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突然启动反极左,焦点呢?


  今天什么情况?中国式现代化处在发展的紧要关头,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吾国本党经受风高浪急乃至惊涛骇浪的重大考验,在意识形态战线上,老胡是个勇敢的战士,他突然启动,率先吹响了反极左的号角,让大家为之一振,为之一愣,又为之莫名其妙。

  刘志军试车飙高铁一般,老胡面庞冷峻,站到了意识形态斗争的最前沿,他独自发现一个暗堡,正向外喷射着邪恶的火焰,于是仿效像堂吉诃德与风车搏斗,他大显身手,刹那间,形象变得高大起来。

  跟踪这个理论动向,居委会中心理论组的同志分工阅读了2012年以来党的权威文献,遗憾的是,正前方与沉舟侧畔,均没有找到老胡的主攻目标。

  组长指示老党员带动新党员理论骨干,要继续寻找,无论如何要对齐老胡的文章,提高大家的思想认识,嘱下次再做主题讨论。

  新闻舆论工作处在意识形态斗争的最前沿,这是毋庸置疑的。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老胡同志一直做得很好。若论治国理政,若论定国安邦,老胡的舆论引领力,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但在互联网这个舆论斗争的主战场上,老胡独自发现的这个邪恶的火力点,真的是邪恶的吗?有没有可能是友军呢?有没有可能仅仅是在表述方法上,政策主张上有些差异,而非根本性的矛盾呢?

  这个判断很重要啊,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但是敌人和朋友关系搞颠倒了,把人民内部矛盾搞成敌我矛盾,同样会使我们的事业受损。

  具体到电影评论中,呼唤要更真实地表现出张桂梅对共产主义信念的坚守,究竟是一种极左的戾气,还是一种正义的呼唤?或曰对公知们多年历史虚无主义的反向动作?

  不知道胡锡进同志是否注意到了另外一种倾向,这种倾向线上线下都有,他们不接受张桂梅老师的信仰,不愿意不敢相信张桂梅的行动来自于她崇高的信仰,誉之以所谓“人性的光辉”,以抽象的人性稀释掉党性,非要把张桂梅的共产主义理想解构为绕指柔的百结亡夫泪。

  我宁愿相信老胡是做足了功课的,老胡是有充分根据的,而非灵机一动的肤浅想象或简单的情绪化的冲动,但要把我们的认识提高到老胡的层次上有点难。

  阵地意识很强,敢于发声敢于亮剑,这当然是大优点,或叫“掌握网络舆论场上的主动权,决不肯被边缘化”,但如果看错了对象判断失误呢?故此,我们不能不把标准弄清楚,不能不把问题的实质弄清楚,不能不把问题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老胡认为对电影的批评是咬错了,老胡本人有没有可能犯糊涂也回嘴讲错了?

  五陵公子跟我说,老胡炒股亏了,情绪不太好,你躲他远点儿,瞎扯吧,我绝不信老胡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老胡昨天晚上的最新文章说,他炮轰极左不针对任何具体人,这个解释让人很糊涂,明明是旗帜鲜明反极左,镜头推进了,该上特写了,突然脱离了焦点,那到底说的是谁呢?不见羊群,更不见领头羊,对着悠悠白云发飙吗?眼前一片模糊怎么反啊?

  对不起啊,居委会中心理论组同志讨论胡心胡意,没有办法跳开胡锡进本人。

  理论组老张说,我们主张积极的思想斗争,因为它是达到党内和革命团体内的团结使之利于战斗的武器。老胡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居委会中心理论组准备把老胡请来,具体讨论之。

  2023年12月4日早于北京开往上海的高铁上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昆仑策网,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0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