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处理国家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既需要智慧也需要时间

2022-11-18
作者: 胡懋仁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在一个论坛中,听到有这么一件事,讲述这件事的人也为这事到底要如何处理感到相当纠结。简单说来,就是这种事要处理起来还真的不是那么好办。

  情况是这样的,在中东地区,其中有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与中国关系都还不错,一个称为S国,另一个称为R国。虽然这两国跟中国关系比较好,但他们俩之间几乎就是死掐。前些年,他们俩之间虽然死不对付,但他们与中国都有很多合作,所以他们与中国的关系也都算过得去。

  但现在情况有了一点变化。

  S国与美国关系历来很铁。虽然美国近年来对中国视若仇敌,但S国并没有认为朋友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这样的观念,所以S国并没有跟着美国要跟中国死磕。R国跟中国虽然走得有点近,但距离跟中国关系特别铁的程度还是有点区别的。而R国跟美国根本就是死对头。近年来,中国与R国之间走得比原来近了不少,合作项目也很多。按说,这事跟S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中国与R国的合作没有伤害到S国的利益。

  但由于最近几年,S国与R国的关系日益恶化,几乎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中国现在与R国走得相对热络一些,导致S国现在看中国也不那么顺眼了。

  论坛中的报告人说,原来在S国,认为与中国关系很亲近的S国被调查对象超过80%,现在却完全倒了个过儿,认为与中国关系很疏远的S国被调查对象占了80%。这几乎是完全反转了。于是报告人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反省。中国与S国没有任何利害矛盾,按理说,S国不应该对中国有这么大的反感。但由于中国与R国走得很近,合作项目也比较多,所以S国就为这个事与中国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那么中国面对这样的局面,到底要怎样处理?这个事要说起来确实比较复杂。从中国的自身愿望来说,我们希望同任何一个国家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也符合国际和平的需要。但我们有自己的想法是一回事,人家有人家的想法是另一回事。我们不能强压着别人的脖子来服从我们的想法。这样做是没道理的,也太蛮横了。这是美国的做法,不是中国的做法。

  面对S国与R国这种非常敌对的关系,中国真要做到两面都讨好,也是很不容易的事,甚至是根本不太可能的。中国有中国自身的利益。中国的对外交往,中国与其他国家发展友好关系,都不可能离开这样的出发点。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交往,究竟应该做些什么,究竟应该要怎样去做,都只能以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为基本准则。

  中国与R国走得更近一些,是中国国家利益的需要。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有意要疏远S国。只是S国看到中国与R国的关系更密切一些,就简单武断地判断中国与R国一定会损害S国的利益。这样的判断是没有根据的。

  如果因为我们由于自身国家利益的正当需要,与R国关系走得稍微密切了一些,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正常。而S国因此就非常不高兴,认为中国对他们不再采取友好的态度,从而他们就要疏远中国,与中国拉开距离。S国有这样的看法,在我们看来虽然没有什么道理,但是我们也无法阻拦人家有这样的想法。我们虽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但S国如果执意要这样来想问题,我们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劝解。

  我们做不到为了去维护与S国友好关系,就放弃与R国的合作。根据当前的具体情况,中国既然没有伤害S国,而S国却一定就要疏远中国,也只能先由着它去。我们只是不要刺激他,也不要责备他,留着一些空间让S国自己去观察中国,去了解中国,或许将来他们会看到中国的真实内心,看到中国的磊落和坦荡。

  有时候,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点像小孩子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小女孩之间。我这里没有任何歧视女性的意思,只是在陈述现实中经常现出过的情况。小女孩之间,甲和乙原来好得不得了。后来甲认识了丙,与丙走得多了一些,而乙可能就会以为甲有了新朋友,就会抛弃老朋友,于是乙对甲就有可能产生不满。其实,甲并不想抛弃乙,甲更不会想伤害乙。但由于现在甲和乙之间就多了一个丙,这位丙过去可能与乙的关系不太和睦,或者甚至发生过冲突。只是由于甲与丙现在走得近了一些,乙就感觉到了不舒服、不愉快。或许,时间长了以后,乙会发现甲对乙的态度依然如故,并没有什么疏远、隔阂,或许乙就会释然了。这需要时间。

  在处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时,也需要这样的定力和淡然。如果我们原来和某个国家关系一直很好。但有一天,由于某个偶然突发事件,就有可能影响到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如果这个事件只是出于偶然,那么通过解释或许很多就能取得和解或者谅解。但如果事件过于复杂,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内,至少单靠所谓解释不一定能解决问题,那就不妨让问题先飞一会儿。这种冷处理对双方都有一定的好处,都给大家足够的时间来观察和思考。

  只要我们并没有真正伤害到其他国家,那么有些误解能够解释的当然可以解释,而如果靠着解释人家也不想接受,那就不防先放一阵子。有时,我们可能会有某个无意之举让人感觉到受了伤害,那么我们就需要进行必要的解释。最重要的,我们就需要做到一个诚字。待人以诚,处事以诚。那么,国家之间的任何问题都是能够得到解决的。

  只是不要像美国那样,开始时对人蛮横无理,惹得人家很不高兴,然后再去虚情假意地哄骗和安抚,打人家一个巴掌再揉三揉。这样的做法没有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人从内心里能够接受。你拿人家当傻子吗?以为你的谎言和虚情假意就能把人哄了过来?可能那些弱小的国家不敢得罪美国,明明知道美国并没有真诚之心,但也不好加以拒绝。但人家的内心里对美国的这种做法非常反感。在今天的世界上,美国没少干这种事。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