哀嚎,只有中国有一片蓝天绿地。如果不与中国合作,不与中国加强经贸联系,这些欧洲大型企业基本就算没有活路了。

  有人说,这是用脚投票,其实是用胃投票,用心投票。胃是用来消化食物的。心也受着胃的影响。没吃没喝,活都活不下去,还说什么人权、价值观之类的不当吃不当喝的废话。德国企业界,特别是工商业界,要吃饭,就要生产,要生产,就需要有各种资源,更需要更为广阔的市场,这些需要,只有中国能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他们。

  欧洲的政要们,以及欧洲各国的主要媒体,都是在玩意识形态的。老百姓的吃喝生死,他们都是不那么关注的。他们追随美国,一是因为他们害怕美国,他们在美国面前都是软骨头;二是因为他们在价值观上,在意识形态方面也都与美国高度一致。更重要的是,他们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主要都是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是不考虑什么民生问题的,既不考虑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也不考虑金融资本以外的工商业资本的死活。

  这样,我们就看到,在资本主义世界,即使同为资本集团,也是划分为不同等级的。最高等级的是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次之是大型工商业资本,再次之,是中小型工商业资本。美国所代表的就是国际垄断金融资本,而追随美国的欧洲各个政治集团和派别,同样也是代表着本国的或者跨国的国际垄断金融资本。

  至于本国的大型工商业资本,欧洲各国也不能完全漠视。毕竟,这样规模的资本集团,欧洲的政要们也不能视若无睹。但是,当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发号施令的时候,这些欧洲政要一定是会噤若寒蝉。在美国的威逼与高压下,本国的工商业资本,即使是大型的工商业资本,也要让位于美国所代表的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欧洲的政要们,不想忍也得忍。

  然而,欧洲的工商业资本,为了自己的生存,就顾不了美国的眼光和态度了。你再不高兴,挡了我的生存之路,我也要跟你拼上一拼。不是欧洲的工商业资本有多么勇敢,只是在面临生死问题的时候,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美国一贯地对欧洲施以高压,再怂的兔子也会咬上美国一口的。

  最近荷兰阿斯麦公司拒绝美国的压力,抵制美国限制光刻机对华出口的禁令。荷兰外贸与发展合作大臣施赖纳马赫尔表示,在向中国出售芯片设备的问题上,荷兰将捍卫本国的经济利益。在欧盟国家内,荷兰率先喊出了抵制美国霸道要求的口号,这对欧盟的其他国家会有什么影响呢?

  人们现在已经看到,在世界经济普遍不景气,甚至面临更大经济危机的时候,世界上许多工商业界的人士都看到了,只有中国才是他们希望的所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世界上的工商业界的人士,都在不同程度上对美国存在着反感与不满。而且,美国压力越大,他们抗拒的力度也就越大。

  看起来,在世界上,特别是在欧洲,像阿斯麦这样的公司,本来指望在中国扩大市场与销售,却在美国的压力下不得不忍气吞声,肯定不在少数。如果美国再给他们逼急了,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从这里,也看出了美国的愚蠢。美国总是自恃为自身的强大,以为他们向什么人或者企业施加压力,这些人或者企业一定是服服贴贴的。然而,美国从来没有想过,你把人家逼急了,逼得没有活路了,人家怎么可能不起来反抗?如果那些受逼迫的企业或者们都起来反抗了,你美国能拿人家怎么办?一味地强势镇压?那你美国的好日子肯定就要到头了。

  在美国的逼迫与威压下,全世界的人民和大小企业都要可能团结起来,共同反抗美国的逼迫与压力。真到了那一天,美国还能压谁?逼谁?制裁谁?你再想压、想逼、想制裁,已经没处下手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个非常显而易见的辩证法,美国是看不出来的。这就是美国最愚蠢的地方。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