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依依:病人身上全是钱?从水滴筹和湘雅二院刘翔峰揭医疗罪恶乱象


  最近某些医生和某些机构彻底刷新了“无良”二字的下线,也着实揭露了一把医疗行业的丑恶现象。

  就拿朋友圈常见的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来说,你以为它是个公益机构?大错特错,人家创始人沈鹏曾多次公开表示澄清,“这是一个最大的误解”。

  其实它不过是打着公益的旗帜,搞商业的“典范”。

  在水滴公司向纽交所递交的招股书中你会看到,它早已是中国第二大人寿和健康险代理商,其超过九成的营收来自于核心保险业务水滴保,是一家名副其实以赚取佣金为主的“保险中介”。

  水滴筹不过是人家为了引流搞的一项业务罢了。

  当你看到朋友圈各种各样的大病筹款,突然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份大病保险以抵冲未来的风险,于是乎水滴保映入眼帘。

  然而,在近期媒体公开发表的文章中,水滴公司竟然还哭起穷来了,说自己2018-2021年,不但没赚钱反而还持续亏损扩大,这就离谱。

  2016年水滴刚成立就获得腾讯、美团、IDG、真格基金等知名资本的5000万天使轮投资;2017年上半年,水滴拿到全国保险经济公司牌照上线水滴保商城,不到一年就在众多保险经纪平台中脱颖而出。

  水滴筹更是成了大病筹款平台的头部,即便如水滴公司所说,他们的抽成仅仅不超过3.6%,可按照其财报数据,截止今年3月31日,超过4.03亿人通过水滴筹累计向近250万名患者捐赠了总计约509亿元人民币,如此庞大的金钱池,会让他们无钱可赚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太信。

  曾称从不收取任何服务费的水滴筹,按照其公开说法,于今年4月7日起,在全国正式开启了收费“营业”,可事实究竟如何,恐怕只有那250万名患者知道。

  除了饱受诟病的“公益变生意”,水滴筹还涉嫌某些灰色利益链,比如“职业筹款人”。

  原本人们还只是担心老百姓的大病筹款金会被水滴筹平台抽成,不能完全用于治病,可现在看来,人们的担心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些筹款中介从中抽成比例竟然高达30%-70%

  当我们奉献自己一份绵薄爱心的时候,如何能想到老百姓的救命钱,竟然大部分都跑到筹款中介的口袋去了,着实有种白瞎了的感觉。

  “骗筹”“收割爱心”已然成为了互联网大病筹款行业的一颗颗老鼠屎,令无数爱心人士深恶痛绝,乃至于对其产生信任危机,从而不得已“斩断”援助之手。

  筹款行业的混乱使得大众不愿再捐款,而筹款中介又恰恰凭借着这一点,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老百姓想筹得一点救命钱还不得不依靠他们,否则仅凭自己的力量很可能连那30%的款项都拿不到。

  这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

  原本是一项公益性质的服务,却最终成为了某些人赚钱的工具,着实悲哀。可这在资本控制的社会中,却实在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且不说第三方筹款平台了,就连医院也早已被染指。

  前不久长沙湘雅二院被曝出,医生刘翔峰把没病的患者说成有大病、重病,把危重症的患者说成还有救,上高额的治疗器械、药物。

  这一切都是为了钱!

  刘翔峰活生生把一个好人给看成了病人,乃至废人。

  切除患者正常的器官(胰腺、脾脏、肠道);过度医疗——让本不必做手术的患者终生挂着一个“屎袋”,甚至无法走出家门;医疗事故——往患者甲状腺中埋入21颗放射性粒子;胡乱定论——患者无病,只要稍微有点异物倾向,管你是不是肿瘤,一律按肿瘤来处理,先给你开个化疗再说;哄骗无需进行机器人手术的患者进行机器人手术,收取高额费用。

  “几乎和每个病人都说快死了、没救了等类似的话,而我们一问他问题,他就急,态度很差,还和好几个病人家属都起过冲突。我们都很纳闷,身为医生,我们问他治疗方面不懂的问题,不是很正常吗,他为什么这种态度?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之所以动不动就说病人快死了,且不让问问题,就是让病人听话,他说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说交多少钱就交多少钱。”张爱国妻子说。

  指定患者购买一包90克497元的自费营养粉,而所谓“营养粉”,连保健品都算不上,就是固体饮料,买的少了还指责患者亲属抠门;不但如此更是让患者去指定的医院拆管,费用高达15000元,而实际上一般拆管费用也就1000多元。

  还有种种骇人听闻的事件,大家可以自行上网查询。

  总之,看完这些举报投诉,真的让我对医生、医院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和恐惧。

  病人的生死存亡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可他们就是这样“救死扶伤”的?简直无异于图财害命!

  刘翔峰已经不能称之为无良医生了,而应该是罪犯!

  这样一个毫无医德的人,究竟是如何做到副主任医师的?他的背后究竟有何背景,能够在多年的举报声中安然无恙?医院是否存在包庇行为?

  一系列问题都必须给广大人民一个交代,给那些被刘翔峰坑害的老百姓一个交代!

  从水滴筹到刘翔峰,让我们清晰认识到,为金钱服务的医疗行业是会断送老百姓生命的,是脱离了公益性、服务性的,彻彻底底的商业!

  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

  “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资产J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J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在资本主导的社会中,医疗行业是资本角逐财富的竞技场,穷人永远不可能看得起病!

  或许有一天,鲜红的太阳会再次照遍全球,无产者也会重新成为世界的主人,那时,医疗的乱象和罪恶才会真正消失。而这,也需要你我的共同努力!

  【文/白依依,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地火依燃”,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