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批改何祚庥院士的小作文


 “何祚庥院士的问题,说到底是一种立场、情感问题。”

  01

  不知道是不是新冠后遗症的影响,已经到了鲐背之年的何祚庥院士,忽然变得亢奋并且多话。只是他的一些言论,听起来令人感觉毛骨悚然,令我想起了民间流传的“诈尸”传说。

2.jpg

  好比一个人在80年代初不幸去世了,然后尸体停放在那里,没有风化,变成了僵尸。到了2022年底,疫情肆虐最严重的时候,突然被一个电话惊醒了,于是直挺挺地坐起来,睁眼一看,“哇……哇哇,不得了了,全是极左……”

  僵尸没有时间概念,他不知道,从他死去时算起,已经过去40多年了,中国社会,已发生沧桑之变,左和右的概念,全是削足适履,江湖早就不是原来的江湖了。

  02

  最近,以色列以遭到哈马斯袭击为借口,在有200多万人口的加沙地带,干出了和当年纳粹灭绝犹太人一模一样的事。

  以色列国防军在加沙的屠杀和种族灭绝行为是如此骇人听闻,以至于连美国大学生都看不下去了,他们纷纷放下书本,在校园里聚集抗议。

3.jpg

  学生的正义行动遭到了美国当局的野蛮镇压,也在中国国内引起广泛关注,人们纷纷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同情和支持,但高度认同世界资本主义秩序的自由派公知却对此保持沉默。

  这种状况,也引起了网友的不满与质疑,何祚庥院士却立即蹿将出来,给质疑者扣上了“攻击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的大帽子(见截图)。

4.jpg

  为什么质疑公知就是“攻击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呢?

  何院士没有说,我想他也说不出来,因为这其中全无逻辑。

  全世界被压迫人民都是相互同情、相互支持的,中国人民在遭受日本侵略军残害的时候,也得到了美国人民的同情与支持,这与“干涉内政”全无关系。

  何祚庥院士对中国民间情绪的极度反感,暴露了他作为美国/以色利帝国主义走狗的本色。

  是的,我说的是“帝国主义走狗”!

  只有走狗,才会如此贴心地希望帝国主义能够在国内外都不受干扰地遂行镇压、屠杀政策。

  03

  对于被称为走狗,何祚庥院士表示不能同意,他以转发的方式,称这是“辱骂”(见截图)。

5.jpg

  这里略作解释。

  “走狗”,是一种文学化、形象化的比喻。

  鲁迅先生称梁实秋是“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没有人认为是辱骂,皆认为这是一种恰当的命名。先生的文章发表后,一时洛阳纸贵,读者无不击节称叹,拍案叫绝。

6.jpg

  我之所以称何院士为“美国/以色列帝国主义的走狗”,也是基于何院士的言论给予的命名,并无不妥。

  其实,观点不同是正常的,相互辩论也探求真理的一种方式。

  然而,仅仅因为同情受到美国当局迫害的大学生,就被扣上反对中国政府的大帽子,何院士如此行为,不是走狗,能干得出来吗?

  要知道,深文周纳,罗织罪名,致人政治上于死地,正是走狗本色。

7.jpg

  走狗总是是自证的!请何院士牢记这一点,必能受益终生。

  04

  前述的两个回合,看来击中了何院士的要害。他急了,有点语无伦次了。

  何院士做了回复(见截图),帖子不长,却有两个明显错误。

8.jpg

  其一,是逻辑错误。

  我要问何院士的是:难道只有外交部说什么,老百姓才能说什么吗?外交部没有说过的话很多,难道老百姓都不能说吗?

  所以,此论不通。

  其二,是文字错误。

  “不可人的禍心”是什么鬼?难道语文老师没有教过何院士,不可生造除了自己别人都不懂的“新词”吗?

  这句话,正确的表述方式应该是“不可告人的祸心”。记住了,下次不可再犯。

  何院士这篇小作文,错误太多,按照5分制的标准,只能给2分。

  最后想对何院士说,您老请淡定!天气这么热,宜稍安勿躁,不宜气急败坏;宜持盈保泰,不宜老羞成怒。

  05

  何祚庥院士的问题,说到底是一种立场、情感问题。

  请看截图——

9.jpg

  简言之,何院士这种谈论抗美援朝的口气,带着鄙薄、不屑,“惨胜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似乎对中国特别反感;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胜利,特别不以为然;对美国侵略政策的失败,则特别惋惜。

10.jpg

  一般来说,只有坊间所说的“恨国党”才喜欢用这种语气说话。

  立场、情感的问题,要改也难。但还是希望何院士改了吧,否则,带着花岗岩的脑袋去见上帝,总归不好。

  【文/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高度一万五千米”,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